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道破
    段正淳神色复杂的看了阿紫一眼,终是一言不发的率先离开,阮星竹满脸的不舍,一步三回头。

    直到段正淳等人全都离开,慕容复脸色忽的一沉,看向李秋水,“你可知道那高塔中的是什么人?”

    李秋水黑衣蒙面,看不出脸上表情,眼神也是平淡如水,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听声音不是寺中哪位主持、长老,或许是某个前辈高人吧。”

    慕容复登时沉吟不语,他虽然功力全失,可六识敏感程度却没受多少影响,那高塔中人,武功之高,即便比起自己全盛时期,也不遑多让。

    自从达到化生境之后,他嘴上没说,实际上心里已经不大相信天下还有跟自己武功相当的人,不料西夏一行,竟一再受挫,先是跟吴薇一战,致使丹田反噬,今晚又遇到这个武功极高的神秘人。

    李秋水见他愁眉不展,还道他担心高台寺的势力,柔声说道,“你也不必多想,高台寺虽是西夏皇家寺院,但向来一心礼佛,不会涉足俗世,更何况今晚还救了我们,不会有恶意的。”

    慕容复脸上不置可否,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像这样的隐世高手,是不是有很多?”

    小小西夏都能冒出这么多高手来,一时间,他不禁怀疑天下这样的高手是不是很多?难道自己以前都是在坐井观天,只因实力不够,没接触到这一层面上的人?

    李秋水一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怎么?难道你还想挨个挑战一下,证明自己天下第一么?”

    柔媚的声音,就跟个二十来岁的少女差不多,款款动听。

    王语嫣与阿紫在一旁均是好奇的看着这个蒙面人,身材玲珑有致,声音轻柔动听,仅凭一双眼睛便不由联想到眼前之人一定是个千娇百媚的女子。

    二女心里均是泛起小小的醋意,王语嫣还好,只是鼓起勇气紧紧挨着慕容复,似是在宣誓主权,阿紫却嘟着小嘴,目光不善的看着李秋水。

    李秋水终究是成了精的人物,这点小女儿心思哪会看不出来,好笑之余也是有点感慨,她与师姐天山童姥一辈子争风吃醋,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白白浪费了青春,当真可笑。

    “师叔,师叔?”慕容复唤了两声,没好气道,“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要这样盯着我好不好?”

    李秋水一怔,白了他一眼,幽幽道,“唉,你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

    语气幽怨得令人心疼,完全一副被不解风情男子冷落的语气。

    慕容复感觉到王语嫣幽幽目光,赶紧投降,苦笑道,“好了,你快说说,对于塔中那样的隐士高人,你究竟知道多少?”

    李秋水摇摇头,叹了口气,“大千世界,奇人异士数不胜数,但许多都是百年前的成名人物了,我只知道,西域密宗尚有一个老祖宗级别的莲花生坐镇,武功或可排进当世前三。”

    “昆仑山曾出现过一个神秘人物,据传武功通神,御剑千里,传闻纵然有些夸大,但也足以说明此人武功之高,排进前五不在话下。”

    “此外还有蒙古大元的帝师,八思巴,东海侠客岛的岛主,峨眉派白眉,武当张三丰等等,这些都是闻名久远的人物,武功深不可测。”

    慕容复默默的听着,心中暗自盘算,八思巴、龙木二岛主这些人他已经见过并亲自领教过了,八思巴当初在自己真元境时就已战成平手,现在哪还会是对手。

    而那龙木岛主已经败在自己手下,虽然过程不大光明,但想来二人的武功最多也就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

    至于白眉和张三丰这二人,上次万安寺一役时,武功比起八思巴似乎还略有不如。

    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莲花生,此人的名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据说是现今密宗辈分最高的活化石,武功不知到了何等境界。

    当然,那什么昆仑山神秘人,慕容复自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太过虚无缥缈了,江湖上也从未传过此人名号,什么御剑千里,更是无稽之谈,那已经完全不是武学的范畴了。

    “对了,”忽然,慕容复想起了吴薇,好奇道,“这个世上,有没有一些比较奇特的存在,比如奇门遁甲和武功结合起来的高手?”

    李秋水一愣,白了他一眼,“奇门遁甲是奇门遁甲,武功是武功,二者断无关联,怎么可能结合起来?”

