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一十二章 道破身世
    谢逊性格耿直,说一不二,他这么一解释,金花婆婆倒也有八九分相信,忽的目光一转,冷冷看向小昭,她虽未跟小昭说过自己的身世,但母女二人也相处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若说谁最有可能知道此秘密,小昭首当其冲。

    波斯三使脸上也是惊异非常,他们看看慕容复又看看金花婆婆,流云使疑惑问道,“你当真是黛绮丝?”

    金花婆婆将头一扭,并不作答。

    躺在慕容复怀中的小昭却是一脸莫名的看着金花婆婆,她虽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自己的娘亲,也知道自己来自波斯明教总教,却不知道娘亲竟然要承受什么火焰焚身,“公子,你……你说什么,娘……婆婆她要被火焰焚身?”

    “小昭,时至今日,你还不肯对我说实话么?”慕容复眉头微微一皱,认真的看着小昭。

    “公子,我……”小昭目光微微躲闪,默然片刻,终是叹了口气,“公子,能否求你救一救她?”

    “你真的是黛绮丝!”这时,三使忽的惊叫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众人转头望去,却是再也移不开眼,只见此刻的金花婆婆与先前的模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肤如凝脂、杏眼桃腮,容光照人,端丽难言,风姿嫣然,虽已过中年,仍不逊于赵敏、周芷若、小昭等人。

    “无忌,无忌,发生了什么?”谢逊听场中静谧一片,心中微微一凛,急忙出声问道。

    “哦。”张无忌回过神来,脸色微微一红,“那金花婆婆被他们摘下一层面具,原来她不是老态龙钟,而是风华正茂年纪,长相……长相……”

    说到后面,却是说不出口。

    “我当什么事!”谢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韩夫人当年便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这些年或有苦衷,故意遮掩真容,倒也不足为奇。”

    慕容复怔了半晌,口中喃喃道,“这便是天下第一美人么?果真名不虚传。”

    此刻,即便是号称大元第一美女的赵敏,见到黛绮丝的真正容貌,也不禁生出些许自惭形秽之感,但听得慕容复的话,登时心头微微泛酸,“慕容公子,什么天下第一美人,难道你以前便认识这金花……黛绮丝?”

    “娘亲……”小昭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略带凄楚的说道,“原来连你的脸也是假的,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情?”

    黛绮丝瞥了小昭一眼,终是喟然一叹,“这便是咱们母女的命,若是……若是你能逃过一劫,就……就跟了这位慕容公子吧。”

    慕容复眉头微微一挑,“黛绮丝,你到了现在,还不愿说实话么?”

    黛绮丝目光微闪,并不多言。

    “你们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流云使朝众人喝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黛绮丝,“原来真是圣女殿下,我们找你很久了!”

    黛绮丝冷哼一声,“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放开我。”

    “你玷污我教圣火,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大圣宝树王早已决定撤销你的圣女身份,你还神气什么?”那妙风使冷冷出言喝道。

    不过三使倒也真个放开黛绮丝,只是她身上并无任何劲力气息,显然被封闭了穴道。

    “义父,何为大圣宝树王?”张无忌嘴唇微动,朝谢逊传音问道。

    谢逊微微一怔,传音解释道,“波斯总教中,自教主之下,还有十二宝树王,身份地位最是尊崇,与我们中土明教的四大护教法王颇为类似,不过他们只负责精研教义,传承经典,武功并不如何重视,许多宝树王甚至都不会武功,所谓的大圣宝树王,正是其中之一,具体排什么位置,我也不甚清楚,隐约记得是前三的。”

    “原来如此。”张无忌苦笑一声,他这个明教教主当初也是颇有些被赶鸭子上架的意味,对明教起源于波斯尚且不知道,更何况波斯总教的构成了。

    “无忌,你先走吧,韩夫人这一辈子都在躲避波斯总教的追杀,如今大难临头,义父却不能坐视不理。”谢逊沉吟半晌,忽的传音说道。

    “义父不走,孩儿也不会走。”张无忌却是摇了摇头,“更何况孩儿……”

    他本想表明身份,但一想到若是说出自己明教教主的身份,依义父的脾气,必然要朝自己行大礼参拜,实为他心中不愿,是以话说一半,却又止住。

    “唉,”谢逊微微叹了口气,虽然分别十余年,但张无忌是他看着长大的,知道其脾性,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心中暗暗决定,若有机会,一定不能连累这孩子。

    “小昭,若是我现在带你走,你跟我走么?”这时,慕容复却是忽的朝小昭问了一句。

    小昭秀眉微蹙,瞟了黛绮丝一眼,哭道,“公子对不起,小昭命不好,此生不能侍奉公子左右了。”

    “哼!”慕容复冷笑一声,抬头朝黛绮丝看去,“你想小昭也像你一般,一辈子活在痛苦中么?”

