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七十七章 虚惊一场
    不过慕容复却没管这么多,轻轻打开房门后,径直朝里屋走去,他感应到的那人,正睡在那里。

    “咦,身材还不错嘛。”慕容复夜能视物,此刻,隐约能看到床上躺着一具婀娜娇躯。

    慕容复很不厚道的一笑,没有半点避嫌的走了过去,探手朝女子的脖颈摸去。

    “肌肤滑腻,柔软舒适。”这是慕容复心中第一个念头。

    不过他今晚可不是来采花的,对宝亲王的女人,也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手指微微并拢,却是捏住女子的脖颈。

    女子呼吸不畅,睡梦中想要咳嗽几声,却是咳也咳不出来。

    “咳咳……”女子双手不自觉的去抓自己脖子,本能的要将慕容复的手打开。

    不过慕容复的手却是纹丝不动,而且越来越紧,即便是在黑暗中,也能清楚的看到,女子脸色愈发的涨红。

    “嘤咛……额!”女子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待瞥见慕容复的身影,已经自己脖颈上的大手,不由心神惊惧,瞬间完全清醒过来,想要惊叫,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放……放开我,你……你是谁?”女子艰难的说道。

    慕容复到此,只是想问问宝亲王所纳妾室的下落罢了,倒不是真要取女子性命,因此也就顺势松开了手,口中淡淡说道,“本座问一句,你便答一句,若有半句谎言,本座就先断你一只手脚,最后无手无脚时,本座便杀了你。”

    女子剧烈咳嗽两声,终是缓过气来,却听得慕容复冷若冰霜的语气,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口中低声说道,“你……你有什么尽管问,妾身知道的,定当知无不言。”

    “王爷要纳妾,所纳女子时谁,你可知道她住哪?”慕容复问道。

    女子似是怔了一怔,好半晌后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你找那人做什么?”

    “没什么,”慕容复犹豫了下,也就如实说了出来,“救她离开这罢了。”

    “啊!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救我?”女子惊讶道。

    “嗯?”慕容复眉头微微一挑,“救你?你就是那王爷要纳为妾室的女子?”

    女子点了点头,随后想起屋中光线昏暗,眼前之人怕是看不到,又补充了句,“王爷确实要纳我为妾。”

    慕容复呆了一呆,上下看了女子几眼,此女身材婀娜,妩媚撩人,但与香香公主比起来,却是显得丰腴了些,绝对不会是香香公主。

    “难道我猜错了?”慕容复心中有些郁闷的想着。

    女子默然片刻,忽的问道,“妾身与阁下素不相识,莫非是师兄请你来救我的?”

    慕容复微微一愣,“你师兄?不认识。”

    “我师兄叫做徐铮,我爹爹是飞马镖局总镖头“百胜神拳”马行空。”女子语气莫名的说道。

    其实他之所以会连父亲的名号也报出来,便是害怕眼前之人是什么歹人,有父亲的名号在那里,想来应该能让对方忌惮一二,这里是宝亲王府,绝无可能被人毫无知觉的潜入,只要拖得一时半刻,自然会有人来。

    她又岂会知道,慕容复闯到的王府内院,知道的人也仅有那个不知名的小丫鬟罢了,哪有什么人察觉,至于什么马行空,慕容复更加不会放在心上。

    “马行空?”慕容复喃喃一声,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但又想不起来,不过他也不会去在意,既然王府纳妾与香香公主无关,他也懒得多管闲事,当即起身便要离去。

    不料女子再次开口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来救我?”

    “认错人了。”慕容复微微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的答道。

    “你……”女子大怒,此人好生无礼,半夜三更闯入女子闺房,还动手掐自己脖子,此事若是被王爷得知,只怕要生出什么误会来,保不齐还要被赶出王府。

    先前还道对方是师兄挂念自己,特地请人来搭救,念在自己愧对师兄的份上,倒也不愿计较,可对方既然不认识,还这般无礼,她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了。

    想到这里,女子陡然喝了一声,“不准走!”

