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营地
    “这样啊,”赵敏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模棱两可的说道,“那就要看情况了,如果事情很严重,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如果事情不是很严重,而你又肯改过自新的话,倒不是不可以商量。”

    慕容复目中闪过些许异色,转而聊起了别的话题。二人闲庭散步,海风悠扬,浪起浪落,倒别有一番说不出的浪漫。

    回到屋中,周芷若正在参悟荡剑术,而蛛儿则又改修九阴真经,脸上光芒也从先前的红色变成了暗青色,配上她那半边浮肿的脸庞,显得尤其狰狞。

    慕容复没有打扰二人,只是闭目沉思起来,成吉思汗即将携大胜回朝,蒙古士气必定如日中天,成吉思汗势必趁势进军中原,乍一看,似乎与慕容复没有半点关系。

    不过只有乱世才能造就机遇,眼下的乱世还不够乱,待成吉思汗归来,铁骑席卷天下,那才叫大乱世,慕容家方有机会趁势而起,此外,他一直都将成吉思汗视作最大的敌人,如今离他越来越近,心中难免生出几分紧张。

    默默算了片刻,慕容复眉头微微皱起,如今慕容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充其量不过半年时间,在这半年时间内,他须得将多年所积蓄的实力,完全转化成战力,才有在乱世中争霸的资本。

    “此次出海,当真有些冒然了!”慕容复微微叹了口气,好在事情倒也不是太严重,他在前往天山之前,便已经有了长时间不归的准备,是以做了许多布局,此外,整个西南,也即将落入慕容家手中,到时西面有襄阳城抵挡,北面有宋国据长江而守,又能争取不少时间出来。

    当然了,这一切只在他的想象中,具体情形复杂万千,殊难预料,当下最好的办法是尽快赶回中原主持大局。

    想到这,慕容复陡然起身,“芷若?”

    周芷若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我们马上回灵蛇岛!”

    周芷若点点头,没有多问,便出去吩咐了。

    “师父,”蛛儿不知何时,已经散去功法,略带几分复杂之色的问道,“咱们是回去救婆婆么?”

    对于蛛儿,他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即点了点头,“不错,个中原因,以后再与你细说,不过这次回去,颇为危险,你最好不要离开我半步。”

    蛛儿点点头,默然不语。

    不消半日,灵蛇岛已经遥遥在望。

    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与灵蛇岛上焦黄色的山峰交相辉映,给人一种孤寂落寞之感,码头上泊着一艘金色大船,外形与慕容复抢来的那一艘毫无分别,只是尺寸上要小一些。

    不多时,慕容复一行人到得岛上,他已经检查过了,另一艘金色大船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不禁心中奇怪,这些人来到一处孤岛上,竟然不派人看守船只,难道就不怕别人一把火烧了船只,将他们困死在岛上?

    赵敏显然也想到了此处,眉头微微皱起,半晌后忽的凝声说道,“难道他们有什么大事,非得所有人到场不可?”

    辉月使与大圣宝树王对视一眼,二人目光微微一闪,又恍若无事。

    慕容复听得赵敏之言,心中没由来的一突,总觉得有什么事被他忘记了。

    “我们先四处探查一下吧!”周芷若适时的开口说道。

    慕容复点点头,当先一步迈出,往那最高的山峰上奔去。

    身形几个起落,已然只剩一道淡淡的白影。

    “慕容公子的轻功,恐怕只有太师父能跟他一较高下了。”张无忌语气略微奇异的说道,说不出是羡慕,还是酸涩。

    谢逊面色微动,陡然喝道,“武学之道,戒骄戒躁,心平意平,持之以恒,方能有所成就。”

    张无忌登时心中一凛,遍体清凉,原来方才他竟是忍不住生出了些许嫉妒之心,若非谢逊当头棒喝,恐怕心魔已经种下,当下朝谢逊磕了一个头,“多谢义父及时喝醒孩儿,否则恐怕会坠入魔道。”

    “起来吧,待得空时,将义父教你的拳经、心经,统统默写一百遍!”谢逊语气带有一丝恨铁不成钢之意,虽然如今的张无忌内力比自己还深,但武学造诣,却是甚为浅薄。

    张无忌自是连忙答应下来。

    父子二人这一番动作,众人均是看在眼里,周芷若一副若有所思之色,而赵敏却是撇撇嘴,颇不以为意,对她来说,武功再高,也斗不过菜刀。

    随即众人四散而开,分别循着一个方向往岛上走去。

    此刻,灵蛇岛东端最高的一处山峰上,慕容复正凝神望着西方某处。

    只见那里白茫茫的一片,约莫落着数百个白顶帐篷,帐篷中间的空地上,黑压压的人头窜动。

    “有什么大事发生……”慕容复喃喃一声,忽的脑中灵光一闪,顿时面色大变,“不好,他们要处置黛绮丝……”

