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三个消息
    “嗤”的一响,剑气笼罩之处亮起一道狭长黑光,紧接着剑气一分为二,朝两边分开,便好似撑开一道门一样,老者拉着年轻公子哥闪身挣脱开来,二人虽没有受什么伤,却也狼狈之极。

    老者飞快扫了一眼,但见那七八个手下尽皆倒在地上,不禁吃了一惊,当即毫不犹豫的拉着公子哥往门口方向奔去。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慕容复冷哼一声,抬手遥遥一握,两道白色匹练立即朝二人卷去。

    那老者也极为警觉,他这边匹练一飞出,便立即回头竖劈一剑,将其斩成碎片,不过另一边年轻公子哥就没有那么好过了,稍一触及白色匹练,便立即被裹住腰身,整个人都被凌空吊起。

    老者见状面色大变,想也不想的一剑斩出,慕容复手腕一抖,年轻公子哥便被控制着甩到另一边。

    “师父,救我,救我!”年轻公子哥吓得浑身发颤,开口呼救。

    老者正要另施手段,慕容复却冷笑道,“不想他死就别轻举妄动。”

    老者迟疑了下,终是没有动弹,朝慕容复拱了拱手,“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海涵,放过小徒。”

    “少废话。”慕容复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将年轻公子哥摔在地上,“带着地上这些废物,快滚。”

    老者急忙将公子哥扶起,闻得此言,眼中闪过一缕怒意,低沉道,“敢问公子何方神圣,可否留个名号?”

    “怎么?想找回场子?”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再不滚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老者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默不作声的带着公子哥以及一帮手下,狼狈不堪的出了包间。

    而恰在此时,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见小间中的情形,不禁一下子愣住了。

    “你是此间掌柜吧,多的我就不说了,把这些桌椅都换一套新的,摆一桌上好酒菜。”慕容复打量中年男子一眼,嘴中淡淡说道。

    中年男子心念电转,登时明白了什么,心中惊骇到了极点,原本到了嘴边的说辞全都咽了回去,小心赔笑道,“是,是,一定按照公子的吩咐去办。”

    “速度要快,本公子都快饿死了。”慕容复强调了一句。

    中年男子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随后迅速离开包间,吩咐后厨优先准备慕容复的酒菜。

    不多时,掌柜带着几个人抬着一桌热气腾腾的酒菜回到包间。

    慕容复打发了众人,立即大快朵颐,吃个不亦乐乎,他实在太饿了。

    此时距离他离开西夏王城已经是一个半月之后了,当日他带着众女离开大兴城后,却是先后接到三个消息,这才舍了众女,独自一人直奔山海关而来。

    一路上风餐露宿,连顿饱饭都没怎么吃过,也难怪,这三个消息无一不牵动他的心神,容不得他有半刻拖延。

    很快,慕容复风卷残云的吃完饭菜,打了个饱嗝,这才从怀中取出三张两寸来长的纸条,平铺在桌上,盯着纸条皱眉不已。

    这第一张纸条写的是:建宁下嫁平西王世子,三月后于山海关完婚。

    此消息是毛东珠通过神龙岛的渠道传递给慕容复的,算算时间,快则三五天,慢则十天半月,建宁公主的送亲队伍便会抵达山海关。

    第二张纸条写的是:王屋山被剿,阿九率数百残部逃出重围,曾柔、水笙失踪。

    此消息是天枢军所发,消息传递速度极快,当初慕容复接到消息时,应该才过去不超十天,但最让他揪心的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后续消息传来,也就表示水笙和曾柔的下落一直未曾找到。

    第三则消息说的是平西王府有大军调动迹象,其矛头赫然指向神龙岛。

    这三个消息看似没什么联系,实际上都有一个核心点,那便是山海关平西王府,而且慕容复马上想到,这背后定然有康熙的影子。

    而慕容复之所以会直接来到山海关附近,除了建宁公主之外,最主要的便是阿九现藏身位置赫然是离山海关不远的燕山之中。

    “哼,康熙!”慕容复皱眉沉思良久,忽的冷哼一声,将三张纸条抓在手中,揉成一团,随后掌心陡然闪过一缕红光,纸条自燃,顷刻间化为灰烬。

    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康熙与吴三桂达成了某种协议,二者准备先合力把王屋山与神龙岛两颗钉在大清心脏上的钉子拔去,但以慕容复对康熙的了解,知道他绝不会做这种与虎谋皮之事,他永远都是那幕后的猎人或是渔翁。

