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暗子
    “噗通”一声,李可秀从马上摔了下来,众士兵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将其扶起,一探鼻息,只是晕过去而已。

    慕容复见到这一幕,也是愣在了原地,李沅芷趁机推开他,顾不得心中羞涩,噔噔噔急忙跑到李可秀身旁,“爹爹,你怎么了?”

    “李将军?李将军?”周围几个副将模样的人摇晃了几下李可秀的身体,口中唤道。

    李可秀脸色青红,呼吸略微紊乱,显然是怒火攻心所致,不过此人身体颇为壮实,些许抑郁之气并不致命,只需过得一时半刻,便能清醒过来。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起李沅芷便飞速后退。

    “大胆,你想干什么?”一个副将一直留心慕容复,见得他的动作,不禁大喝一声,同时一挥手,立时便有一队军士上前将他团团围住。

    慕容复尚未有所动作,大军中却另有一个声音高呼道,“切莫动手!”

    那副将转头望去,脸上露出一丝不愉之色,轻哼道,“怎么?王副都统莫非与这歹人有什么牵连不成?”

    慕容复循着声音望去,先是一怔,随即意味深长的看了那汉子一眼,并未说话。

    这姓王的身材魁梧,一张长脸,下颌留着一片连边胡,看上去颇有几分北方人的样貌,但听其口音,却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

    王姓汉子伸手拨开拦在前面的士兵,目光在慕容复身上略一流转,便转头看向先前说话之人,口中说道,“王爷生死未卜,眼下还是先找到王爷再说。”

    那将官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比起其他,先救王爷自然是头等大事,否则事后若有人以此为把柄告到王爷那里去,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慕容复却是微微一笑,摇摇头,“不必了,你们的王爷,已经死了。”

    王姓汉子先是一愣,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似乎不大明白慕容复为何会将宝亲王的死讯说了出来,要知道,如果他不说的话,或许能够拖延一些时间。

    果然,另一个副将登时大怒,“将这胆敢谋逆犯上的贼子拿下,碎尸万段,为王爷报仇!”

    说话间,扬手一刀劈出,刀风滋啦作响,气势凌厉不凡。

    而其余士兵反应也是不慢,手中长刀刷刷出鞘,齐齐朝慕容复砍去。

    慕容复单手负在身后,一手揽住李沅芷的腰肢,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陡然拔地而起。

    众人一刀劈在空处,不由仰首望去,却只能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越来越小,越来越淡,最后彻底消失在半空中。

    “这……”众人眼中登时露出一抹惊骇之色,他们作为王府精兵护卫,自然没少与武林中的高手打交道,但像慕容复这般神异不似凡人的,却还是第一次见。

    一时间,先前那副将只觉得后背心直发凉,以对方这样的身手,若是哪天暗中偷袭自己一把,只怕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想到此处,不由转头去看王姓汉子,但见其一脸见怪不怪的模样,心中有气,嘴上冷冷说道,“王副都统倒是很会做人,两边都不得罪。”

    王姓汉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心中暗暗一笑,脸上不置可否,甚至还有那么一分阴沉,“索副将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在说王某有意放跑那人?”

    “哼!”索副将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报!”这时,一个士兵满身是血的从远处冲了过来,人未到,声音便远远地传来,“北面有很多高手闯阵,我军不敌,请大人火速派兵支援!”

    “什么!”索副将大吃一惊,正想开口,那王姓汉子却是抢先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立即前往!”

    走得几步,却是朝自己的亲兵吩咐道,“代州城这么大,他们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去,尔等立即传我军令,封闭所有城门,重兵看守,若是发现贼人踪迹,暂且不要轻举妄动,等大人醒来再说。”

    “是!”周围属于他的那部分亲兵,立即齐声应了一句,便四散而去。

    那索副将闻得此言,登时眼前一亮,如此一来,既有了功劳,出了什么事也不必背锅,可谓两全其美,当即照着王姓汉子的话吩咐了一遍自己的亲兵。

    其余宝亲王麾下的将军、将领,纷纷效仿,顷刻间,近万人的方阵便分散开来,部分朝王府外奔去,而另一部分,则是前往北面支援。

    慕容复轻功本就极高,虽然抱着一个人,但丝毫不受影响,顷刻间,便已脱离众人的视线,不消片刻,来到了东厢院。

    正是那座慕容复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的小院中。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李沅芷好奇问道,慕容复先前便带她来过这里一次,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院中,不用想也知道,此处定是某处王府女眷居所。