    话音未落,一阵香风掠出,抬手便是一个手刀劈向慕容复脖颈,招式稀疏平常,却颇有几分凌厉之意。

    不过这在慕容复眼中,自是连花拳绣腿也不如,双手并起双指,往上一戳,那女子的手刀,却好似主动撞上来一般,正好劈在慕容复指尖上。

    “哎哟,”女子痛呼一声,闪电般将手缩了回去,不过她却没有就此放弃,腰身一扭,一个鞭腿扫向慕容复下半身。

    “哼!”慕容复略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浑身陡然泛起一道白光,女子的鞭腿尚未触及白光,便被生生止住,随即弹飞了回去。

    “啊……”女子惊呼,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飞出。

    “该我了。”慕容复淡淡一声,反手一抓,女子的身子竟是临空打了个转,又朝慕容复飞回。

    慕容复一手抓在女子的脚踝上, 另一手在其腰间轻轻一弹,女子顿时被慕容复提着脚踝,倒立在空中。

    一时间,女子脸色红得几欲滴出血来,也不知是因为这个动作极其羞耻,还是因为血液倒流,脸蛋充血。

    “本公子都说认错人了,你还想怎么样?”慕容复冷哼道。

    “你……你……”女子声音羞怒之极,你了数次,却你不出个什么来。

    “放开我!”好半晌后,女子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语气。

    但此时的慕容复却是无动于衷,黑暗中,双目好似泛着幽光,正一眼不眨的盯着女子某处。

    原来女子睡觉时,只穿了一件里衣,下半身套了一条短裙,此刻慕容复一招倒挂金刚,顿时将女子的下身完全暴露出来,幽黑的神秘之处,透着些许晶亮,些许粉红光芒。

    虽然不如白日里看得真切,但越是这般若隐若现,便越是动人。

    女子见慕容复没有反应,不禁有些奇怪,只是光线黑暗,以她的功力,自然不可能像慕容复那般夜能视物,口中羞涩的说道,“你……你快放我下来,今晚之事,我……我不追究就是了。”

    慕容复嘿嘿一声冷笑,心中暗自嘀咕道,反正那宝亲王马上也就要死了,眼前这个女子面容姣好,身材妩媚动人,倒是可以……

    在女人方面,慕容复底线低的令人发指,一生出那个邪恶念头,便再也遏制不住,一手提着女子脚踝,一手却是朝女子某处探去。

    “你……你做什么……”女子既是惊恐,又是害怕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已是带着些许颤音。

    慕容复想了想,忽的笑道,“也是,这黑暗中行事未免太不光明磊落,不如咱们点了灯再说。”

    说着四下看了一眼,中间桌子上正好有一截未烧完的蜡烛,当即屈指一弹,一道火热劲气激射而出,那蜡烛便如凭空自然一般,竟是生出一朵焰花来,随即屋中的光线越来越亮。

    乍一有了亮光,女子微一闭眼,一股难言的羞耻感,迅速蔓延心间,“我求求你了,放开我好不好?”

    女子终于忍受不住,带着哭音的向慕容复求饶。

    慕容复微微一笑,并没有放下女子的意思,反而空出的一手,变本加厉,直接自幽谷中探了进去。

    女子大惊,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整个下半身,早已暴露在慕容复面前,心中羞愤欲死,那一瞬间,心中甚至生出了咬舌自尽的念头。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即逝,毕竟,她还是很怕死的,只好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来,不过琼鼻中,仍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鼻音传出。

    忽然,慕容复感觉到手掌心处袭来一股暖流,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女子一眼,“呵,本公子还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原来也不过如此嘛,哈哈……”

    女子已不是什么初经人事的小女儿,自然知道那暖流是什么,登时间,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慕容复见女子没有回应,低头看去,却见其正翻着白眼,不由吓了一跳,但马上察觉到她还有呼吸,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倒也不好再这样吊着人家,干脆将女子扔到了床上。

    女子自是陷入了短暂的窒息,慕容复一道内力过去,她便醒了过来,一见慕容复的手还在自己身子下捣鼓,白眼一翻,差点再次气晕了过去,口中狠狠说道,

    “你……你究竟是谁?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如此对我,就不怕王爷将你碎尸万段么?”

    “碎尸万段?”慕容复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这么久了,院外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你还没发现点什么?”

    女子先是一愣,随即花容失色,“你……你……”

    “我什么我,我就是这么大摇大摆进来的。”慕容复得意一笑,故意弹了弹手上的水渍。

    女子顿时羞得难以自抑,颤声说道,“你……玩也玩了,放过我吧,我是有夫之妇,你这样……这样让人家怎么活?”

    慕容复怔了一怔,嘴上笑笑,没有说话,心中暗自嘀咕一句,“有什么好怕的,你那丈夫马上就要死了,本公子就勉为其难的替他接个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