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深夜造访
    “前天?算算日子,张三李四的船还慢了不少。”慕容复心中寻思,但对于小环的疑问并没有作答,而是反问道,“照你这么说,你们这来了生面孔,似乎也不是什么奇事?”

    他想起先前在街上行走之时,街上行人见怪不怪的神情。

    此言一出,小环反倒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这里每年都有生面孔来,尤其是每十年一次的腊八节,来的人最多,但没多久也就变成熟面孔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样么……”慕容复喃喃一声,目中异色一闪而过,问道,“康府应该是岛上最有钱的人家了吧?”

    “那当然,”小环似乎没有半点心机,娇俏的小脸上自豪一笑,“我家老爷以前可是缘客岛的岛主,这岛上就数康家最大了。”

    “哦?还有岛主一说?”慕容复微微一愣,“岛主”二字他以前只听说过七十二岛岛主,但那所谓的岛主,不过是占据了一个靠海的山头,便自称岛主,其实只是一个小门派的掌门罢了,但眼下的岛主可不大一样了,偌大一个缘客岛,岛主之位与中原一方王侯也不差了。

    “其他岛呢?是不是也有像你们康家一样的大户人家做岛主?”赵敏出声问道。

    “那当然啦。除了侠客岛之外,君山岛方家,九渊岛唐家,在岛上的地位都不弱于康家,历代岛主也由这两家中产生,只是……”小环说着,语气忽然变得低落,最后干脆闭口不言。

    “怎么了小环?”慕容复笑咪咪的盯着小环的眼睛问道,难得遇到一个如此单纯,又知道不少事的丫头,他自然要一探到底。

    “唉……”小环幽幽叹了口气,“原先老爷还在的时候,康府势大,另外两家都要让我们三分,可自从老爷不在之后,他们就欺负我们康家,现在居然……居然连二公子都不放过。”

    “你们二公子……”慕容复正要开口相问,厅外却是传来一阵脚步声,当即改口道,“你总是二公子、二公子的叫,书言兄应该是贵府大公子吧?”

    小环虽然奇怪慕容复为何突然转移话题,不过还是认真回道,“公子有所不知,在二公子之上还有一个大小姐,书言公子乃是府中三公子,只是小环自幼跟随三公子,便一直称他为‘公子’了。”

    “原来如此。”慕容复点点头,听得“自幼跟随”几字,心中没由来的一阵不爽。

    “哈哈,慕容兄可不厚道啊,居然在背后打探小弟隐秘。”一阵爽朗笑声响起,来人正是康书言。

    慕容复起身拱手行了一礼,“康兄玩笑了,我们也是初来乍到,难免心中好奇,才与你的丫鬟聊上两句,康兄不会真个介意吧。”

    “慕容兄请坐!”康书言回了一礼,便笑道,“人之常情,小弟岂会当真,只是小环这丫头向来喜欢信口胡说,慕容兄有什么想问的,大可问我便是。”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慕容复坐下后便直言道,“我等在中原之时,只听闻海外有个侠客岛,却不知侠客岛附近还有三个岛,呈拱卫之势,却不知这其中可有什么说道?”

    “嗨,我当何事!”康书言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其实无论是侠客岛,还是九渊、缘客、君山,这些岛屿早在很久以前便已存在,只是没什么人居住罢了,在初唐之前,有一批人为了躲避战乱,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过来,但因环境极其严峻,生存极是困难,活下来的人百中存一。”

    “这种情况持续到百年前,岛上环境有所改善,无论是外来人,还是岛上原有人口,都渐渐增多起来,而且增长速度越来越快,百年时间,已经快要容纳不下了。”

    康书言轻描淡写的介绍了一番这片岛群的来历,结合方才小环的话语,不难猜出,那一批人多半就是唐家、方家和康家的祖先了,只是令慕容复疑惑的是,侠客岛上又是什么势力,是土著还是外来势力?

    虽然满腹疑窦,不过慕容复也没有着急询问, 而是顺着话茬问道,“康兄何出此言,我瞧侠客岛周围,可不止三个岛,为何说容纳不下?”

    “慕容兄有所不知,相比于缘客、君山、九渊三岛,其余诸岛却是后来长出来的,岛上瘴气遍布,毒虫猛兽无数,人们是无法生存的,只能偶尔在岛上打打猎,摘取一些药材。”康书言解释道。

    “原来如此!”慕容复恍然点头,他知道侠客岛是一座活火山,海底地势奇特,能“长出”岛屿来倒也不是什么奇闻,相较之下,赵敏等女子却是颇为惊奇。

    “海中还能长出岛来?”静玄吃惊的问道。

    “哈哈,”康书言路上便见得这位静玄与周芷若走得极近,急忙开口解释道,“这位仙子有所不知,但凡海中之岛,均是从海中长出来的,只是用时之久,凡人遥不可及,是以才觉得海岛是天生就有,其实不然,有些海域不但能长出岛,还能把岛吞了。”

    “把岛吞了?”静玄满脸疑惑,“这又该如何解释?”

