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千年醉
    慕容复一边往前走着,手中动作也愈发得寸进尺起来,一只手已经逐渐覆在丁铛的翘臀上,丁珰无奈,反抗不过,也不敢出声,只好暂且任由着他,黑暗中,一双眸子寒光凝聚。

    也不知走了多远,密道前方终于传来一抹微弱的亮光,丁珰登时大喜,“到了。”

    “我看见了!”慕容复嘀咕一声,当即快步走了几步,密道中灯火通明,隐约还能听到一阵嘈杂的喧闹声音,似是有许多人正摆酒吃席。

    丁珰挣扎着离开慕容复怀抱,二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终于来到一个石门前,石门半开着,嘈杂声正从里面传来。

    “你不知道哇,余二家那个小娘子,水灵灵的,当真是蚀骨销魂,兄弟我那天都差点下不来床!”

    “哈哈哈,英才兄也真是胆大,余二可是官家的人,你居然敢偷人家女人!”

    “嗨,这有什么,莫说一个区区保正,就是县太爷的夫人,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被咱们舵主给……”

    话说一半,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即压低了声音。

    旁边立即有人轻斥道,“说话留点心,贝大夫可是在咱们东海分舵坐镇哩!”

    提起“贝大夫”,石门内的声音小了许多,但不一会儿,又热闹起来,什么污言秽语都有。

    慕容复与丁珰对视一眼,丁珰好看的眉头轻轻皱在一起,明显极为不喜。

    慕容复四下扫了一圈,石屋内一共摆了七八桌酒席,都是一些江湖草莽,坦胸露乳,长刀横放,喝的十分尽兴,不过却是没见到丁不三和丁不四、石破天的身影。

    丁珰指了指密道的前方,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复点点头,身子横跨一步,一闪即逝的跃过石门,丁珰也是如此。

    二人往前行了一阵,终于来到密道的尽头,这里有三个石门,门前均有两个汉子看守。

    二人看了一眼,便立即退至拐角处,慕容复看向丁珰,丁珰也正看向自己,目中带着询问之意。

    慕容复沉吟半晌,“左边的石门里面只有一道晦暗不明的气息,应该是那贝海石,中间的石门有三道虚弱的气息,而右边的石门,也有七八个人。”

    丁珰神色微喜,“我爷爷他们肯定就在中间那个石门内。”

    慕容复点点头,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并没有立即出去救人,而是看向丁珰,“你先前说的话可作得数?”

    丁珰微微一愣,脸蛋上瞬间飞起两抹红霞,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侠义之心也没有,只会趁人之危!”

    慕容复脸色陡然一沉,“这么说你是要反悔了?”

    “能不能等你先救出我爷爷再说,毕竟……”

    话未说完,却是被慕容复打断道,“这个我可管不着,我又不是跟你爷爷做的交易。”

    丁珰气急,恨不得扑上去咬慕容复两口,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她面色微微一缓,咬牙说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慕容复脸上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上下打量了丁珰一眼,“你这身材不错,我就勉勉强强,要你做我的女人吧。”

    此言一出,丁珰目中寒光凌冽,胸脯轻轻起伏,不过她还是转眼便将心头的怒意平复下去,嫣然一笑,“好呀,只要你能救出他们三人,做你的女人又如何。”

    “嘿嘿,”慕容复嘴角微翘,脸上带着些许冷意,饶有深意的说道,“我这个人,一旦做出什么决定,便会身不由己,你可想好了?”

    丁珰听着他那怪异的声音,没由来的心中一凛,但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也容不得她退缩,“我想好了!”

    “哈哈,”慕容复脸色陡然一转,变得嬉皮笑脸,“可你的天哥怎么办?”

    “哼!”丁珰似是被问住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救不救?”

    “救!”慕容复一点头,转身便要走出去,不料丁珰却是忽然拉住他的手臂。

    “怎么了又?”

