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是谁?
    “这怎么可能?”完颜亮悚然一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欧阳锋,“以欧阳先生的武功,竟然……”

    欧阳锋面色也颇为难看,点了点头,淡淡道,“你还是早点决定,是杀是放吧?”

    完颜亮神色变幻一阵,忽的眉头微挑,“依先生之见,该当如何?”

    “依老夫看,还是趁早放了吧。”欧阳锋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语气有些怪异的说道。

    “哦?这是为何?”完颜亮面露疑惑之色,“小王听说,令郎对那龙姑娘可是一往情深啊?”

    “哼,”欧阳锋神色微冷,“你不必试探老夫,这个女人不祥,老夫断然不会让过儿碰的,你想做什么,那是你的事,老夫也不会插手,告辞。”

    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哎哎哎,先生息怒,先生息怒,”完颜亮脸色一变,急忙换上一副赔笑的面容,上前拦住欧阳锋,“是小王失言,先生莫怪,小王也是一番好意,知道令郎钟意龙姑娘,这才……”

    殿中众人见堂堂海陵王竟然对一个江湖武人这般客气,不由眉头微皱,心中暗骂这些江湖草莽真是不识礼数。

    “哼,”欧阳锋却是颇不买账,“不必来这套,老夫还看不出你那点心思么。”

    完颜亮面色微微一窒,不过对于欧阳锋的直接,他早已领教过无数次了,转眼间神色已然恢复正常,转而露出几分愧色,说道,

    “说来惭愧,小王确实对那龙姑娘朝思暮想,既然欧阳先生如此说了,小王也不藏着掖着,没错,小王确实想纳龙姑娘为妃,不知先生可有什么神机妙策。”

    想了想,又意有所指的补充了一句,“或是什么灵丹妙药也行。”

    欧阳锋神色微微一动,深深看了完颜亮一眼,终是缓缓摇头,“请恕老夫无能为力。”

    “这……”完颜亮还待再说,可欧阳锋身形一晃,已然消失在原地,他一连唤了两声,也不见回应,只好作罢,神色阴晴不定的望着门口。

    大殿之外,欧阳锋一手负在身后,一手轻捋颏下花白短须,口中喃喃道,“老夫也很想出那口恶气,但瞧你这样子,根本就对付不了他……”

    欧阳锋既然号称西毒,可以说是用毒的祖宗级人物,单以毒术而论,自从毒手药王死后,天下能够跟他媲美的人几乎没有,又怎会对付不了一个弱女子?

    只是他一想到那女子背后之人,便不自觉的心中发寒,不愿沾染,这才回绝了完颜亮的话。

    同一时间,海陵王府西厢院一间精致淡雅的客房中,烛光摇曳,安静祥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静静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周身散发着一股清冷之气,隐约透着丝丝毫芒,更添几分缥缈之意,

    宛如睡在冰块中的仙女,明明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不可捉摸,难以近观,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令慕容复着急上火的小龙女。

    “师父……”忽的,一个呢喃声响起,打破了屋子的平静。

    原来在屋中还坐着一人,身穿淡白绸衫,一头黑发随意的扎起,拢在背后,看起来颇有几分潇洒不羁的模样,不过其清秀的脸庞上,却满是悲苦忧伤之色,赫然便是杨过了。

    杨过怔怔的望着小龙女绝美脸庞,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过得一会儿,又低声喃喃道,“为什么,你既然对我无意,当初为何要传我那套剑法?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现在为什么又来找我?”

    “师父……”突然之间,杨过似是难以抑制心中情思,慌忙不迭的扑上前去,跪在床前,“师父,不……龙儿,你不让我叫你龙儿,我偏要叫,凭什么只有那人能叫,我就不能叫了,我一定要叫,龙儿,龙儿……”

    杨过状若疯狂的吼着,小龙女只是恬静的躺在那里,兴许是体内真气自动护体的原因,脸庞上浮起一层淡淡的光晕,在烛光映射下,真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

    杨过看了半晌,心神微微恍惚,情不自禁的探出手去,似乎想要轻轻抚摸一下。

    但伸到一半,却陡然一顿,又闪电般缩了回来,脸上闪过一丝浓浓的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师父,过儿不是故意的,过儿不是故意的……”

    小龙女虽然昏迷不醒,但神色娴雅,风致端严,一身圣洁无暇的气息,展露无遗,令人难以生出半丝亵渎的心思。

    “哈哈哈,既然你看不上这女人,不如让给我算了!”便在这时,一阵张狂的大笑声响起。

    杨过神色一变,回头望去,但还未看清来人,便觉一阵劲风袭来,他本能的双手交叉格挡。

    “砰”的一声,猝不及防之下,杨过硬吃了一掌,登觉五脏翻腾,厌烦欲呕,用力甩了甩脑袋,这才看清来人是谁。

    只见此人身高不足五尺,一身灰白短卦,头发斑白,只是脸上蒙了块灰布,看不到面容。

    “是你!”杨过面色微惊,认出了此人,而且似乎还认识,“你想干什么?”

