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四十八章 被发现了
    “阿紫,回去歇息吧,我看这慕容复并非你的良配,不用看其脸色……”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天色已然大黑,段正淳与阿紫说了不少话,二人间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本能的又带上了一丝教训的语气。

    阿紫淡淡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这时房门打开了,阮星竹素衣白裙,款款走出屋子,婀娜的身姿轻轻扭动,看上去美妙动人,但若是细心查看的话,便会发现她的动作颇为怪异,似乎行走不便的样子。

    段正淳没有在意到她的异样,见她出来,立即笑着迎了上去,“阿星,谈得怎么样了?他答应么?”

    阮星竹闻言一怔,这才想起,自己去找慕容复是有事要说的,却是羊入虎口,后来神魂颠倒之下,竟把正事也忘了。

    想到这,她神色略微不自然,白了他一眼,“这种事本来就该你去说,你倒好,什么都躲懒。”

    似嗔似娇的语气,很好的将脸上异样掩饰过去,似乎女人在这方面就很有天赋。

    段正淳一听这话,不由露出一丝讪然之色,他确实不大愿意面对慕容复,若非武功不如人,他都想狠狠揍他一顿了。

    倒是阿紫从阮星竹出来就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目中寒光闪烁,俏脸已然变得苍白无血。

    “阿紫……”阮星竹转过头去,正想对阿紫说些什么,但猛地触及到阿紫的眼神,没由来的心中一慌,那种感觉就跟奸情暴露了一样,心虚的问道,“阿紫,你怎么了?”

    阿紫一语不发的盯着阮星竹,直看得后者心中发毛,才深深吸了口气,淡淡道,“我没事,你们走吧,这别院不欢迎你们。”

    段正淳与阮星竹对视一眼,均是苦笑连连,不知是不是心虚的缘故,阮星竹这次并没有找什么借口强留,而是柔声说道,“那你照顾好自己,过两日,娘亲再来看你。”

    至于段正淳,心里倒是十分乐意,他打心底不想呆在这里,当然,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女儿,和另一个疑似自己女儿的人,他也颇为不舍,只好择日再来。

    又细细叮嘱了阿紫一番,阮星竹与段正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别院。

    二人一走,阿紫深深朝二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她不是什么都没见识过的小女孩,小时候还被卖到青楼**了数月之久,刚才自然看出阮星竹身上的异样,饶是再怎么没心没肺,再怎么恨这个人,她毕竟是自己的娘亲,心情之复杂可想而知了。

    “咦,阿紫,你怎么还没去睡,一个人在这哭,谁欺负你了么?”忽然,一个轻笑声凭空响起,语气温和,略带调侃之意。

    阿紫先是一惊,随即咬了咬牙,飞快将眼泪抹去,将头撇向一边,不去看自己身侧凭空多出的白衣人影。

    此刻的慕容复脸上可谓春风得意,眼中掩饰不住的笑意,这也难怪,方才施展双修秘术之后,功力又凭空恢复半成,而且精纯无比,没有丝毫杂质。

    这还是阮星竹功力太浅的原因,如果女方功力深厚一些,料想效果还要更好。

    最令他高兴的还是,今晚证实了利用那双修之术恢复功力是可行的,纵然后面重新修炼了北冥神功,也不必到处去吸人内力了,虽然有无崖子的秘诀不会再走火入魔了,但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功法,能够避免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哟,哪家的小花猫没关好,跑到这里来了。”慕容复笑眯眯的看着阿紫,只见她左右香腮各有几道眼泪与妆抹混合形成的泪痕,显得可爱之极。

    “你才是小花猫。”阿紫冷哼一声,再也绷不住脸,忽的转过身去,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慕容复胸口,一边打还一边哭着骂道,

    “你这个死禽兽,大坏蛋,人家任你糟蹋你不要,偏偏要去糟蹋那个老女人,难道人家的身子就比不上那老女人么……”

    她拳头上已经附上几分真气,显然已经生气到了极点。

    当然,这点劲力对于慕容复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不过让他心神大震的是,他跟阮星竹的事,竟然被阿紫发现了,心中念头急转,想要找点什么说辞。

    可任他心思如海,想了半晌,也没有想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毕竟这种事情被抓了现行,摊在任何人头上,恐怕也没有半点操作空间。

    “你说啊,我哪里不如她了,该大的地方比她大,该小的地方比她小,何况我还比她干净!”

