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一十章 夺令
    “我乃护教法王,即便是教主要杀我,也必须开坛禀告天地与本教明尊,申明罪状,你们一言就想杀谢逊,却是做不到。”谢逊不卑不亢的说道。

    “明教弟子不尊圣火令者,杀无赦!”流云使上前喝道。

    话音刚落,三人同时呼啸一声,一齐抢身而上。“嗤嗤嗤”三道劲力上中下分别直指谢逊咽喉、膻中、小腹等,角度刁钻,招式凌厉之极。

    谢逊挥动屠龙刀,护在胸前,张无忌当即手腕一抖,一股阳刚劲力瞬间朝着辉月使打去,他早已注意到那辉月使手中劲力阴寒之极,比之玄冥神掌也不弱,一出手便全力催动九阳神功。

    而且这三人本就武功极高,配合起来,更是成倍的增长,只要先全力先打伤其中一个,那剩下的两个,最不济也能自保。

    辉月使腰身一扭,手中招式急变,圣火令陡然往下一探,点向张无忌胸口。

    “噗噗”两声,流云秒风二使被谢逊屠龙刀格挡在外,张无忌一掌打在空处,不过自己的胸口却是传来一股轻微的刺痛,紧接着又是一道阴寒刺骨的劲力袭来。

    流云使再次欺身而上,左手圣火令拍向谢逊天灵盖,右手圣火令则是拦腰打了过去。

    谢逊横刀招架,只听“铛”一声异响,谢逊登觉心神大震,身子微微一颤,有那么一瞬间,手臂浑然使不上力道,屠龙刀登时滑落,圣火令也直朝天灵盖而来。

    “义父!”张无忌大惊失色,当即也顾不得招架辉月使的攻击,身子陡然倒转,一脚踢向流云使的圣火令。

    “呃……”下一刻,张无忌登觉脚背钻心的疼,紧接着,后腰处也被人撞了一下,“噗”,一大口鲜血退了出来。

    一时间,谢逊与张无忌才刚交上手,便陷入下风,而且波斯三使的招数狠辣之极,只要稍有不慎,顷刻毙命。

    那圣火令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不但能发出异响扰人心魄,而且只要被击中,便如同被玄铁、金刚所撞一般,疼痛非常。

    好在谢逊屠龙刀也并非凡物,他与张无忌二人且战且退,波斯三使步步紧逼,出招奇异,恍若幽灵。

    约莫一盏茶功夫过去,张无忌身上已经受了七八处伤,虽然都是轻伤,却疼得他直咧嘴,此刻半边身子发热,每逢出招,手臂都有几分后劲不足的样子。

    而谢逊那边虽有屠龙刀护身,不过终究眼盲,波斯三使身法轻盈奇特,他难以辨别方向招数,身上也挨了几下,而且他先前与金花婆婆大战一场,体内内力已经所剩无多。

    便在这时,空中一声怒喝,漫天金光乍现,只见一多多金花横射而来,瞬间将波斯三使笼罩其中,却是缓过气来的金花婆婆也加入了战团。

    她一招被波斯三使制住扔出,引以为平生奇耻大辱,一出手便将身上的所有金花暗器掷出。

    但见三使回手将圣火令舞成一道黑色旋风,“叮叮叮”一阵轻响,那些金花要么被击飞出去,要么陷入漩涡消失不见。

    金花婆婆的加入,谢逊与张无忌登时得意缓一口大气。

    “义父,”匆忙之间,张无忌开口说道,“这三人武功虽奇,但也不是无法破解,只是三人联手极其难缠,咱们不如先合力击伤一人再说。”

    “就该这样!”谢逊应了一声,“你眼睛好使,你来使屠龙刀!”

    “不可!”张无忌大惊,自己有九阳神功护身,纵然不敌这三人,也足以自保,但义父若是没了屠龙刀,岂能保命。

    但还未等他多说什么,谢逊已经抽空将屠龙刀扔了过来。

    事已至此,张无忌倒也是果决之人,接过屠龙刀便是一招狂风起手式使出,瞬息间,周遭劲气凝聚,原本黝黑的屠龙刀微微泛起一种黑红之色。

    “你们让开!”张无忌口中喝了一声,谢逊与金花婆婆二人见他威势颇大,不由抽身闪到一边。

    “斩!”张无忌蓄势完毕,一刀斩出。

    登时间,一道弘大无比且凌厉非常的刀气一斩而下,虚空仿若被劈成两半,那辉月使和妙风使还好点,二人距离刀气下落处有丈许之远,只要轻轻一闪,便能躲过,不过那中间的流云使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正好站在刀气之下。

