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大殿
    骆冰自是知道慕容复的意思,但莫说她也不知道所谓的隐藏实力,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慕容复的。

    “哼,果然是个贱人,我道你为何要背叛红花会,背叛自己的丈夫,原来是看上了这个小白脸。”于万亭言语极尽恶毒的骂道。

    骆冰脸色微微一白,顿时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便昏倒过去,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向尊敬有加的老总舵主,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话。

    慕容复目光微闪,脸上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我没有背叛红花会,也没有背叛众兄弟,更没有背叛自己的丈夫。”好一阵之后,骆冰深深吸了口气,神色淡漠的说道。

    于万亭还欲开口再骂几句,慕容复却是打断道,“好了,本公子不管你红花会还有多少实力,今后见一个杀一个,不过现在你们父子二人,可以先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说完之后,掌心陡然闪过一抹白光,一柄栩栩如生的“小剑”陡然跳了出来,在掌心盘旋不定。

    于万亭见此,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但脸上却是极力保持着镇定,冷哼道,“慕容复,你现在杀了我父子二人,恐怕再也走不出这王府去了。”

    “是吗?”慕容复正欲出手,忽然双耳一动,手中动作顿住,随即又挥手散去剑气,口中笑道,“正好,那便让你看看自己引以为傲的阴谋,是有多么可笑。”

    慕容复也看出来了,这于万亭一生经历坎坷之极,所经历过的苦痛常人难以想象,即便是生死符种在他身上,也不过受些皮肉之苦罢了,轻易的便忍了下来。

    但就这样杀了他,慕容复又觉得不解气,不如来个杀人诛心,让他知道自己的倾注一生的心血,不过一个笑话罢了。

    便在这时,殿外隐约传来一阵交谈的声音。

    “快去帮新娘子补一下装束,王爷要让她出去见见客人。”

    “啊!好的,我这就去。”

    “咱们一起去吧。”

    不一会儿,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抬头望去,却是两个丫鬟快步走了进来。

    “啊!”丫鬟见新娘门口有这么多人,不由惊呼一声,“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于万亭张了张口,终是没有说话,因为现在就算是让两个丫鬟去禀告宝亲王,慕容复又怎会让她们安然离开。

    不料慕容复却是开口道,“我们是刺客,快去禀告王爷,有人杀他来了。”

    两个侍女瞬间脸上煞白,六神无主,身子僵立原地,不能动弹。

    “唉,心里素质这么差,怎么服侍主子。”慕容复叹了口气,摇摇头。

    随后猛喝一声,“去告诉宝亲王,本座一时三刻之后,来取他性命。”

    两个丫鬟尖叫一声,登时回过神来,转身便跑。

    “你们两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慕容复回头看了骆冰与李沅芷一眼,淡淡说道。

    二女面面相觑,随即竟是齐齐跪在地上,骆冰率先开口说道,“慕容公子,如今三位姑娘毫发无损,而你又杀了红花会这么多人,可否……可否放过四哥?”

    而李沅芷则是说道,“余大哥也只是奉命行事,并非有意伤害那三个女子,他已经受到该有的惩罚,你就不能饶他一次么?”

    慕容复神情莫名的看向二女,目光现在骆冰身上流转一会儿,最后看向李沅芷,“文夫人是为了她的丈夫,你与那余鱼同又是什么关系,他心中何曾有过你?”

    “我……”李沅芷脸色微微一白,目光微不可查的瞥了骆冰一眼,咬咬牙说道,“我知道余大哥心有所属,我也……也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哼!”慕容复神色微微一冷,“文泰来与余鱼同虽不是整件事的首恶,但他们助纣为虐,罪该万死,你们觉得,我凭什么会放过他们?”

    二女面色微微一窒,没想到慕容复会这般不讲情理,其实说到底,二女始终还是觉得慕容复太过小题大做,那三个女子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而且因为骆冰的关系,得以幸免于难,怎么也该功过相抵才对。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在这个世界上,谁若敢动我的女人,那便是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也在所不惜。”慕容复冷声说道。

    二女默然,李沅芷忽的开口说道,“如过……如过我愿意真心委身于你呢?”

    “怎么,你先前都是骗我的?”慕容复脸色一沉,弯下腰去,目光凌厉的盯着李沅芷。

    李沅芷小脑袋轻轻一缩,拉开些许距离,双眼微微泛红,“人家都被你那样了,这辈子除了你,还能嫁谁?”

