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善恶簿
    “噗”的一声,二人劲气相撞,那青绿色劲气看似软绵无力,但刚一接触谢文豹的掌力,便势如破竹,顷刻将其化为乌有,最后“砰”的一声,击在谢文豹胸口。

    谢文豹身子倒飞而出,撞在石壁上又落在地上,已跟一摊烂泥没什么区别。

    中原群雄登时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侠客岛的世家弟子,随便站出一个来,居然功力如此玄妙,怒的是这侠客岛的人真真是欺人太甚,一言不合就下如此重手。

    那木姓少年丝毫不在意群雄目中的凶光,手腕一翻,就要再打出一掌。

    便在这时,主位上木岛主却是忽的喝了一声,“放肆!”

    木姓少年身子微颤,手中劲气顷刻消散于无形,拜倒在地,“此人胆敢对老祖出言不逊,侄曾孙出于不忿,故而出手教训,冲撞了老祖,请老祖责罚。”

    木岛主一言不发,也不见他如何动弹,胸前陡然凝聚出一点绿光,一闪即逝,下一刻,木姓少年身子一震,脸庞扭曲成一团,似乎十分痛楚。

    过得半晌,木姓少年好转过来,额头已是汗如雨下,但目中却不敢有丝毫不满,反倒朝木岛主拜了一拜,“多谢老祖!”

    龙岛主适时的开口道,“起来吧,切记,今后行事不可鲁莽。”

    木姓少年口中连连称是,神态比起面对木岛主之时,还要恭敬几分,似乎这位和善的龙岛主,反倒更加恐怖一样。

    慕容复静静的望着这一幕,目中若有所思,方才木岛主出手之时,他只感觉到其身上隐约传出一阵奇异波动,那劲气就好似凭空而生一般,好不诡异。

    “你们侠客岛好生霸道,”天门道长猛地站起身来,脸色涨得通红,怒极而笑,“哈哈哈,明明做了恶事,还不让人说,哼,贫道且问你们,你们侠客岛有什么资格巡狩江湖,赏善罚恶?是天王老子给你们的权力,还是侠客岛什么时候成为武林至尊了?”

    “天门道长不必动怒,”龙岛主微微一笑,脸上不见丝毫怒气,说道,“这世间,恶人、好人均有,总该有一些规则,否则盗亦无道,侠不像侠,天下大乱,侠客岛不敢说代天巡狩,也不自诩武林至尊,只想为这个乱世尽点绵薄之力,路不平自有人踩,难道惩恶扬善,还须得别人许以权力么?”

    “这……你……”天门道长本就不善言辞,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何须旁人许以权力。

    他被龙岛主如此一说,便再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噎得脸红脖子粗。

    “贫道有一疑问,”天虚道长坐于原地,脸色平淡的开口道,“你们请客之时,人家不来,便灭人满门,这也是出于侠义道么?”

    “对!”天门道长神色一动,想起一事,“河北石家庄八臂拳徐家,并没有作过什么恶,你们何以将人家满门诛灭?”

    龙岛主微微一笑,伸手一招,一本半尺来长的簿子飞到手中,他翻了几页后,这才开口说道,“丙申年九月十八,八臂拳徐家家主徐震东,在乔家庄奸杀一女,被乔家人撞见,当夜杀了乔家上下三十五口,事后卷走钱财,留书嫁祸黑风寨盗贼……甲辰年三月二十……”

    随后又念了一段徐家所作恶事。

    群雄听得莫名其妙,心中不禁想,若有人作恶至此,当真该杀。

    不过也有人面露不信之色。

    “现在死无对证,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对,有本事找出证据来。”

    “哼,信口雌黄,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编的吧。”

    ……

    龙岛主并不出言反驳,微微一挥手,“取善恶簿来。”

    随即数名小厮从后堂出来,各自手上抱着一堆书籍。

    龙岛主继而一挥手,那簿子一本本的自行飞起,空中略一盘旋,便分别落在群雄身前的桌子上。

    见得这一幕,群雄无不心惊,虽然早有意料,这老头的武功出神入化,但也没想到他随手一挥,竟能将如此轻的簿子操控自如,传闻中的摘叶飞花,皆可伤人,怕也不过如此。

    心中这般想着,群雄对身前的簿子还是有些好奇的,只见封面上写着“善恶簿”三个大字,而右下角的位置还有一列小字,写着不同的门派、势力,白自在身前的赫然是“雪山派”,而丁不三、丁不三二人共用一本,上面写的是“六合丁氏”。

