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缩地成寸?
    二人说话间,营地中渐渐恢复了平静,似乎这里今晚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般。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距离波斯大营数里处的一片密林中,一团影子忽起忽落,在林间穿梭不定。

    忽然,那团影子中传出一个惊怒之极的女子声音,“放我下来!”

    “影子”恍若未闻,依然保持着极快的速度向前飞跃,但片刻之后,却是骤然一顿,现出慕容复的身形来,其怀中抱有小昭,肩上扛着黛绮丝,只是他一只手却是放在了黛绮丝的臀部上。

    “你是狗么,动辄咬人!”慕容复语气颇为恼怒的骂了一句,方才行进之中,脊背上猛地传来一阵剧痛,竟是被这黛绮丝狠狠的咬了一口。

    “呸!”黛绮丝啐了一口,吐了吐口中的残留物,说道,“还不将你的狗爪子拿开!”

    原来方才慕容复不知是有意还无意,手掌一直按在她某处颇为敏感的位置,令她羞怒不已,偏偏手脚使不上力气,之后下口狠狠咬了慕容复一口。

    “哼!此地危险之极,我哪顾得上这些,你若是不想走,尽可回去!”慕容复冷声回击道,他这般一说,倒好似受了什么极大的委屈一样。

    “娘亲!”小昭喏喏的唤了一声,“公子能来救我们已是冒了极大的危险,些许小节,就不要计较了吧!”

    “小昭,你可知道他……”黛绮丝心头一怒,差点脱口说出慕容复的所作所为,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将后半句话语生生吞了回去。

    她却不知道,此刻的小昭已经快要羞晕了过去,因为小昭胸脯处,也被一只热乎乎的手掌压着,而且听得黛绮丝的语气,小昭左右一想,便知道定是慕容复又管不住自己的坏手了,没想到这厮竟连娘亲的便宜也敢占。

    只是念及慕容复甘冒巨险来救自己母女,这才压下心中羞怒,反而劝起了黛绮丝。

    慕容复心中暗爽,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说道,“既然夫人没什么事,那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为好!”

    说着正要运起身法,忽然一阵清风迎面吹来,紧接着响起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我看你们还是不要离开此地的好!”

    声音辨不出男女,语气极是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过肩上的黛绮丝却是陡然身子一僵,微微颤抖起来。

    慕容复身形一滞,脸色瞬间凝重下来,他竟是听不出这声音究竟从哪传来的,紧了紧怀中的小昭,又拍了拍黛绮丝的脊背,这才淡淡开口道,“阁下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不现身相见呢?”

    “呵呵,汝之淡定,倒是出乎本座所料。”那声音中带着些许赞赏,听起来,倒是有几分爽朗。

    慕容复心中暗自凛然,以他功力之深,细细感应半晌,仍是找不出那声音的来源,目光微微一闪,说道,“阁下就是波斯总教二长老阿萨辛吧,呵呵,本公子倒是听过你的大名几次了,却还没见过你本人。”

    那声音轻“咦”一声,似乎有些意外,但尚未回话,慕容复又自顾自的说道,“不会是长得太丑,不敢见本公子吧。”

    “哈哈哈……”那声音陡然一阵大笑,“汝之自大,倒是与本座昔日一个朋友有些相似。”

    “出来吧,再不出来,本公子可不奉陪了!”慕容复目光一定,直直看着前方,同时双腿微曲,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此人出不出来,当下还是走为上策。

    不过就在他要有所动作之时,那声音却又冷笑一声道,“本座奉劝你,还是不要想着逃跑为好,难道你忘了你还有许多同伴么?”

    此言一出,慕容复心中一惊,脱口问道,“她们在哪?”

    “马上你就会见到了,乖乖站在那里不要动!”

    慕容复眉头微微一挑,随即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此人竟是使用千里传音跟自己对话,也难怪他先前感应不出来,他先入为主的认为此人埋伏在这附近,是以没有朝远处感应,此外,这人内力掌控妙到毫巅,声音中裹挟的内力均衡分布,致使他难以辨别方位。

    虽说对方还在远处,不过慕容复此刻却是当真不敢离开了,因为他不知道谁落入了对方手中。

    将小昭和黛绮丝放在地上,慕容复又动用真元,强行解开二人的穴道,说道,“我在这会会他,你们先离开这里,到码头边等我!”

