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偷梁再换柱
    “什么?”毛东珠有些疑惑,“你说的不会是外面的岗哨吧?”

    “不是!”瘦头陀急忙摇头,“前锋营、骁骑营都来了!”

    这一下,便是慕容复也无法淡定了,“你确定?”

    瘦头陀听慕容复突然开口,也不由吓了一跳,但又急忙说道,“方才我本想去尚善监找点吃的,便看到他们已经到坤宁宫附近了,直奔慈宁宫来的。”

    慕容复当即闭目感应,庞大的意念,快速蔓延出去,果然有大批军士赶来,已经快要到了。

    “是不是你被人发现了?”毛东珠眼中寒光一闪,瞪着瘦头陀。

    瘦头陀正要开口解释,慕容复却是说道 ,“不是他,而是你的身份被康熙发现了。”

    “啊,”毛东珠面现吃惊之色,“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慕容复摇摇头,神色变幻不定。

    毛东珠登时慌了心神,她知道假扮太后是什么罪过,恐怕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形容,如今也只有慕容复能够救自己,可是救一次会救,两次还会救么?

    尤其是,自己若没了假太后的身份,仅凭这点薄柳之资,慕容复有什么理由冒着株连九族的大罪救自己呢?

    一时间,毛东珠心乱如麻,不时的看向慕容复,却见其神色阴晴不定,没有任何表示,心中更是一片冰冷。

    此刻,慈宁宫外已被大批军士包围,而在离慈宁宫不远处,两道身影正快速跑来。

    “你个混球小桂子,知道真太后还在人间,为何不早说!”

    “皇上,这事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哪敢胡说啊。”

    “哼,那你今日为何又说了?”

    “奴才……奴才得罪了那慕容复,不敢留在宫中,只能出去躲一段时间了,可又放心不下小玄子你,尤其是小玄子的母后很可能还活在人间,小桂子便心中难安,这才冒死将此讯息禀报给小玄子。”

    原来这二人却是康熙与韦小宝,二人为了不惊动更多的人,徒步赶往慈宁宫。

    小桂子自是不敢告诉康熙害怕鳌拜的冤魂前来寻仇,故将一切推给了慕容复,他与慕容复的恩怨,康熙也是知道的,至于真太后还活着的事,倒真的是因为良心发现,才来告诉康熙的。

    其实韦小宝早就知道真太后琪琪格被毛东珠藏在暗格之中,只是当时他向康熙揭穿了假太后毛东珠的身份,又查出顺治皇帝在五台山出家,这已经是天大的一件功劳,再说出真太后的下落,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故而他打算细水长流,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说出真太后的下落,到时又是一件不小的功劳。

    康熙狠狠瞪了韦小宝一眼,“你个狗日的,如果母后有什么危险,老子第一个拿你开刀。”

    他与韦小宝厮混得久了,一些骂人的脏话也学了不少,平时还好,只有二人在一起的时候,张口便来。

    韦小宝缩了缩脖子,他不知道康熙用雪莲虫对付毛东珠的事,若是知道的话,肯定是要阻止的,一旦毛东珠狗急跳墙,拉着琪琪格赔命,那就大功变大过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赶到慈宁宫外面,先到的军士,已经开始遣散宫女太监。

    “公子,怎么办?求公子救救奴家吧。”此时,毛东珠已经完全没了分寸,只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慕容复身上,她知道,以慕容复的武功,救她出去也不难。

    瘦头陀也是跪倒在地,“求求公子,救救师妹吧。”

    慕容复心中也有些犹豫,他一个人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去,即便带上毛东珠,原也不难,可是这样一来,很容易被康熙查出来不说,毛东珠也彻底失去了价值,冒着与康熙翻脸的危险,值得么?

    毛东珠大急,只差上前抱着慕容复的大腿哭诉了,强自定了定心神,正欲开口说话,却听慕容复说道,“今日你们二人中,恐怕只有一人能够安然离开这里,你们自己决定吧。”

    此言一出,二人皆是一怔,瘦头陀登时大喜,“求公子带师妹走吧。”

    毛东珠微微愕然的看了一眼瘦头陀,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内疚,心中复杂不已,嚅嚅半晌,却是开口道,“公子还是带师兄走吧。”

    想了想又补充道,“奴家到底照顾了皇上十来个年头,想来他不会这般不念旧情的。”

    “念旧情?哼!”慕容复却是嗤笑一声,脸上讥讽之色一闪而过,“你杀了他的亲娘,他会跟你讲旧情?如果念旧情的话,会给你吃下雪莲虫,让你受尽抽髓扒筋之痛而死?”

