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一十章 报复
    “姐姐、哥哥、父亲……”喀丽丝喃喃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泪花,“这辈子,喀丽丝注定要对不起他们了,只盼来世再做他们的妹妹和女儿,报答他们。”

    “那我呢?”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你来世就不做我妻子了?”

    喀丽丝闻言一怔,脸上闪过一抹羞红,低声说道,“自然是要做的。”

    “以后不许乱跑了知道吗!”慕容复正色说道。

    “嗯!”喀丽丝重重点头,乖巧无比。

    慕容复轻轻抚了抚她的脸蛋,笑道,“你明明身怀绝世内力,却跟个寻常女子无异,可是大大有损这佛家正宗神功的威名了,罢了,待此间事了,你也学一些武功傍身吧。”

    喀丽丝脸色一苦,但想起今晚的事,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后怕,若自己真的给那陈家洛侮辱了,恐怕就算慕容大哥不计较,她也无颜再活在世上,遂点了点头。

    “走吧,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慕容复站起身来,忽的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你见过慕容大哥杀人么?”

    “啊,杀人!”喀丽丝掩口轻呼,她最不喜欢的便是打打杀杀,慕容复在她的印象中,虽不是温文儒雅,但也是一个正义的使者,神一样的存在,怎么会杀人呢?

    “喀丽丝,”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你且记住,慕容大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守护身边之人。”

    喀丽丝虽然听得不大明白,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香香记住了。”

    现在的她,只会简单的分辨一些善恶,哪能明白什么深刻的大道理,而慕容复之所以如此说,也是怕她日后在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后,受到过大的打击,因此先打下预防。

    “这两位姐姐……”喀丽丝突然想起这屋中还有两人,而慕容复说要杀人,不会是要杀她们吧,一时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慕容复微微白了她一眼,“不要叫她们姐姐,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们的。”

    喀丽丝轻轻嗯了一声。

    随后慕容复径直来到李沅芷和骆冰身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二女一番,又伸手在二女脸蛋上捏了捏,这才解开她们的穴道。

    二女身子僵硬许久,先前又经历了那般羞事,这忽然一松弛,自是浑身酸软无力,瘫倒在地上,原本想要怒斥慕容复一番,也做不到了。

    慕容复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容,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必你们也十分清楚,接下来,你们去留随意,本公子不再干涉。”

    说完便拉起喀丽丝的手,朝屋外走去。

    打开房门,见得外面的一幕,喀丽丝不禁惊呼一声,连忙缩到慕容复身后,这才敢探出一对乌黑发亮的眼睛偷偷打量。

    只见屋外陈家洛浑身衣衫破烂,条条血痕遍布全身,鲜血泊泊直流,即便如此,他的双手仍是在身上挠个不停,似乎恨不得将身上的肉给撕扯下来。

    而另外于万亭则稍微好一些,但也差不了多少,胸口和肋下血肉模糊,双眼浑浊,浑身颤抖不停。

    “慕容大哥,他们这是……”喀丽丝何曾见过这般凄惨的模样,顿时秀眉微蹙,有些疑惑的看向慕容复。

    “这是他们欺骗你的惩罚。”慕容复脸色甚是平淡,他知道喀丽丝心软,断然见不得旁人如此遭罪,哪怕这个人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不过慕容复却容不得别人打她女人的主意,尤其是这两个卑鄙的家伙,还想将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再施展那偷天换日的手段,当真是卑鄙到了极点,

    即便慕容复一向行事不择手段,但跟这二人比起来,颇有小巫见大巫之感。

    “香香……”陈家洛嘶哑的声音唤道,“陈……陈大哥……并非……有意骗你……陈大哥……是爱……爱你的。”

    喀丽丝顿觉心中不忍,陈家洛的心思,她自然能够感觉出来,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差点让她失身于除了慕容复之外的男子,

    但她也只是暗暗决定,以后不再理会陈家洛便是了,却不忍其受到如此残酷的惩罚。

    偷偷瞄了一眼慕容复,但见他神情冰冷,张了张口,正欲说点什么,却听慕容复冷哼一声,

    “陈家洛,不得不说,我还真有点佩服你的胆量,在我面前,你还敢打喀丽丝的主意,今日不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人间极苦,我便不叫慕容复。”

    “慕容复,休得猖狂!”旁边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却是于万亭强忍着骨髓中的痛痒,朝慕容复喝道,

    “无论如何,这女子已是宝亲王的王妃,你若是做出什么破格之举,便是五马分尸,株连九族的大罪,老夫劝你不要自误。”

    于万亭深深明白生存之道,如今与慕容复是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的了,只有将宝亲王搬出来,即便压不住慕容复,也能拖延一下时间,等待宝亲王的救援,这是他最后一根稻草。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这老家伙的骨头可硬朗得很啊,看来这辈子倒是经历过一些事情,不过……”

    慕容复脸色陡然一沉,“你大概还不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你知道么?现在整个红花会只剩下你们二人了。”

    “什么!”于万亭与陈家洛惧是一惊,“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慕容复反倒露出些许疑惑之色,“那赵半山没有跟你们说么?”

