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六十七章 怪异和尚
    慕容复深深吸了口气,稍微冷静一些,刚才他也是急昏了头,当即说道,“好,我立刻让慕容家的人……”

    话未说完,手中陡然一轻,慕容复低头一看,平等剑竟然不见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无声无息的从自己手中夺剑,慕容复目光一转,看向先前的胖和尚,果然,他双手捧着平等剑细细打量,口中啧啧称奇。

    慕容复脸色凝重,不过眼下他顾不上平等剑,而是转头朝李莫愁说道,“立刻叫人来找,就算将藏经阁翻过来,也要找到芷若。”

    “是!”李莫愁应了一声,立即率领慕容家弟子,翻找废墟。

    随即,慕容复又朝玄慈方丈传音道,“还请方丈行个方便,慕容家上下感激不尽,否则,本公子血洗少林。”

    玄慈心头微微一跳,很想就这样拒绝慕容复,不过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知道如果周芷若在少林寺出了事,峨眉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那老僧也在下面压着,他不能不管。

    随着玄慈方丈一声令下,全寺僧众立即被召往藏经阁附近,赫然有近千名,其中至少有三成,功力在二流之上,着实让众人吃了一惊。

    其实这些弟子中,近一半属于寺中隐藏力量,之所以全都暴露出来,一来是今天少林寺丢人丢大了,必须挽回一些面子,二来也是为了震慑宵小,以防有人趁火打劫,藏经阁虽然塌了,但里面的经书就未必全部毁了。

    看到这么多高手僧众,慕容复大有深意的看了玄慈一眼,随即朝在场群雄抱拳道,“诸位,请诸位帮忙施以援手,慕容家感激不尽。”

    在场群雄自然乐得如此,且不说慕容家的人情有多重,单是能在这废墟中翻上一翻,那也是值得的。

    “呃……”玄慈面色微窒,想要开口阻拦,但众人都是见缝插针的主,已经快速掠至废墟之上,热火朝天的翻找起来。

    慕容复冷冷一笑,扬声道,“请诸位寻找之时,从外围向里面搜索,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

    这么多人一拥而上,很容易出事,万一正好踩到了周芷若,那就不妙了。

    众人一听,有些不甘的退到外围。

    “芷若,希望你不要出事才好。”慕容复长长吐了口气,心中默念一声,俯身帮忙寻找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怕是有三千之数,而且大多都是武功好手,最不济也是身强力壮之辈,翻找速度飞快,一块块碎石、滚木纷纷被移开,盏茶功夫过去,已经将搜寻范围缩小了小半。

    很快便有人找到了阁中的经书,因为是坍塌,砸烂的并没有多少,玄慈也十分精明,他让人全程盯着,一旦发现有人找到经书,便上前索要,差点还起了争执。

    但在慕容复出手杀了几人之后,这些人也就老实了许多,当然,或许有手法更快之人顺手牵了羊也说不定,只是这些就不是慕容复关心的范畴了。

    小半个时辰过去,偌大一片废墟就只剩四五丈方圆了,慕容复愈发忧心起来,他真的不知道,如果周芷若没了,自己会不会发狂,或许真的回血洗少林,又或许在场的武林人士都逃不过。

    忽然,“咯嘣”一声,一处残垣再次发生倒塌,大块大快的巨石墙壁滑下来,众人大惊,急忙后退。

    “有了!”慕容复却是欣喜若狂,想也不想的冲上前去,一掌拍在一根横梁上,将其掀翻了出去,随即双掌纷飞,周围所有石块都被扫飞。

    便在这时,“轰隆”一声大响,石木纷飞,废墟中白光大盛,紧接着一灰一青两道身影冲天而起,赫然是周芷若和扫地僧。

    慕容复大大松了口气,待二人落地后,他急忙上前,不由分说的就将周芷若抱在怀中,嘴中轻声喃喃道,“芷若,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芷若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清秀的脸庞上滑下两滴泪珠,手臂紧紧的环着慕容复,“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咳咳……”忽然,一道很不和谐的咳嗽声响起。

    二人登时惊醒,这才想起,此地可是天下群雄汇聚的少林寺,说是众目睽睽还有些轻了,应该是全天下的眼睛都在看着二人。

    周芷若登时心如小鹿乱撞,脸蛋红得几要滴出血来,眼下这种情况,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

    慕容复老脸难得一红,不过终究脸皮极厚,数息不到的功夫,他就恢复过来,轻轻推开周芷若,一手搭在她的玉手上,口中言道,“周掌门,经过我的细致检查,你并无大碍。”

    这句话倒也并非全是托词,他确实检查了下周芷若的身子,没受什么伤,除了脸色有些苍白,身形有些凌乱。

    众人登时翻了个大白眼,你当我们都是瞎子么?

