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玩火*
    黛绮丝却是不答,继续说道,“若你想解开此术,最好还是从他身上着手,最不济,你就跟他回波斯去也不无不可。”

    “哼,老子那么多大事小事还没办,怎么有空跟那个人妖去什么波斯!”慕容复心中腹诽,但脸上却是来个不置可否。

    “从今往后,我会隐姓埋名,消失在这个江湖中,希望你好好对待……”

    “小昭”二字尚未出口,黛绮丝猛地一顿,目光又落在慕容复腹下的帐篷上,吃惊问道,“你……你怎么还没……没……”

    她很想问出那句“怎么还没软下去”,但出于羞涩,终究是没有问出口,只是目光微微闪烁,随即猛地一抬手,便是一掌轰响慕容复小腹下。

    慕容复陡然色变,按理说他确实早该一泄千里,此后彻底废除某项功能才是,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这么久过去,那地方还在挺着,最终只能归咎于“天赋异禀”。

    不过眼下这一掌若是挨实了,再怎么“天赋异禀”,也将变成“肉饼”,可是他虽然冲击穴道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因为丹田已经全部被灰色气劲霸占,仅剩的一丝真元举步维艰。

    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急忙喝了一声,“等等!”

    “嗯?”黛绮丝手掌一顿,疑惑的看向慕容复,其实要他去拍一个异性的那里,她还真有几分下不去手。

    “你……你这一掌若是拍下来,我必将伤上加伤,到时又有谁来保护小昭?”慕容复急中生智,又将小昭拉了出来。

    “似乎也是!”黛绮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晌之后又微微一笑,“有了!”

    说完匆匆转身出了铁门。

    慕容复心头大松一口气,驱使真元快速冲击穴道。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慕容复心急如焚的感应着那一丝细若毫发的真元,一刻钟过去,他几乎已经无法驱使最后一丝真元,偏偏穴道还差了一点点。

    忽然“哐啷”一声,铁门打开,黛绮丝一身紫衫出现在慕容复眼前,手中握着一个淡黄色的小瓶。

    慕容复心中生出了丝丝绝望,一言不发的看着黛绮丝。

    黛绮丝也不多说什么,打开小瓶,俯下身子掰开慕容复的嘴唇,便喂了一颗药丸。

    慕容复眼珠极力的向下转着,偏偏无法看清那药丸什么模样,只能感觉到其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感觉萦绕口腔。

    “你给我吃了什么?”慕容复怒声问道。

    黛绮丝收好药瓶后,才厌恶的拍了拍手,笑道,“没什么,只是一颗你们这些臭男人最喜欢用来对付女人的药丸而已。”

    慕容复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上闪过一丝莫名之色,“这恶婆娘想干什么?居然给我吃淫药?”

    被慕容复古怪的目光一盯,黛绮丝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哼,你可别想歪了,当男人看得到,吃不到,又极度饥饿时,嘿嘿……只会让绝阴手的作用更加强烈!”

    慕容复面色陡然剧变,“你!你这个恶婆娘,你最好立即杀了我,否则无论你躲到天涯海角,哪怕是下了地狱,本公子也会将你抓回来,将今日的一切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哼!”黛绮丝也被他的言语激怒了,俏脸瞬间冰寒,“就因为你的好色,破了小昭身子,累我母女沦落至此,若非因为小昭,我早就杀了你了,哪还会费那么多手脚!”

    “恶婆娘,老女人,贱女人,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慕容复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此刻的他,心中怒火、*纠缠在一起,小腹下方已经胀得生疼,几欲爆炸,有种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的感觉。

    慕容复知道,决不能让那东西出来,当下也只能死死压着关口,同时咬破舌尖,保持着清醒。

    偏偏这个时候,黛绮丝却是作出一个令他大吃一惊的动作,只见她竟是将自己肩头的衣襟拉开少许,露出一抹洁白雪嫩的肌肤来,隐隐还能看到一小块淡紫色的布料,薄薄的,看上去极是柔软,俨然是其所穿的亵衣一角。

    黛绮丝本来就姿容绝世,与周芷若、赵敏之流也不相上下,兼之其一身成熟妩媚的气质,凭空再添三分魅力,即便是平时,慕容复都难免生出些许想法,更何况此刻中了媚药,黛绮丝又作出一副欲脱还掩的勾人模样。

    但见慕容复双目渐渐变得赤红,已经逐渐迷失。

    “哼!臭小子,真是便宜你了!”黛绮丝心中暗暗骂着,数十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作出如此下贱的动作,便是当年的韩千叶也没有受此待遇,更何况此人还是小昭的夫婿,只是她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促使绝阴手生效,她才会用出如此荒唐的办法。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慕容复不但双目、脸庞变成了红色,全身还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只是屋中烛光暗淡,无法分辨出来罢了。

