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好说话
    “嘿,”慕容复最受不得别人威胁他,听得此言,神色陡然冷了下来,直言道,“不错,我们是才有十来个人,但是,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你们想杀光我们,至少得耗费一半以上的兵力,你觉得你们耗得起么?”

    顿了顿,他意有所指的补充了一句,“恐怕你那点兵力还有什么更大的用处吧。”

    听得此言,原本气定神闲的阿萨辛登时脸色微沉,“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波斯王国似乎已经玩完了。”慕容复一脸深意的回道。

    阿萨辛脸色阴晴不定,好半晌后,才深深吸了口气,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果然!”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本来他还十分疑惑阿萨辛会这么客气的送秘籍上门,但方才对方一言提醒了他,这才想起,根据赵敏此前的猜测,波斯明教大举进入中原,乃是图谋中土明教,正好与阿萨辛刻意保存实力的想法不谋而合。

    “只要不是万不得已,料想这些人也不敢与我拼个你死活我!”慕容复心中暗暗想着。

    事实上也确实如他想的那样,波斯王国破灭在即,明教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覆灭之危,阿萨辛率部不远万里来到中原,正是为了留下一脉传承,东山再起,可如今还未踏足中原,若是过多的损耗在这片荒岛,那可就成为明教的千古罪人了。

    慕容复沉吟半晌,开口道,“黛绮丝和她的女儿,我是不可能还给你们的。”

    阿萨辛眉头微皱,却没有开口,等着他的下文。

    “至于辉月使,”慕容复顿了顿,心头微动,却是说道,“她已经死了,想还给你也还不了啦。”

    “什么!”阿萨辛脸色骤然一冷,目中杀意凝若实质,身体表面顷刻渡上一层红蓝相间的毫光,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颇有些刺眼。

    “不要激动!”慕容复轻轻一摆手,身子周遭陡然变得模糊起来,气势比起阿萨辛也不弱分毫,口中话锋一转说道,“辉月使虽死,我可以还你另外一个人。”

    “谁?”阿萨辛眉梢微微一动,沉声问道。

    “大圣宝树王。”慕容复说道,他之所以会谎称辉月使已死,正是动了想要将其扣下的心思,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圣火令上的武功,相比之下,大圣宝树王老奸巨猾,不易对付,辉月使则更容易打开缺口。

    想到圣火令,慕容复忽的想起,辉月使似乎曾经说过,还有一块圣火令在二长老身上,不就是眼前的阿萨辛么!

    阿萨辛目光微闪,“其他二位宝树王呢?”

    他先前一直没有提起大圣、常胜、齐心等三位宝树王,却是不想处于过于被动的一方,既然慕容复主动提起了,自然不能再装作不知。

    “可惜了,我当时出手过重,没有掌握好分寸,常胜、齐心二位宝树王已经去见明尊了。”慕容复一脸遗憾的摇摇头说道。

    一边说着,他暗地里打起十二分精神,保证顷刻间便能调动全身真元,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阿萨辛听完后却是一脸平静之色,更没有口出半句恶言。

    “这可是仅次于教主和圣女的宝树王啊,死了一个辉月使你就如此激动,死了两个宝树王你倒没什么反应了,这待遇也太大了吧,难道此人喜欢辉月使?”一时间,慕容复心中疑惑不已,不由生出一丝古怪念头。

    好半晌过去,阿萨辛才微微叹了口气,“也罢,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只要你将大圣宝树王放回来,辉月使之事,本座便不予追究了,黛绮丝母女也可以给你,但圣火令乃本教圣物,你却务必归还,否则本座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其言语,颇为坚决,不过慕容复却是不咸不淡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想要白白拿走我手中的东西,这样的人还未出世。”

    “那么你想要什么?”这是阿萨辛第二次问他这个问题。

    慕容复沉吟半晌,“圣火令倒是可以还你,不过有一个条件,连你身上的那一块圣火令,一并借我参悟三个月,三月之后,我亲自送还你手中,亦或是你自己到江南慕容家来取。”

    说到这里,慕容复立即止住了话头,意思不言而喻,若你连这个条件都做不到,那剩下的也就不必谈了。

    “你怎的知道圣火令还有一块,而且就在本座手中?”阿萨辛先是一惊,随即恍然,口中冷冷说道,“是辉月使告诉你的么?哼,她居然敢背叛本座!”

