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死而复活?
    “从今以后,你便跟着我吧。”

    “是!”柳生花绮平静的应了一声,便站到慕容复身后,默然不语,好似一个毫无感情的木头人一般。

    而柳生宗严却是怪异的盯了慕容复好一会后,才苦笑道,“真看不出来,公子小小年纪,不但武功高强,做事也是滴水不漏。”

    “混口饭吃罢了。”慕容复摇头一笑,话锋一转,说道,“既然咱们已经是朋友,柳生家主打算就此撤出此地,还是与我一道?”

    柳生宗严心中一跳,差点脱口说出先行撤出此地,但马上反应过来,笑道,“自然是与公子一道了。”

    慕容复微微一笑,满意点头,笑嘻嘻的说道,“那便请柳生家主先等上一等了。”

    说完也不待柳生宗严开口,便转身朝场中走去,“都起来吧,我知道你们已经能够动弹了。”

    能活到现在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武功修为高绝之辈,先前被慕容复一道剑气打得不能动弹,倒有大部分原因是他们功力早就耗尽了,但也绝不至于瘫痪这么久。

    果然,慕容复话音刚落,便有一部分人挣扎着起身,或寻找同门,或向熟人靠拢,不多时,又稀稀疏疏的分成了几块,分别是李家弟子、唐家弟子、方家弟子、龙木两家的弟子,剩余的则是中原群雄。

    经此一战,各大家族的精英弟子可谓死伤殆尽,中原群雄也是十不存一。

    此时,众人均是神色莫名的盯着慕容复,他们不知道慕容复种入他们体内的是什么怪异东西,那冰片入体即逝,没有任何异样。

    慕容复的生死符修炼至今,早已控制得精妙绝伦,不似以前那般,种入体内后,还能察觉到阴阳二劲所在。

    四下环顾一圈,慕容复眉头紧紧皱着,不知为何,心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阴霾,似乎还有一件什么大事被他忘了。

    可是这洞中所有有威胁的人已经死的死,残的残,剩下的也都种下生死符,就连半死不活的康书言也不例外,至于柳生家族,在不逼急了柳生宗严的情况下,他倒是不相信对方真敢下令点燃*。

    “到底是什么东西被我遗漏了?”慕容复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四面山壁也不曾放过。

    “嗯?”忽然,慕容复在扫过龙木二岛主的尸体时,猛地一震,他这才想起哪里不对,那龙木二岛主身子将山壁都撞出了深坑,身上又中了三箭,但纵观二人全身上下,却是没有半点血迹流出。

    “不好!”慕容复面色剧变,“尔等快快散开。”

    说着抬手便是七八道剑气射出,六脉神剑天下凌厉之最,切金断玉不再话下,以他如今的功力施展,他可不信破不开这两具“尸体”。

    便在这时,“哗啦啦”一阵碎石滑落的声音,随即便见一黄一蓝两道身影猛地从山壁上掠出,“吼”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黄色身影黄作一道金色流光,而蓝色身影无声无息,一闪即逝。

    二人均是轻而易举的避过六脉神剑剑气,成掎角之势朝慕容复奔去。

    慕容复脸色一沉,一手挥动天剑,在周身舞了一个剑圈,左手却是划了个圆,好似搅动了整个虚空一般,一道模糊的屏障在身侧形成。

    这一系列动作堪堪完成,右侧陡然探出一只淡绿手掌,以一个诡异角度拍向慕容复胸口,而左侧,却一道汹涌无匹又浑厚霸道的劲力。

    “噗嗤”一声,淡绿手掌率先到达,慕容复右手未动,剑身上却是光芒大盛,刺目白光将木天淳的身影完全照了出来。

    只是此刻的慕容复哪有一丝功夫去看木岛主,丹田疯狂运转,剑气狂涌而出,对着那手掌便是狠狠一剑。

    而左侧的龙钦双掌毫不犹豫的拍在屏障上。

    说是屏障,其实不过是慕容复利用乾坤大挪移使出来的一种牵引气劲罢了。

    但见龙钦双掌刚一没入屏障,便不自觉的偏移了几分。

    不过他的功力霸道异常,而慕容复的全身功力都用在了右手上,乾坤大挪移牵引之力十分有限,稍稍一偏之后,便没了什么作用。

    “砰”

    “嗤”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却是慕容复天剑击散了木天淳的掌力,但他自身也挨了龙钦一掌,身子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慕容复落地后,腾腾腾连退十数步,这才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哼,二位好歹也是武功绝世的武林前辈,怎的这般不要面皮,装死不说,还出手偷袭一个晚辈?”慕容复嘴中冷冷骂道,丹田却是将太玄经催动到极致,快速回复着伤势和内力。

    “嘿嘿,”木天淳没有说话,龙钦冷笑一声,“本岛主做事一向只问结果,不计较过程,再说,今日没有一个人可以安然走出这洞窟,本岛主又何必惺惺作态?”