    ……

    几人你一言我一句,宾主相谈甚欢,只是康书言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周芷若身上,他虽然掩饰的极好,但慕容复一行人哪个不是内力深厚,六识远超常人之辈,早已看出其心思了。

    赵敏心中暗笑,脸上总是带着些许揶揄的笑容,看看周芷若又看看慕容复。

    而周芷若则是脸色更冷了几分,被人倾慕,她不是第一次了,若是以前,哪怕像宋青书那般疯狂痴迷,她也不会放在心上,甚至还会生出些许愧疚,但此刻对于康书言,却是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似乎自从身子给了慕容复这个花心大萝卜,人也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生怕慕容复因此而生出什么嫌隙。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慕容复心中也是十分恼火,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心中暗暗腹诽道,“好你个衣冠禽兽,表面君子,居然敢打我芷若的主意,等你没了利用价值,看我怎么收拾你。”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康书言哪里知道,他不过是多看了周芷若几眼,便已被一个十分记仇又非常恐怖的人给盯上了。

    抛开这些不提,从康书言口中,慕容复也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讯息,这么多年来,外人来到侠客岛,就没有回去的,其原因无外乎三点,一点便是岛群之外极具迷幻行的阵法,其二似乎是侠客岛上有什么极大的诱惑,其三则是坚持回去的人都莫名其妙消失了。

    当然了,这些讯息也只是慕容复通过旁敲侧击之下,自己分析得来,康书言此人看似坦荡磊落,实则颇有城府,关于侠客岛之事,只字不提,问得急了,他便斜插打诨,蒙混过关。

    随后康书言又命人备下酒席,好生招待了众人一番,直至酒足饭饱,才引着众人前往客房歇息。

    半夜,慕容复正闭目打坐,忽的耳朵一动,睁开眼来,但见门窗上映着一道黑影,一闪即逝的向远处跑去。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却没有动作,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原处。

    果然,过不多时,黑影又跑了回来,这次却是在慕容复门窗上敲了两下,然后又跑了。

    慕容复依然不为所动,此人步伐轻盈,明显是个女子,故意在引他前往,本来依着他的脾性,怎么都要去看上一看的,只是今日所闻,似乎这康家麻烦不少,本着不节外生枝的原则,这才假装没有看见。

    又过得一刻钟,“砰砰”屋外想起了敲门声,而这一次,那黑影却是没有离去。

    这一次慕容复再也无法视若不见了,心头暗暗苦笑一声,起身开门。

    但下一刻,慕容复却是呆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眉目清秀,相貌甚美,娇怯怯、俏生生、小巧玲珑的女子。

    “冒昧打搅公子,还请恕罪!”话声清脆,听来年纪甚轻。

    慕容复上下打量了女子几眼,心头微微有些失望,此女身材玲珑,浑身透着一股子妩媚,算得上不可多得的美女了,但其眉梢散乱,显然早已嫁做人妇。

    “敢问姑娘何人?深夜来此,有何贵干?”慕容复倒也没有直接让进屋去,而是站在门口问道。

    “公子就不能让人家进屋再说吗?”女子极其隐晦的瞟了一眼某处,轻声笑道。

    她声音又软又嚅,换成寻常男子,恐怕顺口便答应了,只是慕容复何许人也,早已久经战阵,这点小小的魅惑,又岂能奈何得了他,当即说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诸多不便,姑娘有话,还是在这说吧。”

    女子秀眉微蹙,似嗔似怒的瞪了慕容复一眼,“公子当真好没情趣,我一个弱女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瞻前顾后的。”

    慕容复眉头微挑,此女明显是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不是男人,若是平时,他非得教她领教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但眼下……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夜深了,姑娘还是早点歇息吧,有事明日再说不迟。”

    “哼!”女子对慕容复的油盐不进十分不满,但见他已经伸手打算关门,顿时急了,说道,“你若还想离开侠客岛,最好与我谈谈!”

    “嗯?”慕容复心头微动,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庭院角落处,便摇摇头,“无论是天大的事,也不宜此时商谈,于姑娘名声不利,还是请回吧。”

    说完也不待女子回话,便“砰”的一下,将门关上了。

    女子大急,敲了敲门,却再无半点反应,过不多时,连烛光也灭了,女子狠狠一跺脚,轻声骂了句什么,这才转身离去。

    “哼,道貌岸然,假清高……男人那点德性,我还不清楚么……”一路上,女子口中骂骂咧咧,七拐八绕的穿过后院,来到一处庭院。

    “居然敢如此羞辱于我,非要你好看不可!”女子回到房中,仍是骂个不停,眼中不时闪过一缕怨毒光芒。

    “嘿嘿,你要谁好看啊?”便在这时,一阵男子的坏笑声响起。

    女子脸上惊色一闪即逝,四处望了一眼,不见任何人影,这才淡淡开口道,“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的。”

    听其语气,似乎十分淡定,不过其袖袍轻微颤动,双手不自觉的绞在一起,显然内心并不是那么平静。

    “夫人不是找我么,怎么这会我来了,你倒不认识了。”

    话声一落,屋中桌旁陡然多出一道白色身影,脸上似笑非笑,不是慕容复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