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明教来人
    慕容复示意听风、吹雪上前,将黄蓉抬到慕容家的席位上,此刻她伤势已被压住,但想要完全根治,还得花费一番心思。

    群雄被这一剑深深震撼,直到现在才慢慢回过神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剑气怎会这般怪异,明明没有伤口,却伤得这般重?”

    “难道也是九阴真经上的武功?”

    “我看不像,方才黄帮主晕倒之前,好像说这是慕容复所赐,难道那把剑慕容公子做了什么手脚?”

    ……

    方证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无奈的叹了口气,扬声说道,“老衲看今日也无人再挑战周掌门,那么老衲正式宣布,本次武林大会,谢逊的处置权将交给……”

    话未说完,空中陡然传来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慢着,我明教好像还有名额尚未出战。”

    这声音无根无源,自四面八方而来,却好似在耳边响起一般,每个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纷纷惊异不已。

    张无忌陡然睁开眼睛,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朝殷天正望去,低声说道,“外公,只怕无忌要成为明教的大罪人了。”

    殷天正缓缓摇头,“不,是我等护教不力,日后就算出了事,无颜面对列祖列宗的也是我们四大护教法王,与教主无关。”

    慕容复面色变了数变,他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波斯总明教二长老,阿萨辛。

    他本能的不想面对此人,上次在灵蛇岛,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阿萨辛最终妥协,并将最后一块圣火令给他。

    他参详过数次圣火令上的武功,却始终不敢真正修炼,就是怕阿萨辛有什么大阴谋。

    而且当时说好的三月之期早就过去了,按理说阿萨辛该上门讨要圣火令,可这么久过去,也没有关于阿萨辛的消息,没想到这次武林大会上,被明教之人请来了。

    方证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因为他身后忽然出现一人,正是镇守藏经阁的扫地僧,本来今日他一直潜伏暗处,维护大局,现在竟然直接现身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来人武功极高,甚至比慕容复还高。

    过不多时,山门处行来三人,为首一人一身黑红相间的西域服饰,身形修长,脸庞俊美无匹,身上好似笼罩着一层透明薄膜,多看两眼,便觉得恍惚。

    其左边是周颠,而右边另有一个番僧,个子矮小,身形瘦削,看上去跟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差不多,不过双眉已然全白,脸色红润,肌肤紧凑。

    三人每迈出一步,周围空间折叠,大地收缩,身形已然在数丈之外,眨眼间已经越过人群,来到明教阵营之中。

    阿萨辛扫视全场,先在慕容复身上顿了顿,微微点头示意,随即又落在扫地僧身上,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中原人杰地灵,果然名不虚传,本座此行不虚。”

    扫地僧也上前行了一礼,开口问道,“敢问施主打何处来,往何处去?”

    “本座明教二长老,阿萨辛,见过大师。”阿萨辛一丝不苟的还了一礼。

    “明教二长老?”众人惊疑不定,从未听说过魔教还有个二长老,而且此人的装扮、相貌,根本不似中原之人,怎会成了魔教二长老?

    方证疑惑的看向张无忌,明显是在等他解释。

    张无忌尚未开口,殷天正便抢先说道,“我明教源自波斯总教,这位是来自波斯总教的使者,也算我明教之人,可替本教出战。”

    “明教源自波斯!”场中众人不禁吃了一惊,显然对于明教的起源,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

    方证眉头皱了皱,当即说道,“这是中原武林大会,既然阁下来自波斯,却是不能参与的。”

    “大师信口雌黄,你们何时说过不是中原之人就不能出战了,明明是……”周颠开口道。

    “周大哥不得无礼。”张无忌却是轻喝一声,制止了周颠,随即朝方证说道,“大师,既然事先并无规定,而阿萨辛长老也确实是我教中人,何以不能出战?”

    “这……”方证登时语塞。

    只听张无忌又说道,“况且,若真算起来的话,今日出战的人中,也有几位身上流着西域血统,大师却是有失偏颇了。”

    方证无言,群雄无言,纷纷看向慕容复,那意思明显是在说,你不是要维护周芷若么,现在机会来了。

    慕容复淡淡一笑,朝张无忌说道,“据我所知,明教虽然源自波斯,不过早在百年之前,就断了联系,自立门户,早已不尊波斯总教的号令,今日你为了救谢逊,却是引狼入室,就不怕明教基业易手么?”

