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戏耍
    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慕容复心中暗爽,此女姑且不说容貌如何,但这女儿家的体香却是颇为好闻的。

    心中一动,他忽的搂住女子纤腰,一时间,竟颇觉口干舌燥,心中大动。

    女子何曾被陌生男子如此轻薄过,立即拼命挣扎,但惊慌失措下,连自己会武功的事都给忘记了。

    “你……你快放开我,我不打你就是了,快走开。”女子惊得大叫,秀拳雨点般落在慕容复背上。

    “你说的,不许反悔!”

    “不反悔!”

    “那这身衣服……”

    “给你给你,你快走开啊!”女子都快哭出来了,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

    好在慕容复也未完全丧失理智,狠狠占了一把便宜后,松开女子,似是怕她出尔反尔,还稍稍拉开一些距离。

    女子重获自由,也立即站得远远的,但想起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轻薄,心中怒气横生,狠狠瞪着慕容复,不发一言。

    “你说过的,不打我!”慕容复警惕的望着她,想了想又提了一句,“还有你的衣服……”

    “你……”女子一根纤细的手指指着慕容复,气得浑身发抖,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刚刚还说不反悔的。”慕容复小声嘀咕一句。

    女子气极,竟是赌气似的,真的将外衣解下,一把扔给慕容复,而自己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色里衣,登时婀娜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眼尖的慕容复甚至还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

    “啧啧,这可是上等的亳州轻容纱,看来姑娘非富即贵啊!”慕容复捻了捻手中绿衫所用布料,口中赞了一句,感受到绿衫尚存一丝温热,他鬼使神差的将其捧到脸上,深深嗅了一口,“香,真香。”

    女子见状,登时又羞又怒,冷声斥道,“还不快滚,再让我见到你,一剑杀了你!”

    “是是是,姑娘好走,在下这便告辞!”慕容复讪讪一笑,忽的身形一晃,来到女子先前准备上吊之处。

    女子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但见慕容复下一步动作,登时气得七窍生烟,只见其竟然连自己上吊用的白绸都不放过。

    “哈哈,这么好的丝绸埋没在此地实在可惜了,就一并送与在下吧。”慕容复手影一挥,轻而易举便将白绸上的死结解开,顺手收了起来,随即大笑一声,快速逃离。

    “你……你欺人太甚!”女子咬牙切齿,在原地怔了片刻后,忽的想起什么,面色大怒,“小贼你敢耍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本姑娘也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她拔腿便追,就连寻死都顾不得了。

    其实这倒不是经过慕容复一闹她没了轻生的念头,而是她忽然想起,这个男子来无影去无踪,又独自一人出现在这深山老林中,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说不定还是个隐藏高手。

    最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下流无耻之人在附近晃悠,她岂能安心寻死,说不定对方正躲在某暗处观察自己,待自己一死,就做出一些肮脏无耻的事,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而且在她心中,慕容复还是一个心肠恶毒、刻薄寡恩之人,因为但凡人有一点良知,在遇到别人轻生寻死时,即便是陌生人,多少都会劝上一劝。可慕容复自出现以来,却一句都没有劝过她,还贪得无厌的将她钱财银两,乃至裹身衣物都要了去,这是何等歹毒冷漠的心肠。

    且说慕容复在跑出一段距离后,便停下来闭目感应,当发现女子真个追了上来,不禁微微一笑,站在原地等候。

    “咦,姑娘不是要寻死么,怎的追着在下不放?莫非是觉得那双绣花鞋也是多余的,想要馈赠给在下?”当看到女子气喘吁吁跑过来时,慕容复轻咦一声,惊讶道。

    “哼,我就知道,你果然……果然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本姑娘先杀了你,再去求死也不迟!”女子见慕容复停在此处,立即肯定了心中猜测,心中后怕的同时,更是怒火中烧,嘴上骂了一句。

    随即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飞身而起,空中时连击数掌,几道淡淡的掌影飞出,朝慕容复面门拍去。

    她这一招看似凌厉凶猛,但实际上却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想必是学了某种兵刃上的武功,却当掌法使了出来,真正威力还没发挥出一成。

    慕容复转眼看透女子招数中的虚实,暗暗撇了撇嘴,而身体却慌忙闪躲,口中惊慌道,“姑娘,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如此执着,再说你都已经将其送给在下了,此刻出手却是为了哪般?”

