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零一章 路线偏移
    转眼间数日过去,茫茫大海上,一艘帆船破浪而行,不得不说,宋朝的造船水平确实是极高的,这数日来,倒也遇到过几次不小的风浪,不过都有惊无险的安稳度过。慕容复是第一次坐船,只觉比陆上坐马车舒服多了。

    船舱中,慕容复缓缓睁开眼睛,目中精光四溢,脸色红润,显然经过数日调理,伤势已然尽复。

    此次被八思巴打成重伤,慕容复心中也是愤恨不已,当然,能与此等绝世高手一拼长短,在武学的理解上,倒也算获益良多,此外,肉身被八思巴大手印重创,还间接的促使洗髓经再次精进,距离大成境界也就一层窗户纸那么薄了,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修炼,始终捅不破这层窗户纸。

    “这最后一层瓶颈,恐怕要借助外力才能修成了。”慕容复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所说的外力,并非肉身重创,而是要借助一些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方可,但这些东西,无一不是需要莫大机缘。

    说起来,他修炼多年的洗髓经,虽然在实战对敌方面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数度身受重伤,都多亏了洗髓经的存在,真不知修炼大成之后,又会有什么惊人效果。

    “喂,你醒了,倒是快给我解开啊,我手都快断了!”赵敏极其不满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慕容复转头望去,不禁咧嘴一笑,“谁让你不安分的。”

    说着起身来到赵敏身前,伸手一划,便将其手脚上的绳子割开。

    原来早在大船出发的第二日,慕容复与赵敏便“醒转”过来了,毕竟蒙汗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晕十二个时辰的,此后金花婆婆每日都要到屋中一次,封闭二人全身穴道,她点穴手法极其怪异,即便是慕容复第一次被其点中之时,也整整花了五六个时辰才冲开。

    二人内力被封,本来是可以在屋中自由活动的,只是有一次赵敏偷偷跑出去打探消息,被金花婆婆逮了个正着,便将她手脚绑起来了。

    “哼,你还笑,若不是因为你,本姑娘犯得着受这种罪么。”赵敏活动了下手腕脚腕,一脸愤恨的说道。

    “若不是因为你,本公子也不用受伤,更不会遭这种罪。”慕容复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回击道。

    提起这事,赵敏脸色略有几分讪然,话锋一转,问道,“你的伤势痊愈了?”

    “好的差不多了。”慕容复微微点头。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杀出去!”赵敏脸色大喜,拉起慕容复的手就往外走。

    “你急什么!”慕容复却是反手又将她拉回来,“这四周都是大海,杀了他们你来开船么?”

    “啊!”赵敏脸色一窒,精致的脸蛋瞬间垮了下去,一脸兴致缺缺。

    “对了,有一事我忘了问你,”慕容复好笑的摇摇头,忽的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你知道灵蛇岛在什么地方吗?”

    “灵蛇岛?”赵敏眉头一挑,转瞬便明白了慕容复的意思,当即从怀中摸出了羊皮卷,展开细细查看,手指在地图上比划着什么。

    好半晌后,她才开口道,“准确的说,灵蛇岛确实在去侠客岛的路上,只是……”

    “只是什么?”慕容复心中一紧,问道。

    “只是这条海路上有一段暗礁极多,单凭这艘船恐怕很难过去。”赵敏叹了口气说道。

    慕容复呆了一呆,眉头紧紧皱起,原本还以为顺路的话,先去灵蛇岛再去侠客岛也不迟,可如今看来,侠客岛怕是去不了了。

    “我倒是好奇得很,你这么想去侠客岛做什么?”赵敏见慕容复比自己还着急,不禁起了几分疑心,慕容复恐怕不是单纯的因为赏善罚恶令才去的。

    慕容复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你……”赵敏张口欲问,这时,屋外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咳嗽声,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正是金花婆婆。

    二人对视一眼,慕容复脸色迅速变得灰白,一副伤势极重的样子,赵敏则是快速收回羊皮卷,随意往桌旁一坐。

    “咯吱”一声,金花婆婆进得屋门,第一时间便看到手脚松开的赵敏,随即瞥了一眼地上被割开的绳子,微微笑道,“你们一个慕容世家的家主,一个是大元郡主,倒是委屈你们了。”

    “废话少说,你绑了我们,到底意欲何为?”赵敏语气不善的喝问道。她堂堂一个郡主,金枝玉叶,居然被金花婆婆如此对待,很难产生什么好感。

    至于慕容复,则是神情漠然的笑了笑,“小昭呢,让她来见我!”