    而吴三桂老奸巨猾,也不是省油的灯,肯定也有什么更深的谋算,所以事情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当然,这一老一小两只成了精的狐狸如何算计彼此慕容复并不关心,他之所以到此,主要还是为了寻找阿九等人下落以及破坏建宁公主的婚事,至于神龙岛的安危,他从始至终倒没怎么关心过。

    神龙岛发展至今,早已是固若金汤,兼之海上作战,平西王府可没有那么强大的水师,根本不足为虑。

    唯一需要注意的,可能也就是津门水师了,自从神龙岛击败清廷大军后,康熙似乎受了什么刺激,大力发展津门水师,如此长时间过去,也勉强有了一战之力。

    “只是可惜了王屋山这股力量……”想起王屋山,慕容复眼底闪过一丝心疼,虽说王屋山自给自足,自从归顺以来,几乎从未花过他一两银子,可到底还是一股不弱的势力,骤然失去,换做谁也会心疼的。

    其实对于康熙出兵围剿王屋山,慕容复并没有多少意外,这是迟早的事,毕竟王屋山不同于天地会这些势力暗中隐伏,而是明目张胆的立山头,康熙岂会视而不见。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阿九下落,然后作壁上观,看康熙与吴三桂斗法……”很快慕容复便做出了决定,喃喃一句,起身离开包间。

    “咦,真的是你!”慕容复刚刚走出包间,立即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慕容复抬眼望去,不禁微微愕然,只见眼前站在两人,其中一人五官精致,肌肤雪白,另一人则是赤脚金环,花枝招展,却是曾有过数面之缘的温青青和何铁手。

    温青青仍是女扮男装,看得出来,这化妆技术比上次纯熟得多了,若非慕容复认识此女,都不一定瞧得出她的真身,至于何铁手,仍是那般妩媚美貌,别具一格。

    只是让慕容复有些奇怪的是,每次遇到温青青,旁边都有一个寸步不离的何铁手,难道这二女之间……

    “原来是二位大美女,这倒是巧了。”慕容复往二女身后扫了一眼,并没有见到金蛇营的其他人,微微笑道。

    “在下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大名鼎鼎的慕容公子。”说到“慕容公子”四字时,温青青刻意提高了音调,似乎是在报复慕容复戳破她身份。

    果然,“慕容公子”几字一出,堂中骤然一静,所有目光齐刷刷一转,落到慕容复身上,很快便是一阵小声的议论声传来:

    “这便是慕容公子么?好像长得也很普通嘛。”

    “奇怪,听说慕容公子出行必定有三五个倾城红颜相伴,怎的一个也未曾见到。”

    “什么没见到,你没瞧他身前那两女人么,啧啧,那脸蛋、那***,真是要了老命了。”此位说话之人目光一直在何铁手身上打转,都快流出口水来了。

    “咦,那个漂亮公子竟是女扮男装,扮成男人都这么漂亮,要是恢复女装,还不是天仙下凡?”

    “慕容公子的腰可真好!”

    ……

    听得众人的议论,慕容复与温青青对视一眼,均不约而同的露出一抹苦笑,慕容复是因为没想到自己的名声会是这般,武林中人提起他并没有想象中的说他武功盖世、技压天下群雄等,反倒是对他身边的女人津津乐道。

    而温青青则是没想到原本报复慕容复的举动,竟然将火引到自己身上来,将自己说成慕容复的红颜之一,还评头论足,这让她情何以堪。

    这也难怪,慕容复每次出场,虽不讲究什么排面,可身边的女子无一不是天香国色,羡煞旁人,比他要抢眼得多了。

    “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慕容复被人当面如此议论,面子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朝二女拱了拱手,说出告辞之言。

    温青青回过神来,忽的想起什么,急忙拉着何铁手追了上去,“慕容复你等一下。”

    慕容复身形极快,眨眼便穿过人群,随手扔了一锭银子到柜台上,闪身掠出酒楼。

    待温青青二女到得门口,只见街上人来人往,哪里还有慕容复的影子。

    “这个死人,跑这么快作甚,本姑娘又不会吃人。”温青青躲了躲小脚,娇嗔似的骂道。

    旁边何铁手意外的瞥了她一眼,目中若有所思。

    此时,慕容复已在另一条街道上,温青青叫他的声音他自然听到了,只是不想惹麻烦上身,这才假装没听到。

    燕山镇聚集了这么多武林人士,气氛也颇为诡异,即便再迟钝的人也能猜出这里必定有什么大事发生,慕容复心急阿九的安危,岂会在这个时候惹麻烦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