    慕容复面色微窒,竟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毕竟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你们竟然还没死!”见得龙木二岛主一身真气充沛,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群雄无不是震惊不已,李、唐、方三家之人顿时如丧考妣,至于龙木二家的弟子自然是十分兴奋了。

    龙岛主红光满面,捋了捋颏下长须,却也没有解释,而是看向慕容复,准确的说是他手中的天剑,目中的灼热、欣喜、渴望不断涌出,只怕恨不得立即将慕容复碎尸万段,好夺取天剑。

    慕容复心中念头翻转,忽的开口道,“先前,本公子在第一次现身时,第一次与天剑取得共鸣时,第一次斩出先天剑气时,均感觉到暗中有人在窥视本公子,想必正是二位吧?”

    “不错,”龙岛主点点头,“我们确实没想到你跳入火池中还能活下来,更没想到你武功大进,又因为补齐了天剑所需精血,将自身的烙印炼入天剑中,”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我兄弟二人才露出了些许破绽,只不过无人注意到罢了。”

    慕容复登时反应过来,所谓的姜还是老的辣,这二人在天剑出世之际,竟是生生压下心中那股欲望,假装失手被众人打死,再隐伏一旁,等众人死伤得差不多了,才“活”过来收拾残局。

    慕容复能够想到,其他人自然也能够想到,尤其是黄裳,想想也是可笑,先前他还颇为敬重龙木二岛主,在二人死去之时,还制止旁人坏破他的尸身,现在想来,若是当时上去补上几刀……

    不过他马上又转念想道,如果这三人能够斗得个两败俱伤的话,或许……

    “真没想到你这小子运气这么好,”龙岛主语气中带着些许嫉妒,“若非你实在过于难缠,老夫甚至都动过让你成为龙家之人的心思了。”

    “倒是本公子大意了!”慕容复抹去嘴角的血丝,冷冷一笑,随即神色一正,“不过,你们若是继续装死,或许还真让你们逃得一命,现在嘛,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慕容复自一开始的惊讶之后,转而便是欣喜,自来到这侠客岛上,一直都被龙木二岛主压了一头,而且还差点两度死在这二人手上,

    本以为永远都没机会报仇了,没想到这两个老头竟是玩什么装死的把戏,这如何不让慕容复兴奋。

    龙木二岛主听得他这番话,均是有些愠怒,什么时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在二人面前如此放肆了?

    “年轻人,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龙岛主淡淡说道。

    木岛主则是说道,“你自己斩断天剑联系,我等或可饶你一命。”

    慕容复先是一呆,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二人虽然明明很想要自己手中的天剑,却迟迟没有出手,原来还要自己先斩断天剑联系?

    当然了,慕容复不知道什么叫做斩断天剑联系,知道也不会斩,微微一笑,忽的扬起左臂,凌空划了个半圆,劈出一剑,随即手影晃动,又是一剑横斩而出。

    两道晶莹雪白的剑气刚一接触,便瞬间融合在一起,变成一道“十”字剑气。

    不过这还没完,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双臂握剑,斜劈一剑,登时间,一道形状怪异,“十”字不像“十”字,“米”字不像“米”字的剑气极速飞出。

    中途时迎风狂涨,瞬息间便有丈许来大,将二人所有逃生方位都封死了。

    龙木二岛主虽然嘴上说得轻松,实际上却是不敢小觑慕容复的,此刻脸色均是凝重下来。

    但见二人同时在腰间一抹,各自拿出一块样式古朴的令牌,令牌正面刻有一些复杂难明的花纹,背面却是一朵跳跃着的火焰,栩栩如生。

    二人对视一眼,均是将令牌往空中一抛,右手催动真气,那令牌滴溜溜一转,却是停在二人胸前不远处,一阵异样波纹缓缓散开,周围劲气蜂拥而来,竟是在各自身前形成一个丈许来高的令牌虚影。

    这一切看似很久,实则前后不足一息的功夫,顷刻间剑气斩在“令牌”虚影上,“铛铛铛”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便好似无数刀剑砍在铁锅上一般,既是沉闷又是难听。

    不过令慕容复大吃一惊的是,剑气即将消耗完,但那“令牌”虚影居然纹丝不动,半点变化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