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聚义厅
    “家师虽然号称毒手药王,但其实他甚少使毒,只有救人所需之时,才会根据以毒攻毒的原理,施展毒术,所以这腐肉膏,家师虽然会炼,却从未炼过,”程灵素脸上闪过一丝府复杂之色,对胡斐与苗人凤二人说道,

    “而我的师叔‘毒手神枭’就不一样了,他钻研毒物已经走火入魔,若问天下间谁会有腐肉膏,非师叔莫属。”

    “原来如此,”胡斐点了点头,对于程灵素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

    倒是苗人凤眼中闪过一缕疑惑之色,“当年我与胡兄比武之时,确实有许多闲杂人等在场,但却从未听说有‘毒手神枭’这个人。”

    “或许当初我师叔尚未成名吧。”程灵素叹了口气,当年之事,她也没有亲身经历过,而苗人凤醉心比武,所知所见可能有所遗漏,不过单凭“腐肉膏”,的确可以断定,这毒一定是出自毒手神枭之手,至于是不是师叔所杀,她也不能肯定。

    ……

    且说另一边,慕容复与李沅芷出了雅间后,便径直来到一楼一处颇为隐蔽的杂物间中。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李沅芷疑惑道。

    慕容复笑了笑,并不说话,在墙壁上摸索一阵,打开一个暗格,“咔咔”几声,地上陡然掀起一块机关石板,露出下面的暗道来。

    “我说过了,我的人被红花会掳走,现在自然是救她们去了,你不是觉得那余鱼同光明磊落得很么?要不要去看看?”慕容复沉声说道。

    “哼!去就去,谁怕谁!”李沅芷娇哼一声道。

    她虽与红花会的人颇为相熟,一众当家也随她自由出入红花会馆,但终究因为父亲李可秀的关系,并没有将总舵的真正位置让她知晓,便是余鱼同也只字未提。

    “那走吧。”

    二人下了密道。

    慕容复数次探查过红花会馆,早就将这密道的位置摸索清楚,倒也算驾轻就熟。

    不一会儿,二人便下到密道的最底层,眼前赫然一亮,却是来到一个大厅,大厅很大,约莫二十余丈,厅中立有四根柱子,上面刻着一些古朴的花纹,在大厅上首正中的位置,供奉着一张画像,画像一侧有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慕容复四下打量一眼,厅中摆放了十六把椅子,左右两侧各有三道石门。

    李沅芷疑惑的看着慕容复,“怎么走?”

    “一间一间的看看吧,”慕容复不置可否的说了句,然后率先朝左侧的第一道门走去。

    进入密道没多久,忽闻脚步声传来,慕容复飞快揽起李沅芷的身子,脚尖一点地面,凭空跃起,贴在密道顶上。

    李沅芷还是第一次被慕容复如此轻薄,惊慌之下便要喊出声来,慕容复却是低声喝了一句,“闭嘴!”

    李沅芷身子微僵,却是不敢再动弹。

    “李哥,这批兵器成色可是差了不少,总舵主那边……”

    “唉,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现在铁矿稀缺,朝廷又盯得紧,总舵主要求这么多数量,质量自然也就那样了。”

    两个男子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你们就不能想想办法,从大宋那边搞点过来?”

    “王兄弟,你是不知道啊,大宋那边比清廷这边还要紧张,铁价都快赶上银价了,咱们又没什么野路子,很难搞到铁矿的。”

    慕容复神色微微一动,不难猜出,这二人想来应该是红花会负责采集或是打造兵刃的人了。

    不多时,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李沅芷心脏“砰砰”直跳,这种做贼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忽然眼前一黑,却是多出两个人来。

    二人下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口中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姑娘,是你!”其中一人认出了李沅芷,面现吃惊之色。

    “王兄弟,你认识?”旁边另一人疑惑的看向他。

    被称作王兄弟之人面色变幻,目光在慕容复身上流转不定,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慕容复微微一笑,“二位,给你们一次机会,告诉我,关押犯人的地方在哪里?你们的当家又住在哪里?”