    张无忌脸色微微一变,显然这个问题戳中了他的软肋,但还是强自说道,“这是我明教之事,不劳慕容公子操心。”

    “亏我还觉得明教都是义薄云天的好汉,在抵抗外敌入侵这一节上,可为天下表率,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慕容复嘲讽道。

    “承蒙慕容公子夸奖,本教在中原武林同道眼中,本就是十恶不赦的魔教,当不得什么天下表率。”殷天正随意说道。

    “张无忌,”慕容复猛地喝了一声,双目直直看着张无忌,“你确定要与阿萨辛联手么?要知道,谢逊即便是死了,那也是他以前杀人无数的结果,明教虽然行事诡异,但民族气节还在,一旦与异族联手,中原之大,再无你们容身之地。”

    “这……”张无忌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一时间也陷入为难之中,与阿萨辛联手,明教被侵吞恐怕还是最轻的结果了,一旦崩散了人心,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慕容公子,数月一别,别来无恙啊。”阿萨辛忽的开口道。

    慕容复白眼一翻,微微笑道,“还好,不过灵蛇岛上的事,本公子到现在也还难以忘怀。”

    “公子取了我教圣物圣火令,不知可否归还了?”

    “哎呀,抱歉,这次出来的急,忘记带了,却不知二长老栖身何地,待这次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在下立即遣人送过去。”

    “流落异乡,哪有什么栖身之地,但得一亩三分立足,便感激不尽了。”

    “是么?”慕容复皮笑肉不笑,“这么说二长老是选择明教作为立足之地了?”

    “不敢,借用而已。”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却也知道,二人早已相识。

    方证目光微闪,看向扫地僧,目中带着询问之意。

    扫地僧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只怕狼子野心,所图不小吧。”丘处机忽然冷冷出声道,“方丈且放心,魔教既然与异族沆瀣一气,我等不会坐视不管的。”

    阿萨辛目光一转,落在丘处机身上,眉头微皱,随即松开,“这位道长,可认识一个叫王重阳的?”

    丘处机一怔,拱手道,“正是家师。”

    “原来你们就是他的传人。”阿萨辛点点头,没了下文。

    方证目中带着一股摄人的寒光,朝张无忌问道,“张教主,你确定要让这两位波斯人代替明教出战么?”

    话中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一旦阿萨辛要代表明教出战,那很可能就要群起而攻之了,这并非是中原群雄的荣誉问题,而是名族大义,丝毫不能含糊。

    张无忌再次陷入为难之中,这时,杨逍虚弱的声音传来,“教主,本来咱们在他们眼中,也是无恶不作的魔教,谢法王不能不救。”

    张无忌咬了咬牙,点头道,“不错,我教尚有两个名额,就由这二位出战。”

    “慕容公子,你怎么看?”方证不由看向慕容复,因为扫地僧已传音说过,此人武功,或许只有慕容复和后山的胖和尚能够匹敌。

    慕容复微微一笑,“诸位,今日若是让明教之人就走谢逊,他日哪还有我中原武林立足之地。”

    “不错!把这些魔头赶出去。”

    “就是,什么时候中原武林大会也可以让异族来参与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真当我中原武林无人了么,谁都可以来踩上一脚。”

    ……

    群雄纷纷响应。

    慕容复眼神微微一眯,脑中不由想到,他日慕容家身世被戳破的时候,只怕天下人也会是这般反应吧。

    阿萨辛脸上始终挂着一丝优雅的笑容,丝毫不在意众人的抨击,只是神色莫名的看着慕容复。

    “依我看,今日天色已晚,无论如何,也要明日才能决定谢逊处置权的归属,不如今日到此为止,如何?”慕容复沉吟半晌,却是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来。

    方证心中一动,说道,“倒也不无不可,老衲同意慕容公子的意见。”

    “我没意见。”一直静默无言的周芷若也开口了。

    群雄虽然心中纳闷,不过方证大师与周芷若都开口了,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阿萨辛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朝方证说道,“客随主便,本座也不强求,就依大师所言。”

    “二位远来是客,鄙寺本该好生款待,不过二位身份特殊,鄙寺就不越俎代庖了。”方证朝阿萨辛说道,言外之意自是让明教之人自己招待了。

    “无妨,多谢大师好意。”阿萨辛回道。

    “诸位暂且歇息一晚,明日再论谢逊归属。”方证扬声说了一句。

    众人不禁大感失望,就算是明天再论,也没他们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