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威胁敲诈
    定了定心神,沉吟半晌,完颜亶呵呵一笑,“妹夫啊,这次朕能够化险为夷,确实是托了你的洪福,朕已经决定,让你和萍儿早日完婚,另外,赏赐黄金一万两,白银五万两,绸缎千匹,牛羊五千。”

    想了想,似乎觉得有点小家子气,又补充道,“此外,你和萍儿有大功于社稷,朕破例赐予你们二人,食扈三千。”

    所谓食扈,原本是赐给各地藩王的封地,但金国的皇亲王侯大都没有封地一说,因此完颜亶口中食扈,实际上是指某一地方臣民的上贡、税收等,尽数归慕容复所有,食扈三千,便是指三千户人家,这与寻常亲王级别的待遇,也相差不多了。

    “没了?”慕容复不由问了一句。

    完颜亶嘴角微一抽搐,“没了!”

    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声“小气”,他又不常在金国,甚至以后是敌是友都很难说,别说三千食扈,就是三万,他也未必会放在眼里,论及真正的赏赐,不过区区几万两黄金白银,当即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皇上,这是不是少了点,你也知道,我并非金国之人,也不长居于此,你给我食扈,那也没多大用处,不如换成真金白银来得直接。”

    完颜亶脸色一黑,他身为九五至尊,平时别说这么丰厚的赏赐,就是随便赏赐点什么,底下的人无不是欢天喜地的千恩万谢,只有慕容复这厮挑挑拣拣,还这般直接的说出来。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待你与萍儿完婚,不就是大金之人了。”

    但见慕容复脸色有些难看,他语气微微一缓,“这食扈与你在不在金国并无多大关系,每年的供奉都会悉数送到公主府去,而且你跟萍儿完婚之后,同样要搬到京都来住的。”

    慕容复对此不置可否,直言道,“皇上这般扣扣索索,未免让人寒心,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恐怕妹夫我就不一定腾得出手来相助了。”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同时他心中暗自冷哼,再有下次,本公子不狠狠宰你一顿,就跟你姓。

    完颜亶闻得此言,心头恼怒的同时,不由得微微一凛,依慕容复的性格,若是这次不遂了他的意,恐怕下次还真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一时间,也陷入为难之中,他之所以以食扈代替真金白银赏赐给慕容复,主要还是存了将其彻底留在金国的心思。

    没想到慕容复丝毫不买账,可若是赏赐现银,以这小子的胃口,恐怕不是一个小数目,现今国库空虚,大战之后的抚恤和赏赐又是一笔极大的开支,已经没有多余的银钱了。

    心中如此想着,完颜亶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慕容复脸色瞬间多云转晴,屈指算了算,“这个……车马费什么的,我就不算了,”

    “不过海陵王府一战,歼灭完颜亮千余亲兵,外加打乱禁军阵营,致使禁军死伤无数,间接保住皇上的龙椅,起码也值五百万两黄金吧。”

    “什么!”完颜亶骇了一跳,嗖的站起身来,“五百万两黄金,你干脆杀了朕得了。”

    话一出口,登觉不对,语气微微一缓,“亏你还是朕的妹夫,这本来就是你分内之事,现在却与朕讨价还价,当初定下的约定,还作不作数了?”

    慕容复脸色微微讪然,不过心里却是没有多少内疚,念头一转,便伸出两根手指来,“两百万,不能再少了。”

    心中则是想道,“这要搁在事发之前,本公子非得敲诈你千万两黄金不可。 ”

    “哼!”完颜亶神色微冷,扭头道,“没有!”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以完颜亶胆小如鼠的性子,能这般强硬的跟自己说话,多半真的是囊中羞涩,沉吟半晌后终是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看在萍儿的份上,一百万两黄金。”

    随即也不待完颜亶开口,便抢先补充了一句,“若是再没有的话,我可真要拿你的龙椅去卖钱了,这椅子少说也值一两百万两黄金。”

    完颜亶心中一跳,龙椅事关国家威严,若真让慕容复拿去卖了,以后他还怎么面对天下臣民,而且龙椅轻动,这可是大大的不吉利,

    咬了咬牙,终是狠狠瞪了慕容复一眼,“你可真是见钱眼开,半点情谊也不讲。”

    犹豫了下,他又面现难色,“只是现在国库空虚,朕连边关的军饷都快凑不齐了,实在拿不出如此多的钱财,可否宽限一段时间。”

    慕容复对金国的情况也略有所知,金国自从定都开封之后,便骄奢淫逸,贪图享乐,国库早就吃空了,忽的心中一动,“我有一主意,可以帮你充实国库,不过一百万两黄金,一分都不能少。”

    完颜亶眼前一亮,“什么办法?”