    随即脸上又是一副恍然之色,自言自语道,“是了,他身受重伤,不知逃往何处,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你们会在宝亲王府行这龌龊之事吧,文四嫂,不如便由你来告诉他们吧。”

    说到最后一句时,却是转头看了眼已来到门口处的骆冰。

    于万亭与陈家洛目光齐齐一转,落在骆冰身上,眼中闪过些许疑惑之色,于万亭问道,“冰儿妹子,你说,红花会馆出什么事了?还有,你怎么会跟这……这个小人在一起的?”

    骆冰深深看了于万亭一眼,淡淡开口道,“于总舵主,红花会馆中,除了赵三哥和文四哥、十四弟之外,其余所有当家、弟子,全部阵亡。”

    “什么!这怎么可能!”于万亭和陈家洛均是大吃一惊,于万亭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陈家洛倒是稍微好一些,虽然痛心,但似乎并没有到最痛心的程度。

    慕容复意外的看了陈家洛一眼,随即冷哼一声,一掌朝于万亭胸口打去。

    “义父!”陈家洛神色大变,奈何身子无法动弹。

    “噗”的一响,于万亭身子一弓,吐了一大口血出来,神智也恢复了清醒。

    “老家伙,不要想着装死,今日这事还没完。”慕容复淡淡道。

    “你……你……你这个魔头,如此行径,天地难容,必将受武林万千同道的追缴诛杀!”于万亭缓过气来,便朝慕容复厉声骂道。

    “呵,”慕容复冷笑一声,“如果我将你们二位今日的所作所为公布出去,也不知道谁才是邪魔?谁将受千夫所指?”

    “你……”于万亭面色一窒,登时语塞,但马上他话锋一转,问道,“我红花会从未得罪过慕容家,你为何要屠戮我红花会弟子?”

    “从未得罪?”慕容复讥笑一声,“你们都掳走本公子的女人了,这还不叫得罪,什么才叫得罪?”

    “这……”于万亭怔了一怔,目光一转,却是看向骆冰,眼中说不出的怨毒之色,“贱人,红花会待你不薄,那文泰来又是你的亲丈夫,你怎的这般狠毒?”

    骆冰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原来于万亭是将自己当成了告密者,一时间,悲从心来,眼角滑出两行清泪,默默无言。

    “老家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慕容复却是适时开口道,“我慕容家的眼睛遍布天下,你以为文泰来的动作便天衣无缝了么?当我下令遍搜全城之时,你便应该知道,这次你红花会闯了多大的祸。”

    “你怎敢……怎敢毁我红花会,你可知道,我是宝亲王的亲生父亲,你怎敢……”于万亭这数日一直在忙于别的事,并没有关心水晶宫在城中弄出来的大动静,此刻他心中怒恨交织,终是忍不住将最大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哈哈哈……”慕容复陡然一阵大笑,半晌之后,才止住笑声,幽幽说道,“莫说你只是宝亲王的冒牌父亲,便是宝亲王动了本公子的女人,本公子一样会血洗王府,你以为,抬出宝亲王来,本公子便会放过你么?做梦!”

    听得此言,喀丽丝心头充斥着丝丝甜蜜,但“血洗王府”几个字,却是让她小脸微微发白,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慕容复。

    “哼,大言不惭,”于万亭嗤笑一声,“你以为,用了些许卑鄙手段毁了我红花会馆,便可以目空一切了么?实话告诉你,那红花会馆不过是红花会明面上的总坛罢了,红花会的真正实力,早已转移到了别处,你就等着红花会的报复吧。”

    他知道今晚红花会馆大宴群雄,便觉得慕容复定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诸如蒙汗药一类,这才能够杀死红花会那么多弟子,是以并未如何觉得慕容家的实力有多强。

    慕容复听得他后面的言语,却是愣了一下,这般说来,红花会还有什么隐藏实力?这可就有些麻烦了,不由转头看了骆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