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六十八章 试试就试试
    不料他刚要推门而入,屋内忽然传来一个有点奇怪的声音,“不要停啊……”

    紧接着又补充一句,“喝什么水,渴死你。”

    段正淳听不出这语气到底是认真还是不认真,迟疑之下,倒也没有硬闯,而是苦笑一声,“红棉,看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也罢,为了取得你的原谅,我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何况渴一渴呢。”

    他哪里知道,屋中的情形与他想象中是天差地别,而秦红棉的话倒有大半是对慕容复说的,二人的战场也从浴桶转移到了床上,房间多处都留下了二人的痕迹。

    小半个时辰后,就在段正淳口干舌燥说着什么的时候,秦红棉忽然开门了,她面无表情的看了段正淳一眼,说出一句差点让他恼羞成怒的话来,“说完了么?说完便请回吧。”

    说完后房门一关,便不再理会段正淳。

    段正淳心中抑郁之气陡然飙升,一甩袖子离开了二楼,转而去了三楼,三楼那里住着另一个女人,不一会儿便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慕容复悄然声息的离开秦红棉房间,并出了小院,这才假装从院外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慕容复!”隐伏在暗处的褚万里等四大护卫发现慕容复的到来,登时吃了一惊,四人齐齐现身,拦在慕容复身前。

    “怎么,这就是贵国的待客之道么?”慕容复虽然心情大好,但段正淳先前的话语他可没有忘记,因此连四大卫士也不待见了,这一开口便是火气十足。

    四大卫士彼此对视一眼,最终还是朱丹成上前一步,微微施了一礼,“还请慕容公子见谅,身在异国他乡,我等不得不小心从事。”

    慕容复见他如此客气,倒也不好借机发作,只得说道,“本公子到此不为别的,只为带走阿紫,尔等去将其唤出来吧。”

    “这……”四大卫士闻言,面色均是变了一变,阿紫的身份对于四人来说自然不是什么秘密,而主公段正淳的打算,他们也能猜到一二,但现在慕容复来要人,他们既不愿与慕容复对上,也不愿将阿紫交出,一时间陷入为难之中。

    慕容复见状,神色微冷,“怎么,段家还做出羁押女子之事不成?”

    褚万里大怒,就要口出恶语,朱丹成却抢先一步,赔笑道,“慕容公子误会了,阿紫与我等主公的关系,想必公子也知道一二,如今阿紫姑娘认祖归宗,乃是件大好事,她也决定与我家主公回大理,公子应该替她高兴才是。”

    “是吗?”慕容复冷笑一声,陡然踏前一步,一股凌厉无比的磅礴气势往前压去。

    四大卫士早已提起十二分戒备,纵然如此,仍是被这股气势冲得七零八落,“砰砰砰”几声,瞬间被撞飞出去,落地时鲜血狂吐,竟然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慕容复看了不看四人一眼,淡淡说道,“今日本公子若是见不到阿紫,你们,包括你们的主公,全都要死。”

    声音不大,但传在众人耳中,却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登时让他们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四人张了张嘴,但终究没有再说出什么来,实在是慕容复方才那股气势太过骇人,他们根本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

    慕容复迈步踏入阁楼,一楼大厅中,阮星竹已不见了身影,只有几个侍女守在此处。

    “去将此地主人唤出。”慕容复大刺刺的往椅子上一坐,吩咐道。

    侍女们不知慕容复身份,但既然能来到这正厅中,显然不是她们区区下人能够过问的,当下奉茶的奉茶,禀报的禀报。

    不一会儿,段正淳怒气冲冲的从楼上下来,但在见到慕容复之后,瞬间冷静了不少,将怒意强行压了下去。

    “原来是慕容公子大驾光临,段某还道是哪位同道如此不通礼数,胡乱闯入他人驻地。”段正淳颇为生硬的说道,语气间不自觉的有几分阴阳怪气。

    慕容复恍若未闻,哈哈一笑,便说道,“本公子今日来得匆忙,倒是忘了准备拜帖,听说段皇爷将慕容家之人邀请到宫中做客,这不,鄙人已经打算回归中原,因此特来领人。”

    他特意将“慕容家之人”几字咬得极重,却不说出“阿紫”两字,就是明着告诉段正淳,阿紫是我慕容家的人,你休想将其带走。

    果然,段正淳闻言,面色一连变了数变,最终还是咬牙说道,“敢问慕容公子所指何人?如果段某没记错的话,从未带走过慕容家的人。”