    灰衣蒙面人没料到杨过能认出他,稍稍吃了一惊,但马上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冷哼道,“还能干什么,我瞧你这么痛苦,不如杀了她,一了百了。”

    “你敢!”杨过脸上闪过一丝厉色,“谁也不能动我师父。”

    “师父?”蒙面人冷笑一声,“可笑,你有当她是你师父么?”

    杨过面色微窒,随即冷哼道,“关你屁事,你最好立即给我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蒙面人对杨过似乎颇为忌惮,一时间也是愣在了原地,没有动弹。

    “还不快滚!”

    “哼!”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老夫是给欧阳锋面子,你不要不识抬举!”

    “那还讲什么废话,来吧。”说着,杨过手腕一翻,一前一后的立起双掌,掌心朝外,正是天罗地网势的起手式。

    蒙面人没想到杨过会如此无礼,目中狠色一闪而过,右掌掌心陡然聚起一抹青黑之色,猛地朝杨过拍去。

    杨过见此,面色微微一凝,双手一阵模糊,顷刻间,漫天掌影朝蒙面人笼罩而去,威势一时无两。

    这天罗地网势是古墓派的入门掌法,杨过本就天资不俗,练至今日,已是炉火纯青,丝毫不亚于一些上乘掌法的威力了。

    蒙面人面色微变,左掌自右掌下递出,一道更加刚猛的劲力叠加至先前的掌力上,登时间,一股古朴大气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怎么可能!”这时,屋外隐约传来一道极为吃惊的声音,只是屋中动静极大,兼之那声音又颇为微弱,并没有引起二人的注意。

    这声音的主人,自然便是慕容复了,原来他在蒙面人出现之后,也紧随着到得此地,见得小龙女没有危险,这才没有急于现身,来个坐山观虎斗。

    只是此刻的他,神情有些恍惚,口中吃惊道,“这不可能,他已经死了,明明已经死了!”

    望着蒙面人古朴厚重的黑白掌印,杨过心头微凛,但听“铛铛铛”一阵仿若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天罗地网势掌影纷纷溃散,反观对方的黑白掌印仍是凝若实质,丝毫不做停顿的朝自己撞来。

    电光火石之间,杨过双腿微曲,身子弓起,“咕”的一声大响,一道劲力波浪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席卷开去,登时间,屋中劲风大作,桌椅板凳全都被掀翻,便是身后的帘帐也都被撕成碎片。

    而小龙女周身数尺处却是风平浪静,仿若完全不在同一个空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浑厚无匹的黑白掌力,被这波浪一卷,顿时停滞不前,半息之后,“滋滋滋”一阵轻微的爆鸣,掌印上生出裂痕并迅速蔓延,最终“噗嗤”一声,化为乌有。

    蒙面人腾腾腾连退数步,才止住身形,双目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惊色,叹道,“不愧是修炼了蛤蟆功的人,小小年纪,功力便这般深厚。”

    杨过身体松弛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晕红,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蒙面人的话,而是急忙转身去看小龙女,但见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之后,才放下心来,回头瞪了蒙面人一眼,“我还有其他更厉害的功夫,你要不要领教一下?”

    他这些年居住古墓,自然没少在寒玉床上修炼内功,蛤蟆功又是天下屈指可数的顶级内功,一身功力自然不凡,不过方才发功过猛,导致内息略微不畅,心中抑郁难耐。

    蒙面人先是一愣,忽的哈哈一笑,“你小子不用虚张声势了,看在老毒物的份上,只要你现在让开,老夫不与你为难。”

    “做梦!”杨过神色一冷,双手摆了个奇异的姿势,仿若一直大蛤蟆作势欲扑。

    “既然你找死,便休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住手!”二人冲突再起,却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一声大喝,如同黄钟大吕,震人心魄。

    慕容复稍微收敛心神,朝门口望去,只见此人身披大红袈裟,头戴一顶金光灿然的尖顶僧帽,身材魁梧之极,只是脸庞略显苍老,皮肤寡白,似是常年不见天日所致。

    “灵智上人?”杨过见到来人,便立时叫出了口。

    而那蒙面人也退后几步,瓮声瓮气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灵智上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贫僧本还觉得奇怪,你没事送贫僧棋谱做什么,原来是想引开贫僧,对付杨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