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四十二章 二次报复
    眼中略一迷茫,黛绮丝原本红晕未退的脸颊,瞬间变得苍白无血,目中无穷无尽的寒意,虚空都一阵凝固。

    慕容复心底不由打了个寒颤,但想到昨晚这女人竟然要阉了自己,虽然尚不清楚为什么没有成功,不过心中那口恶气若是不发泄出来的话,恐怕一辈子都会有阴影了。

    本来他先前说什么将对方如何如何,不过是口头威胁一下罢了,如今事已至此,慕容复自不会再有丝毫顾忌,昨晚没什么感觉,但眼下可要好生享受一次,只是相较于昨晚,手中动作明显温柔了许多。

    黛绮丝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随即剧烈挣扎起来,只是此刻的她,别说提起真气了,就是平时一成的力气也使不出来,脸色也渐渐由冷漠变成了红润,贝齿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来。

    “嘿嘿,此乃人间极乐,你这般压抑作甚!”慕容复冷笑一声,一手按在其颏下,令其不由自主的张开口来,同时动作愈发肆无忌惮来起来。

    “嗯……”黛绮丝口中轻哼一声,心中早已羞愤欲绝,眼眶微红,两行清泪缓缓滴落。

    对于黛绮丝这样的美女,慕容复若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那是不可能的,见到对方流泪,哪还能够无动于衷,当即将她身子翻过去,背对着自己,这样就看不到了。

    慕容复倒也算熟能生巧了,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一开始对方还奋力反抗一二,但渐渐地,心中的高傲最终还是被磨灭殆尽,竟是不由自主的配合起来。

    “哼,你想废了本公子!不让你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你就不知道后悔,就算你是小昭的亲娘又如何!”慕容复看着一脸黛绮丝,心中颇有些解气的想道。

    约莫一个半时辰过去,风雨骤停,黛绮丝浑身软绵绵的,整个人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绵羊。

    至于慕容复,却是皱眉沉思,眼中满是疑惑之色,原来他体内的灰色气劲一丝都不见了,真元尽数恢复,而且还隐隐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他一时间还揣摩不出来。

    不过他脸上不但没有半点喜色,反而疑窦丛生,那灰色气劲是怎么消失的?这真元又是如何恢复的?还有昨晚自己明明失去意识了,可眼下之事又该如何解释?

    “这倒是奇了,两次都昏迷过去,两次醒来都有了奇遇,两次醒来身边都多了一个女子,难道真的是因为我运气爆棚?”联想到上回在黑木崖昏迷后为东方不败所救一事,慕容复有些好笑的想着。

    忽的她心中一动,瞥了怀中的黛绮丝一眼,但马上又摇摇头,他可不相信这个女人会如东方晴一般救自己,更不相信对方会帮助自己恢复真元。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正是怀中的黛绮丝。

    慕容复低头看去,只见此时的她脸色冰冷,神情略显呆滞,目中一片淡漠之色,又变成了之前那个冷冰冰的高贵圣女,眼中杀意令人心中生寒。

    “下流胚子!”黛绮丝眼中极是鄙夷的看了慕容复一眼,轻轻吐出四个字来。

    “哼,我下流?”慕容复被她那一眼刺得脸庞生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挥手便将其身子抛飞出去,撞到了墙上。

    “啊!”黛绮丝痛呼一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复,“你……你功力恢复了?”

    慕容复避而不答,语气略带怒意的说道,“你觉得我下流?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肩负慕容家的心衰存亡,你居然要让我断子绝孙?亏我还不留余力的救你,真真是恩将仇报!”

    心中又暗暗补充了一句,“怪只怪你触及了本公子的逆鳞,怎么报复你都不为过。”

    他心念转动,暗暗猜测昨晚的那种无意识行动,多半与东方晴送给自己的血魂蛊有关。至于真元是如何恢复的,他也隐隐有几分猜测,只是暂时还无法确认,需要检验一翻。

    黛绮丝心中早就后悔死了,早知道昨晚就该一剑杀了慕容复,哪还会有后面这许多事,这算是自食恶果么……一时间,她心中凄楚无比,眼泪再也止不住的留下来,“你这畜生,你……”

    慕容复听她骂个没完,不禁生出几分烦躁,随手便是两片生死符打出,口中说道,“住口,方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要,我想昨晚你也没有客气吧!”

