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一十四章 人多欺负人少
    “不劳费心了。”慕容复默然片刻,终是淡淡一句,反手挥出一道剑气。

    于万亭内力被封住,身上伤势不轻,才跑出没几步,就被剑气追上,一剑穿喉,同时,耳边传来慕容复清晰可闻的声音,“你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这辈子都是……”

    于万亭双手捂着喉咙,只觉天旋地转,视线急速收缩,最终黑暗一片,身体缓缓倒在地上,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义父!”陈家洛大惊失色,急忙跑上前去,搂起于万亭,眼角泪珠滑落。

    宝亲王见得这一幕,不禁心中有些发凉,随即又是大怒,这于万亭虽然阴险狡诈,一向以自己的生父自居,不过这些年,有了他和红花会的存在,朝中那些胆敢弹劾自己,与自己作对之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让自己得以安稳积蓄实力。

    如今因为慕容复闹的这一出,含恨而终,而且于万亭一死,红花会也等若名存实亡,与自己再无关系,心中如何不怒,“大胆慕容复,今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本王,你当本王可欺么?”

    “王爷不必着急上火,”慕容复淡淡一笑,脸上风轻云淡,转而看向陈家洛,指尖陡然探出一截剑气。

    却在这时,一阵香气扑鼻,一双软绵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胳膊,正是喀丽丝,只见她目露恳求之色,口中说道,“慕容大哥,可否放过陈公子,毕竟……他有恩于香香。”

    “香香,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慕容复脸色陡然一沉,神情有些不悦,无论从这段时间陈家洛对喀丽丝的所作所为,还是从于万亭死于自己之手来说,他都非杀陈家洛,以绝后患不可。

    喀丽丝身子微微一颤,她能够体会慕容复的心情,只是要她看着陈家洛死在眼前,又于心不忍,解释道,“这段时间若非有他照顾,香香也不知会流落何方,又或者落入什么坏人之手,陈公子虽然做错了事,但香香终究没受到什么伤害,慕容大哥就饶他一次好不好?”

    “哼!”慕容复神色微冷,默然半晌,终是点了点头,“也罢,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音未落,胳膊上一抹毫光亮起,将喀丽丝轻轻弹开,随即一道劲气飞出,快速卷起陈家洛的身体,在他身上游移不定。

    “啊……呃……”陈家洛紧咬牙关,但喉咙里仍是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嘶吼声。

    喀丽丝不明所以,正想上前劝阻慕容复,却听“砰”一声,陈家洛掉在地上,劲气散去,其浑身血痕交纵,脸色苍白无血,一身气息,低落到谷底。

    “陈……陈公子……”喀丽丝本能的便想上前查看,却被慕容复瞪了一眼,又生生止住脚步,只是口中唤了一声。

    “他没事,只是一身功力化为了乌有,以后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慕容复淡淡说道。

    陈家洛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变故,早已心若灰死,“你……把我杀了吧。”

    “你以为我不想么?”慕容复心中暗自冷哼,嘴上则是笑道,“看在你对香香也算颇有照顾的份上,这一次,废去你功力也就算了,若下次再出现在本公子的面前,定斩无疑!”

    陈家洛扭头看了喀丽丝一眼,嘴唇嗫嚅半晌,终究是没有再说出什么来。

    慕容复转过身去,目光缓缓从一众宾客身上扫过,最终落在宝亲王身上,“王爷,这第一件事,已经办妥,还有第二件事。”

    宝亲王纵然心中怒极,但听得此言,仍不由泛起一丝好奇,他说的第二件事究竟为何?遂也不开口,静待慕容复的下文。

    慕容复目光陡然一冷,“弘历,你儿子福安康强抢民女,将本公子的女人掳走,而你,也想将本公子的女人纳为王妃,所以,这第二件事么……便是要你弘历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慕容复身形无声无息的掠出,一道白影从人群中穿梭,直奔宝亲王而去。

    宝亲王面色大变,口中喝道,“快拦住他!”

    在他身旁,倒是坐有不少武官,不用宝亲王发话,便已迅速站起身来,拔出腰间的佩刀,舞成一片劲风,朝慕容复劈去,而殿中的亲兵也是吓得手脚冰凉,纷纷掷出手中飞爪。

    只是这些武官战场杀敌还可以,但对上武功高手,却是不行,便是连慕容复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倒是那些亲兵的飞爪,在空中穿插交织,好似一面天罗地网,将慕容复的身形给拦了下来。

    但慕容复仅是随手一划,身上的绳子尽数斩断。

    宝亲王见势不妙,心念急转,忽的瞟到殿门处的喀丽丝和另一个漂亮女子,立即喊道,“给我杀了那两个女人!”

