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三十章 大战起
    “慕容复!”年轻小将一见慕容复带着段誉出现,登时大怒,举刀便砍了过来。

    段誉尚在茫然愣神中,慕容复冷笑一声,徒手迎了上去,手腕一翻,顺着刀刃往上一划,曲指点在对方手腕上。

    “噗”一声轻响,年轻小将登觉手腕生疼,手中弯刀拿捏不住,被弹飞出去。

    慕容复得势不饶人,变指为爪,反手抓住他手腕,心中暗喜,到底是个绣花枕头,武功稀疏平常得很,弹指间便能拿下。

    有了此人作为人质,局势立即反转。

    岂料就在慕容复暗自得意之时,斜刺里忽然探出一只青幽幽的手掌来,刺骨的寒风迅速传遍全身,伴随着还有一声冷喝,“尔敢!”

    这一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哪里还顾得上抓什么人质,毫不犹豫的收手后退,不过速度仍是慢了半息,“砰”的一声,手臂被掌力扫过,登时间,一股阴寒至极的劲力迅速窜入经脉,冰寒彻骨。

    慕容复大惊失色,双脚如同车轮般,飞快后退。

    青衣老道显然不想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几乎同一时间拔腿便追,手中再起一掌,看威势,尤甚刚才。

    眼看慕容复就要被追到,李秋水终于赶了过来,挥手拍出一道白虹掌力,微一闪烁,已然拦在青衣老道面前。

    “砰”一声大响,劲气四散,虚空震荡,二人腾腾腾连退数步。

    “玄冥神掌!”望着手臂上清晰宛然的青黑色五指掌印,慕容复心神一震,咬牙切齿又有几分不可思议的看向青衣老道,“你……你是百陨道人?”

    方才老道所用掌法,力道之大,犹如排山倒海,劲气之寒,几欲冻结虚空,结合经脉中四处乱窜的阴毒,慕容复立即认出了玄冥神掌,而当世会使玄冥神掌的人,除了玄冥二老之外,只有他们的师父百陨道人。

    百陨道人颇为意外的看了慕容复一眼,笑了笑,“没想到本座退隐江湖那么久,还有人记得本座名号,不错,本座正是百陨道人。”

    “原来你就是百陨道人。”李秋水一副恍然的语气点点头,“传闻你不是死掉几十年了么?怎的还活着?”

    百陨道人是几十年前的成名人物,算起来他的辈分年纪比李秋水还要大上一些。

    当时在江湖上的赫赫威名,比起今日的东方不败之流也不遑多让,李秋水虽不涉足江湖,却也听过这个名字,就连无崖子也曾动过收录玄冥神掌的念头。

    只是后来百陨道人忽然消失,这个想法才不了了之,关于他消失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作孽太多,被天收了,也有人传是某个隐世大侠看不下去,出手将其消灭,还有人说他练功走火入魔,不知死在了哪里。

    “呵呵,本座功参造化,又有上天眷顾,哪会这么容易死。”百陨道人笑眯眯的望着李秋水,话锋一转,说道,

    “听闻逍遥派有一门神功,名换‘北冥’,与本座的玄冥神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阁下可会?能否让本座见识一二?”

    李秋水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淡淡道,“什么逍遥派、北冥神功,我从未听闻过,你这道人不会是老糊涂了吧。”

    说完转头看向慕容复,“你怎么样?”

    “我不要紧。”慕容复苦涩一笑。

    若是以前,百陨道人的玄冥神掌固然非比寻常,但有九阳神功在,又有阴阳二气护体,断然奈何不得他,可现在功力全失,这才数息功夫,已有寒毒侵体,若非他体质极强,恐怕就是全身冰冻,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李秋水眉头微皱,她自然能够看出慕容复的状态,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忽然,井口处金光爆闪,两道身影冲天而起,白衣飘飘,正是王语嫣和阿紫。

    二人缓缓飘落在地,王语嫣美目四下一扫,最后落在慕容复身上,俏脸微变,“表哥,你怎么了?”

    说话间身子一晃,已来到慕容复身前,挥手便是一道真元输入他体内。

    慕容复脸色立时好转不少,惊喜道,“我不要紧,你功力恢复了么?”

    王语嫣点点头,“恢复了八成。”

    “足够了。”慕容复微微一笑,看向李秋水,“百陨道人就交给你了,有把握么?”

