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九十一章 龙飞飞
    “也不知道侠客岛上这样的壮汉还有多少!”慕容复忽的想到一个问题,侠客岛既然能催生出四个,难道就没可能催生出更多的来?

    这可是短时间内实力暴增的最佳办法了,哪怕是当初在金国皇宫中见过的黑甲死士,也远不如眼前的“大力士”。

    慕容复摇摇头,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眼下应该是先取得太玄经再说。

    第二十四石室的石门是关上的,而石门又不似普通门窗,无论他轻功多高,始终会引起响动,以这二人的武功的,他还无法做到不引起任何动静进入石门。

    思绪半晌,慕容复心头暗暗叹了口气,侠客岛会派人把守这个石室,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要他就这般打道回府,心头又是不甘。

    狠狠吐了口气,慕容复决定,至少也要先试上一试,于是干脆现出身来,闷着头往前走去。

    “站住!”猛地,两声响若洪钟的声音响起。

    慕容复似是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向两个壮汉,眼带着些许俱意,随即腼腆一笑,拱手道,“二位有礼了,小子想参观一下这间石室。”

    说完便要伸手去推石门。

    “大胆!”二人齐声喝了一句,随即一齐抬脚,往前踏了一步,一股劲风凭空而生,吹向慕容复。

    慕容复登时好似喝醉酒一般,身子打起了摆子,晃了几晃,已被吹到了对面石壁上。

    二人不屑的瞥了慕容复一眼,收回了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好似一个木头人一般。

    “奶奶的,早晚收拾你们两个!”慕容复心头暗骂,脸上却是陪着笑容,故作不解的问道,“二位这是何意,难道这石室不让进么?可我听龙岛主说二十四间石室随意参观的啊?”

    听得“龙岛主”三字,二人神情出现了那么一丝波动,随即伸出一手,“拿来!”

    慕容复一愣,“什么?”

    “令牌!要进这石室,需要岛主令牌,你不知道么?”二人好似看白痴一样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登时恍然明白过来,随即又有些失望,既是岛主令牌,那必然是龙木二岛主贴身携带的,现在的他又打不过那两个老怪物,怎么可能拿到令牌。

    “没有令牌就快滚,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左边那个壮汉冷冷说道。

    慕容复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实则心中却是在犹豫,凭他的身手,想要制住这两个壮汉,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现在还不到与侠客岛闹翻的时候。

    二来就算他强行闯了进去,若是一时半会无法参悟太玄经,那也是枉然,反而因此招来侠客岛的警惕,得不偿失。

    沉思半晌,慕容复终是拱了拱手,“打扰了,告辞。”

    说完便沿着原路返回了。

    一路上,他各个石室都看了一遍,那些熟悉的面孔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群陌生人,想来是又换了一批人进来参悟,毕竟石室空间有限,人又这般多,总不能一次全涌进来吧。

    “唉,难道真的只有盗取令牌一途?”慕容复回到第一个石室中,随意的找了个位置躺下,心头不断想着怎么进那石室。

    当然,盗令牌的念头也只一闪而过便立马被他掐灭了,他宁愿强闯,也不愿盗取令牌,毕竟那两个老怪物可不是好惹的。

    这个时候,慕容复便开始怀念起赵敏的好处了,以那丫头的机灵,怕是不出三息,便可给自己想出一个主意来,哪怕是鬼主意也比没主意好,“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那丫头会不会被芷若欺负了……”

    “咦,这位兄台,莫非你已经参悟了石壁上的武功?”慕容复正胡思乱想,忽然一个清灵脆嫩的声音响起,辨不出男女。

    慕容复转头望去,左侧不远处一个少年正好奇的盯着自己。

    慕容复微微一愣也就反应过来,来这里的人,无不是沉浸在石壁上的武学中,要么打坐练功,要么闭目沉思,最不济也会与人切磋交流,争论一番,像他这般吊儿郎当,神思不属的人还真没有。

    慕容复细细打量了少年一眼,长得十分秀气,不,准确的说是很有灵气,整个人如同在云雾包裹中一般,让人看不真切,属于那种让人看了一眼还想看第二眼那种。

    慕容复顿时悚然一惊,自己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出了感觉?