    “掌门,静玄恳请掌门多以峨眉为念,切不可再如此鲁莽行事。”静玄“噗通”一声跪在周芷若身前,语气严厉的说道。

    周芷若也知道自己这次确实是鲁莽了,心中颇有愧意,急忙伸手去扶静玄,口中说道,“师姐快起来。”

    “掌门若不答应,静玄不起来。”

    其身后的峨眉弟子也聚集过来,齐齐跪在地上,“恳请掌门以峨眉大局为念。”

    “这……”周芷若怔了一怔,肃然道,“都起来吧,这次是我行事不周,下次不会这样了。”

    众人这才起身,扶着周芷若匆匆退出场去,毕竟在这实在是太惹眼了,不少峨眉弟子都觉得脸颊火辣辣的。

    慕容复淡淡一笑,事到如今,他也懒得去计较那么多了,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僧一念之差,千年传承毁于一旦。”扫地僧望着满目疮痍的藏经阁废墟,满含愧疚的叹道。

    慕容复转头望去,老僧身上僧袍已经破破烂烂,脸上、额上有数处伤口,不过鲜血已经凝固了。

    刚才慕容复亲眼看到,周芷若与扫地僧是一起出来的,以芷若的功力,除非运气极好,否则断然不可能在下面埋了这么久还安然无恙,多半是这老僧出手相助。

    想到这,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可是大师救了芷若?”

    扫地僧默然不语,只是淡淡道,“施主戾气深重,长久下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还请施主以苍生为念,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真是头倔驴!”慕容复低声骂了一句,一甩袖子,朝胖和尚走去。

    “十年不见,大师当真是风采依旧,真容不老啊。”慕容复颇为客气的行了一礼,心中则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和尚与自己十年前见到时相比,竟然真的一点都没有老,还年轻了不少,而且以自己如今的功力,仍然看不透他,这种情况,要么对方内力极深,比自己还深得多,要么就是修炼了什么极为精妙的敛气法门。

    慕容复猜测多半是后者,自己已达化生境,后面还有没有境界他不知道,但试问天下还有几人能有自己这番奇遇?

    胖和尚却好似没有见到慕容复一般,时而举起平等剑对着太阳观察,时而卷起袖子擦拭一番,时而又比划两招稀疏平常的剑招,嘴中口水都流出来了,倒好似这平等剑真是一件好玩的玩具。

    “大师,大师?”慕容复连唤了两声,见其丝毫不理会,终是来了脾气,“死肥猪!”

    这一声声音极大,传遍了全场,众人也知道那胖和尚十分不凡,先前还不着痕迹的从慕容复手中夺走宝剑,一时间都抱着一副有好戏看了的模样。

    玄慈见此,却是急忙上前,“公子不可无礼,这位是鄙寺辈分最高的师叔祖。”

    而胖和尚给他这一喝,似是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慕容复,“是你啊,这次给我带烧肉了吗?”

    “师叔祖!”玄慈登时脑门上飞起三根黑线,没好气的说道,“佛门圣地,师叔祖请慎言。”

    胖和尚瞥了他一眼,伸出油乎乎的手搭在慕容复肩头,小声嘀咕起来,“我跟你说啊,我又研制出一道菜,是用火腿做的,叫做‘二十四桥明月夜’……”

    玄慈脸色大黑,十分的无奈。

    慕容复目光微闪,瞥了眼被胖和尚另一手提着的天剑,淡淡说道,“前辈想吃,晚辈可以给你做,但那剑,可否还我?”

    “真的!”胖和尚神色大喜,嘴角都咧到耳后根了,“那你现在去给我做怎么样?”

    慕容复白眼一翻,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胖和尚一愣,似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将剑递到慕容复身前,“你说这剑啊,给你给你,不过这剑怪锋利的,你用的时候当心点。”

    慕容复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但还是点了点头,“多谢前辈关心,在下会小心使用的。”

    “嘿嘿,我跟你说,这‘二十四桥明月夜’,最紧要的是,火腿一定要选好……”

    “师叔祖!”玄慈无奈,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得不制止胖和尚的言辞。

    “知道啦知道啦,罗里吧嗦的,不跟你玩了。”胖和尚不耐烦的甩了甩袖子,一溜烟,跑了。

    跟着“刷”的一声,原本插在不远处的金黄色枯竹,竟是自动飞起,紧随胖和尚而去,眨眼间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