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幸福的烦恼
    “知道啦!”阿紫出奇的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展颜一笑,便点头应了下来。

    慕容复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阿紫忽的抬起头来,双目中闪过一丝异样,“姐夫,你觉得阿紫美吗?”

    慕容复一怔,只见她秀丽的小脸上满是红晕,修长的玉颈散发着莹莹晶光,如玉之润,如缎之柔,如雪之白,如脂之嫩。

    慕容复一颗心登时猛烈的跳了起来,双眼牢牢的盯着她猛瞧,再也移不开视线。

    “姐夫……”阿紫轻轻叫了一声,俏脸愈发红润,低声喃喃道,“人家好看吗?”

    “好看!”慕容复神情微微恍惚,脱口答道。

    “那你好好疼惜阿紫好不好?”阿紫口中似是呢喃,又似是询问。

    “好……”慕容复话一出口便觉不对,重重甩了甩脑袋,才稍微清醒一些,瞟了桌上的茶杯一眼,皱眉道,“阿紫,你在我的茶里加了东西?”

    “哪有。”阿紫见慕容复清醒过来,眼中闪过一缕失望之色,但还是马上摇头否认道。

    慕容复丹田中阵阵燥热升腾而起,心中愈发的渴望,渴望什么,再熟悉不过。

    他也曾中过类似的毒,立即明白过来定是这小丫头的做的手脚。

    “阿紫,已经很晚了,你先回去歇息吧。”被女人下这种毒,怎么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过现在的慕容复浑身是伤,内功尽失,身心疲惫到了极点,哪有什么精力做那种事。

    “我不嘛,人家要在这保护姐夫。”阿紫见药效已经发作,也就愈发大胆起来,口中说着柔柔的话语,一边还贴到慕容复身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慕容复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你从哪学来的这些东西?”

    阿紫目光微微一闪,不答反问,“姐夫喜欢吗?”

    “好了。”慕容复强行压下心头躁动,神色一正,说道,“今晚我还要疗伤,你先回去吧,我不用保护。”

    阿紫幽怨的瞪着慕容复,好半晌后才淡淡说道,“我是不是比不上姐姐?”

    慕容复暗暗叹了口气,这丫头的脑袋,还真与常人不大一样,若是寻常女子,根本做不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即便做出来,恐怕也是羞涩欲死,哪有她这么理直气壮,跟个没事人一样。

    体内药力愈发强烈,慕容复知道再拖下去就要控制不住了,毕竟现在的他功力全无,对这种药的抗性很低,当即深深吸了口气,运起清心静气诀,强行压下心中的浮躁。

    冷静下来,本想呵斥几句,但见阿紫一脸期待的小模样,心中一软,终是低头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阿紫,等姐夫伤好了再说好么,不急于一时。”

    阿紫初吻被夺,难免心中羞涩,听着这既是承诺,又是情话的话语,更是心神震颤,心中又羞又喜,当即兴奋的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我说的。”慕容复郑重点头。

    阿紫不大情愿的松开他手臂,正欲离开,忽的想起了什么,吞吞吐吐道,“那你今晚怎么办?我……我先前给你服了……服了……哎呀,就是那种药啦。”

    “怎么?现在又知道害羞了?”慕容复好笑的看着她,不过眼下再纠缠下去,他就要忍不住了,话锋一转,说道,“好了,区区毒药对我没用,你快回去吧。”

    “哦。”阿紫恋恋不舍的看了他一眼,终是似喜似嗔的转身离去。

    “真是个头疼的小妖精。”慕容复揉了揉眉心,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盘膝坐在床上,运起洗髓经,恢复伤势,这一晚上连番大战,先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全身酸疼不已。

    次日,当慕容复醒来时,已是正午时分。

    “唉,还是不行,看来吴薇所说的丹田反噬未必就是假的……”慕容复眉头紧皱,好半晌后才长长吐了口气,叹道。

    刚才他又尝试了下运行内功,丹田的收缩比起之前更加严重,甚至已经产生了剧痛,这还不算什么,他能清晰感受到,丹田那颗黯淡无光的晶珠,已经小了一圈。

    现在的他可谓是百感交集,这才失去功力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还处处受人掣肘,差点便有性命之危,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奇耻大辱,恢复功力迫在眉睫,可那吴薇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偏偏还要等选婿之后。

    正思绪间,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声音有点古怪,似是故意压重脚步一样。

    微微一愣,慕容复恍然明白过来,开口道,“嫣儿,进来吧。”

    “咯吱”一声,房门打开,王语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脸颊微红,双眼四处乱瞄,重点自然是慕容复的床了。

    在看到屋中除了慕容复再无别人,床铺也叠放整齐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怎么了?你不是来找我的?”慕容复好笑的问道。

    王语嫣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立即转移话题,“表哥,你好点了么?”