    随即又觉得不对,当即不着痕迹的朝少年胸脯和喉咙两个地方看了一眼,就连耳垂也没有放过,得出的结果是,此人,真的是个男人。

    得到这个结果,慕容复急忙将头撇向一旁,不愿再多看一眼,连口都不愿意开,这倒不是他见不得男人,而是见不得长的比他更有吸引力的男人。

    那少年也是自来熟,上前两步说道,“兄台,在下龙飞飞,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慕容复懒得理会,只说了句无可奉告,便起身出了石室。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龙飞飞也追了出来,“兄台,兄台,请等一等。”

    “怎么?”慕容复眉头微挑,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龙飞飞双眼微微眯起,如同一只小狐狸一般,四处瞄了一眼,这才凑到慕容复身旁,低声说道,“你是不是领悟到石壁上的神功了?只要你抄录一份给我,我愿意用功德值来换!”

    “功德值?”慕容复微微一愣,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龙飞飞一眼,这小子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功德”二字,慕容复并不陌生,那是佛家、道家通用的言语,说的是人在做了好事后,冥冥中,上天会给那人记上一笔功德,就与人间的功劳簿一样,其实虚无缥缈,究竟什么是功德,没人知晓。

    不过令慕容复意外的是,龙飞飞的眼神居然与自己别无二致,似乎自己在他眼里更像傻子。

    过得半晌,就在慕容复准备不理会这个怪人时,龙飞飞似是想到了什么,陡然拔高了音调,“哦,我知道了,你是新来的对不对。”

    “嗯?”慕容复见他神情不似痴傻,心中一动,“怎么说?”

    “嗨,功德值其实就是岛上一种货币,比黄白之物要珍贵得多,可以在这片海域的任何一个岛上换取一些特殊物品,像习武之人,便可以兑换武功秘籍,再比如这石室,新来的一般都有十五日的免费参悟期,过了这个期限,就必须用功德值来兑换了。”

    龙飞飞颇为兴奋,滔滔不绝的给慕容复介绍着何为“功德值”,以及功德值的作用。

    听完之后,慕容复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的“功德值”并非佛家道门所说的功德,而是这侠客岛捣鼓出来的一种货币。

    “功德值一般只有完成各大家主派发的任务才能获取,用功德牌来计数,一块功德牌代表一点功德值,喏,就是这种啦。”龙飞飞似乎担心慕容复听不明白,急忙从腰间取出一小块二指来宽,三寸来长的小巧令牌。

    慕容复接过来一看,沉甸甸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铸,正反两面分别刻有“善恶”、“功德”四词。

    “想出这‘功德牌’的人,海真是个天才!”慕容复心中暗暗佩服,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侠客岛是怎么留住所有中原来的人了,有了这石室和断肠蚀骨腐心草,再推出功德牌这种制度,

    既可以留住群雄,又可以间接的让群雄帮侠客岛办事,而且这种方法经久不衰,时间越长,回归中原的心思越淡。

    “真是天才!”慕容复越想越忍不住赞叹道,心中已经在寻思,待自己返回中原后,是否也可以借鉴这种制度,对水晶宫和血影殿进行改革?

    毕竟这些年水晶宫和血影殿发展太快,不少隐患已经渐渐显露出来,再这般下去,难保会出什么大问题。

    “兄台,兄台……”龙飞飞见慕容复怔怔出神,不由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唤道。

    慕容复回过神来,忽的注意到,此人的手皮肤细嫩,洁白如玉,根本不像一个武夫该有的手。

    心中一动,慕容复故作本能反应,一边伸手去抓那小手,一边开口喝道,“你做什么?”

    龙飞飞骇了一跳,想要缩手,但还未来得及动作,手已经被一直大手给裹住了,登时呆愣在原地。

    慕容复目光微闪,脸上却不动声色,方才那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龙飞飞身子颤了一颤,而且入手温软滑腻,不由想道,“难道我看走眼了?这是一个女人?”

    龙飞飞似是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确实颇为失礼,急忙说道,“抱歉抱歉,我……我一时鲁莽,还望兄台不要见怪。”

    慕容复微微一笑,松开了龙飞飞的手,摇头道,“无妨,倒是在下反应过激了些,还请龙公子海涵一二。”

    龙飞飞讪讪一笑,话锋一转,问道,“兄台,那个……石壁上的神功奥秘……”

    但见慕容复沉吟不语,又急忙补充了一句,“你要多少功德牌,我都答应你!”

    对此慕容复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一来他并不了解功德牌在岛上有多珍贵,二来这少年姓龙,在他想来,相当于岛上的太子、小王爷了,功德牌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若有知晓行情的人在此,必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因为在这岛上,功德牌可是珍贵之极,而且六大家族的弟子,也没有谁能说出“想要多少功德牌就给多少功德牌”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