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同心生死蛊
    沉吟半晌,慕容复直言道,“我以前确实吞过一只莽古朱蛤!”

    东方晴先是一呆,随即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小子真是好运,连莽古朱蛤这等神物都吞过,也难怪你的血可以解百毒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慕容复也好奇的问道。

    “从你的血可以解毒我便有所猜测了,那日我给你移植血魂蛊,不料引起你体内的莽古朱蛤剧烈反应,二者起了争斗,差点让你爆体而亡!”东方晴一脸后怕的说道。

    慕容复微微一愣,疑惑道,“晴儿,莽古朱蛤早已炼化入体,如同死物,怎么还会有什么反应?”

    东方晴不禁白了他一眼,悠悠解释道,“莽古朱蛤份属天地奇物,怎么可能说死就死的,它被你炼化后,不过是泯灭了自主意识,以另一种形态活着罢了,灵性尚在的!”

    “其实我们苗人养蛊,便是采用这一原理,将普通虫子培育成带有灵性的灵虫,它们一般没有自主意识,全凭本能和主人的意识驾驭,相比之下,蛊虫灵性较低,可操纵性强,而天地奇虫则灵性极强,但几乎无法操纵,如无外界刺激下,与死物无甚区别。”

    “原来如此!”慕容复虽然听不大懂,但其中一点却是明白过来,简单说,就是他体内的朱蛤之血灵性极强,在血魂蛊进来之后,引起了反应罢了。

    但想通这一点,慕容复脸色登时变得精彩莫名,要知道,他体内可不止朱蛤之血,还有与其融为一体的冰蚕,这下好了,全都一股脑的钻进体内,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东方晴似乎猜到了慕容复的心思,微微一笑解释道,“放心吧,这二者最后还是融合了,不然你早就死了,哪会活到现在?”

    “融合了?”

    “是啊!”东方晴点点头,“这还多亏了你体内那条三尸脑神丹的蛊虫,说起来你也算因祸得福了,本来血魂蛊是处于下风的,后来不知怎的,唤醒了你脑中的三尸脑神丹,那条尸虫蛊被血魂蛊所吞,加上……加上……”

    说到这,她不知怎的,脸色陡然变得绯红,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

    “加上什么?”慕容复有些急切的问道。

    “加上本姑娘的帮助!”东方晴娇哼一声,说道。

    慕容复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么算下来,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如何,但那血魂蛊既然是东方晴所养,必然跟她是有一定联系的,与她合体必对血魂蛊有好处。

    果然,便听东方晴继续说道,“本姑娘也不瞒你,那血魂蛊还有一个名字,唤作‘同心生死蛊’,在我们苗族,一般由女子以心头血培育,在第一次与男子合体之后,便会自动传入男子体内,此后,二人每次合体,都会促进双方功力!”

    东方晴似乎豁出去了,脸上再无半点羞涩之意,一口气将血魂蛊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

    “这不就是双修么!”慕容复登时吃了一惊,随即说出一个自己熟的不能在熟的词语。

    “是又怎么样!”东方晴幽怨的望了慕容复一眼,“真是便宜你了,本来这是我母亲为了父亲所准备的,结果……”

    慕容复观其黯然神色,不禁心中一疼,柔声道,“今后我会好好待你的,断然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哼!”东方晴娇哼一声,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同心生死蛊’要说完全没有后遗症,也不准确。”

    慕容复登时心中一紧,问道,“什么后遗症?”

    “看把你紧张的!”东方晴咯咯一笑,轻松随意的说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今往后,你再也不能跟别的女人同房喽!”

    “什么!”慕容复脸色微微一变,“这是什么意思?”

    “你傻啊,”东方晴微微白了他一眼,“它既然号称‘同心生死蛊’,你以为是白叫的么,它就是我们苗女用来绑住男人,防止男子三心二意的一种*!”

    慕容复呆了一呆,随即脸色迅速阴沉下去,一把抓住东方晴手腕,“你说的是真的?”

    “咝……”东方晴吃痛,眉头微微一皱,“你干嘛,刚才还说不会委屈了我,现在捏的这么重!”

    慕容复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微微松开一些,口中问道,“晴儿,你认真告诉我,这都是真的么?还有如果与别的女人同房了会怎么样?”

    “哼,我就知道!”东方晴一扭头,冷冷说道,“你若要去便去吧,到时害了人家姑娘,可不能怨我!”