    “哼,休想!”王姓男子冷哼一声,刷的一下,拔出腰间长刀,手腕一抖,便劈向慕容复。

    “真是不懂得珍惜机会!”慕容复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屈指一弹,一道劲风直射其面门。

    “哐啷”一声,长刀落地,男子身形定格,旁边那人看去,王姓男子额头上已经多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砰”一响,栽倒下去。

    “王兄弟!”男子大喊一声,想要拔刀上前,但不知为何,两只小腿抖得厉害,手也开始哆嗦起来。

    “你……你怎么能杀了他!”李沅芷皱了皱眉,她虽不认识死去那人,但对方既然认识她,又是红花会的人,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

    “你比较幸运,还有一次机会。”慕容复不理会李沅芷,目光淡漠的看着剩下的李姓男子,一缕剑气在指间游移不定,笑眯眯的说道。

    李姓男子大惊,“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回答方才的问题,否则你就跟他一起上路吧。”慕容复声音微冷。

    “这……”李姓男子迟疑一下,“这里是兵器库,关押犯人的地方我也不清楚,不过诸位当家的居所在聚义厅右边第二道门里。”

    “聚义厅?”慕容复微微一愣也就反应过来,想来便是方才那个大厅了。

    “还有吗?单凭此点,恐怕还保不住你的命。”慕容复淡笑道。

    “没……”李姓男子刚想说没有,却见慕容复手中劲气陡然跳了跳,他心神一慌,急忙说道,“有,还有。”

    “说!”

    “最近几位当家似乎闹了什么矛盾,会中气氛都不大一样了。”说完之后,似乎又觉得这消息没什么用,“噗通”跪在地上,哭音都出来了,“大侠,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不过一个跑腿的杂役,这总舵我也是第二次来,会中机密根本不是我能够知道的。”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凌空一点,一道劲气飞出,男子顷刻毙命。

    “你……”见得这一幕,李沅芷神色大变,“你不是说饶他性命么?怎么又杀了他?”

    “我说饶他性命了么?”慕容复淡淡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自顾自的拍出十七八掌化骨绵掌,将二人的尸体化成一摊血液,随后极阳之气一出,数息间将其蒸发殆尽,最后只余一小片干涸的血迹在地上。

    任谁见到这血迹,也绝对想不到方才这里还有两个活生生的人。

    李沅芷呆呆望着这一幕,神情又开始的震惊、鄙夷,到最后变成了恐惧和恶心,她对慕容复的狠辣和言而无信,算是有了深刻的了解,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慕容复自然能够猜到李沅芷心中所想,凑过嘴去,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叭”的亲上一口,这才说道,“好啦,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这般对付你心上人的。”

    听得此言,李沅芷登时心中一凛,本想斥责慕容复轻薄自己的话语也咽了下去,嚅嚅半晌,终是说道,“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我嘛,”慕容复愣了下,随即笑道,“本是天庭神仙,下凡来一为拯救,二为惩罚。”

    李沅芷不由翻了个白眼,她才不相信世上真有神仙,不过对慕容复的话倒是有几分好奇,不由问道,“拯救谁?惩罚谁?”

    慕容复莫名一笑,以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拯救像你一样,在红尘中迷失自己的可怜女子,惩罚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

    “呸!”李沅芷啐了一口,对慕容复的脸皮之厚,再次刷新了认知,不过进慕容复这一调侃,她心中的阴霾倒是驱散了不少。

    “走吧,去看看所谓的兵器库。”慕容复说道。

    随后二人顺着密道前行,将所谓的兵器库逛了一遍,里面确实堆积了许多兵器,不过在慕容复看来,这些兵器不过破铜烂铁罢了,上了战场,绝对要出事的,遂打消了占为己有的念头。

    回到聚义厅,慕容复径直朝右边第二道门走去。

    进入门中,与方才的兵器库不大一样的是,这道石门内,一共有七八条密道。

    慕容复愣了一下也就明白过来,当即朝着最左边的密道行去。

    “也不知道这些当家的是怎么想的,好好住在外面不好么,非要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慕容复讥笑道。

    “你懂什么,”李沅芷哼了一声,“这里只是他们的临时居所罢了,他们在外面都有各自居所的。”

    “他们还有别的居所?”慕容复一愣,陡然停下脚步。

    “当然了,堂堂红花会当家,岂能没有自己的住处,说出去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李沅芷鄙夷的看了慕容复一眼,说道。

    慕容复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之后,才轻轻吐了口气,问道,“像今晚这般重要宴会,所有当家的应该都会赶来吧。”

    “这……”李沅芷犹豫了下,“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们的陈总舵主前段时间一直不在,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二当家无尘道长常年住在王府,七当家‘武诸葛’常年坐镇铁胆庄,他们在不在这里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