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来龙去脉
    女子被这般对待,登时恶心欲呕。

    慕容复还不放心,又从她脖子,一直摸到脚底板,一寸都没有放过,这一番搜查下来,可谓是触目惊心,大大小小的药瓶有七八个,飞镖、暗器、袖箭,足足堆了一小堆,别看她身材纤细,身上竟是带了这么多东西。

    女子被他摸遍了全身,自是又羞又怒,没由来的,身子还生出几分异样的感觉,眼波流转,杏目桃腮,嘴唇却是紧紧咬住,嘴角溢出一丝血丝。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慕容复双手抱在胸前,微笑道。

    但那笑容看在女子眼中,与魔鬼无异,扭过头去,一副死也不会说的模样。

    “嘿嘿,”慕容复冷笑一声,伸手作势欲动,不料女子却只是冷冰冰的盯着他面庞,丝毫不为所动。

    “你是不是觉得,便宜都已经被我占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再说?”慕容复笑道。

    女子虽然没有回答,但眼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不,你错了……”慕容复摇摇头,“现在我只是占了你一点点便宜,惹毛了公子我,将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等我玩腻了,还要将你送人,想想那被千人骑,万人玩弄的感觉……”

    女子娇躯一颤,终是无法保持淡定,“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不,禽兽都不如!”

    但见慕容复的魔手伸了过来,微一咬牙便说道,“我是君山岛方家的人,杀那两个人只是奉了家主的命令,其余的并不知晓,有种你就杀了我,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方法对付我,只会让我瞧不起你。”

    “狗屁!”慕容复骂了一声,“方家的人会用东瀛的武功么?方家会暗中袭杀中原人么?”

    “哼,东瀛武功在侠客岛上又不是什么秘密,各家各族都会上一些。”女子撇撇嘴说道。

    “哦?”见她神情不似作伪,慕容复有些不确定了,“这怎么说?”

    “我们这的人,与东瀛经常有贸易往来,也会有武学交流,”女子说道,“而且这附近的流寇,有大半都是东瀛人,杀了他们,同样能得到东瀛武学秘籍。”

    慕容复点点头,心知这女子说话怕是三分真七分假,侠客岛的人与东瀛有瓜葛不假,但这女子的武功,绝对不是只学了一点皮毛那么简单。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复盯着女子的眼睛看了半晌,陡然一喝,内力滚滚而出。

    女子双耳发溃,心神震颤,脱口道,“柳生……”

    但说到一半,面色急变,又改口道,“方花绮,我叫方花绮。”

    “嘿嘿,”慕容复微微一笑,“柳生,这个姓氏可少见得很啊,我记得,东瀛有一柳生家族,是东瀛剑道的泰山北斗吧?”

    “没……”女子眼神微微闪躲,“你……你听错了,我姓方,不姓柳生。”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伸手一搭其肩头,“噗噗”几声,最后一件里衣也被震碎,只剩下一件薄薄的亵衣,隐约能看到光洁的肌肤,胸前裹了一圈绸条,某处挤压得几欲爆炸。

    女子大惊失色,“你……你怎能言而无信,我都回答你了,你还……还……”

    还什么,却是说不下去,她此刻能清晰感受到一阵灼热的目光,在自己身子上扫视。

    “柳生花绮,”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好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再脱下去,可就什么都看到了,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说完也不待女子开口,便说道,“我且问你,你受了何人指使,为何要杀那两人?”

    “我……”女子大好的清白,没想到会被慕容复如此践踏,心中羞怒,若是不答,恐怕还有更卑鄙的手段等着自己,可若是答了,必定会坏了父亲大人的大事,偏偏想死还死不掉……

    慕容复虽然不知其心中想法,但只要稍微一想,也能大概明白她的顾虑,大有深意的说道,“其实你不用顾忌那么多,也许说出来,结局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呢,也不怕告诉你,我对这侠客岛并无好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兵刃相向。”

    女子眉头微蹙,清冷的眸子紧紧盯着慕容复,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花儿来,只是让她失望的是,慕容复脸上始终一副冷漠的样子。

    犹豫半晌,女子开口道,“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东瀛柳生家族的人,此次奉命前来侠客岛,只为除去两人,一人是清国使者,一人是宋国使者。”

    “什么!”慕容复神色大变,“你说那二人都是清国和宋国的使者?”

