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慕容复一眼便看向大殿上首席位中间,身着淡金袍服的中年男子,心中不禁暗赞一声,这宝亲王比起康熙来,少了几分锐气,多了几分沉稳,周身笼罩的威严气场,几若不下于康熙,甚至还多出几分老辣的意味。

    “若是放任这宝亲王与康熙争斗下去,最终鹿死谁手,还真不大好说。”慕容复心中如此想道。

    在宝亲王身后,还站着两个侍女,正是先前前往后院迎接喀丽丝的两个丫鬟,此时见得慕容复,登时花容失色,指着慕容复颤声道,“王爷,就是他,他就是那个说要来杀……杀您的人。”

    听得此言,众宾客纷纷大怒,“哪里来的黄毛小子,竟敢口出狂言?”

    “无知贱民,见到王爷,还不下跪!”

    “大胆,还不快快给王爷赔罪,否则一旦天威降临,你就是粉身碎骨!”

    ……

    在场的的宾客,最差也是一县之县令,可谓一方要员,说话自带一股子气势,若是寻常武林中人同时面对这么多官吏的呵斥,只怕会吓得腿软。

    不过慕容复只是一脸淡然的望着宝亲王,而宝亲王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目光在慕容复和喀丽丝之间来回流转,脸色十分平静。

    倒是宝亲王身旁的李可秀,在见到李沅芷那一刻,登时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沅芷竟会掺和在这件事中来,心念急转,却是想不出来什么对策,只好低垂着脸,尽量不让李沅芷认出自己来。

    先前被慕容复扔进大殿中的于万亭和陈家洛,因为功力被封禁的原因,摔得七荤八素,到现在也还没缓过气来。

    “聒噪!”忽然,慕容复冷哼一声,探手一挥,一道劲风吹起,登时间,殿中风声大作,其周围数丈方圆内的桌子统统被掀翻,残羹剩菜,全都撒在那些官员身上。

    众宾客登时狼狈不堪,心中惊怒交加,却是不敢再吭声,他们这才意识到,眼前之人可是能够高来高去的武林中人,一言不合,便不计后果的出手打杀。

    “啪、啪、啪……”宝亲王抚了抚掌,脸上带着丝丝笑意,口中说道,“江湖传闻,慕容公子武功高强,冠绝天下,今日所见,果然名不虚传,就是这份气度,便不同寻常。”

    “少拍马屁,”慕容复却是一摆手,竖起两根手指来,“本座今日来此,有两件事。”

    慕容复这番无礼行为,本该招来众宾客的抨击,但在见识到他方才那神乎其技的手法之后,均无人敢再出言呵斥,毕竟表忠心也要分时候的。

    宝亲王一双虎目深处闪过一丝怒意,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有什么事,慕容公子但说无妨。”

    “这第一件事,”慕容复指了指挣扎着站起身来的于万亭,“听这老头说,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可据本座所知,爱新觉罗·弘历,不是满清镇国将军之后么?”

    殿中众人闻得此言,均是一愣,随即神色大变,这等关乎皇室血脉之事,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不管慕容复所言是真是假,恐怕都会引起腥风血雨。

    不少官员忍不住偷偷朝宝亲王看去,果然,宝亲王脸色阴沉得几要滴出水来,至于于万亭一时间也呆在了原地,他没想到慕容复竟然真的当着宝亲王的面将这件事说出来,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一来,不用想也知道宝亲王会作何选择了。

    慕容复双手一摊,面带微笑之色,“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这是他说的,可不是我说的。”

    “疯人疯语,以公子的智慧,应该不会误信才是。”宝亲王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威胁和嘲讽。

    虽然知道宝亲王会这么说,但于万亭心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失落。

    “那是自然,”慕容复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在场的诸位大小官老爷们可就不一定能有本公子这般智慧了,王爷若是不解释清楚这件事,只怕康熙皇帝那边,很难交代过去,毕竟事关皇室血统,容不得丝毫差池。”

    宝亲王脸色陡然一沉,“本王是何血统,与慕容公子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这老头意图将我的女人送给别人,我想杀他,可老头却抬出了王爷您这尊大驾,说什么您是他亲生儿子,这自然要确认一番的,若他在说谎,此事便与你无关,若您真是他亲生儿子,那只好连您一块儿杀了。”

    慕容复一副淡然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心中不禁想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事不管是真是假,还能张口闭口便要杀王爷?