    “公子!”小昭看了慕容复一眼,脸上尽是坚定之色,其心意不言而喻。

    “没用的!”黛绮丝摇摇头,一脸黯然之色,喃喃道,“没用的,跑不掉,躲不开……”

    “你不用这么看不起我吧!”慕容复心头暗暗腹诽,却也懒得再解释什么,只是盘膝而坐,尽快恢复刚才损耗的真气。

    约莫盏茶功夫过去,“刷刷刷”,林中树枝剧烈摇晃起来,随即又是漫天树叶落下。

    慕容复睁开眼睛,抬头往右前方看去,只见距离他十余丈处,陡然多出一个人来,其头戴黑冠,身穿黑红长袍,肩上披着一件黑色披风,脸上似有真气流转,面容看不真切,双手背在身后。

    但下一刻,慕容复瞳孔微缩,脸上闪过一丝惊色,但见那人脚步轻抬,其身前丈许处竟是凭空凝聚出一个人影来,而后面的那道身影又渐渐消散。

    “缩地成寸!”慕容复口中喃喃一声,对于这传说中的轻功,他虽然未曾亲眼见过,但古籍上多有记载,即便仅有只言片语,也令他向往得紧,是以一眼便认了出来,只是他从未想过,世间竟然真的有如此神异,颠覆武学道理的轻功存在。

    那人脚步缓慢,犹似闲庭信步,但速度却是极快,眨眼间,已到得慕容复身前丈许处站定。

    如此近距离观察,慕容复自是将此人真容看了个清楚明白,却见此人眉目清秀,面如冠玉,两腮白里透红,颏下无须,竟是长了一副极为妖艳的脸孔,论美,不在赵敏、周芷若之下,论俊,恐怕连自己也稍有不如。

    “不会又是一个东方不败吧?”慕容复心下微疑,不禁脱口问道,“你究竟是男是女?”

    “哈哈哈……”眼前之人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满阳刚爽朗的气息,但马上声音陡然一变,变得轻声细语,“你说本座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阴阳人!”慕容复登时想到了这三个字,浑身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了,急忙挑开话题,问道,“你就是波斯明教二长老阿萨辛么?”

    那人还未答话,黛绮丝却是欠身行了一礼,“参见阿萨辛大人。”

    阿萨辛目光一转,落在黛绮丝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黛绮丝,这一代的三个圣女中,本座最看好你,没想到你却是最让我失望的一个。”

    “承蒙大人错爱,黛绮丝愧对大人!”黛绮丝幽幽叹了口气,其先前还惊惧不已的心情,似乎已经缓和下来。

    “罢了,”阿萨辛脸上的失望神情一闪即逝,随即目光又落到小昭身上,“本来倒是一个极佳的人选,可惜了。”

    小昭在他的注视下,身子不知怎的,竟是微微颤抖起来,一手紧紧抓着慕容复衣角,似乎极是害怕。

    慕容复身形一动,踏前一步,挡在小昭面前,微微笑道,“阿萨辛是么?不管你是什么二长老、三长老,休要打本公子女人的主意,否则,本公子可以保证,让你来得去不得。”

    “呵呵!”阿萨辛轻笑一声,对于慕容复的威胁毫不在意,反倒饶有兴致的打量了慕容复一眼,说道,“汝年纪轻轻,能有此修为,颇为不易,若你愿意,本座可破例将你收入门下,只要经得我教圣火洗涤锤炼,成就不可限量。”

    他汉语说得极是流利,听不出一丝怪异音调,几乎与一个中原人无异。慕容复却是白眼一翻,怎么这些所谓的绝世高手都一个德性,一见自己就想收入门下,难道自己看上去真有这么弱么?

    阿萨辛似乎看穿了慕容复心中想法,嘴角微翘,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本座还不配做你的师父?”

    “那是自然!”慕容复冷哼一声,“现在咱两高下未分,你就想收我为徒,未免太过自大了点,而且本公子断然不会拜一个人妖为师的!”

    黛绮丝轻轻扯了扯他衣角,似是示意他说话注意些。

    阿萨辛倒也不怒,笑道,“中原有句古话,三人行,必有我师,武功不过身外之物,谁说本座一定要武功比你高强,才能够做你师父了?”

    慕容复却是呆了一呆,真不知道眼前之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孔老夫子的话是不假,但也要看是在哪一方面,武林中本就是拳头说了算,哪有武功不如人,还要收人为徒的。

    “吾之真理,在于点化世人,吾之圣炎,在于引领后人,修武不如修心,武功再高,也不过一具皮囊罢了,修心却可与天地长存。”阿萨辛开口吟道。

    慕容复听得似是而非,似乎有几分道理,似乎又狗屁不通,微一愣神便清醒过来,哈哈一笑,“不必废话,今日我若是败在你手下,自然悉听尊便,若是你败在我手下……”

    “嘿嘿,我倒是颇为喜欢你那套‘缩地成寸’的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