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一招破敌
    李沅芷泪目盈盈的看了余鱼同一眼,眼中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担忧,又或者两者都有,随即看向慕容复,“你……你能不能放过余大哥。”

    她对红花会的人,已经是失望透顶,再无半点好感,只是心中仍是有些舍不得余鱼同,虽然自己与他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不过仍是希望他好好的。

    而苗人凤却是冷冷看了慕容复一眼,站到红花会一边,神色冷漠的看着慕容复,也不说话。

    慕容复看了李沅芷一眼,眉头微微一挑,“他是主犯,你让我放过他,你觉得可能么?”

    “只要你放过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包括我的……我的身子。”李沅芷泫然欲泣,神情好不凄楚,当真是见真心疼,闻者流泪。

    她最后那一句话声音虽小,但周围众人都是身怀上乘内力之人,自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余鱼同神色微微一变,他原以为李沅芷早已是不洁之身,听得此话,似乎还未被慕容复夺去红丸,心头没由来的一喜,脱口叫道,

    “芷儿不可,余大哥宁愿死,也不愿意你被别人侮辱!”

    至于其余当家,均是神色莫名的望着余鱼同,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今晚之事,很可能便是余鱼同引起的,现在红花会的基业即将毁于一旦,他现在又说这种话,有些令人寒心。

    “哼,此事休要多言,本座断然不可能放过打本座女人主意的人,”慕容复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拒绝道,但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更何况,你心里还想着他,你这身子,不要也罢。”

    李沅芷脸色一白,但见慕容复正欲有所动作,鬼使神差的,却是扑了上去,抱住慕容复的腰身,低声道,“你若愿意,我的心也可以给你。”

    慕容复怔了一怔,只道这个女人为了救余鱼同,已经是豁出去所有了,不过他心中的杀意却从未动摇过,小昭、双儿被掳,整整三天,他几欲暴走,又岂会因为一个李沅芷而放弃报仇?李沅芷与双儿、小昭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一把挣开李沅芷的手,一道轻柔的劲力将李沅芷送了出去,目光冷冷的看了余鱼同一眼,随即又落在苗人凤身上,淡淡道,“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你女儿着想,当真要与我为敌?”

    苗人凤尚未说话,慕容复却是说道,“你应该知道,白天的时候,本座一再让你,否则你在本座手下,一招都接不住,你若与本座为敌,你的女儿可就惨了,本座现在心情不好,说不定会将他先奸后杀的……”

    听得此言,苗人凤木然的神色微微一变,眼中几欲喷出火来,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却听远处传来一声娇呼,“爹爹,你弄错啦!”

    苗人凤微微一愣,转头望去,却是苗若兰自人群中挤了出来,双手提着裙摆,快步上前,口中说道,“我是让你帮慕容大哥,不是让你帮那几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此言一出,苗人凤面现尴尬之色,而红花会的当家们则如同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先前还以为有了苗人凤的加盟,红花会胜算多了不少,没想到苗人凤却是对方那边的,这岂不是雪上加霜。

    人群中一娇艳夫人,双手扶着田归农,目光却怔怔的望着苗若兰的背影,她方才没有听错,那小女孩确实是叫苗人凤爹爹,自然也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怎么,想回去啊?”田归农声音微冷的说了一句。

    南兰身子微微一颤,面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回不去了。”

    苗若兰跑到苗人凤身旁,拉起苗人凤的手臂,将他推搡至慕容复身旁,一双可爱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狡黠一笑,说道,“爹爹,你听错啦,我是请你出手帮助慕容大哥的。”

    苗人凤尚未开口,赵半山却是神色大急,说道,“苗大侠,您一生秉持正义,疾恶如仇,现在红花会被这魔头盯上,只要您肯出手相助,鄙会上下感激不尽,若能渡过劫难,鄙会任凭苗大侠差遣!”

