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请你自重
    不过慕容复心头一动,沉吟道,“如果你能带我去第二十四个石室看看,我倒不介意指点你几招。”

    龙飞飞清秀的小脸立时垮了下来,“这样啊,能不能……换个条件?”

    慕容复不禁眼神微亮,他从少年的眼中看到了犹豫,说明对方并非完全没有办法,估计只是有些难办。

    心念一转,慕容复神色陡然变得十分落寞,“唉,我本已将前面二十三个石室上的武功参悟得七七八八,只差最后那一个石室,便能一举将所有石室中的武学尽数悟通,并解开这套武学中的秘密,可惜,可惜啊……”

    龙飞飞明亮的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说真的?”

    慕容复不住的叹气,摇头不语。

    但他越是这般高深莫测的样子,龙飞飞便忍不住要相信他,心中不禁想道,“若是我能一下子将二十四个石室中的武功学会,岂不是以后再也不用来这鬼地方,对着这些该死的石头了?”

    龙飞飞越想越是兴奋,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不成想,他这一激动,脸上容貌竟是奇异的发生了些许变化,虽然极其细微,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发生了大变。

    慕容复呆了一呆,但见这“少年”脸蛋圆圆,肌肤嫩如凝脂,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黑黑的大眼,小巧琼鼻,珠唇皓齿,这哪里是什么“少年”,明明就是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嘛。

    “这莫非也是易容术?”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勾龙飞飞下巴。

    龙飞飞陡然一惊,身形一晃,便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慕容复,“你想干什么?”

    慕容复微微一怔,随即收回手来,拱手行了一礼,“是在下孟浪了,龙兄不要见怪。”

    “哼!”龙飞飞斜睨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些许不善,“我可警告你啊,我虽是个男子,但也很介意别的男子对我动手动脚的,所以,请你自重。”

    他先前莫名其妙的被慕容复抓了手,心中颇有芥蒂,此刻逮到机会,自然要讨还回来。

    慕容复摸着鼻子,尴尬的笑笑,他方才不过是一时好奇,想去摸一摸那“喉咙”是什么做的,却是忘了,万一此人真是个女子,这般轻薄的举动却是很惹人厌的。

    不过经此一遭,他倒是有七八分确定,此人应是女儿身。

    龙飞飞见慕容复神色,不禁心头大爽,轻轻吐了口气,笑道,“算啦,本姑……公子心情甚好,就原谅你这次了。”

    慕容复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龙飞飞踌躇半晌,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当真领悟了二十三个石室中的武功?”

    慕容复摇摇头又点点头,随即说道,“有个七八分吧,算不得全部领悟,但若是能得窥那最后一个石室中的武功,必定能全部悟通。”

    “我……”龙飞飞迟疑了下,“我还是不信,除非你先给我演示一二。”

    “原来你也不傻嘛!”慕容复心头嘀咕一句,嘴中却是说道,“教你几招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这武功若是教给你了,可就再也要不回来了,你能保证一定可以带我到第二十四间石室吗?”

    龙飞飞登时面色一僵,半晌后又点了点头,“只要你将石壁上的武功全都交给我,我便带你前去。”

    她的面色变化,自然没有逃过慕容复的眼睛,登时心中了然,眼前这个千金小姐或许有办法能进去,却不一定成功。

    不过心中念头百转,慕容复立时又有了别的想法,微微一笑,便说道,“看好了!”

    随即右脚探出一步,左手轻扬,自胸口往下压,而右手手腕一翻,却是往前拍出一掌,“噗”一声轻响,龙飞飞身侧的石壁上,却是多出了一个浅浅的掌印。

    他这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说不出的潇洒飘逸,便是出掌时定格的动作,也与那石壁上的书生一般无二。

    龙飞飞情不不禁的伸手摸了摸那石壁上的掌印,随即拍手称道,“好,好,好厉害,果然是那石壁上的武功。”

    “哦?你怎么知道?”慕容复收招而立,脸上带着些许疑惑,自己使出这一招,虽然确实是第一石室中的武学,但他已收敛了大半内力,旁人看上去,根本没有多少威势可言,这女子为何这般笃定?