    “呵呵,”慕容复嘴角一缕讥讽之色闪过,冷笑道,“看来段皇爷记性不大好,我说的正是阿紫。”

    “阿紫?”段正淳故作惊讶,随即恍然道,“慕容公子有所不知,其实阿紫的真实身份乃是……”

    话未说完,慕容复陡然一摆手打断道,“好了,本公子不管阿紫曾经的身份是什么,她是我慕容家从星宿海救出来的,早已算作慕容家的一份子,今日来就是要带走她,不管是谁阻拦,本公子都不会讲什么情面的。”

    “你……”段正淳没料到慕容复会如此不讲道理,心底的怒意再也压抑不住,瞬间冲将起来,“阿紫乃是段家嫡系血脉,你慕容复纵然曾经救过她,我段家也感激你,但绝不会让血脉外流,你死了这条心吧。”

    “哦?”慕容复眉头微挑,语气略显森然的说道,“段皇爷如此有恃无恐,胆敢拘留慕容家的人,定是自觉武功独步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

    如此赤果果的挑衅,段正淳哪里按捺得住,“段某自问武功稀疏平常,不敢妄称独步天下,不过段家享誉武林数百年,也并非浪得虚名的,慕容公子若是觉得段家可欺,自然可以来试一试。”

    此言一出,与接下慕容复的战书也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他是将整个段氏都压上罢了。

    本以为慕容复应该会退避三分,但出乎意料的是,慕容复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半晌过后才若有其事的点点头,“既然段皇爷如此盛情,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试试便试试。”

    段正淳一呆,不禁认真望了慕容复一眼,心中寻思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他真有什么底气,要知道慕容家虽然在中原名声甚大,慕容复更被传闻取代了武当张三丰成为武林第一人,但段氏可是一个国家,即便再小,也不是区区一个武林世家可比的。

    慕容复微微一笑,“段皇爷请接招。”

    话音未落,他缓缓抬起一手,一指点出,登时间,一点耀眼之极的白光在指尖亮起,周围虚空几近模糊。

    “九品一阳指!”段正淳神色大变,对方指力虽然颜色变了,但他却仍能认出使的正是一阳指,这是因为,修炼至大成的一阳指,至刚至阳,颜色也会从金色转变成白色。

    瞬息之间,一股炽热之极的热浪迎面扑来,段正淳想也不想的就地一滚,堪堪避了过去,那道一阳指指力裹挟着一道长长的尾气,瞬间穿过身后的椅子,如入无物般的没入地下不见,只留下一个焦黑的孔洞,黑幽幽的,仿佛深不见底。

    “噗”的一声,让段正淳更加惊悚的是,那张被一阳指穿过的椅子也一下化成了灰烬。

    慕容复竖起手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两眼,脸上若有所思,似乎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阳指威力会如此之大。

    其实这正是北冥神功真正炼成后的效果之一,体内北冥真劲可以过滤从外面进去的真气,自然也能过滤从里面出来的真元,使之更加精纯凝练,故而真元威力会有一定的增幅。

    当然,与此对应的是,消耗真元的速度也会变得更快,就以慕容复现在刚刚冲破绝顶大关的真元来说,方才一指几乎耗去他一成真元,此等消耗,不可谓不高了。

    个中缘由段正淳自然不可能知道,此刻的他正骇然无比的望着慕容复,在他的印象中,即便是那位数百年来唯一将一阳指练至极致的一灯大师,所使的一阳指也没有这般威力,骇然之余,不免又生出一分嫉恨。

    想他大理段氏,空有神功绝学,但却无一人能发挥其价值,反而被外人用自家武功欺凌,这是何等的屈辱。

    慕容复不管他心中如何想法,神色微动,又是一指点出。

    段正淳尚在愣神之中,等反应过来,指力已然到得胸口位置,瞬间手脚冰凉,脑中一片空白,这一指击中,必死无疑。

    “住手!”忽然,一个惊恐之极的声音响起。

    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手腕一抖,出乎意料的是,那道指力竟然跟着稍稍偏移开去,“噗”的一响,从段正淳肩头划过。

    “啊……”段正淳吃痛,瞬间惊醒过来,本能的捂着手臂,也不知是刚才一只脚踏上了鬼门关,还是手臂太疼的缘故,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

    “淳哥,你怎么样了?”阮星竹急忙跑过去,检查段正淳伤口,方才那一声惊呼正是从她口中传来的,而慕容复也正是认出了她的声音,才突然留了手。

    “我没事。”段正淳咬牙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