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是不是你?
    段誉被慕容复的话一噎,见他如此蛮不讲理,心中早已怒极,指着他骂道,“枉我段誉一直十分敬佩你的为人,没想到你竟如此不堪,王姑娘对你那么好,你居然也要负她,你……你可曾有一点良知?”

    萧峰见段誉如此激动,稍稍错愕之后,不知为何,竟有些理解了,而且心底深处又浮现那道精灵俏皮的倩影。

    殿中众人虽然不敢公然嘲笑慕容复,也不敢揭其老底,在佩服段誉的同时,不禁生出几分幸灾乐祸之心,先前看那银川公主的反常,显然对慕容复另眼相看,有了段誉这一搅局,银川公主一怒之下,剥夺其资格也说不定。

    慕容复眼中寒意一闪而过,他从来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他,但任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么多异样的眼光盯着看,感觉也不会好的,而且段誉这么一闹,即便李清露短时间内不介意,但西夏皇室为了面子,肯定会介入进来,凭增几多波折。

    “段公子,”慕容复沉默良久,终于冷声开口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念你年纪尚轻,姑且不计较先前的胡搅蛮缠,若再搅闹不休,休怪我不客气,新账旧账与你段家算清楚。”

    “你……”段誉自然能听出慕容复的威胁之意,气得身子微微颤抖,你了数次也没你出个什么来。

    不过别看他平时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毕竟出生大理皇室,家学渊源,这热血一上头,便再也按捺不住,很快就将心底的寒意驱散开去,冷冷道,“只要能给王姑娘讨个公道,就算你事后报复又如何,我段誉的命本来就不值钱,死了也没什么。”

    众人微微一愣,忽的想起段誉此前说过他有个心仪的女子以及有了婚约,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跟慕容复死磕,难道那女子正是慕容复的未婚妻?这下热闹可大了。

    段誉说完后,萧峰抚掌叫了声好,随即站到段誉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贤弟放心,若是讲理的话,为兄嘴笨帮不了你,但若有人想以武力欺压,为兄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段誉感激的看了眼萧峰,想要说点什么感谢的话语,萧峰又是一摆手,“你我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用不着说那些见外话。”

    “嗯。”段誉点点头,有了萧峰这个大哥撑腰,他底气又足了不少。

    慕容复脸色阴沉,目光在萧峰和段誉身上略一流转,忽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抑扬顿挫,一波盖过一波的声浪在整个大殿中回荡起来,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怒意。

    “好,好,好。”慕容复笑毕,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目光凌厉的盯着萧峰,“萧峰,本座原不想这么快杀你,免得称了某些人的心,但你一再撩拨本座,说不得今日只能做个了结了。”

    随即又看向段誉,“还有你,段誉,觊觎嫣儿已久,本座看在段家的份上,一直未曾与你点明,只盼你能知难而退,没想到你至今仍没有死心,妄想从中挑拨,本座今日留你不得。”

    说完之后,身上气息节节攀升,体表渐渐渡上一层乳白色光晕,看上去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而另一边,萧峰更是怒极反笑,“你这个卑鄙下流的无耻小人,萧某与你齐名真是一种侮辱,正好今日便领教一下阁下的神功。”

    段誉也补充道,“慕容公子,请你不要误会了,段誉与王姑娘清清白白,也未曾想过离间你们,今日不过为王姑娘讨一个公道罢了,段誉纵死无悔。”

    说话间,二人身上气息同样释放出来,萧峰自不必说,一身绝顶高手的内力展露无遗,袖袍鼓荡,发丝飞扬,相较之下,段誉则弱一些,身上并无什么异象,只是气息起伏不定,时而深不可测,时而浅显不堪。

    众人见这三人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不禁大吃一惊,随即飞快后退,生怕被战斗波及,要知道,抛开段誉不说,无论是萧峰还是慕容复,都是武林中如日中天的超级高手,争斗起来,余波岂会小了去。

    “三位,请快快住手。”便在这时,早已惊得目瞪口呆的宫女忽然回过神来,急忙小跑到三人中间,朝双方说道。

    慕容复神色微变,没有下一步动作,但也没有散去周身劲力的意思。

    “抱歉,萧某一时意气之下,倒是忘了这是公主的寝宫,请代萧某跟贵国公主说声抱歉。”萧峰登时冷静了不少,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最后又朝帘子后面拱了拱手。

    至于段誉,稍一冷静后,也朝宫女说了差不多的话语。

    宫女苦笑一声,微微摇头,“二位公子言重了,能否请二位给我家公主一个面子,不要在此动手?”