    “就是一种……很玄的力量……”慕容复想了想,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吴薇的神神道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秋水懒得再与他纠结这个问题,略微抱怨的说道,“你还是尽快恢复你的功力再说,王宫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你没有自保之力可不行,下次我不一定能救你。”

    慕容复无奈点头,怎么恢复功力,是他现在最着急的事,偏偏那狡猾的吴薇,要等银川公主选婿之后才肯为他治疗。

    “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明天有空的话,可来寻我。”李秋水若有深意的瞥了王语嫣一眼,说道。

    慕容复虽然奇怪她为何不与王语嫣相认,却也没有戳破的意思。

    随后慕容复与王语嫣二女回到迎宾驿馆,二女似乎各有心事,脸上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慕容复自然知道她们想问什么,不过此刻他身心疲惫,哪有心思为二女解决问题,当即打发她们回房歇息。

    “姐夫,”阿紫嘟着小嘴,双手紧紧抱着慕容复手臂摇晃不停,饱满的胸脯蹭来蹭去,腻声说道,“我留在这保护你好不好。”

    慕容复不禁心神摇曳,但感受到王语嫣幽怨的眼神,立即狠心摇摇头,“就你这武功,我看是我保护你还差不多吧。”

    “还不是你,你都不肯教我高明武功……”阿紫小声嘀咕道,眼珠子一转,又说道,“姐夫,关于我娘的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慕容复不禁一怔,虽然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不是又打什么鬼主意,不过关于此事,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开导一下她,于是略显为难的看向王语嫣,“嫣儿,你先回去休息吧。”

    王语嫣也没有多问,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太好了!”阿紫忍不住小小雀跃了一把。

    慕容复脸色一黑,感情什么听姐夫的意见,不过找个借口而已,这丫头就真那么没心没肺么?

    “姐夫,你累了吧,我先给你倒杯水!”阿紫立即收敛脸上的雀跃,转而变成一副乖巧的模样,自顾自的去倒水。

    慕容复神色一缓,沉吟半晌,终是说道,“阿紫,关于你爹娘的事……”

    话未说完,便被阿紫打断道,“阿紫什么都听姐夫的,只要姐夫说认,那阿紫便认了他们,若是姐夫不让认,那阿紫不理会他们就是了,反正也从来没有过。”

    这看似随意的话语听在慕容复耳中,感动之余,还有种莫名心疼,看来她也不像表面那么无所谓。

    “姐夫,喝水。”说话间,阿紫已经倒了一杯水递到慕容复手上。

    慕容复顺手就接过来喝了一口,心中暗自斟酌一下语言,这才开口道,“阿紫,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纵然有千般不是,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那姐夫的意思,是要阿紫认下他们?”阿紫一双明亮的大眼,扑闪扑闪的看着慕容复,一副天真到了极点的模样。

    慕容复心中爱怜之意渐渐攀升,犹豫了下,点头道,“总归是骨肉亲情,即便你再怎么逃避,始终还是要面对的,姐夫不想干预你的选择,但也不想你以后后悔。”

    阿紫沉默了下,话锋一转,“如果是阿朱姐姐,她会作何选择?”

    “那还用说,阿朱心心念的不就是找到自己的亲人么?”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委婉道,“你姐姐一直都很渴望有个家。”

    “这样么……”阿紫喃喃一声,乖巧道,“那我听姐夫的,认下他们便是,不过如果那姓段的想要管教我,我可不会听他半句。”

    看来这丫头怨气不小啊,慕容复心中暗想,嘴上说道,“那是自然,你是我慕容家的人,自然有姐夫我来管教,岂会任你被别人欺负。”

    听得“慕容家的人”几字,阿紫白腻的小脸上立即飘起两抹红霞,忸怩道,“姐夫说人家是哪的人,人家就是哪的人。”

    慕容复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丫头又把自己的话给听岔了,不过这般动人的情话,从一个娇俏可人的小美女口中说出,只怕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忍不住将其搂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慕容复自然不会去解释什么。

    忽然,阿紫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光芒,“姐夫,你要阿紫认下娘亲,是不是也在打她的主意?”

    慕容复心中一凛,脸上不自然一闪而过,用一种惊讶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哼,”阿紫幽幽白了她一眼,“你看娘亲的眼神与别人都不大一样,别以为我没看到……”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慕容复一愣之后,立即神色一肃,“此事你不准乱说,也不要再胡思乱想,不然对你娘亲的声誉影响极大,会害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