    龙飞飞抿嘴一笑,随即双手下摆,抬起右手也击出一掌,“噗”一响,慕容复方才打出的掌印旁边,又多了一个掌印,五指清晰宛然。

    慕容复微微一愣,也就明白过来,原来此女却是早已学过石壁上的武功,虽然还有几分四不像,但比起石室中那些人,已经好出太多了,若是假以时日,说不定还真能掌握到这门掌法的精髓。

    当然了,观其运功路线,不难看出,她并未真正掌握石壁上图案的秘密,想来应该是侠客岛多年来参悟总结出来的东西,毕竟也守了这么多年了,总归能琢磨出一些东西来的。

    见慕容复神色错愕,龙飞飞双眼微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小得意。

    如此一来,慕容复倒是省去了许多口舌,甚至他先前还想要不要将一部分运功方法交给对方,现在却是不用了,当即说道,“既然你相信了,是不是该带我前往第二十四间石室了?”

    龙飞飞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露出了些许难色,有些弱弱的说道,“我……我尽量帮你,不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慕容复对此早有意料,但脸上仍是摆出一副愕然外加几分愤怒的模样。

    “你先别生气!”龙飞飞双手连摆,解释道,“进那个石室,需要曾爷爷的令牌,我没有令牌,不过我可以帮你去偷。”

    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原来那姓龙的岛主是这女娃的曾爷爷!”慕容复心中暗暗点头,不过他却没真个让龙飞飞去偷令牌,伸手一拉,便将龙飞飞拉了回来,口中正义凛然的说道,“我辈学武之人,讲的便是‘侠义’二字,岂能行那偷盗之举。”

    其实心中想的却是,就凭你这点微末道行,怎么可能偷得到令牌,保不齐还打草惊蛇,若是让那老妖怪知道自己领悟了前二十三间石室的武功,怕是更加不会让自己进入第二十四间了。

    龙飞飞不解的望着慕容复,随即面色一喜,“这么说,你不要令牌啦?”

    慕容复尚未来得及开口,龙飞飞却是主动握住他的大手摇晃着,“太好了,那你现在可以教我了吧。”

    慕容复呆了一呆,颇有些哭笑不得,当即正色道,“不成,你都没有做到我的要求,岂能白白教你,更何况,若不能瞧一瞧那最后一间石室中的武学,前面的武学还无法完全领悟透彻。”

    “这样啊。”龙飞飞登时为难了,嘟了嘟小嘴,既不能偷令牌,又不能直接带人进去,那还有什么办法。

    慕容复目光微微闪动,忽的问道,“对了,我还忘了问你,如果是你自己进去的话,也需要令牌吗?”

    龙飞飞白了他一眼,“我自然不须令牌。”

    随即又说道,“你不会是想要我进去,把经文背下来,念给你听吧,这法子行不通的,那经文我见过无数次了,但到现在为止,却是连一个字也想不起来。”

    “哦?”慕容复眉头微挑,“会有这般奇事?”

    “那当然啦,太玄经可是上古时流传下来的心法,已经超越武学的范畴,自然是要有些不同寻常的。”龙飞飞解释道。

    慕容复登时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如此一来,强闯一条路算是被堵死了,除非他能打败龙木二岛主,又或者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太玄经领悟学会,否则进去了也是白搭。

    一时间,慕容复眉头微微皱起,双手倒背,在走廊上踱着步子。

    龙飞飞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容复身后。

    “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可以不用令牌进那石室?”忽然,慕容复开口问道。

    “多了,”龙飞飞似乎对慕容复毫不设防,当即回道,“李家的李爷爷,唐家的冰块伯伯,方家的……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只见慕容复正一头黑线的瞪着她,半晌后才吐出几个字来,“说他们的姓名。”

    龙飞飞撇撇嘴,“哎呀,就是六大家族的家主啦。”

    慕容复恍然,想想也是,这侠客岛也并非哪一家单独拥有,其他家族的家主能进去也不足为奇。

    心念百转,慕容复便有了计较,陡然一个转身,目光落在龙飞飞身上。

    “你……”龙飞飞吓了一跳,身子不自觉的向后弹射而出。

    还别说,她这反应速度倒也不赖。

    慕容复先前观察过此女,丹田朦朦胧胧的,若不用真元探查的话,还真无法得知她的内功修为,但想来也不会差了去。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就跟岛上的野兽一样!”龙飞飞不敢近前,保持着半丈距离问道。

    慕容复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和煦灿烂,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口中说道,“龙公子可是答应了在下帮在下进入第二十四间石室,怎么,想反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