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疑窦丛生
    见中年男子这般反应,慕容复嘴角微微一翘,据他所知,张召重表面上是个江湖汉子,实际上早已投靠清廷,挂职骁骑营佐领,领的却是副都统的职,颇得康熙看重。

    他对比过死去那人与眼前的中年男子,前者不过是个普通的习武之人,武功也稀疏平常,而后者除了武功高强之外,身上煞气极为浓郁,明显杀过许多人。

    有了这些佐证,慕容复心中稍一联想,也就想到死去的人并非真正的张召重,而眼前的中年男子才是,结合此人方才的反应,肯定了心中猜测。

    慕容复心中念头翻转,口中说道,“意思很明显,那个所谓的张师兄,根本就不是张召重,真正的张召重是你。”

    此言一出,中年男子目中闪过一缕惊色和一丝杀意,但也只是一闪即逝,脸色回复了正常,“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这位公子若是无事的话,请尽快离开,在下还要处理师兄后事,无暇与你纠缠。”

    “呵,是吗?”慕容复冷笑一声,“如果我说我知道是谁杀的他,你信么?”

    疑似张召重的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但出乎慕容复意料的是,他脸色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不劳公子费心,杀人之人,在下早晚会将其揪出来,然后杀掉。”

    “死鸭子嘴硬!”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声,没想到此人如此难缠,就跟个老狐狸一样,神情波动都极其小心,若非他六识过人,还难以察觉得到。

    慕容复确定了张召重的身份,心中却是更加疑惑了,其一,按照侠客岛的规矩,无论是请人,还是登船时,都会验明正身,即使再精妙的易容术,也绝难逃过检查,这小小的八卦门是如何瞒天过海的?

    其二,那黑衣人明显是要杀张召重,而真正的张召重却是掉了个身份,难道他早知道有人要对付他?

    其三,也是慕容复最疑惑的一点,这八卦门往大了说是武当分支,其实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它的掌门为何会引来杀身之祸?

    此外从出手之人的武功来看,并非中原来客,那就定然是侠客岛或是其他岛屿出的手,侠客岛为什么要这么做?莫非八卦门还有什么秘密?

    瞬息之间,慕容复心中念头百转,终是百思不得其解,暗暗摇头便直言问道,“本公子倒是十分好奇,你们八卦门‘掌门’得罪了什么人,为何要在岛上致你于死地。”

    疑似张召重的中年男子面色不见丝毫变化,定定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便说道,“阁下再如此胡搅蛮缠追根究底,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慕容复顺水推舟,“好啊,本公子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中年男子面色一呆,似乎没想到慕容复会这般开口,若换做旁人,他早就拔刀相向了,只是眼前之人武功极高,他先前是见识过的。

    江湖中人就是这样,明知不敌,嘴上也不能弱了气势,当即沉声说道,“阁下当真要如此咄咄逼人?”

    慕容复凝目与之对视,半晌后忽的展颜一笑,“哈哈,我就开个玩笑,张先生不必当真。”

    随后深深看了中年男子一眼,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仿佛方才那个纠缠不休的人不是他一样。

    直到慕容复的背影完全消失,另一个八卦门弟子上前两步,朝中年男子说道,“张大人,他怎么知道我们……”

    “闭嘴!”话未说完,便被中年男子打断,瞪了他一眼又说道,“进去再说。”

    “这侠客岛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孤悬海外,却与中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小岛,十年一开剧毒无比却又能够令人顿悟的奇花,一个前途无量的清廷重将,却顶了一个个不见经传小门派的掌门身份来到这侠客岛上,还发生了刺杀与掉包这样有趣的事情……”

    慕容复悠闲踱着步子,心中一遍遍过着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明明有种风云诡谲、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感觉,但却始终想不通其中能有什么联系。

    此外,今晚那温姓老者还提过众人在岛上需要做的任务,无一不是采集某种铸造所需的材料,难道侠客岛真的在重铸天剑?但即便是重铸天剑,也用不了这么多炼材吧。

    慕容复念头转来转去,始终猜不透侠客岛到底要做什么,丁敏君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时不时打量着他的背影,暗自出神。

