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零一章 赶尽不杀绝
    闻得此言,田归农神色一怔,心中暗暗叫苦,他方才仅是朝胡斐出手,何时朝慕容复的女人出过手了,对方如此生拉硬扯,明显是故意找茬,一时间,却是没了主意。

    旁边李莫愁却是微不可查的偏了偏头,若是将其面具摘下,定可以看到,又是一个妩媚的大白眼。

    “师尊明明就是看上了那两个女子,偏偏找这许多理由出来,若真要算账,一剑杀了便是,何须废这么多唇舌。”李莫愁心中暗暗想着。

    慕容复自是不知道自己的打算已经被李莫愁看穿,口中声音更加冷了几分,“怎么?阁下觉得我慕容家好欺负么?本座问你话,为何不答?”

    田归农身子微微一颤,急忙说道,“先前与这位胡公子有些误会,这才按捺不住,与他动了手,其实也是存了考较胡公子一二的心思,既然慕容公子觉得不妥,以后在下自当绕道而行。”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本座何时说要替胡公子讨账了?”

    田归农眼睛微不可查的瞥了程灵素一眼,赔礼道,“适才过招,倒是惊吓了这小姑娘,是在下的不是,还望慕容公子海涵。”

    “一点诚意都没有,你们天龙门,就是这般向人赔礼的么?”慕容复脸色没有半点缓和,冷冷说道。

    田归农暗暗咬牙,脸上则是一副谄媚之色,“慕容公子想要什么,尽管说来,只要田某拿得出来的,断然不会吝惜!”

    “我自然想要这南兰与田青文了,不过想来你也不会答应……”慕容复心中暗笑,嘴上却是说道,“我的灵儿,方才受了不小的惊吓,合计起来,至少也要赔偿白银二十万两。”

    田归农先是一呆,随即大松一口气,银子能解决的问题,能叫问题么?当即连忙说道,“是在下冲撞了程小姐,确实该给些赔偿,不过二十万两还不足以表达在下的诚意,在下愿出三十万两。”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面露古怪之色,随即又恍然大悟,仅凭慕容复今晚展现出来的实力与强势,莫说只是三十万两,若能借此交好慕容复,便是三百万两也不亏。

    而慕容复心头也是暗暗后悔,早知道对方这般轻易答应,还多送十万两过来,就多要一些好了,没想到天龙门还是个富裕门派,看来以后有机会要走上一趟了。

    田归农自是不知,就因为他的献媚交好,却被慕容复当成了大财主。

    “慕容大哥,他……”程灵素听着二人交谈,一直都机会插什么口,此时听得对方竟然要赔偿自己三十万两银子,不禁眉头微皱,只是话未说完,又被慕容复打断。

    只听他说道,“灵儿,你瞧你现在这么瘦,应该吃一些好的补补身子了。”

    说着又朝程灵素眨了眨眼。

    “或许是慕容大哥需要这笔银子,我便依着他好了,只是这样一来,胡大哥怕是要不高兴了……”程灵素心中如此想着,迟疑了下,也就开口说道,“慕容大哥,胡大哥他并非有意与姓田的为难,只是……”

    话未说完,旁边的胡斐却是朝她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说。

    程灵素咬了咬牙,便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是胡斐自己的事,既然他都不让自己问,那自己也犯不着

    慕容复对于这一幕视若罔闻,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南兰和田青文,说道,“夫人倒是风姿依旧,光彩照人,令嫒娇俏可爱,讨人喜欢,何时得空,不妨来江南逛逛?”

    田归农先是一怔,所及心中怒意翻滚,慕容复这番说辞,便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他的目的何在了,但武功不济,又无可奈何,只好一言不发当起了旁观者。

    南兰脸色微微一红,自然知道慕容复这话中,还有很大的深意,想要拒绝,又怕惹恼了他,偷偷瞟了一眼丈夫,口中说道,“承蒙公子夸奖,妾身已是人老珠黄,实在当不起,若是得空的时候,我们全家人定当前往姑苏慕容家拜访。”

    问得此言,田归农心头微微一喜,心道,“兰妹终究还是向着自己的。”

    而那田青文却是撇了撇嘴,鄙夷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你这人好不要脸皮,我娘亲都已经是我爹爹的人了,你还打她的主意。”

