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二十二章 邀战三大宝树王
    “原来是常胜王,难怪身上会有如此浓重的杀气!”慕容复心中暗暗点头,先前他还不怎么在意,此刻细细打量,他才发现,对方的外表上很是寻常,但周身隐隐透着一股凶煞之气,普通人若是靠得近了,恐怕都会心神失守。

    如此情况,自是让慕容复想起当初无崖子所言的“煞气”,心念一动,陡然探出一手,凌空一抓,随即往前挥出,登时间,地上散落的弯刀“刷”的一下,裹挟着一股凌厉劲风飞向常胜王。

    “乾坤大挪移,你是中土明教什么人?”常胜王惊呼一声,口中飞快的问了一句,手中短剑滴溜溜一转,猛地向两边划开,登时间,两道半月形劲气合成一个半圆,横扫出去。

    “嗤嗤嗤”,数十柄弯刀寸寸碎裂,慕容复脸色并不如何意外,此前二人对掌之时他已经发现对方内力并不如何深厚,充其量也不过跟谢逊之流相当,但招式精奇诡异,没有丝毫花哨之处,使将出来,效果威力,往往比谢逊还高。

    “慕容公子,我来助你!”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娇叱,紧接着大船外一道青虹破空而至,正是周芷若,她身形尚未落地,倚天剑猛地一挥,朝船上的士兵划出一道狭长剑气。

    剑气一闪即逝,眨眼已经落在众士兵头顶,犹如砍瓜切菜一般,顷刻之间,已有十余个士兵倒地,其余士兵纷纷推开。

    常胜王登时大怒,目中闪过一丝凌厉杀意,咬牙道,“好胆!”

    他话音刚落,又有三道身形飞上船来,却是谢逊、张无忌、赵敏,至于其余峨眉弟子,却是未曾上来。

    三人一落地,四下打量一眼,张无忌眉头微微一皱,他平时还规劝教中兄弟,不能自相残杀,没想到却莫名其妙的跟波斯总明教兵刃相见,实在有失教主之职。

    谢逊闻到空中浓浓的血腥味,嘴角微微一抽,原本听慕容复说,此行的目的只是擒贼之王,凭此脱身罢了,没想到慕容复竟是真个大开杀戒,他身为明教护教法王,难免生出一丝怒意。

    当下沉声开口道,“慕容公子,你不是说擒贼先擒王么,怎的在此耽搁?”

    慕容复自是听出了谢逊语气中的不满,不过他并不在乎,微微笑道,“谢老爷子有所不知,方才与我交手之人,正是十二宝树王之一的常胜王,武功奇高。”

    “哼!”谢逊闷哼一声,不再多言。

    “嘿嘿,既然尔等自行上来送死,那本王就成全你们!”常胜王冷笑一声,话音刚落,圆顶舱房之前陡然多出一黄一蓝两道身影。

    众人看去,只见站于前方的一人,身披金色长袍,头上戴有一顶黑冠,眼眶深陷,脸上带着些许皱纹,须发已然全白,至于另一人,则是一身蓝袍,脸上皱纹密布,颏下留有一缕长长的黄须,却是扎了个辫子出来。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二人出现的一瞬间,竟是连他也没有发现半点声息,想起先前被常胜王偷袭,登时心中暗凛,想来这三人必定是修炼了某种极其精妙的隐匿声息之术。

    二人出现后,又同时抬起一脚,有那么一瞬间,其周围的空间竟好似压缩折叠了一般,脚底板刚刚落地,其身形已然在丈许之外的甲板上了。

    “缩地成寸?”慕容复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又摇摇头,方才这一幕看上去与传说中的缩地成寸极其相似,其实不过是利用深厚劲力,瞬间挤压虚空,从而推动身形自发向前罢了。

    虽然算是一种颇为巧妙的轻功身法,但与真正的缩地成寸相比,却是远远不及的。

    常胜王身形飘落而下,先是在金袍人身前微微侧了侧身,随即站于其左侧,位置稍微落了半步,与另一个蓝袍人并列。

    见得此番情形,众人哪还不明白,那金袍宝树王应该就是这三人,或者说整条船上的做主之人了。

    金袍人四下打量一眼,最终目光落在慕容复身上,“中土明教的教主和乾坤大挪移丢失数十年,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无忌,来者是谁?”谢逊此前并未听到任何来人的声息,但金袍人的声音却犹如近在耳旁响起,不禁大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张无忌哪里认得出二人身份,当即低声将二人的身体形貌讲与谢逊,谢逊沉默半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金袍人应该就是大圣宝树王。”