    “呃……”黛绮丝反应不及,胸口立时中了两枚冰片,一股轻微的疼痒传来,想要伸手去抓,但如今这种情况下,若是露出半点丑态,怕是要遭慕容复嘲讽,当即也就暗暗忍了下来,丹田内力疯狂催动,想要压制生死符的发作。

    但不知为何,她越是压制,身上便越是疼痛,短短两三个呼吸,已是痛入骨髓,禁不住闷哼出声,额头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慕容复眉头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这生死符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换做以前,发作觉没有这般快的,手腕一翻,掌心多了一枚薄薄的冰片,但跟以前比起来,却是没了半点颜色,通体晶莹透明。

    不过眼下他也顾不得细细研究,因为眼下发生了这么荒唐的事,他是痛快了,可是如何善后却是一个大问题。

    若眼前之人换做其他女子,一掌杀了也就罢了,可黛绮丝不同,她是小昭的亲娘,若是一刀杀了,世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日被小昭查出,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如果就这般放了她,万一她又像昨晚一样趁虚而入,搞什么背后偷袭,慕容复可无法保证下次还能侥幸逃过一劫。

    “给……给我解药……”黛绮丝终于是承受不住生死符的威力,语气软了下来,已经跟开口讨饶没什么区别了。

    “现在还说我下流么?”慕容复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悠然的语气看着她,笑问道。

    “哼……”黛绮丝哼了一声,想要骂上几句,但她已经快要忍不住去抓挠身上疼痒之处了,话都嘴边又变成,“不不,你不下流,是我自作孽,不可活……”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嘴唇几欲咬出血来,此话一出口,表示她完全放下高傲,妥协了。

    “此事切莫让小昭知道,你明白吗?”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颇有深意的说道。

    黛绮丝微微点头,“给我解药……”

    慕容复凌空点了两下,两道劲力飞入黛绮丝体内,口中说道,“我解药没有带在身边,只能暂且助你压下毒性,待回去之后,我再给你解药。”

    其实他只要稍微动动手指,便可将其生死符彻底解去,只是他实在不放心这个女人,才出此下策。

    黛绮丝生死符一缓,骤觉浑身舒泰无比,忽觉全身传来一阵轻微的凉意,不由一呆,随即脸颊通红,这才想起,她的衣服早已被撕碎,屋中哪还有半件完整的衣服。

    纵然心中恨不得将慕容复碎尸万段,但她可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瞪了慕容复一眼,便转身出门而去。

    不过这时,慕容复身子倏地掠出,一把将其抱住。

    “你……唔……”黛绮丝既惊且怒,张口便要呵斥,可声音还未发出,便被慕容复捂住了。

    “嘘!”慕容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铁门外面。

    黛绮丝微微一愣,但下一刻,却是面色剧变,瞬间苍白无血,因为外面竟是隐约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一阵呼喊声。

    “婆婆……”

    “公子……”

    “婆婆,师父,你们在吗?”

    听声音,来人却是小昭与蛛儿。

    “怎么办,该怎么办,现在这副模样若是被小昭看到的话……” 黛绮丝面露绝望之色,今日之事,且不说传出去会被千夫所指,单是小昭那一关,她就无法面对,此刻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心中焦急无比。

    “我都不慌,你慌什么!”这时,慕容复的声音凝聚成线,传入黛绮丝耳中。

    黛绮丝没由来的心神稍定,传音问道,“你……你可有什么办法?”

    “小昭妹妹,”过得片刻,蛛儿的声音响起,“整个山庄都找遍了,都不见婆婆和师父,他们会在哪?”

    小昭淡淡的声音响起,“我也不知。”

    过得半晌,蛛儿又说道,“唉,真是奇怪了,你说他们会不会被那伙波斯人抓去了?”

    “不会,昨晚船上有这么多峨眉派的高手,若有什么异动,绝对会惊动大家的,除非是他们自己离开,以二人的武功,原也不难。”小昭缓缓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异样。

    “山庄已经找遍了,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什么消息,我们还是先回去看看吧。”蛛儿说道。

    小昭“嗯”了一声,随即二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屋中的二人彼此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但马上黛绮丝身子一晃,便脱身而出,与慕容复拉开距离。

    虽然屋中光线颇为昏暗,不过二人都是内家高手,自然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过得片刻,终究还是慕容复脸皮要厚一些,干咳一声便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算你咎由自取,至于昨夜你对我的所作所为,看在小昭的份上,我便不予追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