    电光火石之间,流云使想要闪躲已是不及,只好将圣火令架在头顶,一抹黑色光芒上过,圣火令周围竟是荡漾出一圈黑色波纹。

    即便如此,比起那刀气来说,仍是显得微不足道。

    便在这时,妙风使与辉月使同时将手中圣火令掷出,四块圣火令在经过流云使头顶之时,瞬间被其头顶的圣火令吸住,“嗒嗒嗒”几声,六块圣火令彼此一搭,周围黑色波纹大盛。

    适逢张无忌刀气到得流云使头顶,只听“铛”一声大响,一道刺目火花迸射而出,瞬间照亮了夜空。

    但这光亮也只是一闪即逝,刀气消散,令人吃惊的是,流云使竟然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头上六道圣火令彼此交叉形成一个六芒星的图案,缓缓旋转着。

    “好东西!”慕容复登时眼睛大亮,那圣火令材质特殊不说,合在一起竟然还有此防御功效,要知道,张无忌方才那一招不仅威势骇人,威力也是十分不俗,他自问自己想要硬接的话,至少要使出八成功力才能够保证丝毫无损。

    “慕容公子不准备帮帮他们么?”旁边赵敏好奇的问道。

    “帮谁?”慕容复微微一愣。

    “自然是帮谢逊他们了!”

    “不,现在出手还太早。”慕容复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奸诈之色,“至少要等他们山穷水尽再出手,这样才有价值。”

    赵敏白眼一翻,对慕容复的无利不起早可算是深有体会了。

    流云使安然躲过这一招,伸手一挥,妙风使和辉月使的圣火令各自飞向它们的主人。

    便在这时,斜刺里白影一闪,陡然跃出一到人影,直奔妙风使的圣火令抓去。

    “你敢!”妙风使登时大怒,口中声调怪异的喝了一声,随即并起双指,凌虚一指点出,一道火红色的丝线朝那白色人影裹去。

    但那白影似是抱着以命换取圣火令的想法,根本不顾妙风使的诡异丝线,左手一抄便将一块圣火令拿在手中,右手正想去抓另一块圣火令,诡异丝线已经击中她胸口。

    “呃”的一声痛呼,白色身影横飞了出去。

    妙风使急忙上前接住剩下的那块圣火令。

    “小昭!”慕容复听得那痛呼,登时大惊,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不见,等他再出现之时,已然在小昭下落之地,稳稳将其接住。

    众人的目光都紧紧跟着小昭,慕容复这一出手,那轻功就跟凭空挪移似的,瞬间震住了众人。

    谢逊与金花婆婆均是面露吃惊之色,前者似是完全没察觉到旁边竟还有这等高手在场,而后者则是没想到自己明明封住了慕容复穴道,而且此前他一直都是病恹恹的模样,现在却还有余力施展身法,可见伤势早已恢复。

    至于张无忌,倒是心下微松,心想有慕容复出手,打发了这三个胡人应该不难。

    “咦!”波斯三使也是大为惊异,先前他们早已注意到慕容复的存在,只是一直无暇顾忌,而且对方身上也没有任何内力流转的气息,便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哪知对方竟有如此神异的身法。

    “你是何人,在这里在做什么?”流云使立即出声喝道。

    慕容复不理会众人,伸手探了探小昭的心脉,微微松了口气,小昭被那诡异红线击中,此刻一股火热的劲力正在她经脉中乱窜,不过却无性命之忧,只是暂时“火气攻心”,晕过去罢了。

    不过慕容复却没有要将她救醒的意思,而是取过她手中的圣火令,细细打量起来。但见此物长约一尺半,宽厚约二指,四面刻有许多奇异繁复的纹路,通体黝黑,非金非玉,看不出什么材质所铸,不过握在手中沉甸甸的,一股温和的热力萦绕手心。

    “喂,你是谁,快将我教圣物还我!”波斯三使脸色微变,妙风使急忙上前说道。

    “千万不能还他!”金花婆婆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道。

    慕容复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将手中圣火令翻来覆去的查看半晌,忽的抬起头来,嘿嘿一笑,“我只是过路的,你们继续。”

    说着便将圣火令朝两方人中间的位置掷出。

    波斯三使面色大变,身子暴掠而出,去接那圣火令。

    “可恶的小子!”金花婆婆大骂一声,脚尖一点地面,也奔了过去。

    “若能抢到这一块圣火令,对方战力必定大打折扣!”张无忌心中如此想着,他被圣火令打了这么多次,知道那圣火令的威力,而且若是没有圣火令的话,义父的屠龙刀必定大显其威。

    思绪间他身形已然超过了金花婆婆,甚至比那波斯三使也略胜一筹,一把将圣火令握在手中。

    不过波斯三使的速度也是不慢,他还未来得及抽身后退,三使已到得面前,当即手腕一翻,屠龙刀自左向右横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