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四十一章 感谢?
    慕容复神色微冷,正欲发作,完颜萍却是急忙挥手止住上前的士兵,“住手,不可无礼。”

    随即脸色略显忸怩的补充了一句,“他……他是本公主的驸马。”

    “驸马?”为首的几个将军愣了一下,随即神色莫名的打量起慕容复来,“原来这就是那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驸马爷?”

    一些机灵之辈,则是单手抱胸行礼道,“但见驸马爷。”

    慕容复脸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免礼,免礼,诸位免礼。”

    “真是属狗脸的,变得比女人还快……”完颜萍心中暗自嘀咕一声,脸色却是绯红一片,恨不得将身子都糅进慕容复怀中去。

    “复哥哥,驸马是什么?”小龙女的声音陡然响起。

    慕容复登时吓了一跳,转身望去,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小龙女已经跟到了他身后不远处,当即调整一下脸色,笑道,“龙儿,此事有些复杂,稍后我再与你细说。”

    不过小龙女却不怎么买账,双目微冷的看着完颜萍,周身真气跳动,随时有可能暴起出手。

    至于完颜萍,她早已知道小龙女的存在,虽然心中酸涩,却没有表露在脸上,目光微微一闪,柔声道,“原来龙姐姐也来了,萍儿欢迎得紧,只是皇宫正值叛乱,萍儿无暇招待,请姐姐见谅。”

    听得此言,小龙女身上气势微微一缓,淡淡道,“你平你的叛就是了,我不用你招待。”

    她自幼受到林朝英的耳濡目染,对金国之人就没有半点好感,又因为完颜萍与慕容复举止亲密,更加不待见完颜萍,只是生性恬淡的她,很难说出什么不客气的话来。

    “慕容大哥,你且在这里等我,待我去帮皇兄击败完颜亮,再好好感谢于你。”完颜萍似是意识到气氛的微妙,当即转头朝慕容复说了一句。

    “无妨,你尽管去就是。”慕容复淡淡一笑,身形一晃,下得马来。

    随后完颜萍下令召回追兵,近七千人马整顿军备,浩浩荡荡的朝紫宸殿方向行去。

    “龙儿,咱们也去瞧瞧热闹。”慕容复心中有些放心不下,而且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好事,不去看个究竟,岂能安心。

    小龙女却是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龙儿是想问我与那完颜萍是什么关系?”慕容复拉着小龙女的手,远远的缀在大军后面,闲庭漫步。

    小龙女点点头。

    “其实,复哥哥有件事一直没与你说,”慕容复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些年我行走江湖,或为自己的利益,又或为了慕容家的利益,在江湖上,确实有了不少红颜知己。”

    小龙女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娇躯剧颤,晶莹的泪珠忍不住往下掉。

    “龙儿你先听我说,”慕容复急忙抹去她的泪水,将其紧紧搂入怀中,以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慕容家虽是江湖武林世家,却是背负着驱除鞑掳、复我河山的重大使命,祖宗遗命,但凡慕容家的继承人,皆要以此为终身己任,否则便逐出门墙,死后也不入祠堂,为此,我不得不使上一些手段。”

    “啊!”小龙女微微吃了一惊,她对慕容家所知不多,近来行走江湖听到的也大多是关于慕容复的传闻,没想到平时看上去逍遥浪荡的慕容复,却背负着这么大的使命,一时间,心中既是崇敬,又是心疼,“复哥哥,对不起。”

    慕容复呆了一呆,没想到这话才说到一半,就有这么大的效果了,当即一副“我心甚慰”的模样,不再多言。

    不料小龙女却是问道,“这么说,复哥哥与那些女子……在一起,都是在逢场作戏,当不得真?”

    “当然……”慕容复差点脱口顺着她的话说出来,但马上反应过来,又改口道,“当然不是了,人非圣贤,孰能无情,相处久了,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感情的。”

    小龙女默然片刻,低声道,“龙儿与复哥哥在一起的时间,屈指算来,也不过四十二天零三个时辰……”

    慕容复心中一跳,果然,小龙女虽然性子极淡,但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心念一动,说道,“龙儿,你我虽然聚少离多,不过神交已久,屈指算来,咱们在一起应该有十年了。”

    但见小龙女还要再说什么,慕容复抢先道,“龙儿,今生今世,我最爱的便只有龙儿一个。”

    听得此言,小龙女雪白的脸蛋上闪过一抹晕红,清冷的眸子中,染上了丝丝喜色。

    甜言蜜语谁不爱听,慕容复应付这种情况,虽不说手到擒来,但也算驾轻就熟了,心中不免有几分得意。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紫宸殿东侧的承天门,完颜亶与完颜亮的决战就选在这里。