    此言一出,骆冰神色一惊,不可思议的望了李沅芷一眼,而喀丽丝却是身子一震,神色变得有些惶恐起来。

    慕容复拉着喀丽丝的小手,自然能够感觉到其身心的微妙变化,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却没有开口解释什么,因为她迟早要经历这一天的,与其拖拖拉拉,不如早点知道也好。

    望了望李沅芷那泫然欲泣的楚楚模样,慕容复心中一软,沉默片刻,说道,“也罢,我可以放过他这次,不过自今日起,别再让我看见他,还有,你也不能见他,否则,我断然不会饶他,你明白吗?”

    李沅芷对此,早有几分意料,但听慕容复说出来,仍是有些抗拒,犹豫了下,终是点点头。

    “那么你呢?”慕容复目光一转,却是看向了骆冰,“本公子一向奉行的是,世上没什么东西是不可以交易的,如果有,那一定是筹码不够,不知文夫人有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换你丈夫的性命啊?”

    骆冰先是一怔,随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口中嗤笑说道,“方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的女人,绝不会让别人碰,现在又说什么都可以交易,是不是你的女人也可以交易给别人?”

    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声,一时口快,却是让骆冰钻了空子,不过他脸皮也是厚实得紧,脸色丝毫不变,淡淡说道,“本公子的女人,又不是什么东西物件,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心中则是暗暗补充了一句,“如果别人要把女人交易给我,自然是可以的。”

    李沅芷与骆冰听得此言,均是眼前一亮,女子地位低下,她们是深有体会的,没想到眼前的慕容复看似风流无度,浪荡无耻,但至少很重视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子不大一样。

    骆冰知道慕容复先前那句话的意思,心中有些意动,犹豫片刻,终是摇了摇头,说道,“骆冰宁愿与四哥共赴黄泉,也绝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你死了这条心吧。”

    慕容复双手一摊,“那你好自为之。”

    随即又朝李沅芷说道,“起来吧,记住你今日的承诺。”

    李沅芷起身,心里空落落的,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你们两是要随我去见那宝亲王,还是在这等死?”慕容复看了一眼于万亭和陈家洛,问道。

    陈家洛疼得早已失去了神智,只有看到喀丽丝之时,身上的疼痛才会减缓有些,是以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喀丽丝的身影,而于万亭听得此言,登时眼前一亮,哼道,“见就见,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心中则是冷笑道,“无知小儿,狂妄自大,你若是现在动手杀了老夫,老夫还真的只有死不瞑目了。”

    慕容复见其神色,自是不难猜出他心中所想,嘴角微翘,却也不多说。

    随后慕容复暂时压住二人体内的生死符,又解开他们的部分穴道,让他们可以自行行走,却无法动用内力,一行人出了骆冰之外,缓缓朝王府中心大殿走去。

    行至一半之时,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甲胄撞击声传来。

    慕容复抬眼望去,四个方向,均有数不清的军士疾步赶来。

    “动作倒是蛮快的。”慕容复轻笑一声,一手抱起喀丽丝,单手一挥,一道劲力挥出,裹住李沅芷、于万亭、陈家洛三人。

    于万亭与陈家洛一惊,但还未来得及动作,便觉天旋地转,周围的环境急速变幻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慕容复竟是以强横内力,裹挟众人一齐施展轻功,这要何等深厚的内力,何等玄妙的轻功,一时间,二人心中均是骇然无比。

    不过十来息时间,慕容复五人,已然来到王府大殿之前,此刻,殿中灯火通明,却雅雀无声,似乎正在酝酿着一股巨大的风暴。

    慕容复往殿前一站,将喀丽丝轻轻放在地上,又将李沅芷从劲力中摘出来,这才猛地一甩手,将于万亭和陈家洛朝大殿门口摔去,同时口中扬声说道,“听闻和硕宝亲王纳妾,姑苏慕容复,特来道贺,请恕我等迟来之罪。”

    随即便见慕容复双手负在身后,抬起一脚,周围空间仿若折叠,大地猛然收缩,待他落脚之时,他的身形连带身后的二女,已然站在丈许之外。

    喀丽丝对此无甚感觉,而李沅芷却是迷迷糊糊的四下乱看,既是惊奇,又是害怕。

    如此数息过去,慕容复三人的身形已到大殿门口,最后一步落下,踏入殿中。

    四下扫了一眼,殿中气氛有些诡异,原本一众宾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此时该是舞姬助兴,又或是钟鼓齐鸣,其乐融融才是,但现在,众宾客无不是正襟危坐,神色中或多或少带着一丝紧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