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零四章 由来
    “我不知道!”阿紫见求饶没用,干脆也不再装了,脸上的嬉皮笑脸神态尽去。

    “哼!”慕容复神色微冷,“我那今天就代你姐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一把将阿紫身体翻转过来,让她趴跪在地上,“啪”的一声脆响,重重一巴掌打在屁股上。

    阿紫吃痛,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但还是将头别到一边,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啪啪啪……”慕容复大怒之下,一连拍了几巴掌,嘴中斥道,“我让你不知道,让你不知道……”

    前后打了将近十下,以慕容复的功力,阿紫根本无法运功抵抗,可谓掌掌到肉,莫说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就是一个成年壮汉,也未必受得了。

    不过阿紫始终一声不吭,慕容复不禁低头看去,只见她脸上一副冰冷略带些许扭曲的模样。

    慕容复收了手,再打下去,说不定真要打烂了,口中问道,“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了?”

    阿紫默然片刻,忽的吼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整个慕容家除了阿朱姐姐,就没有人喜欢我,木姐姐不喜欢,王姐姐不喜欢,你也不喜欢。”

    慕容复没想到她会突然这般变化,一时间也愣在了原地。

    阿紫星眸闪动,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簌簌直流,“如果不是我姐姐的话,你根本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都觉得我是个性格乖张,心狠手辣的妖女,所有人要么怕我,要么讨厌我,我还留在慕容家干什么。”

    慕容复忽的想到什么,脸色一沉,“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阿紫自嘲的笑了笑,“还用说么?你们都只差写在脸上了,根本都不掩饰。”

    慕容复见她神情不似作伪,好似真的受了天大委屈一般,不禁心中一软,语气缓和了不少,“谁说所有人都不喜欢你了,姐夫可曾对你有过半分亏欠?”

    “哼,”阿紫小嘴一撅,小脸扭向一边,“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姐姐求过你,我也有几分姿色,你才不会多看我一眼。”

    慕容复脸色略微不自然,心中寻思,自己以前确实对阿紫不怎么待见,若不是看在阿朱的份上,还真未必会留她在身边。

    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心思倒是通透得很,或许是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王语嫣和木婉清无意间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以致于这丫头溜走也不一定。

    想到这,他心中怒气倒是消了大半,好声问道,“姐夫从来没把你当外人,那武功即便你不偷学,姐夫也会传授给你的,但你为什么要传授给外人?你可知道那武功是慕容家的根本所在,一旦泄露出去,对慕容家是多大的损失?”

    “哪有传授出去,我明明……看着他死了的。”阿紫气势登时弱了不少,小声说道。

    “他没死。”慕容复微微叹了口气,她的小脸上沾了不少泥土,现在混着泪水,本来清秀的小脸蛋,跟个小花猫似的,配上一身乞丐打扮,颇惹人生怜。

    “什么,没死!”阿紫吃了一惊,随即一脸狐疑的看着慕容复。

    “怎么,我有必要骗你么?”慕容复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那庄聚贤根本就没死,反而得了大造化,武功大进,当上了丐帮帮主。”

    “真的?那咱们去杀了他!”阿紫满脸不可思议,黑溜溜的大眼中流露出一缕杀意。

    但马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又问道,“那他的内力有没有什么变化,比如带着阴寒毒素?”

    慕容复微微一愣,结合当初庄聚贤所言,心中了然,点头道,“他内力中确实含有阴毒。”

    阿紫登时大喜,一下跳了起来,抓着他的手,“那我的试验不是成功了!姐夫咱们去找他,逼他交出其中的秘密。”

    “你做这种试验干什么?”慕容复脸色一黑,问道。

    “我……我……”阿紫一双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最终说道,“我也想为慕容家出份力嘛,姐夫你想想,如果能把丁老怪的化功大法与那门神奇内功结合,那威力会有多大?到时慕容家人人都是绝顶高手,称霸武林,不在话下。”

    “说人话。”慕容复大大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哦,”阿紫脸色微窒,犹豫半晌才说道,“那姓木的欺人太甚,我寻思着,这门武功是从她那里偷学来的,我就算练了,也不会是她对手,所以……所以……”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他总算是有些明白了,感情这丫头是被木婉清欺负了,所以故意偷学她的武功溜出来,但又觉得自己练会了也打不过人家,所以想创一门武功出来。