    她自然不好说是怕慕容复与阿紫做出什么坏事来。

    慕容复摇摇头,“功力暂时是没法恢复了。”

    王语嫣一惊,“那怎么办?这西夏王城似乎不大平静,要不然,咱们还是趁早离开这里吧。”

    她打心眼里不想慕容复参加什么西夏招亲,自然希望慕容复尽快离开。

    慕容复心里也正烦恼这个问题,心思一动便问道,“石清风回来了么?”

    王语嫣点头,“回来了。”

    “你去请她过来一趟。”

    王语嫣立即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又进得屋来,身后跟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正是石清风。

    “参见掌教师叔。”石清风跪地恭敬一礼,随后从怀中掏出乾坤令,双手递上,“这是掌教师叔的令牌,现归还师叔。”

    慕容复探手虚抬,“起来吧,事情办妥了么?”

    “按照师叔的吩咐,一一办妥。”石清风答道。

    慕容复沉吟了下,说道,“劳烦你再跑一趟,帮我传一道命令,立即召集河西道、陇右道,距离大兴城五百里范围内的弟子,火速赶往大兴城,不得有误。”

    石清风闻得此言,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回过神来,“弟子遵命。”

    这个年轻师叔的话虽然含糊不清,不过她却能隐隐感觉到其中包含的秘密非同一般,她不敢再往下想。

    “还有,”慕容复想了想,又补充道,“传令灵鹫宫,让留守宫中的弟子也全都过来。”

    如今又突然冒出一个高台寺,与大元使团纠缠不清,为防不测,他只好把那些能够召集过来的势力都召集过来,其实说白了就是怕死。

    石清风娇躯微微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复,灵鹫宫她听苏星河隐约提起过,那是师父的大师伯的势力,难道现在也落入这个师叔手中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慕容复见她迟迟不语,不禁面色微沉。

    “没……没有。”石清风急忙摇头,犹豫了下,她才问道,“敢问师叔,那灵鹫宫可是师伯祖天山童姥的灵鹫宫?与咱们逍遥派……”

    “不错,正是天山童姥的灵鹫宫,现在灵鹫宫已经重归门墙,成为逍遥派的一部分了,而我同时兼任灵鹫宫宫主一职。”慕容复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了当的将自己身份告诉她。

    “多谢师叔解惑。”石清风眼中闪过一丝佩服,随即想起了什么,“对了师叔,弟子回来之时,那据点中的管事给了我三只信鸽,说是一旦师叔有事,可用信鸽直接传信。”

    “哦?如此甚好,你现在马上将我的命令写入书信,飞鸽传书。”慕容复一愣,随即大喜,他倒是忘了这茬,有了信鸽,自然省却不少时间,那个什么管事的,想的倒挺周到。

    当然,灵鹫宫还是得跑一趟,信鸽这种东西,不是想传哪就传哪,必须事先经过训练才行,好在灵鹫宫距此也不算多远,若能找到其据点,时间还要短上许多。

    随后慕容复将自己知道的灵鹫宫据点详细跟石清风说了一遍。

    石清风一一记下,匆匆离去。

    “这个女人办起事来倒是利索。”慕容复赞许了一句。

    “表哥,你这是要把这里搅个天翻地覆么?”王语嫣幽幽道。

    “那当然,”慕容复神色忽然冷了几分,“昨日之耻,岂有不报之理,尤其是这些家伙,居然打起了你的主意,我不给这些人点教训,他们还以为慕容家是好欺负的。”

    王语嫣抿了抿嘴,心中既是感动,又有点不舒服,感动的是表哥一如既往的紧张自己,生气却是因为她始终觉得慕容复这般大费周章,多半还是为了当上西夏国的乘龙快婿。

    “对了,我记得你说过,昨天掳走你们的是个女人?”慕容复忽的想起一事,问道。

    “是的,”王语嫣点头,随即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怒,补充道,“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她欺负过你?”慕容复突然有点好奇,“跟我说说,她怎么欺负我的宝贝了?”

    “没……没什么。”王语嫣脸颊微红,显然是件难以启齿的事。

    “她长什么样子?”慕容复愈发好奇了,同时也疑惑那女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