    慕容复微微一笑,身形陡然跃起,落在御桌对面的龙椅前面,一手搭在完颜亶肩头。

    完颜亶心中一颤,差点忍不住喊出“护驾”二字,好在对方脸上和善的笑容,让他止住了嘴边的话语,改口道,“你……你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切莫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慕容复脸色一黑,将手收了回来,又在自己衣袖上擦了擦,直接坐在龙椅上,悠悠道,“我们汉人有句古话,乱世,当用重典。”

    完颜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这句话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可这与充实国库有什么关系?

    慕容复也不再卖关子,继续说道,“你不是趁乱诛灭了许多官吏么?”

    完颜亶怔了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不错!”慕容复点点头,“这些人无不是贪官污吏,家中不知藏了多少金银珠宝,你尽数抄没,收归国有就是。”

    “可是……”完颜亶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那些死去的官吏,大多背后都有宗族势力撑腰,轻易动不得啊。”

    慕容复却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现在刚刚平定完颜亮的叛乱,全军上下,唯你之命是从,谁也不敢这个时候捋你的虎须,你怕什么,谁敢有二话,将其连根拔起就是,到时又能增加一笔收入。”

    “对!”完颜亶不禁一拍掌,觉得慕容复说的大有道理。

    “而且,那些对你有异心的人,还有腰缠万贯、往日里蚕食国库之人,你也可以趁此机会,将其打成乱党……”慕容复循循善诱。

    “有道理,有道理……”完颜亶轻声喃喃,目光中划过一丝冷光,似乎想到了什么。

    慕容复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一片肃穆,“不过皇上届时可别忘了我那一百万两黄金,直接吩咐人送到江南就是。”

    完颜亶立时回过神来,想到一百万两黄金,心里头就直哆嗦,偏偏又拿慕容复没什么办法,无奈道,“君无戏言,朕不会毁诺的,对了,还有一事,你觉得完颜亮那厮该如何处置?”

    说着颇有深意的望了慕容复一眼。

    慕容复登时会意,“处置什么处置?完颜亮不是因为觉得愧对皇上,畏罪自杀了么?”

    完颜亶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瞧朕这记性,唉,其实朕还是想留他一命的,奈何他自己想不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慕容复幽幽白了他一眼,总算见到脸皮比自己还厚的人了,不过今天能讨得一百万两黄金,也算意外之喜,那完颜亮也就顺手帮他料理了,不另收费。

    “既然诸事已了,我也就告辞了。”慕容复起身告辞。

    “等等,”完颜亶在腰间一阵摸索,取出一块金灿灿的令牌,意有所指的说道,“这是出入皇宫任何地方的令牌,还有,你以后进出皇宫不要再高来高去了。”

    慕容复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让自己前往天牢的时候更方便一些,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用不着,或许可以交给水晶宫的人使用,当即反手一吸,令牌自动飞到他手中,头也不回的说道,“多谢了。”

    完颜亶怔怔的望着慕容复背影,直到其消失不见,脸色阴晴不定,好半晌后才微微叹了口气,“这小子虽然贪财了点,不过也确实帮了不少忙,若是能够彻底收复,那就完美了。”

    他对慕容复可以说是又怕又爱,忌惮之余,又恨不得将其彻底留在身边,可谓复杂之极。

    天牢的位置并不在皇城之中,慕容复离开皇宫,又问了一队巡逻的士兵之后,才找到其位置。

    来到天牢,果然如完颜亶所说,周围重兵把守,而唯一的入口处,赫然站着近三千人的铁甲军,当真是一只蚊子也很难飞进去,完颜亶对完颜亮的忌惮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慕容复捏了捏袖中的金牌,若没有这牌子的话,只怕自己想要无声无息的进去,也不大容易。

    “大胆,天牢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一道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慕容复回过神来,不禁眼前一亮,只见身前站着一男一女,男的就不说了,女的瓜子脸蛋,剪水双瞳,朱唇皓齿,清丽绝俗,

    全身裹着一层严实的军装,将玲珑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胸前的一对雄伟,更是夺人眼球。

    慕容复也算阅女无数,但眼前女子的容貌,在他所见过的女人中,至少也在前三之列,方才说话之人的正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