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谁也不准走
    那蒙面人的身份对于这二人来说,似乎完全没有半点秘密可言,当即开口解释道,“老夫并非要对付这小子,只是他身后的那个女人,老夫非杀不可。”

    灵智上人微微一愣,转头去看杨过,杨过眼中怒意磅礴,沉声问道,“我师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她?”

    “哼,”蒙面人语气骤然一冷,“她确实与老夫无冤无仇,可她那汉子,却跟老夫有血海深仇,老夫自问杀不了那人,只能让他后悔终生了!”

    “跟我有血海深仇?”屋外的慕容复不由一愣,凝神看了一眼蒙面人不足五尺的身高,忽的心中一动,“莫非是他?可方才那一式铁掌功至少也有三十年的功力了,这又该如何解释?”

    杨过闻得“她那汉子”几字,登时心如刀绞,没由来的一阵烦躁,骂道,“休得胡说八道,辱我师父!”

    蒙面人并不理会杨过,定定看了灵智上人一眼,“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老夫断然不会罢手,你若要拦我,那便是不死不休!”

    灵智上人怔了一怔,不禁心中暗骂,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好好的棋谱不研究,跑这来多管闲事,这下好了,搅进这二人的恩怨中,

    一来眼前之人行事不择手段,武功又深不可测,不好得罪,二来杨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不好真的不管,一时间,也是进退不得。

    犹豫了下,灵智上人朝杨过说道,“杨公子,大家同在王府做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为了一个外人……”

    “我师父不是什么外人,”杨过一摆手打断了灵智上人的话,“大和尚也不必为难,你权当没进来过就行了。”

    他似乎看出了灵智上人心中想法,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灵智上人面色微不自然,脸上闪过一丝晕红,但马上又板起脸来,“杨公子说的什么话,你将贫僧从终南山救了出来,恩同再造,贫僧岂是忘恩负义之辈,这种话休要再说。”

    杨过不着痕迹的翘了翘嘴角,脸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大师这话可是折煞晚辈了,晚辈如何承受得起。”

    灵智上人脸上颇为受用,口中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受得,受得。”

    “哼,”蒙面人登时不悦,“你们两不必在此演戏,要打便放马过来!”

    话音未落,一股黑白气流自其小腹冒出,迅速缠绕周身,双掌立起,迅速变成了银黑色,宛若两块金光闪亮的精铁。

    “确是铁掌功无疑。”屋外的慕容复见得这一幕,不禁喃喃自语,眉头紧皱。

    经过一开始的震惊,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裘千仞是他亲手杀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当时也探查过裘千仞的心脉,绝无生机可言,

    但眼前的蒙面人,不但身材轮廓像极了裘千仞,而且还会裘千仞的独门绝学铁掌功。

    慕容复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若说世上还有一人长得跟裘千仞一模一样,同样会使铁掌功的话,倒也不是没有,

    只是传说那人早已掉入万丈深渊,而且他除了坑蒙拐骗之外,根本不会什么武功,这是慕容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屋中三人气沉丹田,各自拉开架势,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陡然间,一道冷哼声传来,随即屋中一连串的黑影闪过,似来似去,身形恍惚。

    虽然如此,但屋中的三人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来人是谁。

    “老毒物!”

    “欧阳锋!”

    “义父!”

    三人异口同声的唤道。

    蒙面人脸上神情看不清楚,不过身形却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而灵智上人也收敛身上气势,单手做了个揖,以示礼数。

    至于杨过则是脸色大喜,“义父,你来了就太好了,这老头刚才还想欺负孩儿。”

    不料欧阳锋却是黑着脸,瞪了他一眼,半晌后才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过儿,咱们离开这里。”

    杨过先是一愣,脸色微喜,“太好了,孩儿也不想留在这里,既然义父要走,不如现在就走吧。”

    随后转身来到床前,犹豫了下,轻声说道,“师父,过儿无心冒犯,得罪了。”

    说着却是伸手要去抱小龙女。

    “过儿,你做什么?”欧阳锋忽的喝问道。

    “带师父一起走啊。”杨过手中动作一顿,回过头来,疑惑的望向欧阳锋。

    “哼,义父说的是咱爷俩离开,没说要带谁走。”欧阳锋冷着一张脸,但见杨过仍是一脸茫然,又淡淡补充一句,“她就留在这吧,自今日起,这里的事咱们不管了。”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皆是一惊,灵智上人脱口道,“你要背叛王爷?”

