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慕容复VS八思巴
    忽然,“砰”的一声大响,两团影子猛地撞在一起,四掌相接,登时间,虚空好似颤了一颤,一道浑厚无匹的劲气波浪以二人为中心向四面散开。

    “不好,快躲!”赵敏脸色微变,脚尖轻点地面,身子极其轻盈的往后滑出。

    小昭不用赵敏提醒也知道这道波浪非躲不可,略一犹豫便运起轻功退开数丈。

    劲气波浪凶猛强横,所过之处,草木纷纷化为粉尘,码头上的简易木桥也被尽数破坏,不过一浪未平一波又起,二人周围所对峙的劲气似乎也积攒到了极点,在两个主人的牵引之下瞬间爆发,一道更加凌厉霸道的劲气波浪横扫而出。

    后浪推前浪,这一叠加,威力更甚方才,顷刻之间,目力所及范围内,气浪翻腾,水浪滔天,便是远在数十丈之外的大船,都差点被水浪冲翻。

    不过此番威势来得快也去的快,二人对掌不过三两个呼吸的时间,但听“啵”一声轻响,二人身形急速后退,双腿在地上划拉出一道长长的深痕。

    二人不约而同的瞥了一眼地上深痕,均是面色微变,彼此对视一眼。

    “这小子成长速度也太快了,上次见面还未踏入‘真元境’,这次不但凝结了真元,而且真元之精纯浑厚,竟然不在我之下!”八思巴心中如此想道。

    “这老东西上次果然有所保留,如今自己凝聚真元,比起上次交手之时,至少强大了倍许,居然只是打了个平手!”慕容复心中这般想道,因为方才他二人退后的距离也是一模一样。

    一时间,二人均为对方的功力深厚所震撼,慕容复不由得生出了几分退意,固然面子很重要,不过眼下出海在即,若是这样拼下去,即便不被重伤,也会耗干内力,谁知道海上又会遇到什么危险,没点内力在身,还真没有安全感。

    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嘴角微动,便要开口,不过八思巴却是抢先说道,“阁下若想休战,倒也不是不可以,只需自废龙象般若功,并从实交代出是从何处得来的经文,本座或可不与你计较。”

    “哼,和尚,”慕容复登时大怒,脸色不善的开口道,“我们不过是打了个平手而已,本公子现在还有要事在身才不想与你纠缠,但你再这般咄咄逼人,本公子宁愿不去侠客岛也要将你留在此地!”

    这种江湖狠话他不知听过多少遍了,但自己说出来却是第一次,慕容复暗暗咬牙,心中想道,“等本公子从侠客岛回来,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八思巴的决心,只见八思巴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公子将本座留在此地吧。”

    说完右手轻轻一抬,一道裹挟着红色火焰的掌印快速飞向慕容复。

    慕容复心中一跳,凌空点出两指,“嗤嗤”,火焰掌印四散而开,点点火星落于地面,瞬息间,地面泥土被烧焦,变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点。

    八思巴似是有意展示这一掌的威力,发完一掌后便没了后续。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惊色,先前他便发现八思巴手上的火焰劲气非同凡响,没想到那竟是真正的火焰。

    要知道,江湖上不乏奇功妙学,像至阴至寒的玄冥神掌可凝水成冰,至刚至阳的九阳神功可化木为火,但这两门功夫都必须有媒介才可办到,像八思巴这种凭空发出火焰的功夫却是闻所未闻。

    慕容复虽然曾经参悟过从桑杰手中得来的“大手印”,上面有一门心法,可依靠意念凭空生出火焰,不过这门心法极难修炼不说,威力也仅限于点个火罢了,想要打出去伤人根本就不可能,而且八思巴是火焰与掌力相结合,二者威力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沉吟半晌,慕容复终究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问道,“可否请大师告知,这门武功是什么武功?”

    八思巴似乎早就在等慕容复这句话了,脸上微微一笑,说道,“十几年前,本座在一次修行中,误入火焰山,在山中被大火包围,只好拼命使用掌风开路,不料冲出火焰山后却因祸得福,掌风中自带火力,本座苦心参悟十余年,终于悟出这套掌法,本座称之为‘火焰掌’。”

    “原来如此!”慕容复脸上微一恍然,这种被火烧、雷劈从而悟出某种武功的故事,武林中倒是屡见不鲜,只是像八思巴火焰掌这般厉害的却是少之又少。

    “这应该跟他的武学造诣有关吧。”慕容复如此想道,忽的心中一动,脱口问道,“莫不是大手印?”