    他特意将“秉持正义”四字咬得极重,意在提醒苗人凤站在正义的一方,跟着又许出重诺,可谓是恩威并施,老辣得紧。

    不过苗人凤却是冷冷望了他一眼,淡淡道,“红花会是否就是正义,慕容复是否就是魔头,还待两说,且不论你们之间的恩怨,单是红花会收留石万嗔一条,老夫便不想与你们有任何瓜葛。”

    赵半山心头微怒,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仍是一副慈和的样子说道,“不瞒苗大侠,那毒手神枭并非红花会之人,只是他与亲王府有些牵连,而今晚这顿宴席又是奉了亲王府之命,替王爷招待诸位豪侠的。”

    他不知道苗人凤与石万嗔有什么仇怨,不过眼下自然是将石万嗔摘出去是最好的选择了。

    苗人凤嗤笑一声,“红花会名头喊得响亮,什么驱除鞑虏,复我河山,还不是沦为清廷走狗,奉宝亲王为主,苗某真为你们感到不齿。”

    赵半山心中又怒又恨,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然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却在这时,慕容复微笑道,“苗大侠的好意,本座心领了,不过些许虾兵蟹将,本座还是应付得来的。”

    苗人凤眼底闪过一抹怒气,他瞧不起红花会的人,对这慕容复也十分不感冒,之所以出现在这,不过是女儿苗若兰的要求罢了,现在却是被人拒之千里之外,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如何不怒。

    但苗若兰却是轻笑一声,说道,“爹爹,既然慕容大哥不用咱们出手,那咱们便先歇着吧。”

    说着却是又拉着苗人凤后退,一直退到程灵素身边才止住,与程灵素攀谈起来。

    慕容复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这苗若兰一开始便没打算真的帮自己,不过是见场中形势不对,趁机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确保自身的安危罢了。

    程灵素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探手在苗若兰光洁的额头上一弹,凑过嘴去,低声说道,“慕容大哥又不会伤害你,你犯不着如此的,说不定反而惹恼了他,到时我也帮不了你。”

    苗若兰脸色微微一红,吐了吐小舌头,“知道程姐姐你最好啦,一定不会看着若兰被斩成两截的。”

    慕容复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四下扫了一眼,有了李莫愁的加入,血影殿气势大震,红花会弟子死伤无数,这才一炷香时间,已经只剩下一半不到了。

    红花会众当家一个个眼睛死死瞪着慕容复,恨不得吃了他。

    赵半山强自定了定心神,朝慕容复说道,“慕容公子,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想必天大的怒火也该消得差不多了吧,若你愿意就此罢手,红花会还可以再作出一定的赔偿,作为我红花会道歉的诚意,你意下如何?”

    他嘴上如此说着,心中却是想,只要能拖到王爷的军队赶过来,届时他要让慕容复尝尝,看着手下一个个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不如何。”慕容复冷冷一笑,“本座先前一再给你们机会,可你们并不懂得珍惜,现在已经晚了!”

    赵半山神色微急,“鄙会愿意交出文泰来和余鱼同两个败类!”

    “嘿嘿,”慕容复咧嘴一笑,“死胖子,你现在说这个,不觉得太晚了么?”

    说着双手大张,只听嗡嗡嗡一阵怪响,大厅中那些散落的兵器,竟是微微颤动起来。

    “三哥,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杀了咱们这么多弟兄,此仇不共戴天!”一个皮肤黝黑的驼子忽的开口说道,话音未落,猛地踏前一步,脚下一块青花石板瞬间碎裂。

    慕容复饶有兴趣的看了此人一眼,红花会的当家中,大多是内功好手,份属一流上层水平,只有这驼子,身上没有半点内力气息,但其身上气势雄浑,力大无穷,显然是外家高手。

    他遇到过的外家高手中,除了当初在万安寺见过的火工头陀,便是眼前这驼子造诣最深了,不由开口问道,“嗨,驼子,你叫什么名字?”