    回到石楼中,慕容复径直来到小昭房间,小昭还沉沉的睡着,他也没有打扰,只是脱了衣衫,搂着小昭入睡。

    次日天明,丁敏君敲开慕容复的门禀报说赏善罚恶二使来到迎宾阁处理昨夜的凶杀案了。

    慕容复心中一动,带上丁敏君准备去看看,中途遇得周芷若与赵敏,二女也是无聊得很,非要跟着。

    不多时,慕容复一行来到八卦门所在石楼,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批人,昨晚聚会的群雄大都在,只有天虚道人、何足道,以及那几个十年前来到岛上的中原人,并没有到场。

    如今光线充足,众人站位较开,慕容复倒也看清了众人面孔,可惜的是,大部分人的身份他都不认识。

    这也难怪,这些门派中都不大,慕容复从来不会去关心,更何况所谓的掌门、教主,也是临时上位来替死的,平日里声名不显,就是石清、闵柔这等常年混迹江湖的人也未必全认识。

    “咦?”忽然,慕容复眉头一挑,极为诧异的看着一个方向,那里站着一个身着白色儒衫,长相极为俊逸柔美的年轻公子,竟是林平之。

    “华山派也来了?”慕容复愕然出声,而且来的还是林平之。

    随即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如果华山派接到铁牌,依岳不群的性格,定然会使计让一个弟子代替他前往,林平之正是最好的人选。

    “不止华山派,”周芷若努了努嘴,“你瞧,那是衡山派莫大先生、泰山派天门道长、恒山派定闲师太、嵩山派大阴阳手乐厚,五岳剑派的人都来了。”

    慕容复循着周芷若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站着几人,其中一人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魄,背上挂着一个二胡,正是衡山派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大,江湖人称莫大先生。

    在他身旁紧挨着一人,此人发须斑白,天庭饱满宽厚,面上肌肤发红,活像皮肤被火烤红一般,但知晓此人来历的人都知道,这人嫉恶如仇,正气凛然,但脾气极为暴躁,性子刚烈,正是泰山派天门道长。

    离二人数步距离,站着一老尼,一身青灰僧袍,面目慈和,气度不凡,这人慕容复却是认得出来,正是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

    相比之下,那乐厚就显得年轻多了,约莫五十来岁年纪,矮矮胖胖,面皮黄肿,但双目神光炯炯,凛然生威,不过这人显然与林平之一样,也是被左冷禅派来做替身的。

    至此,五岳剑派掌门高下立判,定闲师太、天门道长,以及莫大先生,显然是不愿牺牲门下弟子,这才亲身前往侠客岛赴死,而华山派和嵩山派却派弟子顶包。

    也难怪五人的站位颇为微妙,衡山、恒山、泰山三人站于一起,明显是不大愿意与另外两人为伍。

    “诸位,”这时,慕容复听到场中张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尔等远在中原时,我侠客岛尚且能知晓你们的一举一动,更遑论在这侠客岛上了,所以龙某既然说凶手在诸位之中,那便一定在诸位之中。”

    “龙某?”慕容复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原来这张三却是龙家弟子,难怪昨日那不可一世的龙姓公子会唤其三叔,还不敢违逆他的话,可张三为何要说谎呢?

    群雄听得此言,登时不满,“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杀人凶手在我们当中,我们为何要杀八卦门的掌门?”

    “对,凭什么,你们侠客岛强行邀请我等来喝什么腊八粥,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我看人就是你们杀的,接下来肯定还要杀我们。”

    “郑兄说的不错,咱们不如跟他们拼了,说不定尚有一线生机。”

    一时间,群雄激动非常,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不过张三李四身后的弟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看上去都不过一二十岁的小伙子,但身上气息充沛,隐隐达到一流水平,但见他们齐齐踏前一步,异口同声的喝了一声“放肆”。

    声音炸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群雄这才想起,眼下可是侠客岛,侠客岛上的人普遍武功极高,若是硬拼起来,自己等人还不一定是对手。

    张三似是看出众人心中想法,脸上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看向率先说话的丁不四,“这位丁先生,我也不知道你们当中的某人为何要杀八卦门掌门。”

    “但我这里有句话要奉劝诸位,”张三顿了顿,神色微冷,“侠客岛禁止私斗,一旦发现,直接废去全身功力,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都暂且放下,或者彼此相约寻一个偏僻地段自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