    慕容复微微一笑,并不解释,抓着李沅芷的手,径直往里走去。

    大厅中灯笼已经熄灭,只有里屋还亮着一抹微弱的烛光,慕容复闯入里屋,只见一个肤白貌美的女子对镜而立,一下一下梳着自己的头发,好似怎么也都梳不顺畅一样,脸上颇有几分幽怨。

    这女子肌肤白腻,脸蛋姣好,浑身洋溢着一股娇媚软绵的气息,尤其是眼下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里衣,玲珑身材纤毫毕现,婀娜有致,让人不禁生出上前温热一番的冲动。

    “果然是个登徒子,这般明目张胆的擅闯女子闺房!”李沅芷撇了撇嘴,嘀咕道。

    她声音虽小,但这屋中十分安静,却是被女子听了个完全,登时大吃一惊,转过头来,当看清来人是慕容复之后,

    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又是一抹惊恐,最后变成一副冷艳的模样,口中淡漠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出去!”

    慕容复之所以来此,倒不是想要跟这女子发生点什么瓜葛,而是有一件善后之事,尚未处理妥当。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复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冷得就跟从九幽地狱传出来的一般。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瞥了李沅芷一眼,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贱名不足挂齿,你只需知道,我是王爷即将迎娶的妾室。”

    意思却是提醒慕容复,不要再纠缠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语气淡然的又问了一遍。

    女子定定看了慕容复一眼,犹豫了下,终是说道,“我叫马春花。”

    “你就是马春花?”慕容复登时愣住,记得这女子曾经提过,她的父亲叫做马行空,当时只是觉得有些耳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现在想想,马行空可不就是马春花的父亲么!

    慕容复对马行空没有多大印象,但对这马春花却是印象深刻,按照原来的轨迹,此女一生的经历,可谓是可悲又可叹,她生得美貌可人,但出身却普通之极,被父亲许配给了自己的师兄。

    原本这样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幸福可期,只是在遇上了福安康之后,连带着她师兄一生的命运,都发生了重大转折,最终双双凄惨死去,可怜她至死也没能想明白,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什么。

    “公子认识我?”马春花有些意外的问道,她指的自然不是那天晚上的苟且之事。

    慕容复摇摇头,“听说过,不认识。”

    “那公子这是……”马春花眼中闪过一丝不信,慕容复那奇怪的眼神,明显就是认识自己的,至少也是听过自己,可她却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一个人。

    “好了,这些事就不必追究了,今日来,本公子只有一件事,”慕容复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马春花感到莫名其妙,胸中怒意也奔腾起来,撇嘴道,“公子想说什么便直说吧。”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马春花怔了一怔,目光落在慕容复身上,咬咬牙说道,“自然是世子福安康的。”

    “嗯,”慕容复点了点头,神情淡漠的说道,“我不想杀你,不过你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留在世上,你要么自己打掉,要么,我帮你。”

    说着目光落在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那里还有一个福安康的种,如今宝亲王和福安康,都死在他手上,他自然要斩草除根,以免日后留下什么后患。

    “你……你想杀我的孩子?”马春花顿时心神震颤,呐呐问道。

    慕容无奈叹了口气,“本公子绝不会放任任何潜在威胁留在世上。”

    “什么意思?”马春花登时愣住,“这可是宝亲王的亲孙儿,你胆敢如此?”

    慕容复冷冷一笑,“你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吧,宝亲王已死,福安康全身骨头尽碎,最多三个时辰,他也会死去。”

    马春花身子微微一颤,白眼一翻,便要晕倒过去。

    慕容复眼疾手快,上前一把将她扶住,在其太阳穴上揉了两下,这才让她缓过神来。

    “他要死了?”马春花眼角泪光闪烁,两行清泪缓缓留了下来,口中轻声喃喃,忽然,脸上闪过一丝癫狂之色,“他怎么可以死,他说过要给我幸福的,他怎么可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