    众士兵反应过来,手中强弩方向一转,对准喀丽丝和李沅芷,“嗤嗤嗤”破空声响起,数十根羽箭射出。

    眼看二女便要香消玉殒,身前陡然白光大震,气浪翻滚不定,将所有羽箭都掀飞了出去,赫然是慕容复极速掠回,挡在二女身前。

    宝亲王稍稍松了口气,但马上又喝了一声,“来人,来人,给本王将这个反贼拿下!”

    他这喝声一出,身旁一个军官立即朝门口方向发出一枚信号。

    “噔噔噔……”一阵大响传来,夹杂着金戈铁马的声音,整个大殿都仿佛在颤抖,不用说,此刻殿外一定是大军云集,至少不下万人。

    窸窸窣窣一阵脚步声响起,士兵们鱼贯而入,十来息的功夫,殿中已经聚集了上千名士兵,这大殿占地怕有数十丈方圆,此刻也被挤得满满当当,先前那些宾客,乃至宴席桌子,早已被挤到角落中去了,黑压压的一片,将慕容复三人围住。

    慕容复四下看了一眼,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殿中这千余士兵倒还不算什么,只是此刻殿外怕有不下上万余人,即便是他武功再高,也不由感到头皮发麻。

    “哼,慕容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本王,”宝亲王冷眼盯着慕容复,口中一字一顿的说道,“来啊,将这个逆贼拿下,剥皮抽筋,剁成肉泥!”

    “是!”众士兵齐声喝道,声音震耳欲聋,整个大殿都好似晃了几晃。

    李沅芷何曾见过这种场面,白翻一翻,竟是吓晕了过去。

    “人多欺负人少么?”慕容复伸手揽住李沅芷,口中冷笑一声,猛地抬起一脚,重重跺了下去。

    青花大石所垒的地板顷刻碎裂成渣,一道异样波动自起落脚之处缓缓散开,所过之处,众士兵身形趔趄,纷纷栽倒在地,数息过去,殿中士兵已倒下一小半。

    当然,他们只是被慕容复震倒身形,并未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不过以此来拖延片刻倒是足够了。

    只见慕容复伸手到嘴边,吹了一个口哨,声音悠扬,远远传播开去。

    宝亲王先是一怔,随即神色微变,不用想也知道,慕容复定是在发送什么信号,当下急忙说道,“快杀了他!”

    但那些士兵,因为人数过多,显得极其臃肿,完全施展不开,先前倒下的小半士兵腿脚麻木,一时半会儿站立不起,挡住了外围的士兵,而且殿中士兵分布极密,若是动用弓箭的话,只怕慕容复还没死,自己人便要死伤大半。

    半刻钟时间不到,大殿门口处传来道道破风声,只见无数道白影、红影,密密麻麻的,急速掠入殿中。

    宝亲王登时大惊失色,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些人都是高手,慕容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召集这么多高手前来,只怕先前便早有预谋,将这些高手埋伏在府外,甚至是府中。

    数息功夫过去,最后一道白影缓缓飘落在慕容复身旁,却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冰冷女子。

    李莫愁瞥了慕容复怀中的李沅芷和身后的喀丽丝一眼,目光在喀丽丝身上多看了两眼,嘴角不禁微微抽搐,大大的白了慕容复一眼。

    宝亲王粗略一扫大殿中多出来的人,竟然不下四五百个,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从方才这些人施展轻功便可以看出,他们身手都不弱,而自己的士兵身处大殿,无法施展军阵,又被分割开来,与常人无异,对上这些武林高手,还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不对!”忽然,宝亲王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白,差点晕倒过去,好在身旁一个武官见势得早,急忙扶住他。

    宝亲王深深吸了口气,神色恢复正常,这才朝慕容复开口问道,“殿外集结了上万大军,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口中说道,“这些就不必王爷您操心了,您还是想好有什么遗言吧!”

    但马上他又拍了拍额头,说道,“瞧我这记性,今晚过后,您这一脉便会灰飞烟灭,遗言也没什么用了,就连风水宝地都有人替你选好了。”

    “什么!”宝亲王先是一惊,心中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是玄烨么?他怎么敢……”

    话未说完,便被慕容复打断道,“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免得迟则生变,慕容家弟子何在?”

    “弟子在!”水晶宫弟子与血影殿弟子齐声答道。

    殿中官员众多,慕容复也不可能真将其全杀了,为免暴露水晶宫和血影殿,自然要稍稍做一番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