    八思巴听得“大手印”三字,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微沉,“看来小友懂得不少嘛。”

    随即双臂上红色光晕一闪,抬手凌空劈出两道半月形火焰刀,登时间,周围虚空急速升温,火焰刀气所过之处,划出两道白线。

    慕容复心中大凛,全身内力灌穿双臂,乾坤大挪移全力运转,双手划了个圆,猛地往前推出,脸上一道青红光芒闪过,双掌掌心各自射出一道青色和红色的劲气,“噗噗”两声,劲气打在火焰刀气上。

    原本速度极快的火焰刀气登时如同深陷泥潭,行动不灵,不过仍是奋力挣扎,缓缓往前推进,慕容复的青红劲气犹若光柱一般,竟被劈出两道口子来。

    “嘿!”慕容复左脚一跺地,往左后方踏出半步,青红光柱微微一颤之下,瞬间扭转,两道火焰刀气后继乏力,自然不是对手,眨眼便被甩飞出去。

    八思巴见自己火焰刀气被破,脸色古井无波,手影不断挥动,顷刻之间,又是十余道火焰刀气激射而出,这些火焰气劲看上去毫无掌法,似是随手挥出,但若细细观察,便可发现其隐隐封住了慕容复所有闪躲的方位,角度把握可谓妙到毫巅。

    “真当本公子没招了么!”慕容复冷冷一笑,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凌空一划,指尖陡然探出一道三尺来长的白色剑气,光晕流转,剑丝吞吐,赫然是六脉神剑中的六剑合一。

    时至今日,慕容复使出六剑合一已不似当初那般吃力,举手投足间便可完成,威势之凌厉也不可同日而语。

    剑气一成型,慕容复举剑便是一剑斩出,剑气迎风狂涨,霎时间,已然有数丈来长,恍若一把巨剑,虚空中发出一阵轻微的爆鸣声,可以清晰的看到两边气劲不对等,竟似被切成两半。

    八思巴起初还不甚在意,但此刻感受到慕容复手中巨剑的威势,不禁瞳孔微缩,不过此刻想要再做点什么,已然不及,只见十余道火焰刀气在巨剑的冲击下,眨眼间分崩离析,连剑锋都未曾触及,便崩溃了。

    不过八思巴到底不是一般人,其镇定程度当真可称得上是“泰山崩于前而不面不改色”,但见他左手一翻,比划一个奇异的姿势,右手往前递出,掌心处红光爆闪,一道狭长的红色“丝线”射将出来。

    红色“丝线”轻盈灵动,速度极快的缠上巨剑剑刃。

    慕容复微微一愣,心想如此“丝线”,哪怕劲力再怎么浑厚精纯,也难以发挥什么大用,即便如此,不敢大意的他仍是再提两分劲力,巨剑虚影浑身气势大震,剑意冲刷,却是想先下手为强震断丝线。

    不料那火红“丝线”却是柔韧非常,无论他怎么催动内力,都无法将其震断。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二人出招开始,也不过须臾之间的事罢了,慕容复巨剑下落速度不减减缓,眼看八思巴便要被劈成两半。

    忽然“噗”一声轻响,那“丝线”竟是从剑刃上直接穿出一个孔来,巨剑猛地一顿,八思巴左手手指急速变幻了一个手印,便听“哧哧哧”一阵,巨剑瞬间分崩离析。

    慕容复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对八思巴的奇招迭出,已经有了几分麻木,转眼便恢复过来,手中剑诀变幻,周身剑气四溢。

    “公子接剑!”便在这时,小昭屈指一弹赵敏手中剑鞘,长剑脱鞘而出,飞向慕容复。

    “来得好!”慕容复低喝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后飞来的长剑在其头顶一个盘旋,瞬间分化成数十柄,每一柄都栩栩如生,与真剑无异。

    “要你多事。”赵敏没好气的瞪了小昭一眼,撇嘴说道。

    “多谢赵姑娘的剑。”小昭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场中,看也不看赵敏的回道。

    赵敏虽然心头不爽,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八思巴见得慕容复周遭凌厉无比的浑厚剑气,脸上不禁闪过一抹惊色,手中动作也不慢,当即凌空击出数掌,不过方位却是偏颇甚远,没有一掌是打向慕容复的。

    一时间,二人各自酝酿着自己的绝招,慕容复头顶二十四柄长剑旋转不停,周身刮起阵阵凌冽的劲风,而八思巴双手车轮般捏着印诀,一股异样的波动缓缓散开,将慕容复笼罩其中。

    约莫两个呼吸时间过去,二人同时抬头,“去”,慕容复一声大喝,头顶剑圈呼啦一下,蜂拥刺向八思巴,速度疾如闪电,虚空仿佛被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