    随即飞身而起,如同一只老鹰一般,展臂飞了出去。

    灵蛇岛虽然不大,但东西两端也有百余里之长,慕容复身形连纵,快得几乎只剩一道影子,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是赶到了帐篷群附近。

    慕容复驻足稍一打量,不禁吃了一惊,这些帐篷排列竟然有序,数量竟有五百余个,哪怕一个帐篷住两个人,也有千余人了,如此看来,辉月使果然对自己撒了谎。

    不过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些,身形闪动,便朝帐篷群中间跃去。

    寻了一个隐蔽的位置,慕容复放眼向场中扫去,粗略一数,场中聚集了千余人,算上在海上杀掉的士兵,这一次波斯明教一共来了一千五左右的人马。

    “还真是兴师动众啊!”慕容复暗暗想道,不过这也证实了赵敏的猜测是对的,若只是寻找一个圣女,根本犯不着来派这么多人来,恐怕这还只是先头部队,“看来张无忌有得忙了!”

    慕容复微微一笑,但下一刻,他脸色瞬间凝固,随即便是滔天怒意,因为他看到场地最中间,那里搭起两堆柴火,柴火堆中间各竖有一个十字架,上面绑着两道纤细的身影,正是黛绮丝与小昭。

    母女二人神情黯然,脸色苍白,黛绮丝嘴唇不断开阖,似乎在说着什么,而小昭却是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边,不知在想什么。

    慕容复刚欲掠出,忽的脚步一顿,往场地南边望去,只见那里有一座高大异常的圆顶帐篷,与其说是帐篷,倒不如说是临时宫殿更加合适一些,帐篷前搭有一个类似贵宾席的台子。

    台子上方有三把椅子,左右两边已经坐有两人,而中间那把椅子却是空着。

    “难道是大圣宝树王口中的二长老?”慕容复心中想道,目光落在二人身上。

    但见左首那人身材瘦小,一身黄白相间的怪异服饰,与中原的僧袍有几分相似,头顶光秃秃的,想来应该是一个僧人。

    而右首那人,与僧人形成了鲜明对比,身材壮硕不说,他只是往那一坐,已跟寻常人差不多高矮,兼之面目漆黑,络腮胡子,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令人心生俱意。

    “此人肌肉横生,四肢发达,断然不可能唤作什么‘智慧王’,想来应该就是那俱明王了,至于那个小和尚,才是‘智慧王’。”慕容复心念转动,已将二人身份猜个八九不离十。

    “难道是在等二长老?”慕容复见得俱明王不时的回头朝身后帐篷望去,又抬头看看天色,不禁如此想道。

    犹豫半晌,慕容复终是决定暂且静观其变。

    一晃眼,小半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然大黑,场地周围点起了火把,千余名波斯士兵均是默不作声的等待着,没有半点骚动。

    台子上的智慧王一手在胸前立着,嘴巴开合不停,似乎正在念经。

    倒是那黑乎乎的俱明王,不时的抓耳挠腮,颇有不耐。

    便在这时,慕容复耳朵微微一动,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他心中一动,忽的反手抓出。

    “啊……唔……”赵敏刚欲惊叫,但声音还没有传出,便被慕容复捂住了嘴巴。

    慕容复单凭其步法,便已猜到来人正是赵敏,当即传音问道,“你来做什么,他们人呢?”

    赵敏白眼一翻,眼珠向下转了转。

    慕容复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松开他的嘴。

    赵敏不会传音入密的功夫,想了想,便拉起他的手,在其手心划了起来。

    慕容复只觉手心一股冰冰凉凉,酥*痒的感觉传来,不禁生出了些许异样。

    但马上,他便觉腰间传来一股剧痛,这才回过神来,老脸微微一红,传音道,“抱歉,刚刚在想别的事情。”

    夜色昏暗,赵敏看不清慕容复的神色变化,当下也没有计较什么,只是重新在他手心写道,“姓周的在四处找你,谢、张不知所踪。”

    慕容复点了点头,说道,“这里很危险,你赶快离开,到船上去等我,顺便也通知芷若一声。”

    “芷若、芷若的叫的真亲热!”赵敏写道。

    虽然没有听到其声音,不过慕容复也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酸味。

    但此刻他哪顾得上解释这些,只是催促道,“别胡闹,这里真的很危险,你快离开。”

    不料赵敏却是紧紧握着他的手,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