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二十章 碎丹重修
    “那该怎么解决?”说了半天,始终没有说到正题上,慕容复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吴薇沉吟半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提纯真元,但你的情况特殊,根本无法做到,所以唯一的办法是打碎真丹,重修真元。”

    “什么!”慕容复吃了一惊,随即大怒,“你这也叫办法?”

    如果要打碎真丹的话,岂不是等若完全废去武功,这与现在状态又有什么区别,而且他经历那么多奇遇才有今天的境界,重来一次的话,他也没有把握再次达到化生境,至少短时间内没这个可能。

    吴薇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办法有点强人所难,抿了抿嘴道,“起初我只道你是丹田反噬,但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同时修炼这么多内功。”

    慕容复沉默下来,神色变幻不定,好半晌后才轻轻吐了口气,“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吴薇摇摇头,“据我所知,只有这一个办法。”

    似是看出了慕容复的担心,她又补充道,“其实对你来说,碎丹重修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你丹田真元驳杂不纯,迟早也是一个隐患,而且有了以前的基础,你只要将真元再修回来就行了,境界方面,会畅通无阻。”

    听到这话,慕容复脸色好看了不少,如果完全重修的话,他真没那个毅力,迟疑半晌,终是问道,“我该怎么做?”

    吴薇美目一亮,赞许道,“你倒是果决之人。”

    “哼,”慕容复不悦的哼了一声,心中暗暗苦笑,他现在也别无选择,若不重修,只有丹田萎缩这一结果,彻底变成一个废人,重修的话,他有北冥神功在手,将真元修炼回来也不会什么难事。

    “碎丹这事有点麻烦,我得先做一下准备,这样吧,待此间事了,我再帮你,如何?”吴薇话锋一转,如此说道。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神色莫名的望着她,“你的意思是还要等西夏招婿之事过去?”

    吴薇小脸微微一红,“不错,真丹与你性命息息相关,碎丹自是凶险之极,我得做好诸多准备,否则一旦出了问题,你很可能就此殒命。”

    闻得此言,慕容复不禁色变,他先前答应的如此果决,是根本就没考虑过碎丹会有危险。

    “怎么?怕了?”吴薇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揶揄道。

    “我会怕?”慕容复一下子被激起心中傲气,“哼,我看你是有意拖延时间,增加某人的胜算吧。”

    吴薇俏脸微微一红,倒也没有否认,“我哥哥把所有希望都寄放在太子身上,我若是一点力也不出,难免让他失望。”

    随即话锋一转,“你不是自诩风流倜傥么,说不定仅凭这副皮囊,就能博得银川公主的芳心。”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酸酸的,你莫非在吃醋?”慕容复一怔,戏谑道。

    “呸,”吴薇啐了一口,“不要脸,鬼才会吃你的醋。”

    慕容复嘴上调笑着,心中却是念头转动,他倒不是担心银川公主选婿,毕竟昨晚的试探,根本不必担心银川公主会选别人,只是现在功力全无,西夏一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没有武功,难免会没有安全感。

    “罢了,这事你说了算,我需要准备什么?”沉默半晌,慕容复开口问道。

    吴薇幽幽白了他一眼,“你这么强悍的肉身,只要吃好睡好就行了。”

    “如此在下先行告辞了,不过劳烦姑娘解开在下的穴道。”

    吴薇正想出手,陡然反应过来,微微一笑,一副幽怨的语气说道,“这事说完了,但咱们的账好像还没算完呢?”

    “那你想怎么样?”慕容复淡淡问道。

    “哼,当然是让你尝尝我的独门绝招了。”吴薇俏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子如此欺凌,别看她刚才那么好说话,但心里可一直记着呢。

    随即她从怀中掏出一把暗青色匕首,五六寸长,样式古朴。

    “你别乱来啊我警告你。”慕容复心中一跳,这是要割自己哪啊?