    “这……”萧峰稍一迟疑,便马上说道,“理该如此,先前是萧某考虑不周了。”

    随即又看向慕容复,正欲说点什么,那宫女抢先说道,“慕容公子,我家公主请你入帘一叙,不知公子肯否赏脸?”

    慕容复一怔,往帘子后面瞥了一眼,心中念头急转,半晌之后也就点了点头,“荣幸之至。”

    别看他先前说话声音极大,杀意十足的样子,其实心中清楚,以他现在的功力,根本奈何不得萧峰,说不定还打他不过,更别说加上一个学了一点北冥神功皮毛,一声内力乱七八糟的段誉了。

    有了银川公主出面解围,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其实他敢说这般狂妄的话,未尝就不是因为事先猜到银川公主肯定会出手阻止,当然,段誉和萧峰今日也算彻底惹毛了他,收拾一番是迟早的事。

    “慕容公子请。”那宫女见慕容复答应下来,脸上喜色一闪而过,随即生怕他反悔,急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众人见此,纷纷大感错愕,前一刻还剑拔弩张、大战将起的局势,怎么眨眼间就消弭于无形了?而且那银川公主还请慕容复入帘叙话,这不是摆明看上他了么?

    想到此点,众人更是大失所望,心中既是嫉妒,又是怨恨,为什么像慕容复这般风流的人,也能博得公主芳心?早知道先前还装那么老实作甚?

    慕容复掀起帘子之后,只见软榻上端坐着一个盛装打扮的美丽女子,正是此前有过一夕之欢的银川公主李清露,当即客气的行了一礼,“慕容复见过银川公主。”

    李清露秀眉轻轻一皱,“怎么你的声音这般耳熟,我好像在哪听过……”

    其实先前在帘外听到慕容复声音时,她便有此疑惑了,只是当时心神剧震之下,未及细想,现在冷静下来,这丝疑惑立即又窜上心头。

    慕容复心中一跳,这丫头不会听出什么了吧?但脸上神色如常,并稍稍改变了下音线,轻笑道,“在下与公主是第一次见面,或许是公主记错了吧。”

    “不,不是,”不料李清露摇了摇头,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忽然,她不知想起了什么,登时惊得花容失色,“是你,竟然是你!”

    慕容复暗暗苦笑一声,终于还是被她认出来了,当初在地窖之时,他自己也是中了媚毒,神智不大清醒,自然不可能说过话,即便说过,估计这位银川公主也不可能还记得住。

    反倒是那晚潜入长乐宫中,与她说了不少话,她认出的,自然便是那个心里恨得要死的采花贼了。

    果然,还不待慕容复张口辩解什么,李清露俏脸寒霜密布,冷冷道,“你好大胆子,竟然还敢出现在本宫面前,难道就不怕本宫将你碎尸万段,剁成肉泥么?”

    “公主,发生什么事了?”帘外立即传来宫女警惕的询问声。

    接着殿中又是一阵骚动。

    李清露不由面色微变,她这才想起,帘外可是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江湖人士,也有各国王子,这要是传扬出去,岂不是全天下都知道了自己的丑事。

    慕容复微微一怔,没想到外表温柔贤惠的李清露,居然也有这般狠辣的一面,一时间对她的好感降低了不少,不知是不是出身江南的缘故,他喜欢的女子,多是那种小家碧玉类型的,对于心肠狠辣之人,反倒颇有些不喜。

    如此一来,他倒也十分光棍,大刺刺的坐到软塌另一头,低声笑道,“是我又如何,你难道还能马上叫人进来将我绑了不成?外面倒有不少武功好手,公主玉口一开,他们一定乐意效劳的。”

    李清露对那晚慕容复戏弄自己,以及看到了自己大半冰清玉洁的身子,自是恨的不行,偏偏又不敢声张,可就这般放过慕容复,她如何能甘心,一时间只好咬牙切齿的坐在原地,狠狠瞪着慕容复,没有后续动作。

    慕容复丝毫不以为意,似笑非笑的望着李清露,“公主请我进来,难道就是说这件事?现在事说完了,如果公主不准备绑我的话,我可要走了?”

    “等等!”李清露一急,开口阻拦道。

    慕容复没有说话,静待她的下文。

    李清露沉默片刻,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绯红,终是问道,“我且问你,那一夜在冰窖中的人,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