    李秋水原本见王语嫣出现,也是怔了怔神,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外孙女容貌不会差了去,但没想到竟是如此倾城绝世,就跟她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相比之下,还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更令她吃惊的是,这个外孙女不知道修炼了什么武功,年纪轻轻,一身气息深不可测,就算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让。

    “师叔?”慕容复见她半晌没有反应,不由开口唤了一声。

    “啊?哦,好的,没问题。”李秋水回过神来,随口答应道。

    “嫣儿,那个大喇嘛交给你,有问题吗?”慕容复转而朝王语嫣说道。

    王语嫣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没有问题。”

    “好,死活不论,出手吧!”慕容复直接下令二人出手,至于段家几人,他没有指望。

    “哼,大言不惭。”百陨道人冷笑一声,讥讽道。

    话音未落,李秋水率先一掌拍向百陨道人,二人迅速战到一起,声势浩大,顷刻间风起云涌,掌力纵横,原本围在院中的喇嘛僧不得不退后数丈,给二人让地方。

    王语嫣犹豫了下,朝桑杰福了一礼,“这位大师,得罪了。”

    桑杰原本微微有些怒意,不过眼前这个女子,除了容貌绝美之外,气息若隐若现,深不可测,当即收起了轻视之心,还了一礼,“拳脚无眼,姑娘小心了。”

    说着双手快速掐诀,周身隐隐散发着一道奇异气息,方圆丈许范围内,空间仿佛被隔绝,整个天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王语嫣面色不变,胸前立起一掌,毫光隐现,一股圣洁无比的气息缓缓散开。

    桑杰眉头微挑,意外的看了一眼王语嫣,“佛门武功?”

    王语嫣不做理会,整个人如同菩萨下凡,宝相**。

    感受到王语嫣身上的气息,就连桑杰这样佛法精深之辈,也不由生出一丝惭愧。

    “姐夫,姐夫,我干什么?”阿紫叫嚣着问道,现在的她,满腔怒火,见其余二人都有了对手,不由跃跃欲试。

    “你啊,”慕容复好笑的摇摇头,“你就对付那些小喽啰。”

    “我不嘛,那个丑了吧唧的头陀交给我怎么样?”阿紫小嘴一撅,竟然指着火工头陀说道。

    慕容复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把她按住,严肃道,“不许胡闹。”

    “慕容公子,这个头陀就由段某来应付吧。”段正淳适时开口道。

    他知道,不与慕容复联手的话,纵然救得儿子,也走不出这间寺庙。

    不料火工头陀嗤笑一声,“你还不配!”

    随即猛地一蹬地,身形直奔慕容复而去,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又是驼背,行动起来迅捷无比,如同一头发了疯的豹子。

    段正淳心中颇为憋屈,他武功份属一流之上,与火工头陀纵有些差距,也不会太大,没想到却被人彻底的无视了。

    阿紫见丑陋头陀冲过来,不由吓了一跳,“姐夫!”

    慕容复脸色凝重下来,电光火石之间,伸手将阿紫推开,左手划圆,右手轻扬。

    刚刚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火工头陀已到得身前数尺,顷刻间,漫天拳影将慕容复笼罩其中。

    火工头陀内力或许不如何高绝,但一身外功造诣,却是堪比绝顶高手,声势威力惧是惊人。

    慕容复不敢大意,身子陡然下矮,一招迎风回浪,双腿连踢,身形飞快倒退,火工头陀紧追不舍。

    二人速度皆是不慢,但慕容复的身法看上去更加飘逸灵动,而火工头陀则是强势刚猛。

    院落本就不大,退得二三丈,已到院墙边上,退无可退。

    慕容复身形骤然一停,站在原地。

    火工头陀得意一笑,一拳捣出。

    慕容复腰身奇异一扭,堪堪避过,火工头陀拳头打到空处,不过还是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随即双手一阵变幻,“噗噗噗”又是十数拳击出,拳影几乎将慕容复淹没。

    但令人意外的是,慕容复明明站在原地,只是身影恍惚,似去似留,竟没有受到一拳。

    “哼!”火工头陀大怒,化拳为掌,一掌拍向他眉心。

    这一掌虽无任何花哨之处,甚至平平无奇,但周围无数劲气滋溜溜打转,空气也被挤压发出阵阵爆鸣,足见威力之大,以慕容复如今的状态,若是挨上一掌,不死也是半残。

    慕容复体内洗髓经运转到极致,全身露在外面的肌肤隐约渡上一层金色,猛然间,双手大张,如同雄鹰展翅,身子拔地而起,空中时一脚踢出。

    火工头陀登时心中一凛,这才意识到,方才一时大意,竟然露出了空门,此刻想要收掌已是不及。

    二人手脚长短显而易见,慕容复后发先至,“砰”的一声大响,重重一脚踢在火工头陀胸口。

    火工头陀掌力打在空处,浑身内力剧震,经脉暴涨,一时间,竟完全无法运功抵御,“噗”的吐了一大口血,身子倒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