    阿萨辛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约莫盏茶功夫过去,才挥手取出一块尺许来长的黑尺,略一犹豫也就递给了慕容复,“本座言而有信,希望你也是,否则后果自负。”

    “这么容易的么?难道有诈?”慕容复脸色微凝,并没有伸手去接,因为这阿萨辛似乎也太好说话了点,先前还可以说为了保存明教实力,选择退让,但此刻传承圣物圣火令都拿出来了,这可有点说不过去的。

    阿萨辛似乎猜出其心思,幽幽说道,“圣火令已经存在了数百年,历代教主、长老、宝树王,都曾苦苦参悟其奥秘,可至今,除了一点点驳杂不堪的武学皮毛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因为是第一代明尊所传,故而意义非凡,见圣火令如见教主。”

    慕容复这才伸手接过圣火令,目中若有所思,不管阿萨辛如何分说,这圣火令上必然是有大秘密的。

    当然了,波斯明教历代教主、长老、宝树王中,不乏惊才艳艳之辈,他们都没有研究出来,慕容复也不指望三个月能研究出什么,他根本就有什么三个月还给对方的打算。

    “哈哈,二长老果然爽快!”慕容复收起圣火令,心情甚好,爽朗一笑便说道,“那大圣宝树王,说什么也是明教第一宝树王,这样吧,看在二长老如此大方的份上,只要将你昨晚所说的阴阳圣炎术秘籍借我一观,我便将其还你。”

    阿萨辛先是一愣,倒也没有动怒,而是淡淡的瞥了慕容复一眼,“慕容公子,本座奉劝你一句,贪得无厌,终究会自食恶果。”

    慕容复浑不在意,这种话他听过无数次了,可他更明白一点,不贪,怎么变得更强,又怎么得到更多!

    当下也只是笑嘻嘻的看着阿萨辛,并不接话。

    “罢了,”阿萨辛终是摇头一叹,又从怀中取出一本方方正正,约莫一指来厚的淡金色硬皮书籍,封面上画着一张壁画,画中有一朵蓝色的冰莲与一朵红色的冰莲,并蒂双生,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种说不出的玄妙。

    书籍的正上方,如同鬼画符一般写了四个大字,看上去似乎是西方的英格兰语言,却又有些不大一样,总之慕容复是不认识。

    “这……”慕容复脸色陡然一沉,“‘阴阳圣炎术’明明有五个字,这书才四个字,二长老莫非是觉得在下不识数?”

    阿萨辛微微一笑,“这本书唤做‘阴阳宝典’,它里面的武功才叫‘阴阳圣炎术’。”

    慕容复脸色微微一红,本想翻开看上一两眼,但想到自己可能一个字都不识得,翻开来反倒在人前丢了面子,索性也就放弃了,反正圣火令已经到手,阴阳圣炎术是真是假倒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好了,慕容公子,你要的东西,本座都给你了,记得兑现你的诺言!”阿萨辛淡淡说了一句,便转移目光,看向大海深处。

    “这……也太容易了点吧!”慕容复呆了一呆 总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容易了些,心知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他的原则是,东西只要到了他手里,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还回去的。“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慕容复心情甚好的回到船上,却被告知,赵敏不见了。

    “嗯?赵姑娘什么时候不见的?”慕容复眉头微挑,目光紧紧盯着丁敏君。

    丁敏君被他这一看,登时娇躯微颤,小心翼翼的说道,“据巡逻的弟子说,那个妖……赵姑娘在此前我们还在准备物资的时候就下船了,此后都不曾回来过。”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吃了一惊,身形一晃,便已消失不见。

    “芷若,”慕容复径直来到周芷若的屋中,沉声说道,“芷若,赵敏不见了。”

    周芷若微微愕然,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哥哥,你是怀疑我杀了姓赵的?”

    “呃……”慕容复一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重了些。

    “哼,我纵然恨不得杀了这个妖女,不过既然哥哥要一路护着她,我又怎会拂了哥哥的面子,在此处杀她!”周芷若语气既冷且酸的哼道。

    慕容复一时情急之下,第一时间以为是周芷若暗中杀了赵敏,但听得此言,不由得生出几分愧疚,“抱歉芷若,我……”

    “哥哥不必道歉,芷若明白哥哥。”周芷若纵然心中有气,但却听不得慕容复的道歉之语,是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便在这时,屋外有弟子来报,“启禀掌门,妖女赵敏已经回来了!”

    “嗯?”慕容复眉头微微一皱,暗暗想道,“这丫头怎么回事,说不见就不见,说回来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