    毛东珠登时吃了一惊,随即恍然,她还奇怪,自己呆在慈宁宫中,又不像过去那般还要与别的妃子争宠,怎么会招来横祸,被人暗算,原来是身份暴露,康熙对自己下手了。

    一时间,不由脊背发凉,这康熙还真是狠啊,自己好歹养育了他十几年,竟然不动声色的朝自己下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那等歹毒手段。

    “公子,属下效忠神龙教多年,后来又投于公子麾下,为神龙军效命,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不求别的,只求公子将师妹安然带出这破地方去,属下感激不尽。”瘦头陀一反常态,神色极其严肃的说道。

    看得出来,他已经下定决心牺牲自己了。

    说完,便起身朝门外走去。

    “师兄!”毛东珠不由喊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师妹,”瘦头陀惨笑一声,“找个好人,嫁了吧,平平安安的过下半辈子。”

    慕容复眉头微皱,冷声道,“你这是作甚?就算要救人,也该先听本座安排,轮到你自作主张了?”

    此话一出,瘦头陀心中一凛,急忙躬身道,“但请公子安排,只求公子将师妹带出去就是了。”

    “该带谁,怎么带,本座自会安排。”慕容复冷冷一句,丑话先说在前头,“本座可以保住你师妹,也可以让你不死,不过你可能要付出一点代价。”

    “公子请说,”瘦头陀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需要你一只手臂!”慕容复淡淡道。

    此言一出,二人皆是愣住。

    慕容复眉头微挑,“怎么,舍不得?”

    瘦头陀却是怔了一下后,毫不犹豫的探出右掌,一掌拍向左臂。

    “噗”的一声,鲜血迸射,一条手臂飞了出去,伴随着一声痛苦到了极点的低吼声。

    “师兄,”毛东珠大急。

    “真是个急性子,你让本座动手的话,至少不会这般疼痛。”慕容复撇了撇嘴,随即朝正欲帮瘦头陀止血的毛东珠说道,“先别给他止血。”

    毛东珠不解,她也不能理解慕容复为何会让瘦头陀自断一臂,这对他们现在的处境不但没有任何帮助,反而绝了逃出生天的希望,

    一时间,对慕容复生出了不小的怨怼,就算你为了人家,报复师兄,也不必这么狠吧!

    “皇上驾到!”便在这时,屋外传来韦小宝的声音。

    随即又是康熙的声音,“母后,听闻母后身子欠佳,儿臣特地前来看望母后。”

    二人说归说,却是站在屋外没有动弹。

    毛东珠回过神来,正想开口说几句话,拖延一二。

    却被慕容复摆手打断。

    但见地上已经喷了不小的一摊鲜血,慕容复屈指一弹,封住瘦头陀的奇经八脉,而瘦头陀也疼得昏厥了过去。

    “你且听好,本座只说一遍。”慕容复神色一正,飞快的朝毛东珠说道,“找一件你常穿的衣服来,放在这摊血迹上,再将你师兄断臂上的布料除去,装在你的衣服里,顺便找一些常戴的首饰放在衣服上。”

    “公子是要……”毛东珠有些发愣,不明白慕容复打算做什么。

    “快去!”慕容复不耐烦的斥道。

    “是!”毛东珠应了一声,急忙依言而行。

    不一会儿,毛东珠将一切准备完全。

    慕容复看了一眼,不禁露出了些许笑意,还真有点像样了,当即手腕一翻,一道掌力飞出,打在瘦头陀的那条断臂上。

    顷刻间,那截袖子快速瘪了下去,更多的血液流淌出来。

    “化骨绵掌!”毛东珠瞳孔微微一缩,她修炼化骨绵掌多年,也只能隔着血肉,将骨头打碎,但慕容复从自己这里得到化骨绵掌的秘籍,也才半年多而已,竟然已经能够做到将血肉都化去,这是何等天资?

