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四十章 玄门中人
    虽然只是六成功力,但小无相功本就十分锐利,方才一掌的威力,几乎不差于寻常绝顶高手的一掌了,李秋水一下子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大感惊奇。

    随即转念一想,对方应该就是那个打伤慕容复,致使他功力全失的神秘人物了,能有此功力,倒也不如何出奇。

    只是这二人究竟怎么回事,明明是敌对双方,现在女子却愿意帮慕容复恢复功力,而刚才慕容复似乎也很关心女子,欲要出面帮她抵挡自己的掌力。

    李秋水神色古怪的看着二人。

    吴薇盘算一阵,微微点头,“前辈功力精深纯正,倒是足够了,就是戾气重了些,前辈在施术过程中,还需稍微调和一二。”

    随后吴薇也不多废话,自顾自的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包裹,“走吧,咱们寻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去。”

    闻得此言,慕容复与李秋水彼此对视一眼,显然二人均想到了城外的高台寺。

    高台寺所处的山本来没有名字,但因为高台寺的存在,渐渐被人唤做高台山,那里显然是周围数十里范围内,最高的山头了。

    二人均有些为难,主要还是因为那里盘踞着蒙古使团,是慕容复的死敌,若是在那里恢复功力,一旦被人打断,或是突袭,还有性命之危。

    “非要高的地方不可么?”慕容复忍不住开口问道。

    吴薇白了他一眼,“我所施展的奇门阵法需要在天地能量浓郁的地方才能奏效,天地间的天地能量无处不在,不过地势越高的地方,越是浓郁。”

    “当然,你若想随便找个地方也可以,不过那样一来,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不说,即便成功了,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想了想,吴薇又补充一句,含糊其辞的点了一下其中的利弊。

    慕容复听她说得玄乎,也不知是真是假,一时间倒是陷入为难之中,碎丹重修何等大事,自然是尽善尽美,确保万无一失,但现在听对方的意思,这阵法还有失败的可能,而且还要在高处,才能将风险降至最低。

    见他犹豫,吴薇反倒不急了,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也可以待此间事了,我带你寻一处天地能量浓郁无比的地方,可保阵法万无一失。”

    李秋水也静静的看着慕容复,这种事,她不好开口干预,一切全靠慕容复自己抉择。

    “罢了,在高台山上,也未必会遇到那些人。”慕容复犹豫良久,终是咬牙说道。

    “那就走吧,还要准备一些东西,不要耽搁了。”

    一晃眼数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然大黑。

    高台山上,一处离高台寺不远的山林间,难得有一片平地,长满了青草树木。

    此刻平地方圆数丈范围内的树木已经被齐根斩断,并就地取材的在平地中间竖起几个半人高木桩,此外,还放着十余块形状大小都差不多的石头。

    这些木桩和石块乍一看杂乱无序,若是细细品味,却会发现其中似乎蕴含着某种规则,有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在每一根木桩和每一块石头上,都放了一块玉石,玉石都是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原玉,但在月光映射下,却是晶莹生光,可见材质不凡。

    吴薇摆弄完最后一块玉石,脸上已经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对于一个体制纤弱的女子来说,将这么多石块搬来搬去,也是件吃力的事,更何况还受了伤。

    “呼,”吴薇长长舒了口气,朝一旁泡在一个大木桶中的慕容复埋怨道,“都是你,不会多叫两个苦力过来。”

    慕容复浑身不着寸缕的泡在一个木桶中,木桶里放的正是从王宫搜刮而来的那些珍惜药材,当然,吴薇还自掏腰包的取出两种看不出名堂的药材扔在里面。

    不过观其俏脸上流露出的肉痛之色,以及在那之后动不动就抱怨的情绪来看,那两位药材定然也是珍惜之极。

    此刻的他也不大好过,全身如同针刺一般的疼,还有一道道如同毛发般纤细的不明物质往他体内钻,最后附在经脉和丹田上一动不动,令人毛骨悚然。

    慕容复苦着脸,“明明是你说师门秘法不宜泄露,看到的人越少越好。”

    心中则是想着,这山头可是“敌窝”,若是来的人多了,难免被人发现,到时又要横生枝节。

    “哼,我又没说一个人都不能带,找这些石头就够麻烦了,还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我也受了重伤好不好,你不觉得心中有愧么?”