    约莫半刻钟过去,慕容复白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但其身子却是微微抽搐起来。

    黛绮丝登时松了口气,总算是成了,只是心中却有些颇不是滋味,这般做真的是对小昭好么?还是说自己只是为了出那一口怨气?一时间,心中思绪万千。

    “咦?”忽然,黛绮丝轻咦一声,似乎总有哪里不对。

    凝神看了慕容复半晌,她忽的一惊,终于想起是哪里不对了,慕容复全身经脉穴道被封,不但内力无法运行,就是身子也是不可能动弹的,但慕容复手脚抽搐又该怎么解释?

    就在她俯下身去,想要查探一番时,慕容复却是陡然睁开眼睛。

    黛绮丝吓了一跳,下意识便要抽身后退,但马上,双肩竟是被一股大力禁锢,一股灼热的气息迎面扑来。

    “慕容……唔……”黛绮丝心中大骇,但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觉嘴唇被堵住,随即一条软滑物事冲破牙关,势如破竹的冲入最里面。

    黛绮丝惊慌失措,不过她到底不是什么初经风雨的小姑娘,稍一愣神之后,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便要狠狠咬下去。

    不料这时,慕容复一只手臂在自己肩头一搭,身子一软,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奋力挣扎,倒好似欲拒还迎的配合一般,令她心中又羞又恨。

    “呼!”约莫盏茶功夫过去,慕容复终于松开黛绮丝的嘴唇,黛绮丝本能的长呼一口气,才稍微好受一些。

    但她马上察觉到胸口一凉,低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衣襟已经被大大拉开,亵衣更是被掀起大半,两个高耸的雪球,几乎完全暴露出来。

    “慕容复,你快住手,你不能这么做!”黛绮丝差点羞晕了过去,不过还是开口喝道。

    但此刻的慕容复如同一头野兽,目中不带半点感情,只有浓浓的*,闪烁着丝丝诡异的红色光芒。

    “卑鄙、下流,你快点放开我!”黛绮丝破口大骂。

    “慕容复,我是小昭的娘亲,你不能这么对我……”黛绮丝声音中已经夹杂着些许哭音。

    “慕容复,我求求你,你千万不能……”

    可任她如何威胁、乞求,甚至哭诉,都没有半点作用,慕容复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如同一头洪荒禽兽,只是不断的向前攻掠,黛绮丝甚至已经生出了自杀的心,奈何不知何故,她浑身真气,竟也无法催动半点,便是想自杀都做不到。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衣衫一件一件的脱落,一个无耻到极点的人不停的在自己身上肆虐,而自己守了二十年的贞洁,一朝丧尽。

    “慕容复……不要……不能……”黛绮丝声音产生了些许异样。

    ……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容复幽幽醒转过来。

    “嗯?”慕容复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只觉浑身酸痛,似乎还有股淡淡的凉意袭来。

    急忙睁开眼睛,却是呆住了,仍是昨晚的那个小黑屋,只是屋中的情形十分怪异,他浑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怀中还揽着一具柔软的娇躯。

    娇躯原本该是雪嫩的肌肤,已经变成青一块紫一块的,周围散落着一些被撕碎的布片,其中有自己的,还有……黛绮丝的。

    “这是什么情况?”慕容复眉头微微皱起,他怀中的女子自然便是黛绮丝了,只是他昨晚明明记得,自己绝阴手发作,彻底昏死过去,昏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与其当个太监,不如一死百了!

    “对了,太监……”慕容复陡然一惊,急忙感应了一下小腹下方的命根子。

    “还好还好,还有感觉!”慕容复登时大松一口气,但马上,又变得古怪起来,因为小腹处的某物,正坚硬如铁的包裹在一片柔软之中,那种奇妙的感觉,几乎令他喷薄而出。

    “嘤咛……”慕容复小腹处只是稍微有点异动,便立时惊醒了怀中的黛绮丝,但见其似睡似醒,秀眉轻轻蹙起,露出几分痛楚之色。

    见到此等情形,慕容复哪还不知道昨晚自己对黛绮丝做了什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但他心里可着实一丝愧疚都生不出来。

    “哼,昨晚居然没了意识,本公子真是亏大了!”慕容复心中暗自腹诽,眼见黛绮丝仍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当即重重一挺腰身。

    “噗嗤”一响,紧接着又是一个痛苦的闷哼声传出,黛绮丝睁开眼来,露出一对淡紫色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