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再入紫禁城
    韦小宝生怕慕容复改变主意,当即告辞一声便离去了,临走前,又回头看了双儿一眼,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

    慕容复饶有意味的看着韦小宝的背影离去,心想,本公子是解了你的生死符,不过却是留了一道剑气在你的心脉中,只需过得一十五日,剑气暴动,便会搅乱你的五脏六腑。

    韦小宝走后,慕容复低头看了怀中的双儿一眼,只见这丫头小脸苍白,眼神光微微涣散,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死志。

    慕容复心中陡然一惊,不禁脱口问道,“双儿,你这是为何?”

    双儿眼角缓缓流下两滴泪珠,低声道,“双儿清白之身已坏,韦大哥……韦大哥的恩情也无法报答了,双儿对不起少奶奶,对不起庄家的众姐妹,更对不起庄家死去的老爷少爷们……”

    慕容复很想说出“你来找我报答不就行了”,但他知道,双儿不信鳌拜为他所杀,再多说也没用,如今该想的是如何证明鳌拜确实是死于自己之手。

    这可不大好办啊,当时在场的也就那么几人,天地会南北总舵主,康熙加上韦小宝,还有桑杰,但陈近南、胡德帝行踪缥缈不定,上哪去找他们给自己作证,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得落在韦小宝身上。

    慕容复心中念头翻转,忽的计上心来,韦小宝此人胆小如鼠,只要吓上一吓,必定会露出马脚。

    慕容复打定主意,便开口道,“双儿,你说你要寻韦小宝报恩,可是那庄家少奶奶已经把你许配给韦小宝了?”

    提起庄家少奶奶,双儿脸上愧疚之色更浓,但还是摇头道,“少奶奶只是把我送给韦恩公当丫鬟,好生保护韦恩公,并没有说过……说过许配于人的话。”

    说话的同时,她脸上既是羞红,又是惨白,少奶奶虽然没有明说,但那层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少奶奶对她极好,但终究只是一个下人,对这种命运也是早有意料的。

    没成想,却是莫名其妙的失身给了另一个男子,如今想再报恩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一想到愧对庄少奶奶的重托,双儿悲从心来,恨不得顷刻死去。

    慕容复见其脸上死志更浓,还真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心中一动,冷哼道,“那庄家少奶奶也太不厚道,要报恩她自己去报好了,居然把你送人,真真是岂有此理。”

    双儿一听,先是一怒,但眼前之人又是在为自己鸣不平,心中没由来的一暖,“公子快别这么说,少奶奶平时对我很好的,庄家的老爷少爷们生前对我也很好,替他们报恩是我心甘情愿的。”

    双儿重情重义,尤其对恩情极重,慕容复是知道的,故意数落那庄少奶奶不过是转移她的注意力罢了,当即口中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行,不管他们以前对你再好,也不能不把你当人看,随随便便就将你送人,我的双儿又不是物品。”

    双儿听到最后一句,脸颊上飘起两抹小红花,忍不住嗔道,“谁是你的……你的双儿了。”

    她对男女之事懵懂无知,说到“你的双儿”四字,没由来的心中羞臊,再想到自己失身给眼前之人,严格说来,也确实是他的人了,心里再次泛起一阵异样,一时间,脑海中晕乎乎的一片,便是眼泪都忘记留了。

    “真是个令人心疼的人啊。”慕容复见其神情变化,便知怀中之人对自己已不是那般抵触了,心中不禁感叹,这要放在后世,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什么强奸一次还能俘获美女芳心的、什么通往爱情的便捷通道等等言论,都是放屁,就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非得吃好几年牢饭不可。

    但是在这个世界,女子的贞操观念极重,且身份地位低下,长久以来,便形成一种观念,只要失身给了谁便是谁的人,当然,这种观念最为根深蒂固的地方,还是在民间,若是一些大户人家的千金,又或者名门大派的天之骄女,这种观念又会相对弱一些。

    眼下这种乱世,普通人家只要花得几两银子,便能买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虽然像双儿这样的十分难找,但也不是没有,别的不说,双儿自己不就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主人家为了报恩,随随便便送了出去么。

    慕容复心中感慨良多,也说不上是悲哀还是庆幸。

    当然了,眼下双儿虽然不抵触,但为免其以心中留下芥蒂,慕容复还是要趁热打铁的,当即说道,“双儿,这一次是公子趁人之危,对不起你,以后公子会百倍千倍的对你好,以此来补偿你。”

    双儿怔了一怔,没想到慕容复居然会给自己说对不起,这是她从小到大从未听过的话语,心头微微一热,“公子别这么说,公子也是……也是为了救双儿。”

    这傻丫头,到现在还觉得我是在救她,慕容复心中陡然泛起一股怜意,搂了搂怀中的可人儿,忽然想起其穴道还未解开,又急忙给她解开穴道,口中问道,“双儿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好不好?”