    吴薇心中怨气颇重,慕容复不还嘴还好,一还嘴,便立即如同点燃的**桶一般,喋喋不休起来。

    慕容复立即识趣的闭上嘴巴,跟女人讲道理,尤其是拿住自己命脉的女人,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至于李秋水,从始至终都是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地上的那些石块和木桩,时而皱眉,时而松开,似乎正在感悟阵法中的奥妙。

    “前辈可是看出什么来了?”慕容复不接话,吴薇立即改换了目标,目光落在李秋水身上,略带得意的语气说道。

    李秋水微微吸了口气,缓缓摇头,“没有,看不出来姑娘小小年纪,竟是玄门中人,倒是失敬了。”

    听得“玄门中人”几字,慕容复立即竖起了耳朵,他现在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还真没有完全了解透彻,嘴上对吴薇那一套神神道道嗤之以鼻,实际上心里难免有几分敬畏,想要多了解一些。

    “不敢,不过略通皮毛罢了,算不得玄门中人。”吴薇先是眉头一挑,闪过一丝意外之色,随即颇为谦逊的说道。

    “姑娘过谦了,随手间便能布下如此玄妙的阵法,只怕姑娘的功力在玄门之中也属翘楚之列。”李秋水目中精光闪烁,语气十分笃定的说道。

    吴薇没有再否认,只露出一副颇为高深莫测的笑容。

    “什么是玄门中人?”慕容复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秋水有些惊讶的看了慕容复一眼,随即眼神变幻,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你没见过算命的?”

    “当然见过,那就叫玄门中人?”慕容复神色略微不满,医卜星象的存在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还有这一类人存在,他好奇的想知道像吴薇这样的人多不多,有没有什么隐世势力。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奇人异士存在,他们精通奇门遁甲、医卜星象,其中有一种特殊存在,他们懂得许多风水秘术,寻龙点穴,观星望气无所不能,这类人便统称玄门中人,民间也叫‘地师’或风水师。”

    李秋水一边解释着,一边若有深意的看着吴薇。

    “风水秘术?真有这种东西存在么?”慕容复不禁喃喃自语,心中已然翻起了惊涛骇浪,一直以来,他只知道这个世界有神奇的内功,练好了武功能够飞天遁地,却从没想过,世间竟然还有这种玄而又玄的力量。

    其实这也是他的潜意识在作怪,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这只是一个武侠世界,除了武侠,没有别的,却是忘了,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自古以来,风水秘术一直都是存在的。

    这也难怪,慕容家虽然藏书渊博,但大多都是与武学息息相关的秘籍或是杂书,别说风水了,就是医卜星象都少有提及,除此之外,行走江湖这么久,也从未遇到过这方面的奇人,自然不会联想到什么风水之说。

    当然,那些算命的不算,每逢遇上这些人,慕容复都下意识的将其当做江湖骗子,也就谈不上什么缘分了。

    “好了,时间快到了,接下来我会将之后的行动细节说与你们,你们仔细听好,切记不可错漏任何环节,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还可能导致你就此成为废人,甚至伤及性命。”

    吴薇明显不像与二人多谈“玄门”一事,看了看天色,神色郑重的说道。

    慕容复立即抛却心中杂念,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毕竟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

    李秋水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实则暗地里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毕竟曾经受无崖子的影响,她在星象阵法方面稍有涉猎,颇有兴趣。

    吴薇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说道,“真丹蕴含你一身的精气神,其重要性就不必我多说了,真丹一碎,就等若打碎你全身的精气神,过程痛苦无比,其间还不能晕厥,非大毅力者无法承受,你要有心理准备。”

    慕容复点点头,这番话她先前已经说过一次,此时再说第二遍,意在强调碎丹的痛苦只会比自己想象更加痛苦。

    不过他也没多少畏惧,别看他表面上细皮嫩肉,一副娇生惯养的模样,实际上这些年修炼洗髓经所忍受的痛苦,早已练就了一身耐疼的本事。

    吴薇见他无所畏惧,继续说道,“阵法的效用,是打碎你的真丹,而药汤的作用,是锁住你全身精气,防止其外泄,还有一点需要谨记的是,碎丹之后,你必须立即运行功法,将真元重新聚拢。”

    “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最好先决定好要重修哪一门功法,若再像之前一样乱七八糟的融合在一起,只怕以后又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