    丁珰不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终是凑过头来,一口朝慕容复嘴巴吻去。

    慕容复呆了一呆,马上嘴角处已经传来一阵清凉柔嫩的触感,跟着一股甘甘甜甜的味道流入口中、鼻中,刹那间,整个身子骨都酥了。

    丁珰一触即退,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双手捏着衣角,有些不知所措,嘴中轻声说道,“你小心一些。”

    慕容复脸上讶然之色一闪而过,轻笑一声,却是搂过丁珰的身子,大嘴狠狠的吻了下去。

    丁珰反应不及,被他吻了个正着,身子瞬间僵硬,双目睁得大大,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并剧烈挣扎。

    慕容复顺势松开了她,也不待丁珰开口,便幽幽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打算单独去救他们。”

    丁珰一愣,人已被慕容复拉着走出了密道。

    “什么人!”六个大汉目光齐齐一转,落在慕容复二人身上。

    丁珰整个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慕容复却是微微一笑,“抱歉啦,你们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了本公子。”

    话音未落,“嗤嗤嗤”六道剑气激射出去,跟着“砰砰砰”一阵,六人尽皆倒地,眼睛睁得大大,他们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仅是守个门而已,怎会莫名其妙就死了。

    门口声音一响,左右两边的石屋内立即传来动静,慕容复也不多做耽搁,一步跨到中间的石门前,推门而入。

    “三爷爷,四爷爷,天哥!”丁珰一见屋中的情景,不禁脱口叫道。

    但见石屋内,立着三个十字架,而丁不三、丁不四和石破天三人,被牢牢绑在十字架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上还多出几道鞭痕。

    “丁珰!”三人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看清丁珰的模样,顿时吃了一惊,“丁珰,你又回来做什么?”

    “我……”丁珰正欲上前,却被慕容复紧紧拉住了手腕,只好说道,“我请慕容公子来救你们啦。”

    丁不三和丁不四似是才注意到慕容复的到来,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咸不淡的说道,“原来是慕容公子来了。”

    石破天目光一转,却是盯着二人牵在一起的手,心头陡然生出一种又酸又涩的感觉。

    “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我长乐帮分舵杀人,今日你若给个交代还自罢了,否则便留下命来吧。”

    便在这时,一连串的破风声响起,却是贝海石及其七八个手下赶了过来,一个沧桑中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说道。

    慕容复慢悠悠的转过身去,但见为首之人一身褐色长衫,发须斑白,额骨高耸,脸庞瘦长,面黄肌瘦,眼眶深陷,但一双眼珠子却是精光四溢,身上流转着一股充沛凌厉的气息,手中握有一柄折扇。

    此人赫然是长乐帮的真正掌权人物,贝海石,江湖人称“妙手回春贝大夫”,甚少有过出手记录,但一手“五行六合掌”在东南武林一带,享有极高声誉。

    慕容复回忆了下水晶宫收集来的信息,淡淡开口道,“阁下便是贝海石么?”

    贝海石细细打量慕容复一番,让他极为吃惊的是,在对方身上,竟是感受不到任何内力波动,但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弥漫心间,顿时心中一凛,也不敢计较慕容复直呼他的大名,反是拱手说道,“在下正是贝海石,不知公子是?”

    “慕容复。”慕容复淡然道。

    “号称‘南慕容’的姑苏慕容氏!”贝海石登时神色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之人,竟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慕容复。

    “这几个人我要带走,阁下没意见吧?”

    “这……”贝海石面露迟疑之色,但见慕容复脸色一沉,急忙应道,“当然,既然是慕容公子开口,我长乐帮自然是要给面子的。”

    “还不给这三位松绑!”贝海石转身朝身后的高手喝道。

    当即有三人跃出,分别去到石破天三人身前,而贝海石却是上前两步,与慕容复攀谈起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贝海石如此识相,慕容复却是不好发作了,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聊着,不一会儿,石破天三人的绳索尽皆解开。

    慕容复正欲开口告辞,却在这时,脑中陡然传来一阵眩晕感,眼皮沉重得想要睡觉,周围的景象开始颠倒。

    慕容复悚然一惊,闪电般出手在胸前连点数下,却在这时,身前的贝海石与身旁的丁珰同时出手,贝海石手中折扇一翻,露出一截凌厉的短剑,而丁珰也摸出了一柄匕首,二人分别刺向慕容复的咽喉和小腹。

    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本能的探出一脚,踢向贝海石下阴,同时,手腕一甩,将丁珰甩了出去。

    但听“砰”一声,丁珰被摔了出去,不过贝海石似是早有防备,向一旁滑了开去,堪堪躲过这断子绝孙的一脚。

    慕容复狠狠甩了甩脑袋,轻轻一咬舌尖,脑中恢复片刻清明,目光扫了一眼丁珰和贝海石,“好,好得很,你们居然联手阴我。”

    “哈哈哈,”丁不三忽的一阵大笑,“我这窖藏三十年的‘千年醉’味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