    章进是红花会的十当家,号称“石敢当”,因为天生神力,练就了一身外家的硬功夫,但天生残疾,身有缺陷,最恼别人取笑他的驼背,他和人说话时自称“章驼子”,那是好端端地,然而别人若是在他面前提到个“驼”字,甚至冲着他的驼背一笑,他便立马翻脸。

    此时听慕容复直接唤他驼子,他如何不怒,大脚一伸,身形猛地跃起,空中时微微翻转,手臂弯曲,手肘朝外,却是以胳膊肘击向慕容复胸口。

    在外家功夫中,胳膊肘乃至膝盖,是常见的攻击手段,修炼外家功夫是,通常便是朝骨节处着手修炼,因此每一个修炼外家功夫的人,至少要将胳膊肘和膝盖骨修炼得如钢似铁,功夫才算勉强到家,至于那些一身铜皮铁骨之人,已然是外家功夫的绝巅造诣。

    当然,慕容复并不在此列,他虽然肉身强大,与传说中的铜皮铁骨相差仿佛,但那是由内而外,通过洗髓炼血达到这一层次的,与外家功夫由外由内截然不同,除了被打之后不疼之外,却是发挥不出多少威力,不过他若是愿意去修炼外家功夫,必定是一日千里,或许能达到传说中的金 刚不坏。

    慕容复双手张着,眼见便要被章驼子一肘击中,胸口处陡然亮起一抹白光,四面劲气蜂拥而至,瞬间在身前布下一个淡白色气罩。

    章驼子手肘撞在上面,便如同撞在钢板上一般,撞得生疼。

    不过慕容复的气罩也“砰”的一声,四散而开。

    其他当家们见此,当即不再迟疑,纷纷使出自己的绝招,赵半山号称千臂如来,一出手便是无数的手臂,呼声大作,颇有石破天惊之势。

    而那徐天宏号称“武诸葛”,除了计谋之外,武功也是不弱,在红花会中,可排进前五之列,盖因此人天资卓绝,自己摸索出一套“双手互换”个功夫,几乎可以称作“双手左右互搏术”的翻版了,此时一手单刀,一手铁拐,左右开弓,端的是威风凛凛。

    至于其他当家的动作也是不慢,他们心中清楚,此刻慕容复明显在施展什么大威力招式,若让其成功施展出来,他们不一定抵挡得住,只要他们败在慕容复手上,红花会覆灭在即。

    登时间,无数劲气、掌影、拳影、剑影,涌向慕容复,声势浩大,一时无两。

    慕容复神色不变,手中变幻了一个剑诀,忽然,道道刺耳的尖啸声响起,破空声紧跟而来。

    一众当家余光瞟见,竟有百十柄长剑、弯刀,同时向众人射来,心中骇然之极。

    “拼了!”赵半山、徐天宏等人咬了咬牙,再提两分劲力,不顾一切的朝慕容复砸去。

    而那余鱼同却是本能的就地一滚,金色笛子在地上一撑,往一旁掠去。

    但听“铛铛铛”一阵乱响,飞来的兵刃从诸位当家身旁划过,或挡下他们的招式,或刺伤其身子,一时间,红花会众当家纷纷倒地,手中劲力或反震自身,或胡乱的甩了出去,鲜血狂涌,气息萎靡,只有余鱼同安然无恙的站在远处。

    慕容复冷哼一声,一点空中盘旋的十余柄长剑,那长剑便似长了眼睛一般,又朝余鱼同飞去。

    余鱼同正为自己方才的行为后悔,见此一幕,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的拔腿便跑,可慕容复役使的长剑何等之快,“刷刷刷”几声,劲风自余鱼同身旁划过。

    余鱼同身子被掀飞,空中时又挨了两剑,最终落地,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下。

    慕容复并没有一剑杀死余鱼同的意思,见其重伤,这才手臂一挥,长剑落地。

    “呃……啊……”余鱼同双手、双脚以及前胸后背,多出了数道长长的口子,但最疼的还是膝盖上那一块,只见双膝上已然被削去一大块皮肉,露出了森森白骨和筋肉,鲜血狂涌。

    至此,在场的红花会当家,除了骆冰之外,一招败于慕容复之手。

    厅中众人,除了尚在厮杀的红花会弟子和血影殿杀手,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惊惧不已,一些胆小的,身子已在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