    这数日来,小昭似是有意逃避慕容复,从未踏足过这间屋子,便是饭食和药汤,都是差船工送来的,不过慕容复却是知道,饭菜是小昭亲手做的,药也是小昭亲手煎的。

    “哼,妄想,”金花婆婆神色骤然一冷,“我告诉你,休要打小昭主意,她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我也告诉你,小昭本就是我的女人,现在是,将来也是。”慕容复毫不在意的回道。

    听得此言,赵敏脸色一黯,心中五味杂陈,金花婆婆却是勃然大怒,突然间一步迈出,身形到得慕容复身前,一把抓向他咽喉。

    慕容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便是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果然,下一刻,金花婆婆身形骤然停住,右手搭在慕容复脖子上,却没有捏下去。

    “你当真不怕死?”金花婆婆问道。

    “嘿嘿,”慕容复咧嘴一笑,“我知道你暂时还不会杀我。”

    “哼!”金花婆婆冷哼一声,将手缩了回去,算是默认了慕容复的话。

    屋中一片静谧,约莫过了盏茶的功夫,金花婆婆忽的问道,“你说你爱小昭,是真的么?”

    “比真金白银还真。”慕容复一脸认真的回道。

    “你可知道,你可能马上就再也见不到她了。”金花婆婆一改先前的说话风格,隐隐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凄楚。

    “此话怎讲?”慕容复心中清楚事情的始末,不过还是一脸不解的望着金花婆婆。

    “小昭肩上有着一道无法推卸的责任,终身不得嫁人。”金花婆婆语气凄然,情真意切,但马上话锋一转,“除非……除非她能找到明教失传多年的乾坤大挪移心法。”

    “乾坤大挪移!”赵敏先是一惊,随即面色古怪的看了慕容复一眼。

    “来了,早就知道你想来这一招。”慕容复心中敞亮,脸上却不动声色,意有所指的说道,“我不管小昭有什么责任,也不管她背后有什么天大的势力再逼她,我会保护好她的。”

    他虽然是在演戏,不过这几句话却是出自肺腑。

    旁边赵敏听得心头酸溜溜的,立即出言讽刺道,“你身边那么多女子,恐怕这话你对每个女子都说过了吧,也不知那小昭姑娘能排第几。”

    果然,金花婆婆一听,立即变了脸色,“小子,你身边还有很多女人?”

    虽然她一再强硬斩断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过听到慕容复身边除了小昭外,还有别的女人,心头莫名的窜出一股怒火。

    “怎么,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平常么?”慕容复厚着脸皮说道。

    “哼,你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都是两说!”金花婆婆冷冷说了一句,突然间伸出两根手指,在慕容复胸前连点数下,随即又在赵敏胸前连点数下,这才愤而离去。

    同一时间,大船二层的一间客房中,周芷若盘膝坐于床上,一女弟子正在屋中擦拭桌椅,其身形高挑,虽是女子,却比寻常男子还高了半个头,脸上不见丝毫妆抹,约莫四十来岁。

    她动作甚是轻巧,没有发出丝毫声音,不过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周芷若,在她身上略作停留。

    “静玄师姐,我不是说了这些粗活不用你做么?”周芷若忽的睁开眼睛,颇为无奈的说道。

    “出门在外,哪有这许多讲究。”静玄和善一笑,并不将此视为粗活。

    “你是怕别人来做,会犯了我的禁忌,被我责罚吧。”周芷若一脸淡漠的说道。

    “这……”静玄面色微窒,显然被说中了心思,当即坦言道,“这段日子以来,掌门师妹对待弟子确实是严厉了些,以致许多弟子已经有所微词。”

    “这么说静玄师姐对师妹也有所不满了?”

    “静玄不敢。”静玄面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静玄只是觉得,凡事有度,严厉点固然好,不过也不能太过苛刻,否则只会使人心背离,于峨眉不利。”

    说完之后,也是有几分忐忑的望着周芷若,说实话,对于这个一坐上掌门之位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的小师妹,她心里也十分没有底。

    不料片刻过去,周芷若却只是幽幽一句,“我知道了。”

    随后默然不语。

    静玄呆了一呆,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砰砰砰”,便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启禀掌门,弟子有事禀报。”

    “进来吧!”

    “咯吱”一声,来人却是丁敏君。

    “启禀掌门师姐,据静照师姐说,咱们的路线似乎发生了偏移,已然不是去侠客岛的路了。”丁敏君一进屋,便单膝跪地的禀报道。

    如今的她在周芷若面前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称呼也从以前的“师妹”变成了“掌门师姐”,比以前在灭绝师太面前还要乖巧,至于什么争夺掌门的心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