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莫愁开心
    慕容复出了少林寺,径直下山而去,李莫愁默默的跟着,也不问去做什么。

    “莫愁,宝亲王的积蓄现在运到哪了?”慕容复忽的开口问道。

    “回师尊,按照路程来算,已经快到山海关了,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能安全抵达神龙岛。”

    “不可大意,康熙吃了这么大的亏,绝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现在已经在调兵遣将,进攻神龙岛了,”慕容复沉吟半晌,脸色凝重的说道。

    “师尊不必担心,我虽没到过神龙岛,但底下的人说,现在的神龙岛经营的像模像样,包三哥那边却总抱怨神龙岛每月拨银太多,我想他们的实力应该不错才是。”

    慕容复却是摇摇头,“这打仗跟花钱是两回事,对了,神鸾卫训练如何?”

    李莫愁答道,“进境很快,这些女子,若论天资,好的也没几个,但她们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吃常人不能吃的苦。”

    “嗯,”慕容复微微一笑,“也该让她们去见见世面了,传令把她们调到神龙岛去,如果康熙敢动手,就当练兵了。”

    李莫愁点了点头,慕容复又说道,“还有,你通知包三哥,把那批金银珠宝分成三份,一份运到黑木崖去,一份留在神龙岛,一份沿海而下,一路收购粮食物资,运到侠客岛去。”

    “侠客岛?”李莫愁一愣,“师尊,弟子总觉得侠客岛这股力量太过庞大,又孤悬海外,掌控不易,若再给他们钱粮,只怕养虎为患。”

    “没关系,”慕容复神色莫名的笑了笑,“我不怕他们反我。”

    说话间,二人健步如飞,身形恍惚,十数里的路程,只用了一炷香不到的功夫。

    来到山下集市,慕容复先带着李莫愁在酒楼中胡吃海喝一顿,随后打包一桌上好酒菜,又请来厨师做了一道“二十四桥明月夜”,才折返少室山。

    “莫愁,你先将酒菜给她们送去,我在这等你,再陪我去个地方。”回到少林寺,天色已经大黑,慕容复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让李莫愁先回禅院送酒菜。

    李莫愁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匆匆离去,匆匆而回,二人直奔后山而去。

    慕容复手上提着一个食盒,抱着两只烧鸡,来后山当然是为了看望那胖和尚,只是他心有忌惮,带上李莫愁以防万一。

    “前辈,晚辈带着烧鸡来看你了,你在……”达摩洞旁边,慕容复扬声喊道,声音夹杂着内力浩浩荡荡传了出去。

    但话未说完,嘴巴已经被一只油腻的大手捂住,“嘘!”

    “什么人!”李莫愁一惊,刷的一声拔出长剑。

    慕容复却急忙阻止道,“莫愁不要动手。”

    李莫愁一愣,这才看清了来人,竟是白天那个轻易从师尊手中夺取平等剑的胖和尚。

    而慕容复心中也着实吃了一惊,方才他完全没有感应到任何气息,这和尚就跟凭空出现一般,难道真是神仙中人不成?

    心中翻起惊涛骇浪,脸上却不动声色,举了举手中的烧鸡,说道,“大师,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胖和尚深深嗅了两口,激动的在僧袍上擦了擦手,忽然,他面色一变,变得严肃无比,同时和双手合十,淡淡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些俗物,贫僧早已戒掉多年了,小施主还是拿到别处去吃吧。”

    慕容复一愣,随即转头一看,这才留意到,达摩洞口处,还站着一人,正是玄慈方丈。

    “原来如此。”慕容复恍然明白过来,心中一动,转头朝李莫愁说道,“莫愁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佛门清净地,不允许喝酒吃肉,你就是不听……”

    李莫愁呆了一呆,有些无语。

    慕容复又转头看向玄慈方丈,“方丈大师,实在对不住了,我这劣徒身子骨弱,今天又受了伤,需要进补一二,但寺中不便带去酒肉,只好带到这后山来了,对不住。”

    玄慈没有开口,缓缓走到三人身前,看了看酒肉,又看看胖和尚,无奈的摇摇头,说了句“公子早点歇息”,就径自离去了。

    玄慈一走,慕容复便觉手中一轻,烧鸡和食盒都不见了,转头一看,已经在胖和尚手上,不由翻了个大白眼,也懒得再说什么。

    “莫愁啊,刚才情况紧急,所以……”慕容复歉意的看了一眼李莫愁,却发现她小嘴微微嘟起,一副小女儿撒娇生气的模样,不禁呆了一呆。

    李莫愁白腻的脸蛋微微一红,垂下头去,“你看什么?”