    柳生花绮点点头,“我的任务就是这个,信不信由你,其余的你再怎么逼我,我也不知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闭上眼睛,一副随你处置的模样。

    慕容复呆愣半晌,猛地一拍脑门,是啊,那张召重乃是康熙手下重将,而黄颖上次拼死解救宋庭的宫娥嫔妃,可见她与宋庭皇室关系及其密切,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同时诡异的出现在侠客岛上,又同样的遭遇到刺杀,自己居然没想到这一块。

    联想到张召重在侠客岛的通天手段之下,居然还能调换身份,想到黄颖今晚临走前说出那句带自己离开的话,慕容复登时恍然大悟,这侠客岛居然同时跟清国和宋国勾搭上了,虽然不知具体细节,但定然是所图非小。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脸色阴晴不定,侠客岛虽然孤悬海外翻不起什么大浪,但其在中原的眼线可谓是无孔不入,情报之强,就是水晶宫也要退避三舍。这两方势力会图侠客岛什么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图的就是情报,情报消息无论对战场还是政治,都是极其重要的,有了情报,凡事都能捷足先登,未雨绸缪。

    “也不知侠客岛会与哪一方合作,还是说打算脚踏两条船,不对……”忽然,慕容复想到一事,“东瀛人杀了这两家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

    看了看柳生花绮,却是吓了一跳,只见其精致的脸庞布满了青筋,不,准确的说是黑色的筋,一股一股的跳动着,丝丝黑红劲气向外溢散,尤其狰狞。

    “你……”慕容复第一念头是以为她又服毒了,但马上想到不对,这明明是中了某种掌伤才会有的症状。

    伸手在她胸口探了探,果然,一道强横的真气正在其经脉中乱窜,真气诡异难缠,带着强烈的毒性。

    “莫非是张三李四出的手?”慕容复微微一愣,没想到张三李四还会这种毒掌。

    “算你运气,遇上了本公子,不然你必死无疑。”慕容复低不可闻的喃喃一声,双手连点,封住其周身大穴,随即拉起她的手掌,在无名指和中指处各划了一个口子,鲜血泊泊直流。

    约莫两三息的时间过去,红色的鲜血陡然转黑,随即“嗤”一声,一道无形劲气猛然射出,黑血狂涌。

    慕容复似是早有预料的让到一边,待鲜血逐渐转红,这才压住其手臂血管,然后拾起一块碎步片,帮她包扎起来。

    柳生花绮静静的望着这一幕,心头没由来的生出些许异样,有点甜,有点热,却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长这么大,她还从没有感觉过,便是她父亲身上也没有。

    但这还不算完,毒掌掌力虽然已经移出体外,可先前的毒素已经深入血脉,如果靠放血的话,毒素清完,柳生花绮也差不多该死透了。

    稍一犹豫,慕容复再次逼出一滴精血,十分粗鲁的喂进她口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柳生花绮惊声问道,虽然先前已经吃过一次,但当时她没有反应过来,就吞下去了,这次她感觉到那东西似乎是某种液体,有点儿腥,有点儿甜,还有一股子清香。

    “那是本公子的精血!”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嘴上却是冷笑道,“穿肠毒药,如果你不想肠穿肚烂而死的话,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如果想起有什么遗漏的,可以随时跟我说,没准我心情一好,就放你走了。”

    柳生花绮撇了撇嘴,那明明就是救命的灵丹妙药,还想唬我!当然这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神色莫名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先前还恨不得吃了他的肉,现在却好似烟消云散了一般,那股恨意,再也聚不起来,甚至还有点想要他再那般粗鲁的对待自己。

    “我这是怎么了!”柳生花绮陡然一惊,急忙按下心头的胡思乱想,但越是这般,她心就跳的越快,脸颊微微发烫。

    可惜的是,此刻的慕容复,一心都在想着张召重和黄颖的事,根本没怎么留意她的神色变化,若他知道柳生花绮心中是这般想法,恐怕早就扑上去了吧。

    随后慕容复封闭柳生花绮六识和经脉,将其安置在床上,这女子定然还知道些什么,没准就是最重要的那一点,留着她还有用。

    心中如此想着,慕容复出了屋子。

    次日,天色尚未大亮,便传来一阵锣鼓喧天的声音,整个迎宾阁都热闹起来了。

    “终于来了!”盘膝坐于床上的慕容复,陡然睁开眼睛,长呼一口气,说道。

    “公子,那腊八粥……咱们真的要喝吗?”小昭早早的起床,正好端来一盆热水,服侍慕容复梳洗,口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