    “与我……与我同房的女子会怎么样?”慕容复追问道。

    东方晴登时目中寒光爆闪,冷冷吐出两个字,“会死!”

    “这……”慕容复瞬间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先前身子恢复的喜悦荡然无存,看向眼前的女子,只觉一股无名怒火从心底窜起,差点烧到了脑门上,沉默半晌,口中一字一顿的问道,“怎么把血魂蛊取出来?”

    “你……”东方晴怔了一怔,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慕容复,“你要把它取出来?你可知道,一只血魂蛊的价值,便是一座城池都换不来,它可是你们中原人梦寐以求的宝贝!”

    “我知道!”慕容复点点头,想到如此珍贵之物,东方晴送给了自己,心头的怒意也消散了不少,脸上复杂之色,“但是,对我来说,十座城池,也换不来我的女人!”

    “哼!”东方晴自是知道他口中的“我的女人”绝不是指自己,心头一阵酸意泛起,没好气的答道,“它已经跟你融为一体,取不出来了!”

    “是么!”慕容复喃喃一声,随即扒开自己衣襟,右手指尖陡然冒出小半截剑气,“噗”的一声,便朝着心脉位置刺了进去。

    “你疯了!”东方晴登时花容失色,身形一个恍惚,便来到慕容复身前,双手紧紧抱住他手臂,颤声吼道。

    “我就不信这个邪,就算把心脏翻个遍,我也要把它找出来!”慕容复口中淡淡说道,胸口处鲜血泊泊直流。

    “你……”东方晴似乎没料到慕容复会有这般大决心,一时间也是呆在了原地。

    直到慕容复指尖剑气再次深入,鲜血溅到东方晴俏脸上,她才反应过来,脸色瞬间煞白,手臂奋力一挣,将慕容复手臂拉开,同时口中略带哭音的说道,“你不要这般作践自己,我告诉你实情还不行么!”

    慕容复微微愕然,随即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东方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犹豫半晌还是说道,“其实……其实方才的话都是我编的,血魂蛊没有任何后遗症,你想与什么女子同房便与什么女子同房!”

    “真的?”慕容复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真的真的真的,”东方晴登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哭诉道,“唯一的后遗症便是我的命不再是我自己的,你若死了,我也必死无疑……”

    慕容复登时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张了张嘴,但又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

    “你放心吧,如果我死了,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东方晴还道慕容复忧心他的小命被迫绑到自己身上,幽幽解释了一句。

    慕容复心头不禁生出一股浓浓的愧疚,伸手一揽,便将东方晴的腰肢揽入怀中,并对天立誓道,“我慕容复对天地立誓,除非天地崩塌,海枯石烂,我都会永远呵护爱惜晴儿,否则就让我永堕……”

    不料说道一半,却被一只冰凉柔软的小手止住。

    慕容复低头望去,却见东方晴也正眼波盈盈的望着自己,檀口轻启,柔声说道,“如今晴儿的所有都是你的了,你若对我好,那是我上辈子积了德,你若对我不好,那也是我上辈子作了孽,怨不得你,不必发誓。”

    “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冰雪女王般的人物,说起情话来竟是这般惊天地泣鬼神!”慕容复登时心头一热,伸嘴过去便是深深一吻,随即顺势倒在了床上,又是一番春意荡漾而开。

    约莫一个时辰后,二人才战火初歇,各自盘膝坐在床上,闭目修炼起来。

    如今的慕容复,可谓是一脸春风得意,许久不曾动用的“抱朴子长生术”也被他使了出来,以前之所以很少会用,是因为他的女人中,除了慕容雪之外,其他的与他功力相差甚远,

    用了只会将其他女子的功力吸个干净,但这东方晴就不一样了,一身功力浑厚无匹,兼之血魂蛊的加持下,二人受益良多。

    慕容复自是不必说,真元去芜存菁,再次变得更加精纯,而东方晴受到的好处就更大了,她真气浑厚,一直卡在凝结真元的关口上,经此一遭,竟是隐有突破的征兆。

    不过慕容复也知道,“抱朴子长生术”只有前三次双修效果明显,三次过后,便收效甚微了。

    小半个时辰后,东方晴率先睁开眼睛,眼中一抹失望之色闪过,显然凝结真元也不是这般容易的。

    “晴儿放心,为夫还在这里,只要再来一两次,必能顺利凝结真元!”身后响起了慕容复的调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