    双儿脸颊轻轻一红,她自然能够听出慕容复的言外之意,想想如今木已成舟,自己也没别的去路了,便轻轻点头道,“只要公子不嫌弃双儿,双儿愿意跟在公子身边。”

    心中则是暗暗补充了一句,“少奶奶,双儿犯了大错,对不起您,只能来日再回庄家请罪了。”

    慕容复则是满心欢喜,嘴中哈哈大笑,“双儿可是公子的宝贝,岂有嫌弃一说。”

    说着便欲伸嘴去亲双儿的脸蛋一口,不料双儿却是探出一只玉璧,阻止了慕容复的动作,脸色羞红的说道,“公子,能否给双儿一点时间。”

    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失落,看来这丫头嘴上不说,心中还是颇有芥蒂的,也罢,想要去除这最后一丝芥蒂,恐怕只有从韦小宝身上下手了。

    “对了双儿,你本家姓杨么?”慕容复忽的想起韦小宝先前叫她杨姑娘,不禁疑惑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双儿是没有姓氏的。

    双儿却是摇摇头,“双儿一个小丫鬟,哪有什么姓氏,只是少奶奶视我为亲女,便允许双儿出门在外时,可使用她娘家的姓氏。”

    “这叫视为亲女?”慕容复撇撇嘴,那个什么庄少奶奶,他虽然没有见过其人,但想来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想要蛊惑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还不是易如反掌。

    二人闲聊一阵,双儿明显兴致不高,而且动不动便泫然欲泣,慕容复识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不顾小丫头的反对,帮她把衣服穿好,简单的收拾一下,二人离开了客栈。

    当然,那块滴有落红的床单,自然是被双儿偷偷摸摸的卷起来带走了。

    慕容复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是假装不知道。

    出了客栈,天色已晚,慕容复带着双儿回到他先前的客栈,唤来李莫愁单独交代一番,随后又带着双儿往紫禁城而去。

    尚善监位于紫禁城的一脚,十分偏僻,这里的几间老房子,原本是海大富所住,海大富死后,原本给了慕容复,只是慕容复走后,这里又被康熙赐给了韦小宝。

    慕容复熟门熟路的来到尚善监,四下里没有职守的太监,韦小宝也不在,不用想也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跑去跟康熙报信了。

    “公子,咱们来这里做什么?”双儿不知道慕容复带她来这里做什么,此刻她身子还隐隐作痛,行动颇为不便,一路走来,几乎整个身子都挂到慕容复身上去了。

    慕容复微微一笑,“看戏。”

    说着抱起双儿,径直进入屋中,找了张干净的床,将她放在床上,随后才说道,“稍后这里会有好戏发生,咱们在这里看戏即可。”

    想了想,慕容复自己也躺到了床上。

    双儿一惊,本能的缩了缩身子,口中颤声呼道,“公子,你……”

    “别怕,”慕容复轻轻拍了拍其粉背,柔声道,“你刚刚破瓜,公子岂会不知轻重,不过公子有一法,可以替你疗伤。”

    “替……替我疗伤?”双儿只觉得脑袋转不过弯来了,心中羞涩的想着,那地方,怎么可能疗伤嘛?

    不过慕容复和衣躺到床上后,确实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将她轻轻揽入怀中,这让她心中小小的松了口气,但马上她的心又提了起来,小脸更是一片嫣红,声音有些发颤,“公……公子,你做什么?”

    此刻一只怪手,正穿过衣襟,朝她小腹探去。

    “别出声。”慕容复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手中动作不停,但也没有越雷池一步。

    双儿只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自小腹流入丹田,随后遍布全身,破瓜的疼痛,瞬间减轻了不少,虽然伤口处有点痒痒的,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小半个时辰过去,双儿俏脸通红,自下巴到锁骨处,闪烁着红润的光泽,呼吸声愈发急促。

    正想出言阻止慕容复的行动,却在这时,“咯吱”一声传来,屋外有人进来了。

    双儿吓得不敢动弹,紧紧咬住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