    欧阳锋面色一黑,冷眼看了灵智上人一眼,没有说话。

    灵智上人自知失言,讪讪一笑,不再开口。

    蒙面人目光微微闪烁,却是默然不语。

    杨过怔了半晌后,面色陡然一惊,“义父,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欧阳锋冷哼一声,“听义父的,决计不会害了你。”

    “可是……”

    “没有可是,你还认不认我这个义父?”

    “义父这是什么话,孩儿岂有不认之理,只是师父她……”

    杨过话未说完,欧阳锋身形忽的一闪,杨过面色微变,似是意识到什么,但还未来得及采取任何动作,身子便再也动弹不得。

    “义父!”杨过大急,他知道义父的霸道,现在被制住了穴道,只怕接下来任何事情也由不得他做主了。

    果然,欧阳锋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一把将杨过提起,扛在肩上。

    “义父,快放我下来,不能丢下师父,义父……”无论杨过怎么叫嚣,欧阳锋不管不顾,径直往门口处走去,至于屋中的其余二人,则是完全给无视了。

    “咦,欧阳先生这是何故?”便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一阵疑惑的声音,温和有礼,正是海陵王完颜亮,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唐括辩,二人正好拦在欧阳锋面前。

    欧阳锋脚步一顿,迟疑了下,开口说道,“多谢王爷这段时间的款待,只是老夫的白驼山庄许久无人打理,需要回去照看一二。”

    “白驼山庄?”完颜亮先是一愣,但马上面露恳求之色,“此事原也应该,只是小王正值关键时刻,先生可否过段时间再走?”

    “小王保证,届时一定不会忘了先生的恩德,小王愿意支出大批银两,帮助先生修葺白驼山庄。”

    完颜亮嘴上虽然这般说着,心中却是暗暗奇怪,就算要走,也不用这般着急吧,而且一点预兆都没有,虽说欧阳锋行事一向如此,可他却不像是会关心白驼山庄的人。

    “这便不劳王爷费心了,老夫原本也正打算这几日就跟王爷辞行的。”欧阳锋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脚步微微踏前一步,身形却是奇异的穿过完颜亮和唐括辩二人。

    “欧阳先生……”完颜亮急忙回身,正待再说点什么,屋中的灵智上人却是猛地喝了一声,“姓裘的,你做什么!”

    随即便是一道巨大的闷响传来,众人一惊,朝屋中望去,只见屋中劲气震荡,爆鸣声不断,蒙面人身形腾腾腾退后七八步,而灵智上人却是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噗”的吐了一口鲜血。

    原来方才蒙面人眼见机会难得,正想上前给小龙女一掌,却是被灵智上人拦了下来,只是他功力明显不及蒙面人,一掌被震退,还受了不轻的内伤。

    “二位这是何故?”一时间,完颜亮登觉头大,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蒙面人目光在完颜亮身上掠过,迟疑半晌,猛地踏出一步,黑白劲力缠绕周身,手起一掌,朝小龙女拍去。

    “你敢!”完颜亮大喝一声,心中怒意滔天,却又无可奈何,不由转头去看欧阳锋,“欧阳先生,快阻止他。”

    杨过同样是肝胆俱裂,“义父,你快救救师父!”

    不过欧阳锋却是无动于衷,目光四下瞟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

    眼看小龙女便要香消玉殒,却在这时,一声淡淡的冷哼自四面八方传来,声音虽轻,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恍若擎天霹雳,蒙面人身子不由顿了一顿。

    跟着一道白影自屋中闪过,床前倏地多出一个人来,但见那人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扬起,与蒙面人探在半空的手掌对上。

    二掌相接,无声无息,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随即“咯吱”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蒙面人的身子如同麻袋一般被抛飞出去。

    “我倒是好奇得很,你究竟是谁,跟我有这么大的仇怨?”

    “慕容复!”对于这个身影,完颜亮再熟悉不过,当即怒喝了一声。

    灵智上人远离江湖十数年,近日才得以重见天日,自是不知道慕容复是何许人也,不过此人只是轻飘飘一掌,竟能将那蒙面人击退,武功之高,只怕比起密宗硕果仅存的几位高僧,也不遑多让了。

    而欧阳锋却是面色剧变,想也不想的运起身法,便要离开此地。

    “谁也不准走!”不料慕容复一声轻喝,屈指一弹,一道指力凌空飞出。

    欧阳锋似有所感,身子一摆,使了个铁板桥堪堪避过。

    他一手扛着杨过,另一手自腰间一抹,蛇杖猛然击地,一道劲力沿着地面,朝屋中的慕容复袭去。

    “呵,”慕容复微微一笑,“欧阳先生,似乎不大给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