    “姐夫,你不要生气嘛,”阿紫双手怀抱慕容复手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饱满的胸脯蹭来蹭去。

    要知道这个时代,还没有后世那种内衣,穿的都是肚兜一类,换句话说,他的手与阿紫的胸脯,仅有一两层薄薄的布料隔着。

    感受到手臂传来的柔软触感,慕容复不禁有些心猿意马,阿紫人虽小,但发育着实超前,比她姐姐还要雄伟一些。

    “你也太不知轻重了,就凭你这点功力,也敢擅自更改前辈高人创下的神功,你可知道,你偷学的那门功夫,堪比少林寺的易筋经,化功大法跟它比,连提鞋都不配!”慕容复说道。

    虽然他说话语气不大好,但不知为何,阿紫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心头微微一暖,看慕容复的眼神又多出几分异样。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见她发呆,慕容复没好气的伸手在她脸上重重捏了一下。

    阿紫回过神来,脸红红的问道,“那门羞耻的功夫,竟然可以跟易筋经相提并论,姐夫你没骗我吗?”

    “骗你做什么,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能流传出去了吧。”慕容复没好气道。

    “姐夫,我真的不知道嘛,知道的话,我……我当时肯定会把那铁头大碎八块,再喂了毒虫的。”

    慕容复额头隐约出现几根黑线,愣愣的看着她,终是摇摇头,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嘻嘻,”阿紫见状,忍不住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啦,以后绝不会传授给任何人的,我可以发誓。”

    “不用你发誓。”慕容复按住她的小手,伸手把她脸上的泪痕和泥垢抹去,一边说道,“下次你再擅自传授别人武功,姐夫非打烂你屁股不可。”

    阿紫本能的双手捂在屁股上,但下一刻,身子微颤,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怎么,还疼么?”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刚才怒气攻心,下手确实重了点。

    阿紫脸色羞红的嗯了一声,随即又道,“只要姐夫高兴,阿紫愿意让你打。”

    慕容复不由得心中一荡,但还是故作正经的说道,“好了,以后别再说这种话,我是你姐夫,让外人看去,成何体统。”

    阿紫幽幽白了他一眼,“我记得参和庄有一个姓甘的老女人,和那姓钟的小姑娘,好像是母女关系吧……”

    慕容复老脸难得一红,“是母女,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好了,不要再多说了,你那里怕是伤得不轻,咱们尽快进城去,弄点药敷上,以免留下疤痕。”

    “好啊,但我要你帮我敷!”

    “你小小年纪,小脑袋里都想些什么!”慕容复虎着一张脸,真不知道这丫头怎会一点都不知道羞耻。

    “切,”阿紫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想法,“你别看我小,我可是在青楼混过的,伺候男人的本事,就是我姐姐也未必如我。”

    慕容复脸色一沉,“你在青楼呆过?”

    “是啊!”阿紫顺口答道,但马上想到了什么,急忙补充道,“不过那时候我还小,才十岁,没有接过客,只是里面的丫头婆子教过我一些,阿紫的身子……还是干净的。”

    “你才十岁,怎会进得青楼?”慕容复疑惑道。

    “我那时被人卖到青楼,但她们见我还小,就没让我接客,反倒一日三餐的养着我。”阿紫解释道。

    她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个中辛酸,只怕常人难以想象,慕容复心中一疼,将她搂在怀中,“你现在是慕容家的大小姐了,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

    阿紫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环着他的腰,安静得像个小猫咪。

    好一会儿之后,二人才松开,阿紫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精灵古怪,慕容复看向阿紫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温柔,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阿紫的心理为何会扭曲了。

    随后慕容复拉着阿紫下了山崖,经过这半个时辰的耽搁,先前被阻在路上的大队人马,早已走到前面去了。

    “姐夫,你也是来争当驸马的么?”阿紫好奇问道。

    “算是吧。”

    “哼,那银川公主传闻美若天仙,却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万一她是个什么丑八怪,你也娶么?”

    慕容复心中暗笑,嘴上敷衍道,“娶啊,怎么不娶。”

    “那我姐姐怎么办?”阿紫小嘴撅得老高。

    “你还会关心你姐姐?”

    “怎么不会,到了皇宫,我先去看看那银川公主的模样,如果比我姐姐好看,我就毒烂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