    慕容复二人跃上城门,放眼望去,顿时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只见承天门前方的巨大广场上,聚集了约莫四万余人,喊杀声,擂鼓声、破空声,交织在一起,震天撼地,沙尘狂飞,血溅八方,惊心动魄。

    说起来,慕容复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等数万人交战的战场,心中不免有些震撼,也算长见识了。

    完颜萍的大军已经加入战团中,她似乎迂回包抄了完颜亮的后路,因此广场上,完颜亮的军队背腹受敌,正不断收缩兵力,进攻之势大缓。

    眼看己方胜券在握,完颜亶心情甚好,站在城墙上大声喊道,“尔等叛贼听着,若是现在缴械投降,朕可饶了尔等一命,否则一旦天威降临,尔等就是碎尸万段。”

    不过他本就不会什么内力,身子又稍显羸弱,声音一出,立时便被广场上杂乱不堪的声音淹没,只有身边离得近的数人听了个清楚。

    马上,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有旨,叛军就地投降,可免一死,否则碎尸万段。”

    这说话之人,正是当初浣衣局中,会使葵花宝典的那个太监,他内力之深,几乎不在绝顶之下,此时运足了内力,话声浩浩荡荡的传遍整个广场。

    下方完颜亮一听,登时暴跳如雷,大吼道,“你放屁,休拿这种哄骗三岁小孩的话来哄骗本王,在我大金,主帅犯错,全军连坐,儿郎们听着,如今咱们已经没有退路,破釜沉舟,尚有一线生机,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临阵脱逃,只有死路一条。”

    完颜亶气得脸色青黑,正欲张口说点什么,“嗤”的一声,一支羽箭激射而来。

    完颜亶亡魂皆冒,电光火石之间,之前说话的太监身形一晃,挡在完颜亶身前,双手一合,就欲去夹那羽箭,不料羽箭力道甚猛,又往前飞了一段距离,生生刺入其胸口寸许,才堪堪停住。

    举目望去,只见完颜亮正手持一柄比寻常弓箭大了倍许的震天弓。

    “皇上,这里危险,你还是先退下城楼去吧。”身边几个大臣立即开口劝道。

    完颜亶本想坚持,但想起刚刚那一箭,心有余悸,终是点了点头,“传旨,命郑国公主完颜萍暂领羽林卫大都督,统帅全军,歼灭叛贼。”

    “是!”传令官应了一声,随即示意左右将完颜亶扶了下去。

    “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远处慕容复将这一切尽数收入眼底,撇了撇嘴,有些鄙夷的嘀咕道。

    如此收拢军心的大好机会,完颜亶都不知道珍惜,恐怕即便完颜亮这次败了,很快又会再有一个“完颜亮”上来。

    慕容复心中暗暗摇头,目光一转,落在战场上拼杀的完颜萍身上,还别说,完颜萍虽然武功平平,不过一身战场上杀敌的功夫却颇为不俗,丝毫不输于男人,不禁开口赞了一句,“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龙儿没用,什么也帮不了复哥哥。”小龙女忽然轻声呢喃了一句。

    这场大战,没有持续多久便落下了帷幕,毕竟完颜亶的军队,无论是气势还是人数,都占了大大的优势,仅一个时辰功夫过去,完颜亮所部士兵,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完颜亮使尽了了法子,也无力挽回,最终失手被擒。

    慕容复本想就此离开皇宫,毕竟武林大会在即,小昭她们还在少室山下等他,那里什么牛鬼蛇神都有,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漏掉了什么东西,是以当天晚上,他只身来到完颜萍的公主府。

    “咦,慕容大哥,你怎么来啦?”完颜萍正在听几个将官汇报损耗和战功,一间慕容复出现在堂中,登时面现喜色。

    几个将官知道慕容复的身份,当即行了一礼,“见过驸马爷。”

    “免礼。”慕容复随手一摆,大刺刺的往主位上一坐,“你们先下去吧,我与公主点事要说。”

    “这……”几个将官均是一愣,心头不免有些恼怒,盖因驸马都尉一职,可谓是外表光鲜,实际无甚实权的绣花枕头,他们之所以对慕容复客客气气,多半是看了完颜萍的面子,没想到此人如此不知进退,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主子了。

    倒是完颜萍怔了一怔之后,立即示意道,“诸位将军连日大战,也都辛苦了,剩下的战功,明日再行清算也不迟,先回去歇息吧。”

    众人心中一凛,急忙客气道,“公主体恤下情,末将感激不尽,先行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