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四十五章 阿萨辛来访
    “他会想我?”慕容复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一定,一定。”

    谢逊、张无忌离去之后,慕容复目光落到小昭身上,不知是不是因为他自己心虚的原因,总觉得今日的小昭有些奇怪,若是平时,他消失了一夜,此时必定是嘘寒问暖,关心备至才对,可小昭自进屋之后,便一直心不在焉,颇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

    当即开口道,“小昭,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小昭“啊”了一声,似是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公子我没事,倒是你的伤……”

    慕容复目中异色一闪而过,微微一笑,“些许小伤,算不得什么大碍,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子的恢复能力。”

    小昭登时作出一丝薄怒之色,“公子确实神通广大,不过你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倒叫小昭好生担心。”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愧色,伸手便欲去揽小昭,不料她却是不着痕迹的避了开去,娇哼一声道,“娘亲身子不适,小昭要去照顾娘亲了。”

    说完便快步跑了出去。

    慕容复怔怔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安的感觉,挥之不去。

    约莫两三个时辰后,慕容复一行人终于将所有物资准备齐全,人员均已到齐,出发在即。

    “哥哥,”此刻,慕容复的房中,周芷若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一开口便说道,“我们真的不夺那屠龙刀吗?有了它,侠客岛之行又多了几分把握,而且若真想铸成神剑,也非屠龙刀不可。”

    原来她在准备好出海事宜之后,忽然得知慕容复竟是放谢逊父子离去,这才来找慕容复询问。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丫头被灭绝老尼毒害的不浅,竟然真个相信世间会有那样的神剑存在,不过他倒也不好泼她冷水,只好顺着她的话说道,“芷若,侠客岛如果真的在铸剑,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夺那屠龙刀,就连倚天剑都不闻不问,显然他们已经找到了什么替代品,又或者因为什么原因铸剑失败了。

    “不管是哪一种,屠龙刀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了,但若此刻得罪了明教,殊为不妥,我们……”

    话未说完,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听丁敏君的声音响起,“启禀掌门、慕容公子,波斯明教智慧王求见。”

    “智慧王?难道他们还不打算放弃?”慕容复心头一紧,第一时间便想到波斯明教是来抓人的。

    “他们来了多少人?”这时,周芷若问道。

    “回掌门,才两个人。”

    丁敏君却是说出一句让慕容复二人颇为诧异的话,二人对视一眼,慕容复率先走了出去,“去看看。”

    来到甲板上,慕容复抬眼望去,却见码头上站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高的人高马大,一身肌肉盘结,好生威武,正是俱明王,至于矮的则是一个瘦小僧人,不是智慧王又是谁呢。

    “哈哈哈,”慕容复朗声一笑,“二位莫不是得知本公子即将离去,特来送行的么?”

    “哼!”俱明王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并不言语。

    智慧王则是微微一笑,一手立于胸前行了个礼,说道,“公子料事如神,我等确实是闻得公子不日离开,特来送行的,只是送行的人却并非我等,而是二长老阿萨辛大人。”

    说着伸出一手指了指远处岸边的一块低矮悬崖。

    “哦?”慕容复眉头微微一挑,转头望去,那里确实隐约能看到一个黑色身影,不由心中一凛,念头飞快转动起来,是逃还是战呢?

    “阿萨辛大人说了,公子若是想知道阴与阳的奥秘,不妨过去一叙,也许事情并没有公子想的那么严重。”智慧王似是看出慕容复心中想法,也不待他开口拒绝,便幽幽说道。

    “这样么……”慕容复喃喃一声,颇有深意的看了智慧王一眼,随即笑道,“好吧,我且去看看他要说些什么。”

    说着暗中朝周芷若打了个手势,随即也不见他如何动弹,人便已经站在智慧王二人面前。

    智慧王心头大吃了一惊,昨夜他并没有跟慕容复交过手,虽然知晓其武功厉害,但也没想到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也难怪他会作出那样的决定了。”智慧王暗暗想道,脸上则不露丝毫破绽,十分客气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子请。”

    不多时,慕容复随着智慧王与俱明王来到方才所指的悬崖,却见那有一高大背影,负手而立,一身黑红色披风,随海风飘扬,头上没有戴黑冠,而是学汉人的习惯,一头暗红色长发挽了个发髻。

    “阿萨辛大人,慕容公子已经带到。”智慧王来到阿萨辛背后,俯首行了一礼说道。

    “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阿萨辛头也不回的说道,声音依旧中正平和,分不出男女。

    智慧王与俱明王应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去。

    不过这时,慕容复忽的身形一闪,拦住二人。

    智慧王脸色微疑,“公子这是?”