    “哼,本姑娘答应将钱财给你,但没说不会杀你,似你这等龌龊小人,本姑娘见一个杀一个,你放心,那些钱财,本姑娘会留着给你陪葬的!”女子口中冷冷说着,一招未曾得手,立即再出一招。

    但见其身子滴溜溜一转,左手轻按,右手作刀状斜斩而下,一股凌厉的气息陡然散发出来,大有一刀将慕容复劈成两截的架势。

    慕容复见此,暗暗点头,这才应该是女子真正的武功路子,颇有几分玄妙,只是隐约夹杂着一丝邪气,绝不是名门正派的武功。

    不过他玩心大起,并没有这么早暴露身手的意思,当即装作闪躲不及,肩头硬挨对方一下,“砰”的一声,整个人都被斩飞出去。

    “噗”,慕容复落地后,竟是吐了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

    “这……”女子一时间也愣在了原地,在她想象中,此人应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怎会连她一招都接不住,“难道我搞错了?”

    “唉……姑娘,你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你一定是上天故意派来惩罚我的。”慕容复剧烈咳嗽几声,气若游丝的说道。

    “喂,你……你……当真不会武功?”女子神色一变,问道。

    “武功?”慕容复双眼先是迷茫了一下,随即点头道,“武功我自然是会的,只不过……只不过不是姑娘对手罢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咳血,模样凄惨之极。

    女子见此,心头微微一软,“你吹牛,我方才都没用什么力,你就躺下了,哪里会什么武功!”

    说话间她跑过去将慕容复扶了起来,眼见其出气多进气少,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干嘛要跟这个家伙过不去?

    “姑娘,你真是个……好人,我……我怕是不行了,只是我还有一个遗愿……”慕容复断断续续的说着。

    “什么遗愿?”女子心软,忍不住问道。

    “我……”慕容复脸上陡然涌起一股病态晕红,“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亲过女孩子,你能不能……”

    “什么!”女子闻言一惊,将他推了出去,随即又是大怒,“无耻登徒子,你去死吧。”

    话音未落,其扬手一掌拍出,掌心隐隐凝聚出一抹淡青色劲力,看上去威势不小。

    “我X,来真的!”慕容复见状,不禁骂了一句,手掌一拍地面,身子弹射而起,眨眼间跃出去两三丈,如果他硬挨这一掌,纵然不会受什么伤,但也不会好过。

    “好啊,你敢骗我!”女子一掌打在空处,先是呆了一呆,随即瞬间暴怒,身子微躬,如同一只母豹子般电射出去。

    “姑娘,误会了,误会了!”慕容复口中怪叫一声,拔腿便跑。

    二人一追一逃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到得最后,已经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虫鸣声,野兽嘶吼声此起彼伏,整个山林变得阴森恐怖,仿佛一只怪兽陡然露出它狰狞的獠牙。

    而此时女子已是气喘吁吁,身上单薄的里衣被树枝刮出好几个大洞,即便如此,她仍是不依不饶,死死缀在慕容复身后,到底在这山中呆过几日,她已经勉强习惯了这里的黑夜。

    当然,若非前方的慕容复刻意等她,并有意无意弄出一些声响为她引路,凭她的身手,岂能追踪慕容复这么久。

    终于,慕容复在闯出一片荆棘之后,视野陡然开阔,来到一处宽阔之地,四下一扫,有一些人类活动过的痕迹,还有一个山洞。

    不一会儿,身后的女子追了上来,一瞧见慕容复的身影,不禁大喜,想也不想就扑了过去。

    只是此刻她体力已经耗尽,丹田内力也已见底,刚扑到慕容复身前,便被一块石头绊了下,身形一个踉跄,直接跌到慕容复怀里。

    “姑娘这是何意,小生读的是圣贤书,学的是儒家经典,岂会与姑娘无媒苟合,还请姑娘自重!”慕容复嘴上严肃的说着,双手却是紧紧搂住女子,哪有半点推拒的意思。

    “你……你……”女子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你了数次也没你出个什么来。

    “唉,姑娘如此投怀送抱,小生若是拒绝,必会令姑娘蒙受羞辱,说不定起了那轻生的念头,小生必定会愧疚终生的,也罢,就遂了姑娘吧。”慕容复自顾自的说着话,双手却是一点都不客气,轻轻摩挲着什么。