    “咳咳……”黛绮丝身子一颤,剧烈咳嗽几声,略一整理衣衫,向流云使问道,“波斯总教教主可是已经死了?”

    三使面色微微一变,流云使点点头,“不错,除了你之外,其他两位圣女均是下落不明。”

    黛绮丝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沉默片刻,莲步轻移,来到慕容复身前,“慕容公子,我自是希望小昭能够幸福,只是天不从人愿,她的命运,自从生下来便已经注定。”

    随即又看向小昭,“小昭,为娘对不起你,不但不能抚养你长大,还将自己的责任也推脱到你身上。”

    她走到近前,慕容复才完全看清她的面容,眼神清澈明亮,如秋波流慧,声音轻轻柔柔的,不似先前那般沙哑难听,而且似乎是因为恢复了容貌的关系,说话也比先前客气多了。

    “娘……”小昭喃喃一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你终于肯认我了,你终于肯认我了……”

    若非身子不能动弹,她早就扑到黛绮丝怀里了。

    “若非你自己怕死,岂会连累小昭,更何况……”慕容复话音一顿,嘿嘿冷笑两声,“恐怕你要失望了,小昭永远都无法替你还债了。”

    黛绮丝不明所以,不过却也没有多想,只当慕容复自大成狂,自以为仅凭一己之力,能够对抗波斯总教,要知道波斯明教可不像中土明教那般高手寥寥无几,十二宝树王虽然不是个个都会武功,但少数几个,武功之高,堪称绝世。

    “你们罗里吧嗦的说完了没?”那妙风使面色阴翳的看了慕容复一眼,喝道。

    “多嘴!”慕容复面色骤然一冷,屈指一弹,一道劲风从指间激射而出。

    妙风使登时心中大凛,手中圣火令滴溜溜一转,在胸前交叉格挡。

    “嗤”的一响,犹如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滋滋滋”,妙风使的身子竟是直直滑了出去,约莫丈许才停下。

    流云使与辉月使彼此对视一眼,面色均是说不出的凝重,旁人不清楚,他们可是知道,妙风使的内力在三人中,乃是最为深厚的,没想到在慕容复随手一击之下,都被击退这么远的距离。

    “你究竟是什么人?”辉月使踏前一步,沉声问道。

    她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淡漠之极。

    慕容复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她一眼,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姑苏慕容复,不过你们一定没有听说过。”

    波斯三使微微一愣,流云使点了点头,“姑苏慕容复?确实没听说过。”

    “这都不重要,”慕容复咧嘴一笑,“重要的是,你们可以离开了。”

    “离开?”波斯三使微一愕然,随即大怒,“放肆!”

    “胡说九道!”

    赵敏嘻嘻一笑,“明明是胡说八道,怎么变成了胡说九道?”

    “这些胡人,不懂汉语,以为在胡说八道上加上一道,就更是胡说了。”张无忌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不料赵敏却是扭头瞪了他一眼,“要你多嘴,难道我不知道么?”

    张无忌面色一窒,心中暗道女子果然是喜怒无常。

    慕容复若有所思的看了这二人一眼,随即朝波斯三使笑道,“是不是胡说,你们马上就知道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小昭缓缓放在地上,话音刚落,身子陡然暴起,扬手一掌拍向辉月使,速度之快,犹若电闪雷驰。

    但波斯三使反应也是不慢,电光火石之间,三使手影晃动,辉月使一指“透骨针”点向慕容复胸口,流云使则是将圣火令当作武器,迎头砸向慕容复,而妙风使,圣火令向外的一端陡然伸出一根火红色丝线,吞吐不定。

    不料慕容复招式陡然一变,右手手腕一抖,化掌为指,“嗤嗤”两声,两道青红相间的剑气射向妙风使,而左手却是凌空划了个圆,一股奇异的劲气四散而开。

    流云使圣火令尚未砸下,刚一接触到那股奇异劲气,登觉被一股大力所牵引,圣火令陡然一转,却是砸向辉月使,同样,妙风使刚刚射出的“透骨针”阴寒劲力也是骤然一个反转,射向流云使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