    丁不三兄弟二人对视一眼,脸色均有些凝重,这“六合丁氏”算是二人的门派之密,普天之下,除了兄弟二人,便再也无人知晓,这侠客岛居然能够查到如此信息,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兄弟二人心惊了。

    而白自在翻开雪山派的善恶簿,一瞧之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上面写着:癸亥年四月,雪意门掌门大弟子白自在,三招之内击败老掌门,自立掌门之位,此后更名雪山派……

    越往下看,越是触目惊心,关于雄霸半个西域的雪山派,江湖盛传,乃是由威德先生白自在一手创立,其实有一个秘密甚少有人知道,那便是雪山派的前身,正是雪意门。

    当然,雪意门在江湖上属于那种不入流的小门派,而如今的雪山派却是名副其实的一流门派,说是白自在一手创立的,倒也不为过。

    只是没想到侠客岛居然连这等秘密都能查到,细思极恐之下,真是不敢想象。

    慕容复瞥了一眼身前的善恶簿,上面写着“慕容世家”四字,不禁微微一愣,随即恍然,现在的慕容家,一般都被称为“姑苏慕容氏”或是干脆叫做“参和庄”,甚少有人称其为“慕容世家”,因为这是百多年前的称呼了。

    翻开一看,第一页写了十来个醒目大字:大燕鲜卑皇族后裔,壬戌年兴起叛乱,失败,分裂为两支……

    “果然,侠客岛的情报还真是无孔不入啊!”慕容复心头微微苦笑,原本他还自以为以水晶宫如今的实力,怕是可以跟侠客岛相提并论的,但现在看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后面的内容,慕容复没兴趣看下去,转头去看其他四女,不由一愣,赵敏和小昭身前空无一物,倒是蛛儿和周芷若身前各放了一本,蛛儿那本,封面的名字是“善恶簿——明教”。

    蛛儿本名叫殷离,是白眉鹰王殷天正的亲孙女,说是明教之人,倒也不算错。

    慕容复顿时有些好奇了,侠客岛对于峨眉派又是如何书写的呢?

    周芷若尚在愣神,慕容复却是抽过簿子来,翻开一看,不由一呆,里面竟是空白的,连续翻了几页,均是如此,眼中闪过几丝明悟。

    侠客岛对于峨眉派的根脚来历,自然是极为清楚的,只是这些信息定然是写在一些更机密的簿子上,轻易不会让人看到,像水晶宫的档案库,一个门派或是某个人的档案,那也是分为好几个版本的,详略类别各不相同,寻常弟子级别不够,还不能随意查阅。

    想来其他武林群豪所看到的,也才一小部分罢了。

    片刻之后,龙岛主又指使小厮道,“收回善恶簿吧。”

    小厮们依次将善恶簿收了回去。

    群雄看完各自的簿子之后,无不是惊骇莫名,无论他们做过什么恶事、好事,事无巨细,一五一十的写在本子上。

    “哼,偷窥他人私密,只有下作小人才会做这等事。”一个中原男子有些恼怒的嘀咕道。

    群雄中倒有不少人,也像他一般,看完之后面红耳赤,既是惊恐,又是羞愧,还有震怒,想想也是,任谁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所有行为都被别人看在眼里,心中那种复杂,是十分难以言喻的。

    龙木二岛主将众人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龙岛主眼里带着些许笑意,说道,“我侠客岛派遣下属,在江湖上四处打听,并非有意刺探诸位同道的隐秘,只是得悉有这么一档子事,便记下了,诸位放心,这些秘事,永远也不会传于他人之耳。”

    听得此言,众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经龙岛主点醒,他们猛然想起,那轻飘飘的小簿子,若是流入中原,那轻则名誉尽毁,重则被人打杀,在江湖上混得久了,谁没有一两件难以见人的亏心事。

    便是天门道长、天虚道长这等德高望重之人,也不例外,脸上露出赧然羞愧之色。

    一时间,群雄默然,逃出侠客岛的决心,也越来越淡,甚至还有人想,在这岛上了此残生,倒也是一条不错的选择。

    “好妙招!”慕容复瞬间反应过来,不禁大赞一声。

    要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小辫子”这种东西,大多数人都会有,只要能够善加利用,定能控制无数的人为自己所用,效果可能比生死符还好,但凡俗世之人,不怕死不怕疼的或许有很多,但不怕“名声”二字的,却是很少。

    当然,如果一个人不怕名声臭,那他多半也会怕死。

    这些年水晶宫也收集来了不少人的隐秘讯息,配合生死符使用,短时间内定可为慕容家笼络来一大批人,而且定然不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