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四十四章 醋意
    原本还以为李秋水会严词拒绝,又或是找个借口推脱,毕竟她现在与慕容复的关系,并未亲密到连看家本事也倾囊相授的地步。

    但出乎意料的是,她默然片刻后,却是幽幽说道,“你贵为掌教至尊,人家的小命都握在你手里,还不是任你索取,揉扁捏圆。”

    说话间还风情万种又满含幽怨的白了慕容复一眼,配合上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慕容复强占了什么良家妇女,尤其是那富含挑逗性的话语,更是令人遐想连连。

    在场的男子中,除了慕容复之外,都是水晶宫弟子,虽然经过严格的特殊训练,但终究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见这气质不俗的佳人露出这副哀怨的模样,均是面红耳赤,甚至萌生出只要能让这女子顺心,自己什么都愿意做的念头。

    “哼 !”王语嫣心里酸意弥漫,再见这些年轻弟子被迷得不轻,心情就更加恶劣了,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不过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却恍若晴天霹雳,震耳欲聋。

    众人回过神来,登时心中大凛,急忙目不斜视,谨守本心,不敢再多看李秋水一眼,甚至部分人连自己的听觉都给封上。

    慕容复苦笑着摇摇头,他自然知道李秋水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要自己解去她身上的生死符。

    心中迅速转过数个念头,最终想到昨晚李秋水辛辛苦苦替自己催动阵法,还衣不解带的替自己护法一夜,这番恩义,即便不报,也确实不该再以生死符挟制人家。

    想到这点,慕容复不再迟疑,当即抬起一手,指尖劲气游动,随即凌空连点数下。

    李秋水目中闪过一缕笑意,坦然的站在那里,任由数道白色劲气窜入自己周身大穴。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慕容复又略带愧意的说道,“师叔,以前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师叔见谅,不过眼下我功力不济,并不能完全治好师叔,待功力再恢复些,定将其完全解去。”

    他倒没有说谎,生死符无论是种符还是解除,都必须用到天山六阳掌修炼出来的阴阳二气,现在的他,小无相功才练到一半,尚且无法完全催动天山六阳掌产生阴阳二气,能够解去部分生死符已经很吃力了。

    “无妨,师叔年纪不大,还等得起。”李秋水笑盈盈的说道,至于是不是真的没有半点介意,那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慕容复翻了个白眼,举目四望,周围有三十余个水晶宫弟子在巡逻警戒,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昨晚的情况当真是凶险之极,若非他事先留了后手,秘密让王语嫣带着已经抵达大兴城的水晶宫弟子埋伏在周围,恐怕还真有陨落之危。

    这个安排他没有告诉吴薇与李秋水二女,或许是心底深处还不大信任这二女吧。

    “敢问掌教,慕容家这样的弟子还有多少?”李秋水心神又回到这三十多个一流高手身上,不由试探着问道。

    慕容复若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不瞒师叔,即便将西夏王城夷为平地也不是一件难事。”

    “切,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抵过十万雄兵。”李秋水啐了一口,娇声道。

    话虽如此,但漆黑明亮的眼珠子却是转个不停,闪烁着阵阵异样光芒,显然口不对心。

    慕容复笑了笑,也没有争辩解释的意思,心里想道:别说十万雄兵,以水晶宫如今的实力,就是抵个三十万、四十万雄兵,也绰绰有余。

    这可不是他妄自尊大,近年来,随着水晶宫第一批弟子的长成,无论是武功,还是情报能力,都越来越有章法,扩张自然极其迅速,尤其是数月前,还兼并蚕食了一些侠客岛天机阁的势力,实力更是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当然,对于天机阁的兼并,慕容复当时是不大赞成的,两个组织自成体系,各有优势,如果能继续保持并存下去,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但这样一来,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诞生了,对于慕容家来说,同样功能的两个组织并存,就太过臃肿了,尾大不掉,而且还极易造成人力、物力等资源的浪费。

    所以经过慕容家众多高层数次商议后,决定让水晶宫选择性的吞并一些天机阁的势力,一些相通的体系,能化简就化简,不能化简则彻底舍去,至于一些底蕴性的东西,则保留下去。

    “昨晚之事,多谢师叔不遗余力的出手相助,师侄感激不尽。”慕容复话锋一转,颇为诚恳的朝李秋水施了一礼,以示感谢,不过口中的话语却是滴水不漏,生怕这狡诈的师叔又钻什么空子。

    “算你有点良心,”李秋水白了他一眼,慵懒的打了个呵欠,“既然你的人来了,那我就先回去歇息了,至于想怎么感谢我,待你想好再说吧。”

    慕容复不禁嘴角抽搐,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感谢她的话了?