    吴薇阴阴一笑,缓缓拔出匕首,一道青光自剑刃上划过,寒意四射,可见这匕首的不凡。

    “吴小姐,刚才只是个误会,咱们以后还有诸多合作机会,还是摒弃前嫌的好。”慕容复好生劝说道。

    “休想!”吴薇“啪”的一下,匕首剑刃打在他脸上,狠狠说道,“一码归一码,以后你若是不想医治丹田,大可不必来找我,现在嘛,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喂,小心点!”慕容复脸色一沉,“你到底想做什么,直说就是。”

    “嘿嘿,我要在你身上刻几个字,‘无耻色狼’。”吴薇坏笑道。

    慕容复先是一呆,随即心头微微恼怒,只有自己给别人刺字的份,今天竟然要被别人刺字,还是一个女人,心高气傲的他怎会受得了。

    当即一边尝试运转洗髓经,一边严厉说道,“吴姑娘,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可以保证,一旦你真那么做了,日后我必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此揭过。”

    还别说,匕首上的幽幽寒光,他还真有点心虚,若身上真被刺下这几个字,以后也没脸见人了。

    “那你欺负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吴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想被刺字也行,我把你那东西割掉吧。”

    “你敢!”慕容复陡然大怒,体内洗髓经极速运转,一股热流自心脏涌出。

    “噗”的一声细微之极的轻响,慕容复闷哼一声,身子瞬间瘫软倒地。

    吴薇先是一愣,随即满脸惊骇之色,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竟然……解开了。”

    慕容复冷哼一声,适应了身上的酸麻之后,陡然一下跳了起来,张手就朝她扑去。

    吴薇正暗自愣神,猝不及防之下被慕容复扑了个正着,不过她反应也是极快,手臂一沉,手中匕首陡然转了个方向,朝慕容复腋下刺去。

    对此慕容复早有防范,手腕一抖,如同一条蛇一般,滑溜的从她手臂下饶了过去,先一步点到她腋下。

    “咯吱”一声轻响,骨骼移位,吴薇小脸登时煞白无比,手臂再也无法动弹。

    “吴姑娘,现在又怎么说?”慕容复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感受着身下的柔软,坏笑道。

    吴薇横了他一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慕容复笑了笑,却是翻身站了起来,随即又将她扶起。

    “忍着点。”慕容复轻轻抬起她的胳膊。

    吴薇尚在愣神中,忽然一股剧痛传来,小脸又白了几分。

    “好了,咱们这也算两清了。”慕容复做完这一切,转身欲走,倒不是他转了性子,这么大度,而是碎丹重修之事,还要大大的依仗她,若是得罪的狠了,只怕届时她会使什么阴险手段。

    “等等!”吴薇回过神来,急忙叫道。

    “还有事?”慕容复身形一晃,站在了门口位置,这才回身疑惑的看着她。

    吴薇抿了抿嘴,“你是怎么解开我穴道的?”

    慕容复怔了一怔,有些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下次见面再告诉你。”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吴薇神色阴晴不定,终是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他还真是我要找的人。”

    慕容复离开房间后,回想自从与吴薇相遇来的一幕幕,感觉就跟做梦一样,事情愈发脱离他的控制了,尤其是功力全失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其实他也不是非得依仗武功不可,时至今日,他已经完全可以退居幕后,指挥全局就行,武功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他一直以来都仗着武功横行天下,这突然失去了,难免患得患失。

    回到客房,阿紫已经沐浴完了,脸色虽然稍显苍白,不过仍是水灵灵的,犹如芙蓉出水,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平铺在肩后,少了几分精灵古怪,多了几分窈窕淑女。

    “表哥你回来啦?”阿紫见慕容复进屋,甜甜一笑,飞身扑了上去。

    一袭淡淡幽香迎面扑来,看着阿紫千娇百媚的模样,慕容复小腹陡然窜起一股燥热,正欲有所动作,却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即一个颇为不悦的声音响起,“二位,这阁中不便招待外人,还请二位即刻离去吧。”

    “这么快就赶人?”慕容复目中若有所思,念头一转明白过来,想来是那赵公子就快醒了,如果二人还留在这的话,又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阿紫登时就不乐意了,“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惹恼了姑奶奶,一把火烧了你的破房子。”

    “好了好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不然嫣儿又该着急了。”慕容复笑了笑,对门外之人的无礼也没放在心上,反倒是滞留西夏王宫一夜,王语嫣肯定担心坏了。

    阿紫嘟了嘟小嘴,很不情愿的从慕容复身上下来。

    二人很快离开阁楼,出了青华宫,让慕容复颇为意外的是,小宫女欢欢竟然还在宫外等候着,小脸上略带风霜,可见在这等了一夜。

    慕容复顿时心生不忍,略带责备的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如果我不出来,难道你就一直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