    她声音清脆,又毫无遮掩,让厅中众人都听了个清楚,一时间,均是目光古怪的看着慕容复。

    苗人凤神色极其复杂的看着南兰,当年,就是因为田归农的一些花言巧语,将她从自己身边骗走的,而眼下这慕容复似乎更会哄女子开心,也不知道南兰最终又会如何?想到这,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而田归农与南兰却是一惊,急忙看了一眼慕容复的脸色,见其没有动怒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慕容复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田青文,没想到这个年龄尚小的女子,心智竟如此早熟,而且轻易洞察人心,颇不简单。

    “慕容公子,”田归农急忙躬身行了一礼,“田某管教不严,还请慕容公子恕罪。”

    慕容复却是摆了摆手,“好了,看在那三十万两白银的份上,你今晚你可以安然离开此地了。”

    “啊……”田归农也没想到银子的效果这么快就见到了,不禁一呆。

    “怎么?你还想留在这看热闹不成?”慕容复脸色微沉,跟着又说道,“不过别怪本座没有警告过你,若是出去跟人乱说,等待你的将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是是是,小的一定守口如瓶,断然不会写泄露出半个字去,至于那三十万两,田某回到天龙门之后,便会将其存入‘大通钱庄’,届时,程姑娘只需去将银子取出来即可。”田归农生怕慕容复改变主意。

    慕容复微微一笑,淡淡一句,“本座并不怕你反悔抵赖。”

    田归农讪讪一笑,口中连称“哪有的事”。

    随后田归农一家三口,施施然走出大厅。

    众人见得这一幕,顿时明白过来,慕容复这是要众人花钱买命啊。

    过不多时,人群中一个穿着华丽的锦袍的年轻男子。踏前一步说道,“我愿意出四十万两,只希望公子不要伤害在下。”

    “我愿意出五十万两,。”

    “嗨,五十万两算什么,我出八十万两!”

    “一百万两!”

    ……

    众人争相报名,生怕慕容复突然反悔似的。

    慕容复虚按了下手掌,厅中安静下来,他咧嘴一笑,说道,“诸位不用着急,本座现在便放下话来,只要你们拿得出银子,今晚便可以活着离开此地,不过根据个人的身份地位不同,价位自然也不大一样,只是有句丑话要说在前头,谁若将今晚之事泄露出去,本座一定灭其满门!”

    此言一出,厅中温度骤然一冷,若是先前,可能还会有人不以为意,但经历了红花会之事后,所有人都领教了慕容复的心狠手辣与赶尽杀绝,脸色无不是凝重无比,他们知道,慕容复此言绝不是说说就算了的。

    “莫愁,”慕容复不管众人如何想法,转头看向李莫愁,“将这些人的身份、价钱罗列出来,日后谁敢不认账,你知道该怎么做。”

    李莫愁点点头,众人听到此处,不禁心中一凛,暗自寻思着,回去之后,还是尽快将银子送去吧,否则真让慕容复上门讨要,只怕举家上下都将不得安宁。

    随后李莫愁便安排人手,准备文房四宝,对众人的名字、身份进行整理,当然,碍于慕容复威势,倒是没人敢报假名,毕竟这些人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容易便能查出来谁是谁,

    与其冒着得罪慕容复的危险,还不如忍痛将那数十万两白银奉上,相比于性命,再多的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慕容复目光微微闪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终是暗暗摇头,其实为了保密起见,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这些人杀个干净,只是那样一来,势必大大损耗血影殿的实力。

    尤其是,处理完红花会馆的事后,他还要快速赶往王府,将小昭、双儿、琪琪格三女救出来,毕竟没有看到三女的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的,所以眼下这群乌合之众,只能随便敲诈点银子,放他们离去了。

    至于与康熙的约定,慕容复独自一人便可完成,以他如今的武功,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藩王,便是一国之皇帝,他自问也不难刺杀。

    过得半晌,眼看一众宾客均是留下欠条,并附上身份证明,慕容复才朝李莫愁说道,“挑出一部分内气充沛的弟子,随我前往宝亲王府。”

    “是!”李莫愁应了一声,迟疑了下,却是问道,“师尊,那余鱼同和骆冰该如何处置?”

    慕容复愣了一下,转头望去,余鱼同已经疼得昏迷过去,旁边李沅芷正在替他包扎伤口,而骆冰,洁白的脖颈上却是架着两把长剑,只是她神情呆滞,失魂落魄。

    慕容复心中有些不爽,却在这时,两个血影殿弟子自大厅西南角落的小门中走了出来,二人押着一个男子,披头散发,脸色发白,正是身受重伤的文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