    “没什么,”慕容复摇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刚才你替为师背了黑锅,回去定要好好奖励你一下。”

    “才不要……”看慕容复的眼神,李莫愁也能猜到他说的奖励是什么,登时羞红了脸,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吧嗒吧嗒……”胖和尚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抱着烧鸡,吃的满口流油,忘情忘我。

    慕容复心中一动,开口说道,“前辈,你刚才从我手中取得烧鸡的功夫……”

    “哦,你说‘大悲手’啊……”胖和尚嘴巴根本不停下,含糊说道,“你学不了。”

    “大悲手?”慕容复心中一动,从未听说过江湖上还有这门功夫,问道,“为什么学不了。”

    “它必须以易筋经作为基础,你学不会易筋经……”胖和尚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原来你也不是真傻嘛,可为什么十年前,你会如此轻易的传我洗髓经?还有白天那番举动又是什么意思?”慕容复心念翻滚,真想揍这和尚一顿,但又怕自己不是人家对手。

    不过从和尚的话中,倒是得到一点讯息,他练会了易筋经。

    “大师,介不介意跟我切磋一下?”慕容复试探着问道。

    不料胖和尚一听,却是一溜烟的跑了,嘴中喊道,“你好烦,不跟你玩了。”

    慕容复呆呆望着其背影,几个闪动之后,消失在夜色中。

    “师尊,此人什么来头,他的武功简直神鬼莫测。”李莫愁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武功应该在我之上,”慕容复摇摇头,脸色变幻一阵,终是叹了口气,“罢了,不管他武功如何,今后尽量不要招惹少林寺就是了。”

    其实他与少林寺也没什么大仇,慕容博潜伏少林这么多年,扫地僧都知道,这胖和尚不会不知道,但也没有因此为难慕容家,说明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再去招惹一个大敌呢。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舒了口大气,转身拉起李莫愁的纤纤玉手,“走吧。”

    “师父快别这样……万一给人看到……”李莫愁又惊又羞,慌忙挣扎起来。

    “怕什么,谁敢说为师的闲话,你的剑是吃干饭的吗?”慕容复颇为豪气的说道。

    李莫愁拗不过他,只好脸红红的任他牵着,二人顶着月光,走在山间林地,倒真有几分花前月下的味道,李莫愁思绪翻飞,总觉得以往的日子,都没有这一刻这么开心、安宁。

    就在即将回到寺中时,山门处却是遇到一个娇俏的身影,一身淡绿长裙,低垂着脑袋,有几分消沉。

    “芙儿!”慕容复自然一眼就认出,那身影正是郭芙。

    李莫愁一惊,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山门,急忙将手缩了回去。

    听到慕容复的声音,郭芙抬起头来,待看清他的脸庞,身影晃动,眨眼间跃到他身前,一下扑到他怀里。

    就在慕容复想搂住她的纤腰时,郭芙雨点般的粉拳落在他胸口,

    “你这个死人,当初明明说好了会去接人家,这么久也没半点音讯,人家好不容易千里迢迢的来这里,就只想看你一眼,你还不来找我,我想来找你,那些死和尚又不让我进去,呜呜呜……”

    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倒叫慕容复有些哭笑不得。

    李莫愁瞄了郭芙一眼,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冷冷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好半晌之后,看郭芙哭得差不多了,慕容复才扶起她的身子,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珠,口中笑道,“是谁欺负我家的小花猫了,告诉我,我非教训他不可。”

    “哼,”郭芙嘟了嘟小嘴,“你才是小花猫,不对,我才不是你家的,也不对,我既不是小花猫,也不是你家的。”

    “哦?不是我家的?那我可不管了。”慕容复作势欲走。

    郭芙急忙抱着他的身子,但马上又哭了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亏人家还这么……这么想你……”

    “好了好了,我不是在这吗。”慕容复怕她哭下去没完没了,立刻举手投降,好生哄道,“我也很想我的好芙儿啊。”

    郭芙立时破涕为笑,羞喜道,“你说真的吗?”

    “这还有假?”慕容复反问道,见她脸蛋红成了苹果,娇艳欲滴,楚楚动人,忍不住俯下身去,轻轻一吻。

    离别多日,此时再见情郎,无尽的相思让郭芙早已忘记了矜持,当即热情的回应起来。

    “咳咳……”忽然,一阵清冷的咳嗽声响起。

    二人一惊,急忙分开,转头望去,原来是黄蓉。

    “芙儿,你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黄蓉淡淡道,似乎根本就没见到二人刚才做了什么。

    郭芙吐了吐小舌头,纵然心中不舍,可现在娘亲来了,而且刚才的事只怕都被娘亲看到了,她也不敢违逆什么,只好回到黄蓉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