    “你们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慕容复淡淡说道,此处虽说距离码头不远,不过来到这里才发现,竟是看不到码头那边的任何情况,心中难免生疑,自是不能让这二人离开。

    “这……”智慧王眉头微皱,回头看了阿萨辛一眼。

    “你们听他的便是。”阿萨辛随意说了一句。

    “是!”随即智慧王与俱明王便走到不远处的一块山石上,闭目打坐。

    慕容复微微一笑,这才走上前去,与阿萨辛并列而站。

    余光扫了阿萨辛一眼,慕容复不禁暗自吃了一惊,昨夜光线昏暗,便已觉得此人长得极为俊秀,今日再看时,只觉其目若朗星,清美无暇,颇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此人若是化个女妆,只怕比起嫣儿、龙儿也不差分毫,甚至还略胜那么一分!”慕容复暗暗评价了一番,心头却是生出了些许嫉妒,语气酸溜溜的说道,“你这人长得倒是清醒脱俗,不去当花魁真是可惜了。”

    “花魁?”阿萨辛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具臭皮囊而已,无论美丑,于我来说,却无甚用处,反而徒增烦恼。”

    他虽然精通汉语,但似乎对于“花魁”的另一层含义,却是不知,还道慕容复在夸他花中之魁。

    “你自是不在乎了,遇到比我丑的人,我不也会这样说。”慕容复撇了撇嘴,暗暗腹诽,嘴中却是问道,“二长老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听说你抓了我教使者辉月使,还夺了风云月三使的圣火令,又带走黛绮丝和她女儿,本座身为明教二长老,自然不能袖手旁观。”阿萨辛淡淡说道,目光从头至尾都盯着大海远处,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那你想如何?”慕容复倒也没有多少意外之色,除了这三样东西,也没什么值得阿萨辛亲自跑一趟了,当即开门见山的问道。

    阿萨辛默然片刻,袖袍微动,飞出一物事,并自动飞到慕容复身前。

    慕容复微微一惊,对方这手隔空控物的手段,就连自己都很难做到如此行云流水。

    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细细打量了两眼,飞来之物却是一个竹筒,口子上用一种似蜡非蜡的东西封好。

    “这是什么?”慕容复问道。

    “你要的秘籍。”

    “秘籍?”慕容复心头微动,藏于袖中的手轻轻一握,那竹筒“咯嘣”一声碎裂开来,只余一卷羊皮纸浮在空中,看样子似乎真是什么秘籍。

    不过慕容复却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昨夜的赌注,本来是打算三日之后给你,但本座观公子形色匆匆,似乎急于离开,只好将原件送来了,此物本为中土之物,上面的文字你应该看得懂,倒也不用翻译了。”阿萨辛缓缓解释道。

    这一下,慕容复真的是有些懵了,自己抓了他的人,救走黛绮丝母女,还抢了明教圣物,对方居然会这么好心,将武功秘籍双手奉上?

    “他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慕容复陡然想到某种可能,登时心中发寒,口中说道,“你这么做有什么企图,我告诉你,我可是只喜欢女人的!”

    阿萨辛目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不知道眼前之人为何要特意点出这句话来,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说道,“秘籍给你,将圣火令、辉月使、黛绮丝归还本教,本座放尔等离去。”

    “感情你是来做生意的!”慕容复这才明白过来,不禁呆了一呆,随即却是勃然大怒,“阿萨辛,你若是没有半点诚意,咱们也就不必谈了!”

    “哦?”阿萨辛眉头微挑,转过头来,第一次正眼看着慕容复,“本座如何没有诚意了?”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这赌注本就是本公子赢来的,现在你却是要拿它来换圣火令和辉月使,你不觉得太黑心了么?”

    “原来如此。”阿萨辛眉头轻皱,“但你要知道,若是本座不惜一切代价,与你再战一场,你必定输多胜少,此外本教在岛上还有那么多兵力,你们才区区十余人,你觉得你们能跑得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