    众宾客神色各异,但大多都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只有少部分军中将领面露愠怒之色,只待宝亲王一声令下,便一齐出手将慕容复拿下。

    宝亲王脸上看不出喜怒,默然片刻之后,忽的“哈哈哈”一阵大笑,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殿中宾客均是噤若寒蝉,不明白他究竟是喜还是怒。

    “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凭公子这份勇气,传言果然不虚,如果公子愿意,本王府中尚有一参军位置,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宝亲王面色陡然一肃,说道。

    听得此言,众人均是愣了一下,随即均是吃了一惊,慕容复对王爷如此无礼,他竟然还有意招揽此人,这需要何等的胸襟,才能做到,而且参军这个官位虽然小,但王府用人一向极严,能得王爷提名的参军,以后前途无可限量啊。

    一时间,众人看向慕容复的眼神或多或少都有些复杂。

    不过慕容复脸上却始终保持着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甚至嘴角微微翘起,隐约露出一副讥讽之色。

    “怎么?公子看不上本王府上的参军?”宝亲王终是沉不住气,率先开口问道。

    慕容复沉吟半晌,竟是直接点了点头,“确实,王爷你是有点小气了,一个参军位置就想收买本公子,实在是有失王爷您的身份。”

    宝亲王眉头皱了一皱,“金银珠宝,绝色美女,本王都不会少了你。”

    慕容复摇摇头,“莫说只是什么参军位置,便是你这王爷宝座让于本公子来做,本公子也未必瞧得上,废话就不必多说了,本公子只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胡闹!”宝亲王再也难以按捺心中怒意,“本王堂堂大清王爷,身上流的是爱新觉罗家族的血液,岂会是一个江湖草莽的儿子,你若再这般胡搅蛮缠,休怪本王不客气。”

    “好!”慕容复淡淡一声,忽的探出一手,一道剑气陡然射出,直奔于万亭而去。

    于万亭登时浑身冰凉,本能的脚尖一点地面,但体内真气无法运转,一股头重脚轻的感觉袭来,瞬间迎面栽倒下去。

    眼看于万亭便要死在剑气之下,斜刺里,一道剑光陡然蹿了出来,“噗嗤”一声,火星四射,剑气被击散开去。

    慕容复微微一愣,转头看去,这才发现,人群之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站着一个相貌清癯的老者,一身灰白道袍,右边袖子空荡荡的,正是红花会的二当家,无尘道长。

    在无尘道长身旁,还站着一人,赫然是逃走的赵半山,此刻他正与无尘道长低声说着什么,而无尘道长双目凌厉,寒光凌冽的盯着慕容复,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原来是两条漏网之鱼,这倒是省事多了!”慕容复淡笑一声,忽的脸色微僵,身形渐渐消散。

    无尘道长与赵半山皆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眼前一花,陡然多出一个人影来,不是慕容复又是谁。

    二人虽然吃惊,反应倒也不慢,无尘道长手中长剑青光乍闪,猛地直直刺出一剑,而赵半山则是双手一拢,仿若千臂千手般,无数拳影击出。

    慕容复双手负在身后,脸上还保持着方才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陡然往左前方踏出一步,带起一连串残影,同时手起一掌,朝赵半山后腰处拍去。

    赵半山悚然一惊,后背心凉气直冒,他这一身武功虚实变化,奥妙无穷,旁人若以为那些臂影只是虚招,恐怕都会吃个大亏,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便是后腰处的大椎穴,没想到竟被慕容复给识破了,而且此刻招式已老,想要变招已是不及。

    “砰”的一响,赵半山身子陡然飞了出去,空中时“噗”的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不过慕容复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身形陡然拔地而起,如影随形,“砰砰砰”便是三脚踢出,赵半山身子如同破麻袋一般飞了出去。

    “三弟!”无尘道长登时肝胆俱裂,身形疾掠出去,想接住赵半山,却在这时,横空劈来一道剑气。

    无尘道长人在空中,无处借力,只能将手中长剑一竖,“噗”的一声轻响,剑气毫无阻隔的从剑身上穿过,竟是连拖延片刻也做不到。

    无尘道长亡魂皆冒,手脚冰凉,电光火石之间,他只来得及收缩小腹,“噗”,鲜血迸射,身子被甩了出去。

    慕容复身形缓缓落地,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从他出手到现在,也不过弹指间的功夫罢了,众人皆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此时,见得二人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才悚然一惊,纷纷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