    他才说完,船上一众波斯士兵双膝跪地,脸上尽是崇敬之色,口中齐齐喊了一句波斯语言,众人听得不甚明白,但也知道,这肯定是一种参见礼仪。

    慕容复脸色微微一动,金袍人身份倒是不用多猜,就是蓝袍人不知那蓝袍人是哪一位宝树王,按照辉月使所说,此次一共来了五味宝树王,却不知另外两位是不是就在舱中。

    金袍人微微颔首,伸手虚抬,口中同样说了一句波斯语,众士兵刷的一下起身而立。

    随即金袍人转头看向慕容复,“我是波斯明教大圣宝树王,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交出黛绮丝殿下,小圣女殿下,乾坤大挪移心法,还有辉月使,可以放你们安然离去!”

    他声音极轻极淡,好像只是十分随意的陈述某一事实。

    众人听得眉头大皱,谢逊微一愕然,所谓的小圣女殿下,应该是指韩夫人的女儿,但是韩夫人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慕容复却是白眼一翻,终于见到比他还嚣张的人了,当即眉头微挑,笑道,“阁下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本公子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想要的这些东西,我一样都不会给你!”

    话音刚落,场中静谧一片,那些个波斯士兵目光一转,像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着慕容复。

    蓝袍人脸色微怒,冷哼一声说道,“你偷练明教乾坤大挪移心法,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

    “本公子就是偷学了,你能奈我何?”慕容复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你……”

    蓝袍人就要再开口,大圣宝树王却是眉头微皱,似是无意的瞥了他一眼,面色微微一窒,又将后面的话语吞了下去。

    随即大圣宝树王开口道,脸色比之刚才缓和了许多,“齐心王生性暴躁,公子不要放在心上,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的意见,那将会是一个很不错的结局。”

    “原来此人竟是排名最后的齐心宝树王,哼,当老子三岁小孩么!”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声,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恐怕阁下的打算也高明不到哪去吧,就如他所说,我修炼了乾坤大挪移,你还会放过我?”

    大圣宝树王目光微微一闪,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会,只要你能加入明教,自然不算犯了教规!”

    “呸,想的好美!”赵敏脸上闪过一丝薄怒,嗔道。

    慕容复脸上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只要你们能擒下本公子,一切依你,不过……”

    话音一顿,脸色骤然一沉,“你们若是落在我手中,后果也会很惨!”

    说完之后也不待大圣宝树王开口,他身形陡然掠出,途中之时,双手凌空划圆,连拍两掌,掌力疯狂涌出,瞬息之间,裹挟着一股排山倒海之势,将三个宝树王身形尽数笼罩。

    “狂妄!”常胜王与齐心王同时喝了一声,本来他们瞧对面高手不少,还想一对一的解决这群人,没想到慕容复一出手,便邀战三人。

    饶是一直气定神闲的大圣宝树王,也不由嘴角微抽,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不过三人倒也不敢无视慕容复的掌力,常胜王手中短剑一竖,往前直直劈出,齐心宝树王手腕一抖,一个蓝色掌印打出,周围温度骤降,至于大圣宝树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前陡然冒出一道金色屏障,屏障上真气流转,时有电光闪烁,十分神异。

    慕容复的掌力转眼间便砸到三人面前,只听“噗噗嗤嗤”一阵乱响,劲气乱飞,光芒四射,四人交手之处,恍若电闪雷鸣,声势好不骇人。

    众士兵因为离得近些,被劲风刮得面目生疼,但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原地一步,均是死死的撑着。

    而周芷若等人离得稍远,兼之内功均是不凡,倒也无甚感觉,只是眉头微微皱起,显然都认为慕容复太过托大了,这三个人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就是他们各自对付一人,也未必能够取胜,慕容复竟是出手同时攻击三人。

    周芷若眼中闪过一抹忧色,握了握手中的倚天剑,心想只要势头不对,她便立即出剑。

    慕容复一连打出两掌之后,身形凭空一滞,左脚在右脚背上一搭,身形骤然拔起,直至离地七八丈有余,左手掐诀,右手并起剑指,身子翻转倒立,整个人如同一柄剑一般向下插去,气势凌厉之极。

    三大宝树王登时心中一凛,纷纷变幻手中招式,常胜王短剑一璇,手影连动,瞬息间向上划出数十剑,齐心王双掌在胸前一抱,身子猛地一震,蓝光爆闪,体表犹如布满一层坚冰。

    而那大圣宝树王,再也无法保持淡定,身子一侧,做了个“双手抱月”的姿势,其头顶处立时冒出一个金色光圈,一层层奇异波纹向四面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