    李秋水狡黠一笑,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表哥,人都走了,你在看什么?”忽然,王语嫣幽幽开口问道。

    慕容复一怔,转头望去,王语嫣已经收功,而吴薇则神色安详的躺在地上,呼吸绵长均匀,显然伤势已经稳定下来。

    “她怎么样了?”慕容复没有理会王语嫣吃醋的问题,转而问起了吴薇的伤势。

    说实话,经此一役,他对吴薇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原本还对那三个条件有些芥蒂,此刻也已烟消云散,心中暗自决定,日后只要吴薇开口,他一定会尽全力替他办成三件事。

    王语嫣嘟了嘟小嘴,对慕容复的左顾而言他不大乐意,但还是皱眉说道,“这位姑娘的伤势很奇特,我只是用易筋经中的疗伤心法暂时压住的伤势,具体的,恐怕还要寻个大夫或是她自己醒来,才能清楚。”

    慕容复闻言一怔,默然不语。

    “表哥,她就是那个打伤你的罪魁祸首么?”王语嫣纵然没见过吴薇,但聪慧如她,结合阿紫曾经描述过的那个女子,立即便猜出其身份,尽管在阿紫的口中,那是一个丑陋到令人作呕的女人。

    慕容复点点头,神色略显复杂的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一个年级差不多的女人打败,我跟她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吧。”

    王语嫣从他语气中,不难听出一些别的意味,心里颇不是滋味,有些赌气的说道,“那表哥娶她过门好了。”

    “表妹,你误会了,”慕容复登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当即解释道,“表哥对她可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你不知道,这个吴姑娘身上的能力极其神秘,很可能是术士之流,或许对将来的大事有所帮助也不一定。”

    王语嫣听完后,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所谓术士之流就是指江湖上的奇人异士,慕容家也在收罗这方面的人才。

    不过她也知道,这姑娘长得这般美貌,以表哥的风流本性,岂会放过,只是在听闻这女子对表哥有用之后,心里好过一些而已。

    “那另外一个蒙面女子呢?”王语嫣思绪一转,想起了妩媚动人的李秋水。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语嫣气急,伸手在他肋间掐了一下,“你笑什么。”

    “我在笑,如果你知道她的身份,恐怕就一点醋都吃不起来了。”慕容复止住笑声,略带笑意的说道。

    “什么吃醋,人家哪有吃醋嘛。”王语嫣脸色微红,有些无力的反驳一句,随即又好奇道,“那她到底是谁?”

    慕容复心中思量片刻,终是说道,“难道舅妈没有告诉过你,你在这个世上都还有些什么亲人吗?”

    王语嫣愣了一下,随即茫然摇头,“我只知道自己还有个爹爹,应该尚在人世,只是娘亲从来不提,也不许我问,至于其他亲人,就只有……只有表哥了。”

    说到最后,她脸色羞喜了一下,仿佛能跟慕容复说上一字半句亲密的话语,都是件极其甜蜜的事,足见她是真的爱煞了慕容复。

    慕容复如何能不明白她的心思,心头微暖,不禁伸手将其搂入怀中,在原来的轨迹中,王语嫣对慕容复也算痴心不改,生死不弃了,若非被伤透了心,也不会忍痛离开,即便如此,心底仍是念念不忘。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想着想着,慕容复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

    王语嫣登时脸色绯红,心里甜得如同吃了蜜一样,但还是忸怩道,“表哥在说什么,那个蒙面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哦,”慕容复回过神来,“她啊,其实她就是娘亲的娘亲,你的亲外婆。”

    “啊!”王语嫣立时惊呼一声,从慕容复怀中跳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她……她就是……”

    “不错,”慕容复郑重点头,“她大名唤做李秋水,是舅妈的亲生母亲。”

    “那她为……为什么……”王语嫣结结巴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不与你相认是么?”慕容复将后面的话补充出来,随即又含糊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或许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