    这般露骨的话语,从一个少女口中说出来,本该是香艳无比,浮现翩翩的事,但此刻阿紫近乎癫狂,语气也是凄然之极,令人心碎。

    慕容复原本还在头疼该怎么解释,但听了阿紫的话,不由心中一动,这语气似乎吃醋更多一些,什么道德伦理反倒不是很在意。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登时松了口气,马上舌灿莲花的说了起来,“阿紫,你听我说,你年轻貌美,身材完美,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比那个老女人好太多了……”

    一番肉麻的夸奖之后,果然,阿紫小脑袋立即变得晕乎乎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止住了,反倒有些羞喜的盯着慕容复,“我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那是当然,阿紫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宝贝,纵然是金山银山摆在姐夫面前,姐夫也不会多看一眼,只看我的小阿紫。”慕容复立刻趁热打铁,豪气干云的说道。

    “什么小阿紫,人家已经不小啦。”阿紫又羞又喜,但还是得意的挺了挺胸脯。

    这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娇艳模样,跟刚才的凄绝惨然,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很快,阿紫就从迷魂汤中清醒过来,俏脸陡然一板,“哼,姐夫不用说这些好听的给我听,你还没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能对娘亲做那种事。”

    “哪种事?”慕容复心中暗道不好,只得硬着头皮问道。

    “你还装蒜。”阿紫气急,小手正好处在他肋间,狠狠的掐了一把。

    “难道告诉你姐夫我就是色心大起了,想玩她?”慕容复心中暗自嘀咕,嘴中却长长叹了口气,略显无奈的说道,“其实姐夫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阿紫双目微亮,追问下去。

    “你也知道姐夫功力全失的事,”慕容复灵机一动,幽幽说道,“其实那是我以前修炼的功法走火入魔留下的后患,在与吴姑娘一战之后,后患才被引发出来,致使丹田反噬。”

    “如今在吴姑娘的帮助下,丹田问题解决了大半,但并没有彻底治愈,所以功力无法完全恢复,好在我懂得一门秘术,治疗丹田颇有奇效,只是这门秘术需要男女在做那事之时,才能够施展。”

    慕容复半真半假的将事情编造一番,顺带还解释了与吴薇之间的误会,算是化解一下她对吴薇的仇恨。

    果然,阿紫听完后,小嘴微张,眼睛瞪得大大,“原来是那姓吴的救了姐夫,那姐夫现在怎么样?好点了么?”

    “这个……你娘功力太浅,效果不大。”慕容复眼中异色一闪而过,若有深意的说道。

    “姐夫要疗伤,可以找我嘛,干嘛非要找……找那人,她毕竟是我的娘亲啊。”阿紫一脸幽怨的说道。

    她对慕容复的话虽然不是全信,但至少也信了七八分,至少关于双修秘术,她也曾听闻过,毕竟这种可以一边享受,还能激增功力的秘法,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心,曾经丁春秋就打过这种秘法的主意,可惜一直没有寻到过。

    慕容复颇为无语,“你功力太浅,短时间内也没法帮到我的。”

    眼见阿紫还要再说什么,慕容复急忙挥手打断,“好了,今天很晚了,你快回去睡吧,对了,这件事你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知道么?”

    阿紫心神几经震荡,确实感到有点累,心里更是千头万绪,复杂之极,一时间也不想再多呆下去,点了点头,便朝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慕容复大松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背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不对,”忽然,慕容复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呆,“阿紫都发现了异常,那久经花丛的段正淳没理由没看出来啊?”

    可如果发现了,段正淳难道不该勃然大怒,直接出手么?怎么还会若无其事的离去?

    “难道他自觉武功远不及我,所以暗暗吃下这个哑巴亏?或者以后再图报复?”慕容复心中一连闪过数个念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看来以后还要多防着点这人。”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可一想到今晚的荒唐事,还是觉得浑身燥热,仿佛重现了那天废宅中的一幕,不由想起那住在青华宫中的刀白凤。

    慕容复登时吓了一跳,摸了摸鼻子,“我这是怎么了?干这种事还上瘾了?不成不成,以后千万不能再做这种事了,嗯,最起码不能常做……”

    次日天明,慕容复从入定中醒来,目中精光内敛,整个人的气息飘然出尘,显然内力又恢复了不少。

    不过今天他可没工夫修炼了,因为今天正是银川公主选婿的大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