    随即毛东珠似是想到了什么,疑惑道,“公子这是要伪造奴家已死的假象?可这对咱们逃出此地,也没多大帮助啊!”

    慕容复正欲解释什么,却听屋外传来康熙的声音,“母后,您在吗?儿臣可要进来了!”

    慕容复面色微变,飞快说道,“你立刻到密室中,换上琪琪格的衣服,记住,从此之后,你便是真太后了。”

    毛东珠立即明白了慕容复的意思,不禁暗道一声“妙”,康熙绝对想不到,自己在身份戳穿了之后,还敢再扮一次太后,随即快速朝密室走去。

    慕容复瞥了地上的血迹一眼,原本他在知道了毛东珠身份被康熙识破之后,是打琪琪格主意的,以他的手段,控制一个被幽禁了十余年的女子,也是手到擒来的事。

    只是康熙的突然到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控制琪琪格也不是短时间内便能办到的,只能出此下策,先将琪琪格带走,而毛东珠则继续做回她的本职。

    经此一遭后,康熙知道天下有人敢假冒太后,自然会对慈宁宫更加上心,虽不知毛东珠能够撑多久,但也只能如此了,待他收复了琪琪格,到时又换回来,便是货真价实的太后了。

    就在他愣神间,密室中走出来一个女子,穿着打扮与毛东珠一模一样,有些茫然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微微点头,“走吧,或许以后还有机会回来的。”

    这女子自然便是琪琪格了,慕容复上前不由分说的点住她穴道,将她搂在怀中,回头又提起瘦头陀肥硕的身子。

    想了想,慕容复猛吸一口气,随即吐出,登时间,屋中温度骤降,桌椅板凳全都打乱,便是连那一滩刚刚喷出没多久的热血,也快速冷却下去。

    门口脚步声传来,慕容复不再迟疑,朝那丫鬟侍女的别间跃去,最后从小门中溜走。

    慈宁宫外,早已被大批军士包围,不过只是在宫墙之外,毕竟太后被人假扮之事,是何等丑闻,康熙也不想让人知晓,而在宫墙之内,却是空无一人。

    慕容复微微松了口气,这最难的一关,已经过了,至于慈宁宫外的军士,此刻天色将黑,只要自己跳得高一点,量他们也难以发现,当即重重一跺脚,身子拔地而起十余丈,横空跃出了慈宁宫。

    “呼!”慕容复落地之后,已经远在慈宁宫外数十丈远。

    “你这肥猪,真不想管你的死活!”身上带着两个人,尤其是那瘦头陀的分量,怕是不亚于五个成年男子的重量,饶是慕容复功力之深,也大感吃不消。

    四下瞄了一眼,慕容复急忙朝尚善监疾掠而去。

    此刻,慈宁宫中,康熙神色阴晴不定的盯着地上的一摊血迹。

    屋中阴风阵阵,寒气凛然,韦小宝早已缩在康熙身后,眼珠子转个不停,四处打量。

    “小桂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韦小宝身子微微一颤,急忙回道,“皇上,奴才觉得这里阴气阵阵,怕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混账,朕是问你这摊血是怎么回事?”康熙怒道。

    韦小宝登时回过神来,只觉康熙的声音,比这屋子中的寒气还冷,只好压下心中的恐惧,上前翻弄地上的衣服。

    “哗啦啦”几声,从那衣服的一截袖子中,却是抖落出一只手骨来。

    韦小宝登时骇了一跳,身子一软,栽倒在地上,“皇上,有……有……有鬼啊!”

    乍一听这渗人的声音,康熙也吓了一跳,但见只是一截手骨,才松了口气,没好气的瞪了韦小宝一眼,“大惊小怪!”

    康熙蹲下身去,拾起那截手骨,上面鲜血淋漓,还有丝丝筋肉挂在上面,看上去十分骇人。

    韦小宝看了一眼之后便不敢再看,颤巍巍的说道,“皇……皇上,这种东西,让御医来查看就是了,您犯不着……”

    话未说完,便被康熙瞪了一眼,“多嘴!”

    “是!”韦小宝不敢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